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144758
知音真故

藏在保险柜里的车祸秘密

作者:朱家瑞
2019-08-16 14:33
浏览次数:19436
深夜路过车祸现场,为避免麻烦,作为目击者,我没有救遇难者。没想到,他却是我的同事兼师傅张鑫!

我叫朱家瑞,80后,出生在北方一个小镇。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因病先后去世,哥嫂拉扯我长大。技校毕业后,我应聘到本市开发区一家机械厂,成了一名机电工人。

因为厂里没有宿舍,同事们大都住在自己家里,开摩托车上下班。我觉得上夜班骑摩托车很不安全,工作两年后,买了个便宜的二手面包车代步。

2008年12月的一个晚上,深夜12点多,我去公司上夜班。在距离工厂2公里左右的一个十字路口左转弯时,一辆大货车突然从对面疾驰而来,所幸,我躲过了。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后边一辆摩托车为躲避大货车,驾驶员也急忙左转,谁知“砰”的一下,因为转得太急,撞到路边一棵粗壮的杨树上,人也被甩到了边上的沟里。

看到这一幕,我迅速将车停靠在路边,想着如果摩托车驾驶员受伤,得要赶紧和大货车司机将人送往医院。

让我没想到的是,车祸发生后,大货车司机并没有下车查看情况,而是迅速驾车逃之夭夭。

夜间视线不好,我并没有看清对方的车牌号码,只能怒骂一句:“没良心的狗东西!”

之后,我去查看伤者:对方带着的头盔前面的挡风板已被撞碎,很显然头部受伤严重,鲜血淋漓、看不清模样……

“喂,哥们,你还好吗?”我喊了两声,对方没有半点回应。我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出人命了吧?

我环顾四周,发现周围居然没有任何监控设备!

矛盾撞击着我的心:伤者自己撞上了路边的大树,而我和大货车司机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可是大货车司机已不知踪迹,如果此时我送伤者去医院,万一被家属赖上怎么办?到时候,任凭我自己再怎样巧舌如簧,也说不清楚……

毕竟这两年,一些好心救人反被诬赖的新闻屡见报端,我不得不防。经过一番矛盾斗争后,我狠心离开了现场。

让我没想到的是,早上5点多时,同事小李接到一个打到车间的电话后,焦急地对大家说:“不好了,张鑫出了车祸,现正在医院抢救,大家一起去看看他吧!”

打电话的是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对方告诉小李,凌晨4点多,张鑫被120送到他们医院,据说是好心的过路司机打的电话。从张鑫的随身物品中,医生发现了我们的车间电话,遂打了过来。

惊闻这一噩耗,车间领导联系了张鑫家人后,便带上我和几名同事,迅速赶往医院。

过路司机向张鑫家人讲明了送医经过,善良的张家人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赖他不放,而是感谢不已。

我竟然发现,张鑫出事的地点,跟我目睹的车祸,是同一个地方!原来,那个我见死不救的伤者,竟然是张鑫!只因当时那个路段没路灯,且他的整个头盔里都是血,我一时竟没认出来。

张鑫头部受伤严重,送到医院时,瞳孔已经放大,医生为他做了抢救后,张鑫依然没有醒过来。医生有些惋惜地说,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早来两个小时,或许有救!

听到这些,我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难过、懊悔、自责,汹涌而来——

张鑫比我大8岁,和我在同一个车间,家住工厂附近的一个镇上。他的妻子李明娟在当地幼儿园当老师,6岁的儿子昊昊即将上小学。

张鑫为人和善,初上班时,领导让他带我,他便成了我的师傅。他不仅经常指导我,帮我解决工作上的短板,还不时邀请我去他家吃饭。

师娘比师傅小2岁,性格开朗大方,做得一手好菜。昊昊乖巧懂事,一家三口和睦温馨,惹得我这个大龄单身狗羡慕不已。

张鑫于我,不仅有师徒之情,还有救命之恩。

一次,我正在聚精会神地作业,哪知,厂房年久失修,一块钢板从房顶砸了下来。不远处正好看到这一幕的张鑫,快步上前一把推开了我。我脱离了危险,他自己的脚却被砸骨折了,在家休养了3个多月。

若不是张鑫眼疾手快,从天而降的钢板砸向我的脑袋,我的小命就没了!我对他千恩万谢,并在心里发誓,这份恩情一生不忘。

没想到,我不仅没报恩,还对张鑫见死不救!我为自己的冷漠自私后悔不已:如果当时我能够及时出手,或许张鑫还有生还的希望。

李明娟悲伤过度,几乎哭晕过去,昊昊也是满脸惊恐。我的良心备受煎熬,却无法跟任何人诉说。

那段时间,一闭上眼,我就想起李明娟和昊昊痛哭流涕的表情,想起张鑫曾不顾一切推开我时的场面。

半夜里,我甚至会梦到车祸现场,朦胧中,张鑫分明在向我求救……

最后我决定,要不顾一切帮助李明娟母子,救活张鑫。

那之后,我经常以工友和徒弟的名义去医院探望、照顾张鑫。如果不上夜班,晚上我还会替李明娟陪床。

张鑫颅内损伤严重,一直呈无意识的植物人状态。在李明娟的坚持下,医生给他做了两次开颅手术。

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张鑫的情形依然没有好转:高烧不退,全身各处都需要冰袋敷着,每天靠营养液和鼻饲流食维持生命体征。

为了让张鑫早点恢复意识,李明娟将昊昊托给她的父母照顾,没日没夜地守在医院。困了就在旁边的折叠床上躺一会,饿了就随便到医院门口买个馒头充饥,完全不顾自己。

她每天都会给张鑫按摩,跟他讲话,用手机在他耳边播放音乐,还要每隔两三个小时给他翻身。
有时候,看着娇小的她,用尽全力要抱起一个1米8多的大男人,我的心会被揪得很疼——如果当初我及时救人,张鑫的情况就不会这么糟糕!

出事前,张鑫家里来了客人,他喝了酒。酒后开车发生事故,不算工伤。厂里以此为借口,给他送去一笔2万元钱的慰问金后,再也没出任何费用。

交警通过现场侦查后,判定张鑫是因为酒后驾驶摩托撞树造成的后果,因此无法向任何人追责。

手术、连续住院几个月治疗后,家里的钱已经花光,李明娟求助公婆。张鑫父母原本有两个儿子,张鑫是老大。见大儿子存活无望,张鑫父母不愿再在他身上浪费钱,坚决放弃救治他。

他们对李明娟说:“你弟弟还未成家,买房结婚需要一大笔钱。对于鑫子,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医生也说了,救不好的,就算救好了,一辈子也只能做个植物人。”

公婆不管,李明娟只有四处借债,将张鑫转到省人民医院救治。也因此,她与婆家反目。

我被重情重义的李明娟深深感动了,再加上愧疚,便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救治张鑫。

起初,李明娟死活不愿接受,为了让她没有心理负担,我假意说借给她的,等她有了钱再还我,她才答应。

尽管我们全力救治,然而,半年后,张鑫还是去世了,明娟悲痛欲绝,昊昊也变得越来越沉默。

工作这几年,给我介绍对象的也不少,但我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这半年来,一方面,我对张鑫一家心怀愧疚;另一方面,我对做事果敢、情深意重的李明娟动了真情;加之在照顾昊昊的过程中,小家伙对我很依赖。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扛起这个家。

我找了媒人,几次上门说亲,想要迎娶李明娟,给她依靠,给昊昊一个完整的家。

开始时,李明娟坚决拒绝,她对媒人说,我比她小6岁,年轻帅气,又是未婚,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俩都不般配!

我并没有放弃。为了帮她尽快走出失去丈夫的阴霾,我时常买一些女性励志的书给李明娟看,经常开导她,并跟她深谈过几次。

我告诉她,童年时,我是多么羡慕有妈妈的小孩,为了昊昊,她也一定要活出精彩来!

为了儿子,李明娟在我的开导下也强力振作起来。她打了4份工,没日没夜地工作。见她顾不上昊昊,我主动帮她接送昊昊上学,给昊昊辅导功课,还时常给母子俩买来营养品,改善生活。

慢慢地,李明娟不再那么排斥跟我在一起了。张鑫去世两年后,我找到李明娟的母亲帮忙劝说,李明娟终于接受了我的求婚。

毕竟是二婚,李明娟不想太高调。领证那天,我俩请两家亲戚吃了顿饭,宣布了这一喜讯后,我收拾了行李,搬到李明娟家里居住,就算结婚了。

对于我的到来,昊昊并未排斥,而是有些欣喜和兴奋,并很快改口,叫我“爸爸”。清明节时,我带昊昊给张鑫扫墓。

在张鑫墓前,我流着泪忏悔:“鑫哥,师傅,对不起!是我没有救你,让你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不过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明娟和昊昊!”

我娶李明娟,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非议。

有人说,李明娟老牛吃嫩草,还挺有能耐。

还有人说,她一个二婚女人,还带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好命、嫁个比她小6岁的未婚年轻小伙?八成是个狐媚子,很会勾引男人!

甚至还有人造谣说,我和李明娟早就勾搭在一起了,赶巧张鑫倒霉遭遇车祸,给我俩创造了机会……

担心这些谣言伤害妻子,跟她商量:“等家里的债还得差不多后,我们再攒钱付个首付,在开发区买套房子。到时候搬到那边去住,就不用被那些谣言打扰了,也让昊昊上个好点的学校。

李明娟点头答应,并安慰我说:“别人怎么说,我们管不了,我也不在乎,只要咱俩问心无愧就行。”

她停顿了下,又继续说:“为了我们孤儿寡母,你付出很多,也牺牲很多。如果有一天,你想要离开,我也会高高兴兴地放你走!”

我紧紧抱住她说:“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们呢,我还怕有一天,你们不要我呢!”

妻子认真地告诉我,既然嫁给了我,便是后半生全身心的托付与信任,无论以后遇到什么情况,她都会坚定地跟我站在一起。

我很感动,又有一些羞愧。

李明娟是个好女人,既能干又贤惠。本就心里有愧的我,心疼她的不容易,事事都很迁就她。

婚后,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昊昊也很乖顺,已经上小学的他,成绩很好,开家长会时,经常被老师表扬,我很为他骄傲。

两年后,我们有了共同的女儿希瑞,三口之家变成了四口。我们的日子,越过越温馨、幸福。

只是夜深人静时,我依然会经常被那场车祸折磨,会为自己当时的一念之差懊悔不已。有时候,我很想跟妻子坦白,可是又怕引起更深的误会,徒增更多的烦恼,便只好作罢。

情绪找不到出口,我就写到日记里,然后将日记锁好,藏到我婚前带过来的小保险柜里。 有时,我甚至希望李明娟能好奇地问我,里面写的啥,可她从来都不问。

张鑫父母跟我们离的不远,也许见不得跟他们闹僵的儿媳再嫁,他们竟然对外说我和李明娟早有奸情,我们为了能够在一起,便设计张鑫,致使他出了车祸。

他们还添油加醋地说,车祸当时,有人知道我路过,只是因为没有证据,警察没办法定我的罪……

从邻居嘴里听到这些谣言后,李明娟生气极了,想去找公婆理论。

她哭着跟我说:“当初是谁因为害怕出钱,不再认儿子的?张鑫在医院里躺了半年多,他们照顾过几次?如今看我们日子过好了,就到处泼脏水,难道我跟昊昊过得不好,他们才满意吗?”

虽然我和李明娟清清白白,但我毕竟确实路过现场,心虚加上愧疚,我不想跟他们正面碰撞。于是,我安慰李明娟:“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撒气就让他们撒吧,等他们情绪发泄够了,就消停了。”

更让我们烦恼的是,他们还时不时在昊昊面前说这些话,昊昊来找我问时,我真是又气又急。可因为他们是昊昊的爷爷奶奶,如果强行阻止昊昊去见他们,又说不过去。

本来,从小学到初中,我和昊昊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得很融洽。即使有了妹妹后,我也很顾及昊昊的感受,尽量平衡着对两个孩子的爱。

可随着昊昊的长大,尤其上高中后,他开始对我越来越冷淡。此时,我们虽然已在开发区买了房子,离他的爷爷奶奶家也远了,可是父子感情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他不再跟我交流沟通,甚至不再叫我爸爸。为了缓解我们之间这种紧张的关系,有时候,李明娟会将我们给昊昊买的新衣服、新鞋子,特意让我给他送进房间里。每当这时,昊昊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我猜测昊昊应该是被那个谣言困扰着,可我不敢跟他们娘俩解释,我怕我一旦说出真相,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就没有了。我一心想着弥补,可我越是卑微,昊昊就越不把我放在眼里。

昊昊升高中的第一次家长会,需要爸爸参加。谁知昊昊对班主任说,他没有爸爸,他的爸爸已经死了。我去时,班主任直接把我当成他的舅舅,让我有些尴尬。

回到家,我问昊昊为啥要说这种话,他气鼓鼓地朝我吼道:“别假惺惺的了,自己做的亏心事,难道不清楚吗?小时候我不懂事,把你当好人,现在想来,真是对不起我爸!”

我跟昊昊解释,我和他妈妈的结合并不像他爷爷奶奶说的那样,可昊昊根本听都不听。
2019年3月中旬,正是紧张备战高考之时,昊昊突然失踪!

那天,昊昊的班主任打来电话,说昊昊周末回家后,有三天没去学校了。可昊昊周末回来后,第二天就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跟妻子交代说,自己回学校了。

眼看还有两个多月就要高考,一向勤奋好学的他,为何要逃学旷课?昊昊到底去了哪里?我和妻子问遍亲友,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我们心急如焚,担心出什么意外,便报了警。我则在昊昊房间里四处查看,想看看有没留下什么线索。

这时,我在昊昊的电脑里,发现了他收藏的网页,有他在网上发的寻真相帖——原来在爷爷奶奶不断的叮嘱和“洗脑”下,昊昊一直怀疑我是他的杀父仇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想查出爸爸当年的死因。我这个继父对他越好,他心中的疑虑就越大:一定是因为害死爸爸心虚!

从上高中开始,每年暑假,昊昊都会偷偷去当年他爸爸发生车祸的地方打听情况,不仅如此,他还在网上发帖,寻找当年爸爸车祸现场的目击者……

我没想到,我倾尽全部爱的孩子,会在心里对我如此戒备、恼恨,看到这些帖子,我既心痛又自责。

其实我早就该从孩子的言语、行为中,感觉到昊昊的敌意。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勇气跟他们坦陈真相,致使孩子在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我后悔不已,拿出日记,跟妻子坦白。妻子先是很震惊,平静下来后,她说:“十多年过去了,即使当年你见死不救,但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们母子全心全意,我又有什么理由怪你呢?我只是担心昊昊会想不开。”

我安慰妻子说:“找到昊昊后,我一定也跟他坦白,希望他能够早日打开心结,走出来。我也真切地希望他能原谅我当年的自私,和这么多年来的怯弱……”

几天后,在警方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昊昊。经过妻子做思想工作,他终于说出离家出走的实情。
原来,周末这天回家后,正准备洗衣服的昊昊,在我换下的工作服里,发现了一串钥匙。

一直好奇我保险柜里“秘密”的昊昊,打开了保险箱,看到了我的日记。

得知真相后,昊昊很矛盾:一方面,我这个继父不是杀父凶手,让他宽心不少;另一方面,我却在他爸爸出车祸后见死不救!

昊昊心中久久难以平静:他该如何面对我这个继父?这么多年,我给了他和妈妈一个完整的家,还有了可爱的妹妹。他是该怪我还是该谢我?

那天离开家后,昊昊没有再回学校,而是在外面流浪了几天。我们找到他时,他蓬头垢面,比之前消瘦了很多,看得出来,昊昊的内心饱受折磨。

我心疼极了,上前握住他的手忏悔道:“当年爸爸糊涂,为了自保见死不救,谁曾想受伤的人是你的爸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后悔,我的良心也一直很不安,你能原谅我吗?”

昊昊甩开我的手,扯过我的衣领,哭着质问我:“这么多年,老家的人都说是你设计害我爸出车祸,你为何不做解释?”

多年的巨石压在我的心口,这一刻,我特别想一吐为快。我顾不上其他,流着泪说:“很多次,我也很想说出真相,可我怕我的话没人相信,也怕你们听了我的说辞后,离我而去。我只能加倍地对你和你妈妈好……昊昊,你能原谅我吗?”

昊昊不作声,只是恨恨地盯着我。

旁边早已泣不成声的妻子,指着我对昊昊说:“儿子,你知道这些年,我为何不让他喝酒吗?当年你爸上夜班前,因为家里来了客人,喝了整整8两白酒。我让他不要去上班了,可他就是不听啊,最后发生车祸,谁都怪不得!”

我没想到妻子会这么说。

跟妻子和儿子坦白后,我心头多年的巨石像被搬了下来。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梦到车祸场景。

在我的努力沟通下,昊昊虽没说原谅我的话,但是肯理我了。我有信心,重新赢回他的心。

看来,面对真相并没有我想得那么难。因为10多年的守护,早已让我们亲如骨血。2019年的高考,虽然昊昊只考上普通本科,但我们全家还是开心极了。


深夜目睹车祸,为避免麻烦,朱家瑞没有救遇难者,却需要用一生去还。读者朋友们,你和你身边的朋友,也有类似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