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f97056aea896d0f4507ee8c713e402.png
知音真故

白捡500万,我差点丢了命

作者:浮生
2019-08-15 14:43
浏览次数:12872
每次买彩票,付鹏程都会幻想一下自己中了500万时,是个什么情形。直到有一天,他真的中了500万时……本文系作者采访,以第一人称写成。

我叫付鹏程,河南人,出生于1981年,没学历,没技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讨到了媳妇。


就在我准备学点手艺,多赚点钱养家糊口时,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到了我的头上,就那么不可思议地让我完成了暴富梦,把我原本平静的生活,砸了个支离破碎……

那是2011年的夏季,在和媳妇因为工作原因吵架后,我一气之下摔门而去,出了门才发现外面大雨滂沱。放不下面子的我,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冲进雨中,气愤地走了一段路后,我便朝边上一个开着的店铺冲了进去。

进去后,我才知道这是家彩票店。作为买了好几年彩票的资深彩民,总会给自己找到各种投注的借口,譬如今天,我觉得应该买注彩票来去去晦气,可掏遍了全身,才发现根本没有带钱。

这下尴尬了,柜台后面的女老板,看上去30多岁。做生意的人眉眼通透,似乎看到了我的窘迫,示意我可以坐在里面休息躲躲雨。我感激地点点头,进屋坐下开始研究墙上的走势图。

满屋子等待幸运之神降临的大老爷们,大多眉头紧锁、煞有介事地研究数据。旁边一位青年染着一头黄毛,神情紧张地刮着面前的一沓刮刮乐,他刮一个骂一句,不用想也知道结果了。

“靠,终于他妈的刮中了!”就在我默默嘲讽之际,黄毛说他中了,还中了2000块!

屋子里突然开始骚动起来,有祝贺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黄毛一副扬眉吐气的模样,把刮刮乐递给老板核实兑奖。

“来,彩霞姐,哥们高兴,给屋里每人一瓶红茶!”黄毛接过老板手中的奖金,点都不点,直接抽出100元放在柜台,然后自来熟地从一旁抱起几瓶红茶,开始分发起来:“来来来,我孟飞的喜茶,一人一瓶!”

我道了声谢,接过清凉的冰红茶,刚想打开,却突然鬼使神差地停下。犹豫许久,最终我还是厚起脸皮,将那瓶冰红茶放到桌子上快速说到:“能不能帮我把这瓶冰红茶换一张彩票,机打一注就行了,讨个彩头……”

“行啊哥们,拿我的红茶买彩票,真中了到时记得给我分点,来,抽支烟!”黄毛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见状竟然过来拍了拍我,之后笑眯眯地递给我一支烟。

我下意识将彩票收好,接过烟点头道:“成,只要中了,肯定给你分!”

其实这话我只是随口说的,毕竟像这种话,每个买彩票的人可能都会在幻想时许出去,只是我忽略了人的劣根性,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第二天,我是被发小刘超摇醒的,睁开眼发现已经大中午了,自己睡在他猪窝一样的客厅。我缓了一会,终于回过神来,这才记起昨天从彩票店离开后,找到发小刘超喝酒喝到了半夜。


此刻刘超两眼放光地望着我:“老付,我问你,你昨天说中奖后要分给我10万,我就问你真的假的?”

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好不适应,不自觉地双臂抱于胸前,努力地回忆着昨晚的酒话,敷衍地点了点头。

“老付,快拿彩票核对下,看是不是你!”听了刘超的话,我才记起了彩票的事。昨晚喝得太大,没等到开奖时刻就醉了,经刘超一提醒,这才一骨碌跳下沙发,满口袋找起那张红茶换来的彩票。

原来,消息一大早就传开了,说我们县城有人中了500万。早上刘超下楼买早饭时,听到别人都在议论,这才想到我昨晚也买过彩票。他还特意拐到那家彩票店,看到满地的炮屑,还挂着喜报,经过询问后,便一下子联想到我、怀疑是我了。

“啥,你说啥玩意?”一时间,我张大了嘴巴,颤抖地取出彩票,深吸一口气,跟刘超手机拍下来的中奖号码一一核对,当确定中奖的真是我后,似乎力气被抽光,我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刚开始知道中了500万,我确实高兴坏了,对于要给刘超分十万的醉话,也一口承认下来。

当天,我和刘超商量好陪我领奖的细节后的一整天,我都陷入到了莫名的喜悦之中。在刘超那个拥挤脏乱的单身汉房子里,我憧憬着有钱的生活,计划着要买的东西……

太阳落山,我这才想起来回家,向昨天与我吵架的媳妇炫耀一番。

我哼着小曲,踩着欢快的步伐回到家。一推开门,媳妇特有的大嗓门怼了我一脸:“家也不回来?一整天死哪去了?你准备什么时候上班?孩子的学费该交了,你说我当初怎么瞎了眼嫁给你!”

还没等我把好消息分享,迎面而来的却是一盆冷水,大好的兴致全被打消了:“钱钱钱,只知道钱,你怎么不跟钱过!”媳妇的话让我有些气结,连中了五百万的喜悦都冲淡了许多。

“付鹏程,如果能重新选择,傻子才嫁给你!”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径直去另一个屋里陪孩子了。她的举动,打消了我要跟她分享的念头,准备等拿到钱再狠狠地在她面前扬眉吐气一回。

我们县城本来就不大,加上我又是住在镇里的集市上,所以那个小彩票店有人中了五百万的消息更是闹得沸沸扬扬,都在猜测中奖人的身份。

其实照我本来的想法,是准备让刘超跟我偷偷去领奖金的。但刘超劝我,说怎么着以后也是百万富翁了,就该亮瞎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狗眼们。

我想想也是,好不容易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不让他们羡慕嫉妒一次,自己都过意不去。

两天后,我在刘超的陪伴下去彩票中心兑奖,按照兑奖的流程,提交证件、填表格,又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举着放大了数十倍的支票拍了照片。

500万的奖金,扣完税,还剩下了400万。

在记者的引导下,碍于情面为社会福利事业捐出去20万,等一切办完,我和刘超立刻带着支票去银行办理了转账业务。

当钱到账后,看着账户上多出的那一连串的零,我只觉得这辈子是值了。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因彩票而起的风波,这才刚刚开始。

等我回到家里,推门进屋,只见屋里开着灯,已经坐满了亲戚。原来当地电视台、广播等都已经播报了我中奖的消息。

“我说鹏程也真是,领奖那么大事,带着刘超那个外人去,你几个堂哥堂弟谁不能陪着你啊!”

“鹏程啊,婶子对你好不好,以前你上学那会,婶担心你吃不好,可没少给你送饭吧,现在有好事就忘了婶儿了?”

当然,为了怕激怒我,他们也只是说起以前那点小恩小惠,无非是以前给了我几件衣服,送过几次饭的,可住在镇上的叔婶却没有说,那是因为我上学的地方离家太远,爹娘还将自家种的粮食和菜不断往他们家送。

在说完之后,他们又开始哭穷,说什么表哥要结婚了,彩礼钱都没有凑够,我中了那么多钱,这么近的血缘关系,该帮就得帮一点。

我媳妇可能气我事先这么大事不跟她说,只是干坐着,也不管我。

我被他们说的一个头两个大,偏偏大多又是长辈,不想跟他们撕破脸皮,否则我倒真想问问,我爹得病那几年谁管过?那算命的还真说得准,六亲无靠!不过他说得也不对,一有钱全来靠了。

这些叔伯婶子、舅舅舅妈、堂弟表哥的,以前不要说登门了,我就算去他们家吃个饭,也总是明嘲暗讽。今天知道我中奖了,一窝蜂地全来了。

对此,我倒也没有生气,反而有种莫名的得意,这不正是我一直想像的扬眉吐气么?

我本以为,这些亲戚一家分给他们5万就该满意了,只是谁知道我才把想法说出来,一屋子人就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最后还是我老舅把我娘搬出来。看在我娘的面子上,我只得让了一步,答应一家分给他们7万。

好不容易打发走一大家子的亲戚,一回头,媳妇看着我冷笑起来:“付鹏程,真可笑,我这个当你老婆的人,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老公中奖的!”但仅限于嗔怪,并没有往日暴风骤雨即将来临的预兆。

“我那天准备跟你说的,谁让你跟我吵来着!”我略带炫耀地回应着,然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顺便将口袋里剩的7000多块钱放到了桌上。

我买彩票的事她是知道的,以前为此没少骂我异想天开,看到我拿出7000多块,她脸上神色变了变,拿起钱在手里过了过:“真有500万?”

“没,交了100万的税,捐出去20万,给了刘超10万,那些亲戚又分了点!”我点了点头说道,看着她眼中渐渐升起的笑意,只觉得酣畅淋漓。

媳妇侧身将沙发旁边桌上的水杯端给了我,然后为难地开口了:“我爸妈那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弟弟也快结婚了,彩礼钱要的不少,你当姐夫的看着办!”

见媳妇竟然难得地用商量语气询问,我立刻消了气,随口答应下来。

之后的那段时间里,我开始体验起了有钱人的生活。我先跑到4S店买了一辆40多万的奔驰汽车,然后在县城中心地段买了套精装修的大房子。

乐极生悲,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孟飞的黄毛找上门来了。

那天我刚将车停好,下了车,就看到不远处有三个人,当时也没有在意,直到准备走过去时,听到有人先打起了招呼:“哟,哥们,还认识我不,混得不错啊?”

“你是孟飞?”我认出他,心立刻沉了下来。

“哟,行啊!哥们还记得我,当初你怎么中奖的,忘了没?”孟飞说话之间,斜着眼看着我,在他身后的两个混混似乎早得到了授意,也一左一右地站定,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对于孟飞这种人我是敬而远之的,本来准备花钱消灾,谁知道这小子张口就要50万。我虽然有些怪孟飞的胡搅蛮缠,但为了不找麻烦,最终还是给了他5万块。

孟飞虽然不满意,但见我态度强硬,悻悻地拿钱走了,还冲我露出一个令我无比厌恶的笑容。

临走时,我问孟飞是怎么找到我的,他不屑地一笑,竟然说出了让我无比震惊的话,给他消息的,竟然是我视为好兄弟的刘超!

我打电话质问刘超,刚开始他还不承认,后来被逼急了,竟然开始数落我不够兄弟,捐给那些不认识的人都能给20万,他跟我一块长大,竟然才给他10万。

我默默地挂了电话,心里当时真是凄冷到了极点。我买了些酒,一个人在家里喝的酩酊大醉。

我并不知道,在我喝醉的那个夜里,媳妇竟然瞒着我,偷偷从卡里转走了20万,给他弟弟拿去用作彩礼了。

当我早上醒来,她故作为难地告诉我,说是被她爸爸逼的时候,我一下子懵了。要知道,我之前刚给了她弟弟10万啊。

沉默过后,我气坏了,刘超的背叛和媳妇的行为深深地伤到了我,我指着媳妇就大骂起来:“你爹那就是贪,给了10万还想20万,迟早把咱儿子的钱都惦记上!你到底还想不想过了?”

“付鹏程,你没钱的时候我在娘家抬不起头,现在有钱了,还防我跟防贼似的,你的钱是不是想给哪个狐狸精留着?!”媳妇被我刺激到,索性也爆发了出来。

我被气坏了,上去便扇了媳妇一个耳朵,扇完她睁大眼睛望着我,毕竟以前最多跟她吵架,可是从没有打过她一下。

打完我也后悔了,但心里的悲愤让我没有再管,而是将装钱的卡放进了钱包。

想了想,又将其中一张存了10万的卡放了回去,并放话:“你弟什么时候同意打欠条,我什么时候回来!”再一次,我甩门而去。

虽然媳妇说我有狐狸精的话是气话,但她却不知道,在前些天,我在小区里确实认识了一个叫李丽的女孩,是在附近租房子的大学生,温柔又漂亮。认识后,我请她吃过几次饭。

这次借着和媳妇闹矛盾的机会,我索性给李丽打电话摊牌,她得知后竟然同意了跟我在一起。

很快,我给她在郊区外的新小区买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我俩住在了一起,俨然情侣。

说真的,有钱后的我变了很多,兴许是对人性开始失望,我并没有把房子写李丽的名字。对此,她颇有怨言,但见我给她买这买那,又消了气。

中间媳妇给我打过两次电话,她依旧不同意让弟弟写欠条,并且警告我,如果我再不回家,就等着离婚。

料定媳妇离不开我这个暴发户,陷入李丽温柔乡的我,并没有理会。

冤家路窄,在一次跟李丽吃饭时,我再次碰到了孟飞。我本来想走,他的态度却跟先前大不一样,似乎一点没有嫌给他5万太少而气愤,而是开始和我称兄道弟起来。

他对我破天荒的尊重,让我很受用。在孟飞的带领下,我开始流连于县城的声色场所,渐渐地迷失了自己。

直到有一次酒后,他带着我到了一个我们当地大混子开的赌场,不得不说,赌博害人,却也诱人。

头一天晚上,我跟着孟飞跟那个大混子打牌,一晚上赢了五六万,好像让我找到了新的生财门道。

当时我但凡长个心眼,就能看到那是孟飞串通大混子给我设的局,可是当局者迷,我太过自信,也太过轻率了些,以至于一只脚已经踩在了沼泽里,还浑然不知。

起初,我还偶尔赢几场,可是后来,就开始不停地输起来。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我就输进去一百多万。

这时候,我是真的慌了,李丽可能也觉察到了什么,跟我说她怀孕了,让我给她10万。一心扑在赌博上的我也没有挽留,最终,她拿到钱后离开了我。

倒是媳妇不知道怎么得知了我赌博的消息,带着老丈人和小舅子在一家饭店外堵住了我,先是苦口婆心劝我不要赌了,跟她回去好好过日子。

只是当时的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想从赌场里把我输的钱捞回来,便一把推开了媳妇。

她似乎被我的举动惹恼了,扑上来就跟我打,一边打还一边骂,老丈人和小舅子在一边按住我,让我被媳妇抓得满脸是伤。

约我出来吃饭的孟飞带着两个小弟赶来,跑来给我解了围,还恐吓了老丈人一顿。我永远忘不了,临走之时,媳妇眼中的恨意,让我不寒而栗。

之后,孟飞一直明里暗里鼓动我赌大点,不然怎么捞本。其实不用他鼓动,我脑子已经不清楚了,为了捞回本钱,我赌得变本加厉。

只是他们本来就是给我设的局,我又哪里能赢?又过了三个多月,我便输得只剩下了一万块。

这时候,我已经有点清醒,开始害怕了。毕竟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我就将几百万败了个精光。

我仍不甘心。最终,我花钱找了个所谓的“千术”大师,让他陪我去赌。

那天整整赌了一夜,仍是输多赢少,只是那个千术大师似乎发觉了不对,想要离开,却被大混子拦住狠揍了一顿。大混子拿着我一晚上写下的百万欠条,问我怎么办。

当得知我已经没有钱了时,大混子恼羞成怒,一改往日称兄道弟的态度,抽了我几个耳光,之后让孟飞带人跟我去拿钱。

“付鹏程,实话告诉你,买红茶的钱是我的,也就是说那张彩票也是我的,你知足吧,我让你过了一年多有钱人的生活!你今天要么拿钱消灾,要么就去死吧!”跟在我后面,他冷笑着落井下石。

之后,我将房子车子抵押给孟飞,这才被他放过。当被赶出那座曾经金屋藏娇过的房子,我终于清醒了过来,在楼下抱头痛哭。

当夜,我来到了洹河边上,坐了很久很久,想了很多很多。

我想到了中奖后的一幕幕,这一切于我如做梦一般……谁知,到最后,我却是落得个孑然一身的下场。我接受不了这个,或许离开人世才是我最后的结局。

想着想着,我慢慢地起身,挺身跳进了夜幕下流淌的洹河里。

在我整个人被河水包裹后,脑海里真的像曾经听说过的那样,很多生活的片断浮现在脑海,只是不等我细细品味,便被清冷的河水淹没。

我在水中本能地挣扎起来,可是我本来就不善水性,身体开始不断地下沉着,意识慢慢模糊。

我的眼前一片白茫茫,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身体在水里不断地翻腾下沉。就在意识将要彻底失去的一刻,我突然被一双健壮有力的大手拉住,下意识地,我抓紧了那双手。

等我醒来,依旧是月明星稀。我躺在洹河边上,身上被水浸湿沉重的衣服提醒着我刚才的一幕。
我的整个身体不停地颤抖着,胸腔里尽是恶心感,但鼻子里呼吸到的新鲜空气却告诉我,我还活着。

我没脸回家,便跟着救我起来的赵大哥,到工地当起了建筑工人。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工头看到我后,打量了几眼,眼中流露出审视和不屑的神色,接着皱起了眉头:“老赵,就他这样的,能受得了工地的苦?”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面对工头的轻视,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悲愤和难过,有的只是一种病态的执着。

在我再三保证和老赵的担保下,我留在了工地,跟着他们走南闯北,东奔西跑地来回施工。

虽然十分辛苦,却让我渐渐找到了曾经没有过的充实,仿佛一下子从天上又落到了地上,踩在了结实的地面之上。

在建筑工地里,老赵从来没有跟其他人说起过我轻生的事。刚到工地时,因为沉默寡言,被工友欺负,也是资格比较老的老赵帮我说话。

在工地上,我没有什么别的朋友,只想赚够了钱回去看儿子。工地上的工资是半年一开,中间吃住在工地,需要花钱了找工头借,以后发工资了再扣除借款就行。

工友们最大的乐趣就是聚在一起打牌,记得头一次干满半年,领到工资的当天夜里,跟老赵吃完饭回到工棚的宿舍门口时,我听到里面异常嘈杂。

推门进去后,我看见一群工友围在一起,凑过去一看,正在打三张牌,也就是扎金花。

正在坐庄的是跟工头一个村的,叫王强,招呼着我们下注,老赵笑着摆了摆手,我下意识地皱起了眉,理都没理王强。

他看我脸色不好,瞪了我一眼:“呸!给脸不要脸,摆个臭脸给谁看,影响老子做庄!”

照以前的脾气,我肯定上去就要揍他了,这个王强平日里就仗着和工头的关系,经常欺负别人,这时做庄,也是存了敛财的心思。

只是,我在经历过了从中奖500万到一夜入穷之后,性格变了许多,对他的话也并没有在意,只觉眼前的王强就像是个跳梁小丑,懒得与他计较。

现在,一直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我,戒掉了烟,每个月发了工资,除了将大半寄给家里的老母亲,剩下的就攒了下来。我想着等儿子大点再交给他,也算我这个父亲没有活得太失败。

这期间,我曾好几次偷偷去看过儿子,只是在有一次给他买了喜欢的玩具送去时,却碰到了媳妇,被大骂了一通。

当我灰头土脸地逃离时,犹记得她那不屑、轻视以及复杂的目光。

后来,李秀向法庭提交了我包养小三的证据,加上我没有出面,便缺席进行了离婚判决。

记得老赵还给我说过一句话,德不配位,必有余殃。我总觉得说的便是我,只是人生没有后悔药。


天降500万,付鹏程整个人都飘了!飘过之后,又坠入深渊……当然了,面对从天而降的500万巨款,估计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的保持本心。如果有一天您中了500万,您最想做什么?欢迎文末留言,更欢迎跟我们讲出您的故事。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