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122345
故事 生活

摊上这样的妈咋办:谁有钱就给谁带娃?

作者:刘念
2019-10-08 08:10
浏览次数:7721

我叫刘念,1988年出生在湖北宜昌,姐姐叫刘薇,1985年出生,是我们小镇远近闻名的人物。
7岁那年,爸爸因为车祸去世,妈妈独自抚养我们姐弟二人,姐姐非常争气,读书成绩很好,一路重点学校的火箭班冲刺过来。

2004年,姐姐不负众望,成功考入了北京师范大学,成为我们小镇这么多年第一位考到北京读书的状元。第二年,我也在这样的“宽松”环境中考上了一个专科学院,学了一个当时烂大街的电子商务专业,从此开始了和姐姐完全不同的人生。

为了供我们读书,2005年,妈妈前往深圳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打工生涯。2009年,我在毕业之后因为找不到工作,投奔在深圳打工的妈妈,从此开始了与妈妈相依为命的几年难得的幸福时光。
我们居住在下沙这个城中村的握手楼,我在罗湖一家培训机构做业务销售,妈妈奔波于笋岗、莲花北、香蜜湖的几户人家做钟点工。

此时姐姐也已大学毕业,顺利进入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工作,拿着我月工资的8倍在魔都上海安定了下来。

2011年家里盖楼房,姐姐大手一挥就给了5万,妈妈甚是欣慰,一个劲地跟我说:“你看看你姐现在多出息,我当年真是没有白培养她,现在家里有个什么事情,都能资助一下。”

在姑姑们一个劲地提醒妈妈,趁姐姐没结婚多贴补贴补娘家的时候,姐姐说她要结婚了。姐夫张嘉是她的大学同学,供职于上汽集团,浙江温州人,家中独子。



2012年的十一,姐姐如期举行了婚礼。2015年8月,姐姐生下小孩后,以婆婆无法照顾孩子为由,要求妈妈前往上海。此时妈妈打着三份工,每个月可以赚6000块钱。

妈妈有些犹豫,过来问我的意见:“你姐好不容易读了大学出来,现在没人帮忙带孩子,让她在家带孩子也浪费人才,要不我过去帮帮忙?”

我在2015年春节刚刚结婚,妻子娜娜是宜昌人,我俩的工作能够养活自己,但是妻子对此颇有微词:“我们也准备生孩子了,到时候也总得有个人带孩子啊?”

妈妈承诺,等娜娜生了孩子后,一定回来深圳帮忙照顾。姐姐为了照顾我们的情绪,按照妈妈当时的工资标准,每个月支付6000元给我们作为补偿。

送妈妈去罗湖火车站那天,我突然想起了姐姐高考那一年,她去宜昌市里陪读的情景。

我开口跟妈妈抱怨:“你总是袒护姐姐一些,高考的时候也只管姐姐,我成绩一落千丈没能读个好大学混成这样,现在你还是要去帮她。”

妈妈嗔怪我这么大了离不开她,笑着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等娜娜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了,我自然回来照顾你们。”

望着妈妈风中凌乱的头发中,刺眼的阳光下闪躲着的几根白发,我不好再责怪,心里也为妈妈能够去姐姐那边感到高兴,比起在别人家当保姆唯唯诺诺,去了姐姐家帮忙,妈妈应该会舒坦很多。

2016年五一期间,娜娜怀孕了!她开始给我下通牒,要求妈妈赶在她预产期之前回来。

娜娜的预产期是2017年1月12日,赶上过年期间,妈妈同意帮姐姐做到2016年年底,过完春节就回来照顾娜娜,这才缓解了两边的矛盾。

看着大腹便便的妻子自己忙这忙那,别人家都有婆婆伺候,我对妈妈和姐姐也慢慢心生埋怨,对妻子多有愧疚。

按照约定,妈妈等姐姐放假了,就回深圳来照顾待产的娜娜,姐姐给妈妈也提前订购了1月8日上海开往深圳的动车。可还没等到妈妈回深,我们就出事了。

1月6日晚上,我睡得正香,娜娜急促的声音叫醒了我:“快点,你看看,我好像破水了,是不是要生了,我不敢动……”我从床上弹起来,掀开被子一看,床上湿了一大片。

我一时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胡乱抓了一些衣物,横抱着不敢动的娜娜下楼去了医院。

当晚娜娜就被推进手术室,剖腹产下我们的女儿豆豆,计划的猴宝宝成了羊宝宝,抓住羊尾巴来到了我们身边。

第二天天一亮,丈母娘得知消息打来电话咆哮:“你们刘家像话吗?我女儿千辛万苦给你们生娃,你妈妈现在还在照顾她自己的宝贝女儿,我告诉你,你必须马上让你妈妈回深圳照顾我女儿,不然你们就等着离婚吧!”

挂完电话,我催促妈妈尽快动身,表示丈母娘已经在来深的路上了,妈妈为难地说:“这孩子可真会挑时间,我已经把8号的票改签到今天上午了,这会还能飞过去不成。”妈妈估计也是被丈母娘的话给呛到了,带着一丝不悦。

最终,丈母娘因为忙着老家小舅子的终生大事,没有来深,只是通过电话远程遥控了我们两天,见妈妈已经到达深圳,交代她好好照顾月子里的女儿,就不再多语。



这个春节,我们就在小婴儿的屎尿屁中度过了。

过完年,娜娜也出了月子,妈妈每天唉声叹气,说着姐姐家请来的保姆不得力,换了一茬又一茬,今天孩子摔了,明天孩子烫到了,后天孩子都饿瘦了。

姐姐三天两头在请假,每天给妈妈打电话抱怨,话里话外暗示着,希望妈妈能够继续过去帮忙照顾孩子,最后直接说,准备辞职在家全职带娃。

妈妈一边安抚着姐姐,一边开始继续做我们的思想工作,分析利弊得失,认为姐姐现在回归家庭实在有点大材小用,然后眼睛望向了娜娜。娜娜扭过头假装没看见。

娜娜之前做服装导购,目前辞职在家,因为担心孩子没人照顾,我们私下其实也讨论过是否全职带娃,毕竟对于高中毕业也没有什么职业规划的娜娜来说,离开职场并没有很大的损失。

最后,为了保住姐姐的工作,我们再次妥协,由妈妈继续帮忙带娃,豆豆则由娜娜暂时全职在家照顾,娜娜答应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再重返职场,姐姐则将对我们家的补贴从6000涨到了10000,相当于买断了妈妈和娜娜的两份工作。

回深圳不到3个月,妈妈再次打包行李前往上海,这一次,我没有送行。

娜娜开始了每天买菜做饭、带娃逛公园的生活,一开始娜娜对全职妈妈这个角色感觉还算适应,毕竟小毛毛每天除了吃喝拉就是睡觉,偶尔太阳好的时候,就推出去到处溜达,有时候还能和闺蜜约着一起逛街喝个下午茶。

但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学会走路,娜娜带娃开始有些吃力,每天跟我抱怨孩子横冲直撞,这边刚买完东西,那边孩子就撒丫子跑远了,好几次都差点走丢。

豆豆一岁半的那个夏天,正上班的我接到了娜娜的电话——豆豆走丢了!

挂完电话我就往家里赶,到小区门口遇到正急匆匆跑出来找孩子的娜娜,她用最快的语速告诉了我大概情况。

当时她在小区遇到老乡闲聊了两句,一转头就没有看见孩子了,几人迅速在孩子平时爱玩的小广场、小店门口的摇摇车找过一遍,但都没有看见孩子。

我来不及责怪娜娜,跑到豆豆走失的地方,要求自己尽量冷静下来,通知娜娜立刻联系小区监控室。我站在那个路口环视一圈,根本就没有豆豆的影子。

这时,娜娜打来电话说看到了监控,显示孩子往商业广场这边去了。那边有一个游乐场,平常娜娜经常带她去那玩。

我赶紧往广场冲去,热风扑面而来,我感觉整个城市都要窒息了,耳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我看着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想着我的豆豆会不会像电视上那样被拐卖,然后砍断了腿去乞讨,或者是被开膛破肚贩卖器官,眼泪不自觉地开始淌。

爬上游乐场的楼梯,我突然紧张起来,上去看见了孩子就是找到了,看不到孩子的话,可能就没有了希望——时间过了这么长,被拐走的可能性极其高。这一刻我因为害怕不好的结果,居然不敢望向游乐场大门。

转过头的第一眼,没有孩子,我的心里一沉,感觉有点站不稳。

继续走近,居然看见我的豆豆站在告示牌后面哭,原来她要进去游乐场玩因为没有卡被别人拒之门外。

见到孩子的一瞬间,我满心的担忧居然变成了愤怒,我对着孩子大吼了一句:“谁叫你到处瞎跑的?”



望着那个小人儿满眼的无辜,我突然大哭起来,绷紧的那根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紧紧抱着孩子生怕一不小心就飞走了。回到家里,娜娜带豆豆进卧室玩,我识趣的一个人躺在客厅沙发,紧张的氛围好像随时会爆发一场恶战。

晚上六点,豆豆午觉没醒,娜娜还躺在床上,我轻轻地问:“晚饭怎么弄?”娜娜盯着手机,头也不抬,我又问了一句。因为她的不理睬,我声音加大了几度。

娜娜“啪”地扔下手机,瞪着眼睛冲我吼着:“要吃饭让你妈给你做啊,让她回来给你做啊,就知道在那个有钱的姐姐那里待着,要是有人帮忙照顾我的豆豆,也不至于今天差点弄丢!”

压抑了一天的情绪,此刻我也爆发了,跟娜娜在小小的出租房里争吵起来。她把这几年心里的委屈全部倒了出来,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细数自己一人带娃的艰辛:抱着娃蹲马桶的心酸,自己吃不上饭的可怜,孩子生病时的无奈,出门带娃时的崩溃……

我愣在那里,看着以前每天精心打扮的妻子此刻形容枯槁地在那咆哮,这几年确实因为孩子委屈了她,心里不免对妈妈的不管不顾有些怨恨,对姐姐这样霸着妈妈十分不满。

看着娜娜崩溃的样子,我最后只能安慰说再忍忍,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就好了。

2019年6月,豆豆2岁半,我们计划9月就送豆豆上幼儿园,娜娜也开始到处打听上班的事情。正当我们满心期待着“解放后”的日子时,妈妈一个电话打来,告知我姐姐怀二胎了。

听到消息,娜娜顿时就炸锅了:“姐姐这是成心不让我们家好过啊,妈都把她的孩子带到读幼儿园中班了!我好不容易把妈妈盼回来给我们带孩子,现在姐姐竟然直接生二胎,妈妈是她一个人的吗?有钱了不起啊?”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自从收到姐姐怀二胎的消息,我们家好不容易安宁的日子又一去不复返了。

我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怕哪一件小事引爆了娜娜,每次的小矛盾最后总会上升到“你妈怎么不带孩子”这样的高度上,而我每次都败下阵来哑口无言。

我每天忙碌在安抚妻子情绪和动员妈妈尽快回深之间,苦不堪言。娜娜每天都在催促,你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妈妈每天打太极,从来不给我个准信,每次都是一样的说词:“快了快了,等你姐姐先想好办法。”

慢慢地,我害怕面对妻子咄咄逼人的追问,下班后逮着机会,我会更加愿意跟朋友聚餐,有可能的话就出去喝几杯,我也从卧室搬到了客厅,夫妻关系冷到了冰点。我该怎么办?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