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095439
故事 生活

结婚9年,老婆和妈斗了10年:“有我,就没有她!”

作者:刘云厚
2019-10-05 12:16
浏览次数:9566


我叫刘云厚,1988年,生于大连瓦房店市,一个乡镇。

初中毕业后,我应父母的要求回家务农。

在我们这个两百多户人家的村上,乃至镇里,我家算是首富,靠的不是别的,就是父母的勤劳。
除了种地,他们种过苹果、樱桃,还有香菇。冬天,别人家都猫冬,打麻将、串亲戚,但他们却扣起了大棚,种蔬菜、养草莓。

一年365天,就算是大年三十,我爸妈也是正常下地干活。

靠着这份勤劳,爸妈买下了隔壁家破败的房子。在我初中毕业那一年,爸妈拆了那房子,花了30万盖了三层小别墅,留给我做婚房。

那可是十里八村第一个卫生间在家里的别墅啊。

辍学以后,我天天跟着爸妈,早晨四点半起床,晚上七点半才能回到家吃饭。三年的强化,爸妈的棍棒教育终于把我培养成一个吃苦耐劳的农民。

这期间,我因为不堪忍受农村生活的艰苦和劳动强度,私自投奔去大连市打工的表哥。可是,一个星期过后,我跑回了家。在城市,我是底层打工仔,可是,在农村,我是屈指可数的“富二代”。

我21岁那样,迎来了说媒的高潮。对于这些介绍,我心里很不屑。可是,当媒人提到“高小梅”的名字时,我正剪蘑菇根的剪刀把手剪出了血。

要知道,高小梅可是我初中校园里的“校花”,她爸是我们隔壁村的村支书,她妈是初中老师,算得上出身农村的高知家庭,外加人长得俊俏,跟明星杨颖颇为神似。

那天我从媒人那里得知,高小梅初中毕业花钱上的高中,但成绩很差,连专科都没考取,只好回乡,在村小做代课老师。

后来村小的教师超编,她只好回家待业。用媒人的话说:“高小梅和你一样,都是农村里的相对出色的后生,高不成低不就,结合在一起才谁也不委屈,是绝配。”

第一次去见高小梅和她父母,我是花了血本的。

说实话,对于一分钱都是汗珠子摔八瓣挣来的我来说,买茅台、海参,这些贵重的礼品很是心疼,但我爸妈说:“这是往咱家添丁进口的事,花得值!”

多年不见,高小梅还是像原来一样漂亮,我们说起了从前的同学,也谈了谈未来的憧憬,一顿饭过后,这门亲事,也就算定了下来。

农村青年谈恋爱,没有什么花前月下,也就是逢年过节互相走动一下。每次来我家,高小梅干农活帮不上忙,但洗衣做饭收拾家很是麻利,这一点,我爸妈非常满意。

2010年的秋天,我和高小梅办了风光的婚礼。

婚礼结束后,应高小梅的要求,我们准备去海南度蜜月。结果,出发前,一辈子没旅过游的爸妈也想跟着我们出去走一走,而且他们最想去的是北京。

于是,我们一家四口去了北京。小梅想去故宫,爸妈却想爬长城。

打车到了长城,爬了不到一千米,我妈就拒绝再往前走了:“要知道这就是个破墙头子,我说啥也不来。有这体力,我在家把果树下的荒草都割完了。”

我爸也附和:“这钱花得太冤了。”

就这样,所谓的蜜月旅行只在北京待了两天,就回了家。这边,小梅跟我抱怨爸妈的吝啬,那边,爸妈则心疼北京之行的花销。

我两面说好话,可是,旧的不快还没散去,新的矛盾此起彼伏。

小梅在家里是惯孩,要星星父母不给月亮的那种,她以为嫁进我家是进了“豪门”,但她没想到,“地主家”的日子可以俭朴到寒酸艰苦的程度。

爸妈还有我,早晨4点半钟起床去拔蘑菇,一直拔到早晨将近8点。小梅没嫁过来之前,我们的早餐都是吃前一天晚上剩下来的,她来了之后,不会地里的活儿,洗衣做饭收拾家的任务自然就落在她的头上。

小梅早餐喜欢喝牛奶吃面包,于是在网上买了面包机,每天自己烤面包。同一个饭桌上,小梅吃面包加煎肠喝牛奶,爸妈却拿昨天剩的米饭泡白开水,再就点从酱缸里捞出来的咸菜。

我呢?吃面包也不是,吃白水泡饭也不是。

小梅喜欢养花,而北方的冬天又漫长,于是她趁着我爸妈去铁岭舅舅家随礼的空隙,请来工匠,把别墅二楼的露台盖成了阳光房。

为此,她特意让我陪她去大连的园艺超市,买回来各种花卉和多肉,里面还添加了茶海和摇椅。一个阳光房盖下来,两万元花了进去。要知道,家里的钱都在妈妈手里,这两万元还是他们不在这几日,我卖蘑菇攒下来的。

虽然刚开始拿出去我也心疼,可是,寒冬里跟小梅坐在花丛里喝茶赏花晒太阳,我内心认同小梅的主张:日子就应该这么过。

爸妈回来后,为阳光房的事情跟小梅大吵了一架,说她不仅自己败家,还带着我一起败。小梅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那次,小梅在娘家待了半个月后,被岳父岳母送了回来。我虽然很想她,但爸妈却说:女人不能惯。

我理解我爸妈,作为地道的农民,对于他们来说,吃苦耐劳与节俭是唯一的硬道理。我也理解小梅,她想过有生有色的日子,劳动是为了更好地生活。

为此,我只能在他们之间左哄右骗。

2013年6月3日,我和小梅的儿子天一出生了。为此,我妈豪爽地给我一万块钱,让我给小梅买了一部她心心念念的苹果手机。

可是,有了儿子,小梅的胃口也变大了。她要求我爸妈在大连市买一个75万以上的房子,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落户到城里,天一以后就能在城市接受教育,变成城里人。

可想而知,对于这样的要求,我爸妈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答应的。理由是:“我们明明可以在农村当龙,干嘛去城市里当虫。”

小梅希望我能说服父母。可是,我心有余力不足。75万块钱,我拿不出来;榨干父母的钱去城里,我不忍心。再说,城里有房又如何,没有学历,钱很难赚。

见我不帮她,小梅绝望地把自己关在阳光房里。这天,我把天一哄睡了,将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放在桌子上,对她说:

“这是我偷偷给你攒的,你想买啥就买啥,去城里买房子的事儿,以后就别提了。”

小梅还是通情达理的,在去城里买房的愿望破产后,她依然还是像从前一样收拾这个家。

当然,有了智能手机,家里有了WIFI,她也有了自己的娱乐。当我还不知道微信是什么东西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微博和抖音,每天除了干活,其他时间都在看手机。

用我妈的话说:“你媳妇这是要跟手机过。”

偶尔有时间,小梅会给我看她的手机,农村习以为常的一切,经她一拍就像变了个样子,跟电视里看着的风景挺像。

小梅时常兴奋地告诉我她有多少粉丝,搞笑的是,她养的那个叫“宝丽安娜”的多肉,还有爸妈养的那条叫拴柱的土狗,居然也成了网红,还有网友催着她录视频,更新它们的状态。

微信让这个世界变得很小,通过微信,小梅跟她天南海北的高中同学都联系上了。这些大都在城市打拼的同学,看了小梅的朋友圈后,纷纷打趣说:“我们辛苦读书追求的‘诗和远方’,都被你给实现了。”

小梅给我看她的朋友圈和微博,每发一条乡间生活的图文,都会被各种转发和点赞,尤其是拍我妈往暴雨里扔菜刀、试图让雨停下来的那条视频,点击量已经过百万了。

这个视频的典故是,6月下旬那天,我和爸妈正在樱桃园除草,下起了大雨。正是樱桃作果的时候,我妈看见下雨,直掉眼泪。因为这会儿的樱桃沾了雨就会裂口,裂口处就会霉变。

我妈一路小跑着回到家,进了厨房想拎起菜刀往雨里扔。这是她从她妈妈那里继承来的土办法,试图把雨给吓回去。

谁知,她拿起菜刀扔出去的一幕,被一旁观看的小梅录了下来。当然,我妈看到儿媳妇看笑话不嫌事大,跟小梅好一顿争吵,她骂我:“找了个花架子,当初就不该让你们结婚。”

那天,我认真看了网友给小梅的留言。一位网友说:“跟这样的婆婆生活在一起,还能笑得出来吗?!”

小梅回复了一个握手的表情,说:“生活就是妥协。只有当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去用镜头观察他们时,我才可以理解他们,从而忍受他们。”

看了小梅的话,我情绪复杂。临睡前,我破天荒地给小梅的朋友圈点了个赞,还留了个言:“我负责干活养家,你和儿子负责貌美如花。”

小梅笑得直不起腰来,说:“要不是冲你还算疼我,在你家的日子我根本过不下去。”


本以为我和爸妈干我们的农活,小梅管儿子和她的朋友圈,日子就可以这样相安无事下去。
但事与愿违。

2018年10月1日,国庆节,家里突然来了三十几位客人,都是小梅的高中同学。他们原本是要在瓦房店市内聚会,但临时起意想参观我和小梅的家。

若论吃喝玩乐,小梅真的是行家里手。不用我张罗,他们买了羊,在自家院子里烤全羊,傍晚去河边搞了篝火晚会,还放了烟花。整个村子被他们一伙人整得比过年还要热闹。

还有几个同学晚上不睡,拿着手机拍蘑菇是怎么长出来的……

我爸妈知道这件事情后,在家里暴跳如雷,手指头戳破了我的头。为此,小梅指派给我唯一的任务是:安抚好爸妈。

我爸妈在家里骂了整整一天,说我如果不跟小梅离婚,他们就去死。

我哄他们:“十一放完假,民政局一开门我就去跟她离。”

第二天一大早,我爸妈还有我起床去拔蘑菇,到了蘑菇棚,才发现蘑菇已经被拔得一干二净。我打电话问小梅,她告诉我:“同学们喜欢咱家蘑菇,我只好让他们摘点带走,哪知道他们这么不客气,都摘光了……”

我心里一沉,预测一场婆媳大战即将上演。我爸属于逃避派,对我说:“女人的事,咱别掺和了”,说完就拉着我去了果园。

我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我家赶。我在果园心神不宁,只祈祷着,她们不要吵出什么大事来。

我是事后知道,我妈在我家门口碰到小梅,小梅同学的车队刚离开不久。她怒气冲天对小梅说:“你赶紧给我滚回娘家去,我们家养不起你这个败家子。”

小梅甩开我妈的手,任性地坐回沙发,不软不硬地怼:“想让我和你儿子离婚呀?我想答应,你儿子不答应啊。”

我妈气得跳脚,一口气跑到三楼的阳光房,拿起那盆小梅最得意的“宝丽安娜”就要往外扔,小梅冲过来一把抢了回去。

我妈拿起茶杯要摔,可是没舍得。

恰在这时,我妈家那条叫“拴柱”的土狗来找小梅玩。我妈把狗领回了家,关了大门,拿起门边农具库房里的镐头,对着拴柱的头砸了过去。拴柱发出一声哀嚎。

我妈继续砸,嘴里喊着:“她不是喜欢你,今天我就杀了你给她看。”

小梅闻声而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跪求我妈不要再砸了,可是,我妈在气头上,哪肯放手。绝望的小梅拿出手机,颤抖着双手录下我妈虐杀拴柱的过程。

拴柱死了,我妈过来抢小梅的手机,将它摔个稀碎。等我从果园赶来时,小梅满眼惊恐,哭成泪人问我:“我问你,你是跟我,还是跟你妈过?”

我妈则盛气凌人:“叫她滚,就凭咱家,还愁找不到更好的媳妇?!”

那一刻,我万箭穿心。可是,小梅没有给我犹豫的机会,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跟我妈吵,试图让她理解,是她的观点太老土。可是,我妈却说:“有本事你自己挣钱给她花,我们家能让她这么败家下去吗?”

现在,大半年了,天一每天哭着要妈妈,而小梅说,再也不想跟我爸妈这样住在一起了。她要求我跟她出去打工,可是,家里这么多农活,我怎么走得开?我不走,小梅就不愿意回来,她说我不跟父母断绝关系,就跟我离婚。

我能跟父母断绝关系吗?我妈和我媳妇怎么就这么水火不容呢?下一步,我到底该怎么办……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