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095415
知音真故

我的老婆未满18岁

作者:筱泓
2019-08-23 13:47
浏览次数:9599
刚高考完,父母就逼考得不错的蒋晓嫁人,而且是嫁到阿根廷。之后,蒋晓经历了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而前往阿根廷见到的一切,更是让她肠子都悔青了……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以第一人称写成。

01


我叫蒋晓,来自福建省内沿海的一个半岛小镇上。我们镇有三大奇,哪三奇呢?

一是靠海不吃海。

虽然靠海,可岛上居民从事的行业,大多与海无关。很多人家的男孩,往往尚未成年就通过各种渠道跑去海外,多数扎堆在阿根廷、南非等偏远小国,开店、办厂、做生意,赚取第一桶金。
二是十七八岁当爹娘。

古时,此地人们由于常年出海谋生,祸福无常,为留存血脉多早婚早孕。如今,这一习俗仍旧保留。

男子过25岁还未娶妻,便是太穷;女子过22岁还未出嫁,便是身体有恙,所以在我们这儿,17、18岁就当爹妈的比比皆是。

三是娶个媳妇花百万。

记得刷抖音时,看到有男孩说女孩彩礼需要二三十万,太贵了,娶不起。我们就哈哈笑:就那点钱也叫贵?让他到我们这来试试,保准吓得面无人色。

2016年5月的一个晚上,我正在教室里晚自习,我爸骑着摩托车来找我。

我很开心,以为他来给我送好吃的。宿舍里的姐妹隔几天就收到家人送来的美食,说是高考冲刺太辛苦,一定要补身子。我平时没少跟着沾光,想必这次我也可以回报她们了。

可我爸一开口,瞬间打碎了我的幻想:“晓晓,你回教室收拾下,跟爸回家一趟。”我下意识地拒绝:“爸,我明天要参加考试呢,回不了。你有事就直说吧。”

我爸告诉我,当天傍晚,有个媒婆到我家,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人比我大7岁,在阿根廷开超市,去年家里盖了栋别墅,父母都在,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

我爸让我别错过,先回去给媒婆看一眼,好让媒婆回复对方。

我不愿意回去,转身要回教室。还有一个月高考,哪有什么心思相亲?

我爸一把拽住我:“往常爸都听你的,你说啥是啥,这次你得听爸的,回家。”说着,他直接把我拽到摩托车上,“轰轰”往家开去。

5月的风是暖柔的,我的心却是冰凉的。

到家后,媒婆还在,我妈给她煮了一碗鱼丸。她看到我,放下勺子,连连点头:“不错啊,老蒋,看不出你们两口子能养出这么俊俏的女儿来。嗯,我跟男方说说,要是事成了,多给一点聘金。”

爸妈笑嘻嘻地把媒婆送出门。妈妈一直陪她走到路的尽头,还目送了许久。回来后,我妈满脸喜色:“这次要是能成,咱晓晓也是有福的。”

02


从小到大,我都是爸妈的骄傲,可谓“肤白貌美大长腿”。刚满16岁,我的个头一下子就蹿到170公分,是学校里妥妥的学霸加校花。

从去年开始,爸妈就开始四处托媒婆为我物色对象。一旦有人介绍,他们就先筛选,由于过不了他们那一关,我才得以安安稳稳地把书读到现在。

我小声地哀求我妈:“妈,你跟爸说说,我想念大学,不想结婚。”

我妈摩挲着我的脸:“傻姑娘,咱们这边你还不知道?读得再好嫁得不好,照样有人指指点点。再说了,也不是让你马上嫁,你就先处着,能可心再说。

“你瞅瞅,你那些初中同学有几个没当妈?就是小丽,念到高二,去年也休学回家结婚了。爸妈也算对得起你了。”

她说得没错。在我们那边,女孩过了20岁,基本没人说亲了,即便有,也是条件不好的。

一旦拖到23岁,就是老姑娘了,面临着嫁不出去的命运。所以,我很多同学念完初中就嫁了人,现在孩子都能喊爹妈了,有的甚至都生了两个孩子。

那晚,我彻夜无眠,辗转反侧,心里祈祷着那男孩看不上我。

第二天一早,我正吃饭时,媒婆就上门了,对着我妈好一阵吹:“哎呀,这可费了我不少劲!你得知道,人家有钱,也挑啊,幸好你女儿长得好看,学历又高,人家才答应跟你家交往呢。”

说着,媒婆掏出手机,让我加男孩微信,我犹豫了一下。我妈掐了我一把,让我赶紧拿手机出来,正好我爸从门口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用这个手机,这个新买的,对话更清楚,自拍也好看。”

之后,我爸送我去上学,特意让我带上新手机,一路还紧着叮嘱我:“你可得跟人好好聊天,别假清高不理人家,把人家吓走了。”

我小声嘟囔着:“快高考了,哪有什么心思跟他聊啊。”

“刺啦”一声,我爸把车直接停下:“你说什么呢?要是不联系,那就别参加高考,直接休学。”

高考在即,我怎么可以放弃?为了稳住我爸,我改口答应,心里想着,联不联系还不是我自己说了算。

随后,我在微信上给男孩留言:“我只剩一个月就高考了,不能随时聊天。你们阿根廷又跟我们这儿时差11个小时,那我们就周末抽空聊一会儿吧。”

中午时,我偷偷看了下手机,那男孩回复:“好。”

那个周六的早晨,我正在宿舍睡觉,微信的提示音把我吵醒了。男孩要求视频聊天,我匆忙洗漱了一下,慌慌张张地跑到空无一人的篮球场的榕树下。

视频接通了。屏幕那头是个理着小平头的男孩,平平无奇的大众脸,走在人群里绝不会被第一眼认出的那种。

这是我跟男生第一次打着以恋爱为目的、相互了解的名义通话,实在不知道聊啥。

他反而比我有经验多了,问我家里和学校的情况,末了还让我把学校的教学楼和宿舍楼拍视频发给他看。

一番聊天下来,我只知道他叫阿强,其它一概不知。回到宿舍,我大脑里一片空白,靠着床头愣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手机。

那之后,我跟阿强周末都有通话,他说其它时间让我安心备考,他就不来打扰了,让我晚上看微信回复他的留言就好。这点,倒让我微微有些动容。

03


时光翩跹,一晃一个月过去,我顺顺利利地参加了高考。估分时,老师说我至少能上二本。

我心里燃起希望,想着回家告诉我爸,或许他能同意我读大学。

没想到,他见我回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考完了,有没有跟阿强说一声?”

我的心凉了半截,可仍不死心:“早跟他说了。爸,老师说我最少能考上二本,让我准备报考。”

我爸立刻怒气冲天:“上什么大学,能让你读高中已经够好了,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昨天媒婆就到咱家,说要商量你跟阿强的婚事。要是能行就马上订婚,别让到嘴的肥肉飞了。”

面都没见过,就要订婚?我感觉如五雷轰顶,吓得躲在屋里,哭着跟我妈说,我不想订婚。

我妈搂着我:“晓啊,这就是命欸。没办法,咱家什么情况你心里也有数。爸妈年纪大了,只能指望你了。要不然,不说你弟娶不上媳妇,就是咱们这个家都保不住啊。”

是的,我家穷。

爸妈是镇上为数不多的靠海吃海的几户人家之一。每天,我爸顺着潮汐出海打渔,有时是早晨,有时是半夜。一到夏天,我们就心惊胆战,陆地上看起来风平浪静,海上说不准就是大浪滔天。
辛辛苦苦地出海一整年,爸妈赚的也仅够一家人日常开销。

前几年,我们这边兴起家族投资矿产热潮,我爸拿着自己晾晒好的墨鱼干、蛏干之类海产品,去求表叔让他同意我们家投他在山西那儿的煤矿。

之后,他们欣喜若狂地把20万积蓄,加上我妈回娘家借的30万,全放到了表叔的煤矿上。

我们本以为,这笔投资放到年底,能像别家一样,投50万回100万。结果那年正逢国家整改,山西的煤矿被查封了许多家,我们投资的煤矿也在查封范围内。50万元血本无归,一分不剩。

那之后,我家更是一穷二白。爸妈头发几乎全白了,开始一年365天的劳作。而我拼命努力学习,也是想借着读书改变命运,期待有朝一日能帮他们还债。

可我没有想到,在爸妈心里,是指望着我用这样的方式帮家里还债。
我不甘心。

04


整整一夜,我都没有睡。第二天,我红着眼走出房间,“扑通”一声双膝跪下,伏在正吃饭的我爸面前:“爸,我求求你,我不想嫁人,你让我上学吧,我可以边上学边打工,帮家里还债。”

我爸一把拉住我:“晓晓,爸知道你想读书,但爸也是没法了,你上大学打工能供足自己就算很好了,怎么会有多余的钱还债呢?再说了,这儿的女孩不都是这样的命吗?

“咱这边女孩子,就那么几个走出去,读书学习上班的,到最后也最多是嫁个外地人。听爸妈的话,好好跟阿强处,要是能行,咱就先把婚事定了。”我伏地大哭:“爸,我真不想这么早嫁人啊。”

我爸“啪”地一声,把筷子一拍:“不嫁,可以!第一不给学费,第二断绝父女关系!你是要上学还是要嫁人,自己看着办。”

我妈急忙拽着我起来:“别哭,别哭,待会媒婆上门看到了不好。”转身她又对我爸说:“你好好跟孩子说,哪有一言不合就发火的。”

回到屋里,我妈拿出一张借条。借条上赫然写着,还款日期是一个月后的今天。

我本以为,爸妈一年赚的钱够还利息,没想到当初妈妈去借的那30万,是高利贷。现在利滚利,30万已经变成50万,如下下个月再不还,又要往上滚了。

所以,我与阿强的婚事,是爸妈的救命稻草。

我妈叹了口气:“原来不想跟你们姐弟说太多,怕你们有压力,现在你也高中毕业了,刚好阿强条件又不错,妈也向阿根廷那边的亲戚打听了,说他人老实又肯干,楞是一点点地从打工仔干到现在超市老板。

“你别怨爸妈,爸妈不只是为了还债,也是为了你好,怕过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

看着她那斑白的头发,我的话噎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阿强的视频通话提示音准时准点地响了起来。

我望向隔着屏幕的他,内心阵阵悲凉:难道这就是我即将托付终身的男人?我偷偷地在屏幕上摸他的衣服、摸他的脸庞,触手之处皆冰凉,就像此刻我的心。

他在那边兴高采烈地说最近生意越来越红火,这都是我给他带来的好运气,并邀请我早日去阿根廷玩。

我虚与委蛇,心里一片迷茫。

05

一周后,媒婆来到我家,说准备订婚,问我爸妈有什么条件。我们当地的聘金,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最低档是88万,中档是108万,上不封顶。

我爸冲着媒婆说:“我家女儿这人品模样,镇上没几个。再说了,她这次高考,上个二本轻轻松松,要是报考得当,一本也没问题。只因为跟阿强订婚,就不能去念大学了,这几样加起来,至少也得158万。

媒婆吓了一跳:“多了点吧,那你给晓晓多少陪嫁呢?”

“陪什么嫁,养了这么大给他当老婆,还让我们陪嫁啥?”

不久,阿强家有亲戚过来了,跟我爸面对面地谈,最后两家敲定:彩礼138万,金锭子6个,新娘逛商场和结婚喜服的钱10万,给妈妈和奶奶的喜担两副,订婚和结婚酒席由男方出前5道菜,婚宴上用的烟酒全是男方出。

我们这边,订婚、结婚酒席不仅不收一分礼,还要讲究高规格高档次。

前五道菜里,龙虾鲍鱼海参是必备,还要鱼翅燕窝,反正什么贵就来什么。配的烟最起码是硬中华,喝的酒最低也是进口红酒。

七七八八算下来,对方最起码要花200多万才能娶到我。

后来我才知道,阿强对我甚是满意,说我人长得漂亮乖巧、学历高、聪明,现在能帮衬做生意,想必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聪明好看。

媒婆特意学给我听,说阿强得知我要是跟他订婚结婚,就不能去上大学了,他感到愧疚,特意叮嘱他爸妈多给我备一些聘金。

订婚那天,阿强没有到场。他说超市的生意太忙,实在没办法回来。

通过视频,他围观了订婚宴现场,连声感叹“真是热闹啊”,然后一再对我道歉。晚上,他隔着手机亲我,我的脸居然也火辣辣一片,就像被真人亲了一样。

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刻,我认命了。

两个月后,我去阿根廷的手续办妥,家里立刻开始张罗我们的婚礼。

结婚那天,烟花礼炮放得震天响,接亲豪车排了一大溜。

阿强家的五层洋房别墅门口,红毯红拱门、彩色气球粉色纱,装饰得喜气洋洋,比我曾无数次憧憬过的婚礼还要豪华,但我却心如止水。

因为阿强还是没有回来。

他说,超市现在正值旺季,而且竞争激烈,来回参加婚礼太耽误事了。所以,从接新娘到婚礼交换戒指,都是他妹代他履行的新郎职责。

阿强家的酒席足足摆了60多桌。全村的人都可以来吃酒。大家没有因为新郎不在场而惊异,反而个个神清气闲,满口恭喜,似乎这样的婚礼就是常态。

看着人声鼎沸的婚宴现场,我挨桌敬酒,却满心悲凉。

夜里,躺在陌生的婚床上,我想起旧社会里抱着公鸡结婚的新娘,不禁落泪。

读书时憧憬爱情,幻想有个白马王子;现实却让我看见,爱情离我太远。

06


一周后,我带上行李,独自飞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去找我那个素未谋面的老公阿强。
下了飞机,我看到熟悉的面孔、陌生的阿强时,瞬间心就凉了。

他的个头最多只1米6多,根本不是媒婆说的1米75,站在我身边离我还差半个头。从上了他的那辆破旧小货车起,我一句话都不想说。

到了他住的地方,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高楼大厦,仅仅是超市后面的一个小隔间,就门上贴了一个囍字,床上铺着红色的被褥。

隔间旁边就是卫生间和厨房,超市里稍微有点动静,隔间都能听见。

当晚,他和他家几个亲戚为我接风,请我到饭店吃饭。对着一满桌不伦不类的中式饭菜,我没有一点胃口,几乎没有动筷子。

或许是我表现得太明显,去卫生间回来时,我听到他表哥说:“女人就那么回事,你跟她睡一觉,保准就乐意了。”

我冷着脸坐回去,他们或许猜到被我听见了,不多时就散了。

我坐在超市收银台里,哭了一夜。这样的心理落差,让我着实难受。无论阿强怎么哄我、逗我,我都不理他。

打电话回家时,我爸咆哮着对我说,如果我回去,他就跟我断绝关系。家里根本没有钱还给阿强,那些聘金要么花了,要么还了债。

放下电话时,我泪流满面。

阿强从里屋出来,说他听见了我跟我爸的对话,还说我要实在不喜欢他也没关系,只是我在阿根廷举目无亲,又不能回国,不如当是到这里打工,那些钱慢慢还。

他让我睡在里屋,自己支起一张行军床,抱出一床被子简单铺了下,就躺了上去。

我躺在床上彻夜无眠,偷偷在微信上跟我妈抱怨。我妈无比感叹:“早听说这孩子是实在人,果然如此。

“人家是奔着娶老婆去的,现在变成工人,一般人谁能受得了,你一定要手脚伶俐,多做一些。还有……算了,你先安心在他那里上班吧。”

放下电话,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超市铁门被拍得“啪啪”响。我一下子惊醒,发现阿强“嘭”一声从床上弹起来,去酒架那边拎了两瓶啤酒,从门缝递出去,再拿了几张纸币回来,放在抽屉里。

这些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起来半夜卖货是常事。

阿强见我呆呆地站在门边,安慰我说:“你刚来可能不适应,阿根廷人就这样,经常半夜三更喝酒,以后你别管,我起来就好。”

我一看手机,现在是阿根廷当地时间凌晨2:30。盯着阿强脸上的倦容,我不禁有种真不容易的感觉。

07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时,阿强已经不见了,行军床也收了起来,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边。
我把被褥抱进去,进厨房一看,小桌子上摆着地瓜干粥,还有油条、萝卜干。

我狠狠地喝了一大口粥,眼泪瞬间流下。异国他乡,能吃到家乡的饭不容易,阿强真的为我费了心思。

饭后,我拿起抹布开始做卫生。或许是没有女主人的缘故,超市虽然有个送货工人阿华,但卫生状况并不好。

两小时后,阿强和阿华进货回来,发现超市货架被我擦得锃亮,兴奋地直搓手:“女孩就是不一样,做卫生特别细,我们怎么擦都比不上你。”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挺开心。

那个周六,阿强说要带我出门,让我看看阿根廷。我一口拒绝了。

尽管对于充满异域风情的阿根廷,我很想出去看看,但毕竟是打工仔身份,怎么配得上出去游玩?阿强却不容我分辨,直接拉着我就出来了。

出了门,我才知道阿强口中的竞争激烈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条普通而热闹的街道上,步行不到10分钟就能看到一家华人超市。

这些超市和阿强的超市一样,以销售食品、饮料、生鲜和日用品为主,店铺面积在300平米左右,个个干净敞亮。

怪不得阿强不敢回家参加婚礼,因为一旦关门回家就意味着客源的流失,再来拉客就难了。

阿强一路聊起他的过去。十年前,他的父亲做生意失败,又出了一次车祸,导致一到阴雨天就腰酸背痛,根本无法做事。

刚念到高一的他,索性从地下钱庄借了10万元,通过当地蛇头坐着轮船来到阿根廷。

堂哥把他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请他吃了顿饭,帮他租了个床位,介绍了份工作后,就消失不见了。

接着,他从力工开始干起,无论多累多苦的活,他都不挑剔,用三年时间把家里的债还清,又攒了两年多的钱,开始租房开超市。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半路辍学,看到你为我放弃上大学,我心里始终有内疚。不过,人这一生,上大学也并不是惟一的出路。”

我微微点了点头。

可能人就是这样,一旦了解到他的过去,就更容易接受他的现在。阿强的创业故事,在我心里荡起了层层涟漪。

晚上,他带我到市中心的拉瓦列街看了场电影,吃了顿阿根廷烤肉,还去咖啡馆喝了咖啡。

到家已过凌晨两点。我晕晕乎乎地记得那个灯火通明的餐馆入口处,火红的炭火上烤肉飘散出阵阵香气;咖啡馆内灯光幽暗,坐满悠闲聊天的客人;唱片店传出欢快的音乐声。

夜逛拉瓦列街,不仅松驰了我这些天以来紧绷的神经,还让我在异国他乡、充满听不懂的西班牙语的街头,对陪在我身边的阿强生出了一份依赖。

一晃半年过去。这些日子里,我跟阿强、阿华配合得愈加默契,他们进货上架,我计数收银。每天晚上关上门后,在灯下和阿强把当天的收入一一数点,心里恍惚有了种这样过一辈子的想法。我默默提醒自己,这并不真实,这不是爱情。

08


12月,是阿根廷最热的季节。阿强进货时,特意减少了一些易霉变食品的数量,因此一到傍晚,货架常常所剩无几。

这天,有个彪形大汉进店拿了一大堆食物,整个货架几乎全空,但他没有付款就要走。我喊他,他走过来,在收银机旁边扔下一张纸,上面是歪歪扭扭的中文字:“明天准备好5万比索,否则要你一条腿。”

我吓坏了,立刻打电话给阿强。

20分钟后,阿强飞速赶回,第一时间问我有没有事。我心里暖暖的。紧接着,他打电话给几个亲戚,让他们明天来人帮忙。

阿根廷人对于华人超市,有种莫名的敌意,经常会在此偷盗、滋事寻衅,甚至无故杀人。

次日午后,阿强让阿华找了几个值班警察,让他们多在我们超市周围巡逻,而后又喊了几个亲戚一起埋伏在超市的角落。

傍晚,警察下班后,我们松了一口气。阿强和几个亲戚在厨房吃饭,我从厨房出来拿纸巾,正巧碰到那个留纸条的歹徒走进来。

只见他先奔到食品柜旁,拿了许多面包和香肠,再冲到我面前,连说带比划,要拿昨天说的5万比索。

我吓蒙了,哆哆嗦嗦不知所措,忍不住朝厨房看去。歹徒顺着我的眼神,发现几个人正从厨房出来,他一把勒住我的脖子,拔出一把弹簧刀对准我,用半身不熟的中文说:“让他们走开,要不我杀了你!”

阿强急忙招呼亲戚们蹲下,用西班牙语对歹徒说:“你想要5万比索,我都给你,你放开这女孩好不好?”

歹徒用刀在我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现在,5万不够,得10万。”当即,血从我的脖子处渗出,我强忍着没喊,上下牙齿打得咯咯响,几乎要瘫软在地。

阿强大声喊“停”,并慢慢地走过来:“好!你先放开她,我来替她行吗?”他表哥一把拉住他:“你个大头,你去做什么?”我心里也很紧张,生怕连累他。

阿强挣脱开后,掏出一张卡扔给阿华,让阿华赶紧去取钱。见他越走越近,歹徒拖着我步步后退:“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扎进去了!”

见状,阿强停住了脚:“那我不过去了,你不准伤害她!”

大约半小时后,阿华带着一兜钱回来了。歹徒倒也爽快,拿了钱就走。

那人一松手,我当即瘫软在地。阿强迅速抱着我去医院。

我没有当地医保,不能去公立医院,而去一次私人医院几乎是天价。我一再说我没事,就一点皮外伤,他却坚持要做全身检查,以防在拉扯过程中内脏受损。

那一刻,我第一次意识到,无论这场婚姻的前情如何,这个男人是可以依靠的。

09


半年后,我与阿强真正的成为了夫妻。

如今,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世。每天,我们在超市工作的辛苦,都被孩子那天真无邪的笑声给冲淡了,觉得一切都值得。

今年,我们计划着要带孩子回趟老家,好好过个年。对了,我们的超市也已经扩大到了500平米,正计划着再开一家呢。

未来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我坚信。


这是一场过于仓促和功利的婚姻。放弃读大学,过早嫁为人妻,对蒋晓而言,无疑有些遗憾。所幸,她和男主并未因此迷失,他们在“傀儡”般的婚姻里找到了彼此的契合点,最终还是获得了幸福。对此,你有何看法想说?或者,你是否也有非常独特的个人经历,想分享给我们?欢迎投稿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