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902140720
知音真故

赖上班主任的毁容少女

作者:张小岚
2019-08-26 13:19
浏览次数:9582


2005年,我正值16岁,开始由乖乖女沦落为叛逆少女。其中缘故,要从我被父母扔回老家的那一刻说起。

我叫陈云云,出生在广西南宁市的一个农村家庭,爸爸脾气暴躁,妈妈温柔贤惠。从小,我跟着爸妈在市区经营一间电器专卖店。在爸妈的陪伴下,我懂事乖巧,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然而,在我16岁那年,“幸福”两字却离我远去。

那年,在电商遍及的冲击下,我家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36岁的妈妈竟怀上了二胎,通过B超检查得知,胎儿是个男婴,也就是说我即将有个小弟弟。

可我并不开心,因为我爸妈对我的关爱逐渐减少。况且,本不富裕的家境,使得爸妈顿感压力山大。于是,他们就把我送回老家、寄养在外公外婆家。

期间,我尝试用无数种方式与爸妈对抗。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云云,你乖,别闹哈!你先在老家认真读书,等爸妈多挣点钱,条件好了,再接你回到我们身边……

我欲哭无泪,认定我被爸妈抛弃了。

2005年9月,我在老家上了高一。

没了爸妈的管制与陪伴,我原本优秀的成绩下降得一塌糊涂,再加上我对老家的同学和老师持有偏见,感觉他们都是一群“土鳖”,不愿跟他们有更深入的了解。

我开始结识社会上的混混,跟他们一块儿出去玩。他们信誓旦旦:“我们都是一群没人爱的孩子,以后咱们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朋友!”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又重新找到了归宿。

没过多久,我的“放纵”行为便被老周知道了。“老周”名叫周嘉,是我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老周不善言辞,但他为人和善,做事稳重,在工作和生活上,赢得了学生们和家长们的一致好评。

我却不怎么喜欢老周。别看他年仅28岁,但那副严肃呆板的样子,给人的感觉简直是年近四十!
老周不但把我家里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还要到了我爸妈的电话号码。只要我稍有“不轨”行为,他便打电话给我爸妈告状,搞得我经常生活费不够用。我对外公外婆抱怨:“老周对我有偏见,所以处处针对我!”

在老周的严密监控和“压迫”下,时常在课堂上带头搞怪、扰乱上课秩序,甚至还喜欢拉帮结派的我,只好咬牙切齿地收了散漫之心,装作去做一位好学生。可我躁动的心,一刻也没安宁过。

12月2日早读课时,同桌晓玲跟我说,今日老周和另一位老师被校领导派去县城学校听课,他早上6点多就骑着摩托车出发了。

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我立马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趁老周不在,干脆去外面解解闷!

上完早读课,我赶紧去办公室找代课的张老师请假。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在,我请假的理由是:身体不适,需要请假回家休养,望老师批假。哪料,张老师听说我要请假,竟拿起电话给老周打电话。

学校请假有规定:若学生有事要请假,必须由班主任打电话通知学生家长,得到他们的同意后,班主任才会批假,放学生出校门。有了这个流程后,即便学生出了校门,出了什么事,学校和老师也不会被家长无理追责。

张老师给老周打电话时,我心里忐忑不安,怕远在外地的老周看穿我的计谋,不愿给我批假。
哪料,老周这次竟然没接电话!

我暗自窃喜,接着装作有气无力的样子,在张老师面前演足戏:“老师,你就赶紧给我批假吧,我越来越难受了,需回家休养或者要去看医生。”

张老师是我们的历史老师,新入职不到半年,老周不在时,我们有事可以找他。他向来对学生很温和,有几次别的同学找他批假,他都没有给家长打电话,我也是瞅准这个“空子”才来的。

果然,张老师蹙眉犹豫了一会道:“好吧,你身体不适,需要请假是应当的。老周可能在听课,没时间接电话,我代他批假好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呀?”

我连忙摆手说:“不用,您给我批假就行了。”

老周不知道,张老师也没给我爸妈打电话,得到批假的我,别提多畅快了。没多久,我背着书包就出了校门。而后悄悄溜回家,趁外公外婆不注意,把自家的电动车骑了出来。

我打电话约了一个社会上的混混朋友出来玩,我们商量好,大家各自从家里出发,半个小时后,在学校附近的一处水库边碰面。

安排完这一切后,我便骑上电动车出发了,一路风驰电掣。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行驶到水库旁准备拐弯时,由于车速太快,加上有些大意,一个猛烈的惯性冲击后,我连人带车直直地撞向旁边的一堆石头里。

当时,我只觉得脸部有剧痛感,之后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醒过来的我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手臂上挂着点滴,全身上下都酸痛不已。更要命的是,我的脸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用手去摸,竟被纱布严实地包裹着,只露出两只眼睛和一张嘴巴。

“云云,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就在我困惑时,耳边传来了妈妈呼唤的哭腔声,我艰难地转动着眼珠子望向她。

怀着孕的妈妈泛红了眼眶,她神情悲痛,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妈妈,我怎么啦?痛!我好痛!”我颇艰难含糊地吐出几个字且脸部被烙得生疼!

在妈妈哽咽的口吻中,我了解到了事发经过——

原来,我已经昏迷两天两夜。

那天我撞上石头堆之后,不远处恰好有一位正在劳作的村民。他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后,赶紧狂奔过来,却看到摔在石头堆里的我满脸是血,人也昏厥,一旁的电动车也被撞得七零八碎。

缓过神来的村民急忙向周边的人呼救。随后有人认识我身上穿的校服,猜测我是附近学校的高中生,他们赶紧给学校打电话。接到电话的两位老师,开着校长的车赶到了事故现场。

确认后,其中一位老师通知了我的爸妈。之后,他们火速把我送往县城抢救。当车抵达县城医院时,我的爸妈也刚好赶来了。

爸爸看到我满脸是血且昏迷不醒,就冲身边的两位老师发火了:“我的女儿不是好好地待在学校里上课吗?怎么就出了车祸?你们要给我个交代!”

两位老师表示不知情,这事得问我的班主任周嘉,奈何此刻还不见他的踪迹。

经抢救,我虽已无生命危险,但医生告诉我,我的面部由于受到重创,导致粉碎性骨折,即“面目全非”。前门牙也被撞落两颗,身上还有些许大大小小的外伤。

这诊断结果令众人感到悲痛和窒息。

正在这时,老周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还未等他弄清状况,就被爸爸厉声追问:“你,就是云云的班主任?”老周点头,却是一头雾水。

爸爸愤怒地把诊断结果甩给老周,扯着嗓子涨红脸吼道:“你这班主任是怎么当的?我女儿出了车祸,过了这么久,你才赶来!你这种人,也配当老师吗?简直有辱师德!你瞧瞧,她现在成了啥样?被毁容了!你知道这对一位才16岁的女生意味着什么吗?这罪责,你必须承担!”

老周解释自己去县城听课,是校领导之前就安排好的。

爸爸却根本不听他解释,越说越气,冲上前就想把老周暴打一顿,要不是被一旁的两位老师及时拉住,后果不堪设想。

原来开会那天早上,老周骑着没牌证的摩托车刚进县城,就被交警拦住,开了一张1000元的罚单后,将他的车拖走了。

因为赶着去听课,老周顾不上去赎回车子。待他听完课,经过一番周折,把车子赎回来后,已是中午12点多。因为手机铃声被调成静音,他这才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一一拨回去,他才得知班上的陈云云同学出了严重的车祸。

老周把原委细说后,再一次表示,对我出车祸的事,他真的一无所知。

老周越解释,我的爸妈就越生气。

“我女儿是在上课期间出了事故的,她请假,我们作为家长并没有接到班主任老师的电话通知。就凭这一点,学校和班主任就该负全责,云云的后期治疗费用也该你们承担!”

爸爸担心学校和老周推卸责任,错过了医治我的最佳时机,连珠带炮地说。

老周望着气急败坏的爸爸,还有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我,没再辩解。他叹了口气后,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爸妈,说里面大概有两三万元,等安顿好我后,他再想别的办法。

之后,老周向医生了解到我的病情后,跟爸妈说,此院只能帮我包扎止血,无法修复容貌。我迫切需要转去更加专业的医院。这期间的救治费用,他会想办法筹集的。

老周这种任宰任割的态度,抚慰了爸妈心中的怒火,暂时平息了这场风波。

我被转入省城的一家三甲医院的整形科后,老周便回学校去筹钱了。

听完妈妈的讲述后,我忍不住呜咽起来,完了完了,我被毁容了,以后可怎么见人?

从爸妈的谈话中,我得知尽管我身上其他地方并无大碍,但是面部毁容,后期修复需要很大一笔钱,而以目前家里的经济情况来看,爸妈根本无钱给我医治。

显然,我的事故是我自己造成的,跟班主任老周毫无关系。我该怎么办?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张老师并没有及时向老周坦诚他曾给我批假的真相。所以,暂时没人知道我事先是有请假的,且是存有欺骗性的。

如果真相被挖掘出来,那老周会继续帮我筹钱治疗吗?爸妈又会怎么看待我?如果他们不管我,我可能无法恢复容貌了。

想到这里,我甚是恐慌与惊骇。

我当然知道拥有靓丽的容貌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人生中多么重要的资本呀。我不要从此带着狰狞不堪的容貌生活,而被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历经一番痛苦的挣扎后,我决定隐藏真相,小张老师应该不会主动说出,因为揭露真相,对他只有坏处。

那么,就牺牲老周一个人好了!

所以,当爸妈问及我为何在上课期间独自一人离校在外时,我以脑袋受创,早已不记得这事含糊带过了。事到如今,只要有人承担这起事故的罪责,帮我筹钱修复容貌就行了,至于真相是什么,我坚信爸妈并不是很在意。

不久,我又被爸妈送往广州一家大型的整形医院去医治。

同桌晓玲打来电话关心了我几句,又问我那天到底干吗去了,怎么伤成这样。因为老周回学校后,找过同学和老师问询,但大家都表示不知道原因。她还告诉我,老周在学校为我发起了捐款,甚至联系了社会上的其他途径,帮我筹集资金。

我敷衍了晓玲几句后,挂了电话。几个月后,我的伤情得到了缓解,脸上的疤痕也有所淡化。
起初,我还为自己的小聪明暗暗窃喜。到后来,我开始良心不安。这几个月以来,在我住院期间,老周经常跟爸妈联系,跟进我的病情,还时不时给我发来信息:“云云,你就安心治疗吧,早日康复,然后回来上课!”

“云云,今日咱班的同学们纷纷站出来,愿意为了给你多捐钱而省吃俭用,甚至还有一些人自发为你到大街上去募捐。”

“……”

得到老周和同学们的关爱越多,我就越痛苦。之前我带着有色眼镜看的“土鳖人”,在这危难时刻,他们却肯为我挺身而出,尽自己所能。

出事至今,老周除了之前给的钱,又陆陆续续为我筹集了十多万元。他把这钱转入我爸爸的银行卡里。

事后,我还得知,之前约好碰面的那位混混,在我出车祸的那一刻,他刚好到达附近,也瞧见我出车祸的一幕。而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逃之夭夭,之后,电话都打不通了。

然而,我仍在犹豫,该不该把真相说出来。

直到春节期间,妈妈无意中说漏嘴,我才得知,自己撒下的谎言致使这个事态愈演愈烈。

外公外婆自从知道我出事后,整日茶饭不思,想为我争取更多的赔偿费,为我讨个说法。

于是,他们带领一大帮亲戚朋友去了学校闹,还根据我之前的说辞,到处嚷嚷:“陈云云之前在学校里就经常受周嘉老师的欺负,他根本就不是一位好老师!”

老周生气地为自己辩驳,说自始至终没有欺负我,这是诽谤!

一旁的学生们也纷纷站出来,为老周正名。场面一度失控,两队人马差点打了起来,幸亏被很快赶来的校领导制止。

校领导从学校的立场出发,当场把老周训了一顿不说,还让他给我家亲戚道歉。接着,学校给老周下了通告,警告他若不把此事处理好,之后的教师生涯可能要终止!

知道此事的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中,周边围满了人,他们纷纷痛斥我:“你就是一撒谎精!”而我也清晰地看见老周陷入困境中,他用一双猩红的眼睛干瞪着我:“你为何要隐瞒真相?”

被噩梦惊醒后,我浑身瑟瑟发抖,再也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

“爸、妈,对不起!事实不是这样的,你们都冤枉周嘉老师了!是我的错,我不该隐瞒……”第二天一大早,在爸妈面前,我声泪俱下地讲述了事实真相。

平白无故冤枉了一位好老师,爸妈沉默了。

我极力规劝爸爸,一定要把真相说出来,不然我一辈子都会生活在内疚之中,抬不起头来做人。
最终我们决定,爸爸先给老家的亲戚打了电话,嘱咐他们千万不要再到学校去闹,并告诉他们那是一场误会。必要时,还得亲自去学校向周嘉老师赔不是。

接着,爸爸又给校领导打电话,并说明缘由,表示万分的抱歉,让学校赶紧撤销施加给周嘉老师的压力,再三表示他是一位好老师。

随后,我颤抖着双手亲自拨了老周的电话。起初,老周感觉很意外,因为这是我出事以来打给他的第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我跟老周坦白了真相,也做好了被批的准备。

孰料,老周沉默了一会后,挂了我的电话!

“老周肯定对我失望透顶了。下一步就会向我家讨回公道,或者再也不愿理睬我。”想到这里,我的心疼得抽搐起来。

接下来,我和爸妈都彷徨不安,不知老周会对我们做出什么异常举动。

第二天中午,妈妈接到了老周的电话。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他非但没有向我追究,还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原来,老周知道真相后,内心一度是崩溃且愤怒的。他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善心竟然被他人利用了。随即,他去找张老师对质,让他拿出那张请假条。

怎料,张老师却说,请假条早在我刚出事后,就被他撕毁了。因为那是他一手批签的,他害怕承担罪责,更担忧我一命呜呼。之后的日子里,张老师活得心惊胆跳。他不敢面对老周,更不敢说出真相。

直到老周去找他,他才感觉如获重释。他恳求老周不要怪罪自己,并表示愿意出一笔费用。老周想到之前他的确有给自己打电话,而自己没及时接到,便没有再做追究。

但不管怎么样,这场车祸始终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承担。所以,老周再三考虑后,表示愿意扛起全部责任。

知道这些后,我问老周,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了一句让我刻骨铭心的话:“因为我是你的老师,只要我还是一名老师,我就会对我的学生负责到底!”

最后,老周嘱咐我安心休养,让我跟爸妈说,治疗的费用不要担忧,他会尽力帮我筹集接下来的资金,一定要帮我把容貌恢复好。

老周的这一番话,让我羞愧不已!

我暗暗下定决心,我要早日康复,然后认真学习,做出一些成就来,以此来回报老周。

老周走后,爸妈都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中,说:“这个老周,真不错!”

接下来的时间,由于我积极配合治疗,容貌虽然恢复已有五成,但效果仍不佳。

后来,在老周的建议下,爸妈带我去了北京一家医院的美容整形科。他们拿出了多年来的全部积蓄,还有准备生二胎的钱,也向身边的亲朋好友借了点,共有八万多。

他们表示,再也不愿花老周的钱了。

但最后还是被老周说服了,他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治好我的容貌。至于钱的问题,不用分太清楚,不够就拿去用。期间,我治疗的费用真的不够,幸好有老周陆陆续续地提供。

在北京医院,医生察看了我的具体病情,为我实施了一场“全面部多发粉碎性骨折”的整复手术。之后,我的容貌虽然还些异常,但总得来说,恢复有七八成了,这已是我最大的欣慰!

出院之后,我留在了爸妈的身边生活。因为,偶尔我还得去医院检查病情,以防有其他异常,而市区的医疗设备比老家的好。

这期间,我的小弟弟出生了。他时而吮吸小手指,时而踢踢蹬蹬,那呆萌可爱的模样,让我这个做姐姐的心都融化了。小弟弟的到来,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和神奇。

当我把这些感悟跟老周说起时,他夸我终于长大了,叫我要好好爱护弟弟,要懂得感恩父母,并鼓励我要始终热爱生活。

我的脸不再让爸爸担忧后,他腾出精力,通过一番摸索,也掌握了电商的销路秘诀。我家的电器能同时在线上线下销售,一时间,生意爆满。

待有了可观的收入后,爸妈和我商量给予老周一定的金额补偿,毕竟当初他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且付出了那么多。

可老周拒绝了,他说那是他资助给自己学生的。

我知道之后,感动得眼泪直流。历经了那场车祸,我成长了很多,不再和之前的混混朋友来往,更是从一个浮躁、娇气、喜欢哗众取宠的“学渣”,变成了一个勤奋上进、懂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好学生。

在老周的鼓励下,我的成绩越来越好。让我欣喜的是,老周也因为自己对学生的鞠躬尽瘁,被市里评为“优秀教师”,并且名声大噪。

我相继完成高中和大学的学业后,自己创办了一家家政公司。如今,我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与家庭,与家人幸福地生活着。每年春节回老家时,我都会携家人去看望老周。

2019年暑假,我在老家的一家项目基地,组织了一场师生联谊活动,老周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因为,我一直都很感激当年在我出事时,班主任老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为我医治,而不是推卸责任、为自己正名。  


谎报病情请假,却在外出偷玩时发生车祸毁容,为保证有人接盘医治,16岁女孩编织了一个谎言,致使一个好老师被冤枉。所幸最后,她良心发现,说出事实真相。那些青春里的伤痛,终将把我们变得更强大。你和你身边的朋友,也有类似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