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143818
知音真故

表弟女友在我房里性猝死

作者:大妞
2019-08-19 14:24
浏览次数:24096
李珍申请到公租房后,丈夫王斌就远赴澳洲打工。两年后,他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可这套公租房,却惹来了大麻烦。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为方便叙事,以第一人称讲述。

1


2018年5月13日中午,一个很平常的日子,远在澳洲打工的我,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儿子,这下坏了!你媳妇惹上人命,被警察抓了!”

母亲的惊慌失措,让我确信,事情是真的。

我放弃了近四个月的工资,当即定了机票,急忙从澳洲往国内赶。

我叫王斌,85后,家住陕西省一个三线城市的偏远小镇。2010年,我和老乡李珍通过相亲认识,第二年就结婚了。

2013年,眼见在老家没什么发展,我俩便跟所有小镇青年一样,带着对城市生活的向往,离开老家去市里打拼。

我学历不高,但有建筑工的手艺,到了市里,就进了一家小建筑公司。李珍也跟着我,被招进公司做后厨。

因为带着老婆,我没有跟大部分工友一样住工地的板房,而是带着她在城中村租了一间民房。

市里的城中村,是外来务工人员的聚集地。每天一大早,几户租客排着队刷牙洗脸,上个厕所还经常有人在外面拍门催促:“快点!”

总之,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感觉挺糟心的。尤其是李珍,一个年轻女人,不仅生活不便,还特别没有隐私感。好几次,她都因上厕所洗澡等事,跟其他租户发生矛盾。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跟她商量,要不就在正规的小区高楼里租房子。李珍当然高兴,兴致勃勃陪我去看房子。

可看了一圈下来,就坚决反对:“这些房子,便宜的一个月租金都要千把块,加上生活开销,咱们一年能攒下几个钱?还怎么买房?”

是啊,我和李珍加起来一个月勉强能到四千元。原本,我俩是打算省吃俭用个几年,攒钱在市里买房。

可无奈,偏偏赶上了老城区城市规划,一批批拆迁户涌入了开发的新楼盘,不到一年时间,房价就像坐了过山车一样,呼呼飙升。

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两年,李珍心情低落,经常和我置气,有时连晚饭都不做。我也生气,气自己没本事,一个大男人连给老婆好生活的能力都没有。

慢慢地,工友们也知道了我家的事,可大家都是泥腿子出身,对这些只有安慰,再没有合适办法。

直到有一天,有个工友问我,要不要申请城市公租房。

公租房我听说过,甚至还在网上查过资料,可人家要求必须在这里长住五年,家庭的收入要是中低收入……问来问去,我是哪一项都不符合。

工友神秘兮兮地说:“我一个熟人是专门做这个的,你只要舍得掏钱,一定可以。我们家就住的公租房,他帮忙办的。”

我和李珍特意去他住的公租房看了看,40平左右,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李珍看了特别动心。我和李珍准备了资料,还掏了一笔费用,交给工友帮忙办理。

那时,我们市里的公租房政策推出来不太久,是个新鲜事物,而且好多人都跟我一样,由于公租房条件严苛,不符合条件的人根本申请不到。

再加上公租房位置偏,交通不便,四周荒芜,满足申请条件的人,很多也不愿意来住。

半年后,因为工友的关系,我和李珍幸运地分到了一套39平的公租房。

2


2016年年初,我们交了半年房租、卫生费和物业费后,工作人员把一串亮晶晶的钥匙放在了我手里。

李珍高兴坏了:“终于不用一大早起来就排队刷牙洗脸,上厕所也不用担心有人推门了。”

我们给房子贴了壁纸,置办了简单的家具和生活用品,就正式入驻了。这个家虽然是临时的,也很小,但我们努力把它装点得温馨一点。生活,总算有了盼头。

搬家后,李珍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人也温柔了许多。吵架?不存在的!人呐,还是得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我必须得尽快赚到大钱,买一套真正属于我们的房子。

我学历不高,装修技术还不错,但在我们市里打工,工资水平太低很难快速攒下钱买房。我们这帮子工友里,因此就有人大胆吃螃蟹,到澳洲去“搬砖”。

我悄悄打听了一下,他们都是走的正规劳务公司渠道,合同一年一签,中国工人在那边也没什么花销,一年下来,多的能拿到三十万人民币。

我决定出国打洋工,找朋友帮我办好护照,也接洽了劳务公司。还没等我找机会跟李珍摊牌,她就给我带来了好消息,我要当爸爸了!

看着B超单上那颗小豆芽,我更加坚定了出国打工的决心,一定给老婆和孩子更好的生活。

当我拿出护照给李珍看的时候,李珍哭了:“在国外打工哪那么容易?语言不通,吃饭也不习惯,国外又不太平,动不动打仗啊绑架,还有枪击案,我怕!”

我跟她讲明我去的是澳洲,走的也是正规劳务输出渠道,安全绝对没问题。

“公租房小,两边父母来了只能睡客厅,现在有了孩子,老人过来帮忙带孩子,身子都转不开。两年下来,我就能攒到买房的钱,到时候我就不出去了,陪你一起带孩子。”李珍被我说服了。
大概一个月后,我给劳务公司缴纳了一万五千块钱的手续费后,飞去澳洲。

3


到澳洲后,我们一帮人根本没心思看风景,简单培训后就进了工地,人身安全有保障,饮食和住宿都有人安排。我们这帮大老爷们儿,白天忙碌一天后,晚上就躺在宿舍里想家人。

我半个月给李珍打一次电话,她嘱咐我注意安全,我交代她照顾好身体。日子,在李珍发送的一条条消息和我手中的一块块砖头里快速流逝。

2017年年初,李珍生下儿子,我也在春节期间飞回了家。看到我又黑又瘦,李珍忍不住哭了。我抱紧了她和第一次见面的儿子,眼泪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一想到能让老婆和儿子住进高楼,所有的苦累都消失了。

那个春节,我成了亲友们夸奖的对象,李珍也被她的姐妹们羡慕不已。正月底时,我又一次签了合同。走之前我跟李珍去转了楼盘,贷款定下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准现房。

我去澳洲半年后,攒下一笔装修款,打给了李珍。李珍像蚂蚁搬家一样,把一个毛胚房装成了浪漫温馨的小家。看着她给我发来的新家图片,我激动万分。

第二年春节,我从澳洲回国,又带回了二十六万,买了辆车。春节前,我们一家搬到了新房,过了个好年。

过了正月,我准备再去澳洲,李珍不干了:“我们房子车子都有了,你还出去干什么?儿子好不容易跟你亲了,你再走他又不认识你了!”

说实话,在澳洲的每一天,都特别煎熬,我想李珍想儿子都想疯了,特别想陪着儿子一点点长大,听他喊我爸爸,趴在我肩膀上吐口水。

但是,我有我的想法:再干一年,把儿子读书的钱攒下来。我向李珍保证这是最后一年。走之前,我嘱咐李珍将公租房退了。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因为这个公租房,李珍摊上了大事儿。

4


我马不停蹄紧赶慢赶,终于以最快速度赶回了老家。母亲抱着我年幼的儿子,一见到我就大哭。听母亲一顿哭诉,我终于明白,事情的源头,就是那套公租房。

我去澳洲后,在视频中也问过李珍退了房没有,李珍说这是小事,很快就办好,让我不要操心。她办事一向靠谱,我也就没再问。

谁知道,她居然没有退房,就为了一年不到1万元的租金!

我们分到的那套公租房,建在城郊的河边,入住前很有些荒凉,那条河也不干净。谁也没想到,我们住进去一年后,那个片区被划进了市区规划,顺着那条河,建起了一个高端水上公园。

紧跟着,公租房旁边又盖起了一座现代化小学。

因为孩子减少,加上年轻家长都想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所以乡镇小学迅速衰落,大批农村父母将孩子送到城里上学。公租房旁边的小学,一下成了香饽饽。许多家长、老人也到城里租房陪读。

这些陪读家长们,瞄上了学校旁边的公租房。恰好,不少人在买了房后,并没有将公租房退掉,暗地里将公租房转租给陪读家长,赚房租差价。

当初分到公租房时,工作人员就说得很清楚,我们只有居住权,不能转租、转借,否则,后果很严重。我真的没想到,李珍居然也不遵守约定,将房子转租了出去。

租房的是我舅舅的儿子,我表弟。一年房租六千,也没有打收据,都是口头约定。

母亲哭着说:“都怪我!李珍一开始也不同意,是我鼓动她把房子租给你表弟的。我想着是自家亲戚,肯定不会到外边乱说的。”

据母亲说,表弟是跟他女友一起住的。他们住进去两个月,李珍就接到物业的电话,说是有邻居投诉我们房间里有异味传出。李珍赶紧打电话找表弟,可表弟的手机却一直关机。怕转租一事被发现,李珍赶紧过去了一趟。

“李珍一过去,就被抓了。说是那套房子里死了个女人,她是房主,有重大嫌疑。我知道后,赶紧去找你舅舅,可他一口咬定你表弟没在家,也没租那房子。这事情可怎么说得清啊?李珍娘家没个作主的人,我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我安慰母亲一番,先把她和儿子送回家,紧跟着去了带走李珍的派出所打探情况。

5

在派出所里,我见到负责李珍案件的警官,具体情况终于清楚了。

两天前,那套公租房的物业接到多起住户投诉,说是我们那层楼里飘着怪味,害怕是天然气泄露。物业到我们那个楼层认真排查一番后,发现除了我们家敲门无人应声外,其他住户家一切正常。

一家住户反映,说我们家是有人住的,从背影看着像是一对青年男女。为安全起见,物业打电话联系了预留的两个手机号码,李珍的电话是通的,可另一个始终关机。

那天上午,李珍到现场后说,可能是饭菜馊了。可门一打开,所有人都傻眼了:客厅沙发上倒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奇怪的味道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出了命案,作为房主,李珍被当场控制,尽管她一再声明那房子她租给了表弟。法医初步尸检显示,死者死亡时间在三天前,死前发生过性行为,全身无外伤。

当天,派出所就调监控,调查走访。但是公租房那边设施不完善,摄像头就是摆设,加上位置偏,警方没有收获到线索。表弟的手机号、身份证也没有再使用过。

派出所的同志找到表弟家所在的村子,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去了舅舅家。刚开始,舅舅矢口否认表弟租房一事,还说表弟一个月前就带女友外出打工了。

当警察进一步讲明利害关系,再加上村干部在一旁做工作,年近七旬的舅舅抹着眼泪说,他也不知道儿子咋回事,半夜打电话说要去外地,后边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派出所的同志在舅舅家里外找了一遍,没有发现表弟。他们和村干部都劝舅舅:“赶紧劝说他回来投案,将情况说清楚,不然,等我们找到人,后果就严重了,您还可能涉嫌包庇。”舅舅可怜兮兮地发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警方还根据遗留在现场的身份证,联系上了死者在四川的家属,要求他们尽快赶来。

我申请见李珍,但被警方拒绝了。回去后,我慢慢理清了思路。我推测,死在公租房里的女人,肯定是表弟的女朋友。警方也说了,死者没有外伤,排除了他杀,那表弟他跑什么?这事儿还是跟表弟有关。

要解决问题,必须先找到表弟。派出所也要我以亲戚的身份,赶紧做通舅舅的工作,争取让嫌疑人主动投案,说清楚情况。

从派出所出来后,我直接去了舅舅家,没想到我前脚刚踏进他家门,后脚舅舅就将我推了出去:“你别为了救你老婆就冤枉我儿子。”

看着愤怒却有点虚张声势的舅舅,我突然有了个主意:“舅舅,我只是来找表弟出来给李珍做个证,证明李珍和那个女人不认识,纯粹就是租房关系,要不然李珍可就牵扯人命出不来了。”

舅舅一听,眼睛转溜着,没有再推我了。我谎称:“我跟死者的家人见过了,态度都还好,只要赔偿到位,他们不追究责任。”

一听这话,舅舅态度立马软和下来,他小心翼翼地问我:“人家要多少钱?”我立马明白了,这事儿一定跟表弟脱不了关系,说不定是舅舅怕表弟会坐牢,将他藏起来了。

为了李珍,我豁出去了:“赔偿的事你们不用管。不管多少钱,我都出了。现在就想让表弟站出来把事情说明白,要不然他莫名背上个罪名,跑个十年八年,还是不敢回来,一辈子就毁了。尸检报告说,那女的身上没有伤,突然死了应该是其他原因。说不定真跟咱们没半点关系呢。”

我一通胡编乱造,没多少文化的舅舅放松了警惕。他一把拽住我胳膊进了里屋,“扑通”跪下嚎啕大哭:“你一定要帮你弟弟。”

终于那天的事情明朗了。

6

舅舅说,事发前几天的半夜,表弟满头大汗赶回家,说话结结巴巴。舅舅他们一问,才知道是跟他同居的女友出事了。

表弟说他也不知道女友怎么回事,两个人过夫妻生活正兴起,她突然就说心慌难受,人就往下倒。表弟手足无措间,很快人就没了声响。表弟胆子小,一看人不动了,吓得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跑。

我赶紧劝舅舅让表弟回来投案:“让他去派出所把事情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只有他出面了,死者那边才好沟通。舅舅,只要表弟愿意主动投案,说明情况,所有赔偿我一个人背了!”

舅舅答应了,但又担心我事后反悔,非让我立字据。我当即写了字据,还盖上了指纹。舅舅收好字据,拉着我去了后院的红薯窖,看着那个萎靡不振的表弟我懵了。

原来表弟从公租房跑了后,把手机关机扔到河里,回家后就藏到了后院。这个红薯窖弃置了很久,乍一看根本发现不了,怪不得派出所这两天四处调查走访都没有找到线索。

看着这父子俩我无言以对!只要李珍没事,赔偿款我认了。

我带着表弟去了派出所。一进派出所,居然就撞上了死者的两个哥哥。

那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一看见表弟就扑上来拳打脚踢,狠狠骂道:“你是我妹妹男人不?我妹妹死的时候,你在哪里?”要不是门口的警察阻止,表弟能被打死。

那会儿我才知道,表弟早已经跟死者家里人见过面,并且已经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表弟到案后,交代了所有事。那晚,他和女朋友睡觉前看了性爱影片,女朋友是第一次看,情绪很高,他俩的性生活比任何时候都要激烈。

后来,女友突然就倒地,呼吸急促,很快就没了气息。他也不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表弟投案后第二天,尸检最终结果出来了,原来死者是一名心脏病患者,很可能是长时间持续的情绪激动,让她突发心脏病猝死。

表弟得知后,痛哭流涕:“我从来不知道她有心脏病,再说也从没见过她吃药啊!”

7


由于死者是在我家房子发生的命案,李珍是房主,在法律上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而死者家属要告李珍,为他们的妹妹讨公道。

我好歹也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知道他们说的“公道”是什么意思。我咨询律师后,决定找他们私下协商,解决问题。

起初,他们态度恶劣,嚷嚷着要表弟和李珍陪葬。

我沉住气,等他们喊完了,冷静地说:“你们的妹妹20岁就出来打工,我表弟说了,她在饭店上班,一到发工资的时间,你们要钱的电话就来了。好几次,你们收到的钱,还是我表弟凑够整数给打过去的。我表弟在出事时是跑了,可他要是知道你们妹妹有心脏病,这事儿也不会发生,你们妹妹也不会死。”

我的一番话,有事实有道理,那俩人哑口无言。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嘟囔说:“我们怎么知道,家里这么多人,偏偏就她遗传了这个病。”

原来是有家族遗传史!难怪在派出所听到警方说死者是心脏病猝死时,他们有些慌神。

我趁机提出赔偿。他们一听,眼睛都亮了:“谁出赔偿?你表弟我们可知道,家里没钱。”

我告诉他们,我赔。听了我的话,他们试探性地问道:“40万?”听到这个数字,我长出一口气,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案子的民事赔偿这一块,我们算是私下达成了协议。只要40万到账,他们立马签家属谅解书。

8


半个月后,我们承担的民事赔偿款交付个了死者的两个哥哥,他们带着死者的骨灰回了四川。

事情了结后,我带李珍去了房管局,去办理退房手续,缴纳罚款。

坐在公租房办理大厅的圆椅上,李珍局促不安,等她看到那张处罚合同时,更是目瞪口呆:“5万?怎么罚款这么多?”

我苦笑一声,给她解释道:“《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上写得清清楚楚,将公租房转租转借,不仅要将收的租金上交,还要罚款。咱们家那套公租房现在不光是转租,还因为转租引起了人命官司。”

李珍低下头,哽咽着说:“我贪图那点小便宜,不仅惹来是非,还害得你赔了40万,如今又要交这么多罚款。我真是活该!”

我握住了她的手,说:“是咱的,咱双手接;不是咱们的,就是放在门口也别碰。”李珍重重地点了点头。

至于那个扔下犯病女朋友置之不理跑了的表弟,案发后三个月,以不作为犯罪被起诉。表弟明知自己的逃跑会导致更恶劣后果,却还是放任不管偷偷藏匿。

表弟对女友没有履行在一起的救助任务,在我国现行刑法中,他的这一行为符合不作为犯罪的构成要件。但案子比较特殊,死者隐瞒了自己的心脏病史,加上我全力配合进行民事赔偿,死者家属出具谅解书,因此表弟被判入狱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希望通过这次的教训可以让他清楚,作为一个人的基本良知。

2019年2月,我再一次奔赴澳洲。这次,我一下签了两年的合同。40万的赔偿款虽然没有让我卖掉房子,可也让我除了那套房子之外,一无所有。

不过,我不怨恨李珍,她也只是想让我们这个小家过得更好而已,只不过是她用错了办法,走错了路。

李珍抱着孩子陪着我到了机场,掉着眼泪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紧紧抱住他们,让我们一家人贴得更紧一点。

这是我最后一次奔赴他国了,两年后,我们一家人就再也不分开。


王斌为了小家,在国外忍受着孤独和辛劳,努力奋斗,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然而,妻子李珍却私下谋划着那份不属于自己的蝇头小利,给自己和家庭带来麻烦和巨大损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看了今天故事,有何感想?欢迎在文末留言交流。若您身边有或动人或警醒世人的故事,欢迎来稿。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