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095439
故事 生活

婆媳联盟大作战:让你爷俩坑我们!

作者:秋水
2019-08-09 15:09
浏览次数:7850
讲述人:刘凤华, 女,64岁
为了给儿子带娃,我和老伴千里迢迢从哈尔滨跑到大连。为了他们的小家,我们成了老漂。可是,我们的烦恼谁又知道呢……

我叫刘凤华。2014年的夏天,59岁的我和同岁的老伴,欢天喜地从哈尔滨来到大连——儿媳顺产下六斤八两的男孩,取名李天乐。

彼时,老伴还差一年退休,提前办理了内退,只为早些跟儿子一家团聚。

以前,我们是远隔千里的亲人,现在,我们是同在一个屋檐的一家人。来之前,我们想到了会有不适,但没想到会这样的不适。

老伴烟龄30余年,对此,美琪明令禁止:“爸,不管是为了你自己的健康,还是为了乐乐,你都必须把烟戒了。”

老伴心里不悦,但嘴上承诺:“我肯定不在家里抽。”

美琪表示那也不行,就算在外面抽,身上的烟味也会对孩子有影响的。

然后,不由分说地给公公指派了任务:“我们已经在驾校帮你报名了,等你考下来驾照,将来接送乐乐和带乐乐出去玩也方便。”

老伴于是硬着头皮去学驾照,毕竟上了年纪,反应慢加紧张,屡屡被教练嫌弃不说,一上车,血压就往上蹿,一个星期过后,他果断放弃。

这个不思进取的决定,让儿子和儿媳都很恼火,刚好老伴在露台上抽烟让儿媳抓个正着,美琪嘴上什么都没说。可是,一进家门,看到我正在拿嘴试奶粉的温度,瞬间火了:
“妈!就你和我爸这样的生活习惯,我真不放心乐乐让你们带。你们既然这么爱自己的孙子,为什么就不能改掉身上的陋习?

我都说了,让你学会用智能手机,以后帮乐乐拍照片、拍视频,可你就是不学,偏得用你那土掉渣的老人机。

还有啊,再以后家里能不能不要顿顿都上咸黄瓜,那么咸,吃出一大家子高血压!”

此时,老伴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着美琪发脾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美琪见了,对他说:“爸,你也是这么大岁数的人了,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你一样没落下,都是婆婆给你惯的。让你学个车,钱也交了,结果你不学了,天天在家抽烟喝酒倒是舒坦,但你上网看看,多少老人80多岁还考大学,出去工作,跟人家比,你不脸红吗?”

被儿媳这顿从头到脚的批评后,老伴要多窝火有多窝火。

结果,晚上儿子李伟下班回来,美琪跟他告了状,儿子又把老伴堵在房间里,一顿教育,把老子训得跟孙子一样。

而我,只能默默呆着厨房做晚饭,生怕哪句话不合适,引火上身。

晚饭时,心里郁闷的老伴对我说:“你下楼给我买瓶啤酒。”

我已经习惯了他每天晚饭时都喝上几口,于是起身要下楼,结果,儿子大声喊住我:“别下去,喝那东西对身体没好处。”

老伴听了,脸上再也挂不住了:“来你们家住就跟进了监狱一样。我这么大岁数了,被你们管得跟劳改犯似的,行,我不遭这份罪了,我走。”

说完,老伴回房间收拾行李,任我如何挽留,他都不肯留下。

我又去求儿子,让他去劝劝父亲,但儿子同样气呼呼地说:“让他回家好好反省一下吧。”

就这样,老伴走了,誓死不肯再来大连,留下我,一颗心分成两瓣。一半在孙子身上,一半在远方的老伴那里。

带孙子,我以往的经验与方法都被否定了。美琪给我报两个班,一个是婴幼儿心理学,一个小儿推拿班,都是在周六周日上课。

周末美琪和李伟休息,他们带孩子,我去上课。醒目的是,我是班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其他家庭都是妈妈来上课。

第一次去上课,我被那一节课350元的学费吓到了,于是,下课后,我软磨硬泡地退掉了剩余的29节课,心想着这个年纪的孩子,吃好喝好玩好就可以了。

不想,回到家里,美琪看到我带回来的学费,非常生气,力陈隔代教养的弊端,然后强硬地对我说,这门课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一个不懂得育儿心理的老人就带不出好孩子。

我像一个差生般,站在美琪的面前,内心十分抵触,但理智告诉我不要试图去争辩。

见我这样,美琪开始拿李伟举例,说他说话时常不经大脑、卫生习惯不佳、不懂得如何做个暖男,这些,都是家庭教育缺失造成的。

美琪话中有话地说:“我必须好好教育我儿子,免得将来听儿媳妇挖苦我儿子!”

李伟坐在沙发上,终于听不下去了,说:“我这么差劲儿,你干嘛还跟我结婚。你这么看不上我,那去找优秀的,有教养的。”

于是,风向变了,他们夫妻俩先是争吵,吵着吵着,美琪开始摔东西,声音吓醒了正在睡觉的乐乐,我抱起孩子,主动服软:“美琪,你别生气了,都怪我,我去学,认真学。”

打那天起,我无条件地在美琪的指挥棒下,学心理学、推拿、烘焙、微信,同时,还包揽了洗衣做饭收拾家带孩子这一应事务。

有时,实在太累了,就支使一下儿子,结果李伟不是在看手机,就是在打游戏,叫了两声还不动弹后,美琪就会发脾气,两人自然也就争吵起来,小吵十分钟,大吵摔碗扔盆。

为了避免这种争吵,我从此很少再叫李伟,更不指望美琪,有时一天下来,累得上床时,一条腿都是拖上去的。

乐乐一天天长大,我自然带他去小区里玩。小区里多的是带孩子的老人,且大都是像我这样的老漂族。

孩子有玩的,我也有了新建的朋友圈,大家相处久了,难免说几句知心话,吐一下儿女的槽。

我也说了,抱怨美琪不爱做家务,总是让我学这学那。

不想,不知哪位老人回家里说了,然后,这话又辗转到了美琪的耳朵里。

那天下班后,美琪直接进了厨房,对正在做饭的我说:“妈,我跟你说件事,第一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当面提,不要跑到小区里不相关的人那里去吐槽。毕竟,咱俩是一家人,远近亲疏,你得弄明白。

第二,人活这一辈子,就是活到老学到老,有句话怎么说,总有一天你会感谢今天努力的自己,换句话说,将来乐乐出息优秀有教养,你难道还会抱怨我吗?

第三,我把话撂这儿,几分付出几分回报,像我公公那样自私自利的人,晚景会很凄凉的。但你不一样,你为这个家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老了病了,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美琪说完,转身回了屋,留下我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回味美琪的话,道理似乎都是对的,可是那语气也着实伤人。

晚饭后,他们小两口带乐乐下去玩,我在家里跟老伴视频。

老伴儿听了很气愤:“理都是他们的,咱们怎么做怎么不对。既然这样,你回来吧,咱的老咱自己养,这么跟他们生活下去,根本活不到老。”

我何尝不想回老家,可是,真要回了,就等于是这份亲情给撕裂了,更何况,我自己心明镜一般,我越来越离不开乐乐,周末外出去学习,也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但每一次都归心似箭。隔辈的亲,是常人没法理解的。

那次之后,我渐渐疏远了小区里的那些同龄人,生怕再卷入不必要的是非之中。

可是,更糟心的事却在等着我。

乐乐一岁半的时候,不争气的儿子居然搞外遇,被美琪抓个正着。

性格爽烈的美琪坚决离了婚。房子、家里的十万元存款、孩子归美琪,李伟只开走了车子,事实上,也就相当于净身出户。

而我呢?美琪没有下逐客令,只是客气地表示:您如果想留,那帮我带孩子期间我可以免了李伟的抚养费。如果您觉得别扭,想走,我也不留。

儿子有错在先,已经让我丢尽了脸面,我实在没脸留下来,于是,李伟离婚离家的那天,我收拾行李,跟儿子一起出了家门。

身后,是乐乐“我要找奶奶”“我要找奶奶”的嚎叫。

乘着高铁,四个小时后回到了家,攒了一肚子委屈的我好不容易到了家,正是晚饭的时间,打开家门,一句带着哭腔儿的“老伴儿”喊到一半,却看见老伴儿和一个年龄五十岁左右的女子在吃饭。

四个菜,还有两杯红酒,女子浓妆艳抹,像个老妖精。

我再傻,也知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家里发生了什么。心力交瘁的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掀了桌子,对那个女人说:“滚。”

那个女人走了,老伴把瓶子里剩下的红酒一干而尽,借着酒劲强调着自己的道理,“我也是个男人,常年一个人,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就是死在家里,有可能都没人知道”……

没有道歉,没有体谅,老伴儿也在这两年半里,积攒了一肚子的怨言。

环顾“那个女人”留下太多痕迹的家,我在内心里绝望地哀嚎:我的家漂没了。

第二天,我又买了回大连的火车票,我放不下乐乐,但前儿媳的家我是不能回去了。下了火车,我去了职业介绍所,想找一份带孩子的工作。

美琪有一句话说对了:“未来的你会感谢今天努力的自己。”我学心理学和幼儿推拿的结业证书让我十分抢手,只一天就找到了一份包吃包住,试用一个星期,录用后月薪3500元的看小孩的工作。

每个月发工资那一天,我都会给美琪的支付宝里转2500元。我知道现在养一个孩子的开销有多大,又有多么的不容易,我想弥补内心对美琪的内疚,替儿子还感情债。

重要的是,我不想失去乐乐和我之间亲密的关系。

至于儿子,只偶尔给我打一个电话,他一直以为我回了老家,而我,再伤心老伴的背叛,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内情。

美琪知道我在大连后,答应我半个月带乐乐看我一次。第一次见面临别时,美琪转过身来,握着我这个前婆婆的手,哽咽地对我说:“妈,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帮我带孩子,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无家可归。”。

老伴曾经给我打过电话,要我回家,可是,经历了这么多,那个家,我还回得去吗?我曾经赖以依靠的儿子与老伴,还可以依靠信赖吗?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