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2)
有声读物

深漂第一天,房东向我扑了过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别一格
2019-08-08 15:18
湖北女孩别一格怀揣着梦想漂泊在深圳,因轻信于人,与外籍男友一起被骗得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正当以为遇见好心人时,孰料又入狼窝…… 

1


我叫别一格,1992年出身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我的梦想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蛋糕店。

高中毕业后,我来到广东惠州,在一个蛋糕店做学徒。虽然每个月只有两千元的工资,但店里包吃住,还能学手艺,我很满意。

不久,我发现有个高大的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男生,经常来店里买面包。他还时常啃着面包,隔着操作间的玻璃看我工作,并笑眯眯地对我竖起大拇指。

后来,我们互加了微信。我了解到他叫麦克,比我大一岁,来自新西兰,在附近的一家培训机构做外教,中文也讲得不错。一来二去,我们成了恋人。

2015年4月初,店里已经拖欠了我两个月的工资,手艺也学得差不多了,我提出辞职,老板答应当月15号结算我的所有工资。

我搬到了男友的住处,他住的是培训公司提供的房子,也不用我付房租。然而,住了不到一周,新的情况又出现了。

麦克的工作签证快要到期,但公司决定不再和他续签。因此,公司提供的房子也很快就要腾给新的外教,麦克和我需要尽快找到新住处搬家,麦克还要回新西兰办理新的工作签证。

麦克虽然薪资水平还不错,但他花钱从不节制,标准的月光族。我一直拿的是学徒工资,除去生活日用、恋爱开销,也所剩无几。

于是,同时失业的我和麦克决定去深圳闯一闯。

我们打算先到深圳租好房子,然后麦克回新西兰搞定工作签证,而我就留在深圳一边工作,一边等他回来。

在培训公司几次催促之下,留给我们找房子的时间非常紧迫。

2


2015年4月10日,我和麦克踏上了看房之旅。为了节省时间,我会先在网上找好房源,然后跟房东或者中介约好时间,再从惠州坐大巴到深圳去看房子。

看了两天房,我们发现房东和中介看见麦克是个老外,报的价格就会格外高一些。于是我们商量着,由我一个人去看房。

为了找到合适的房源,我做足了功课。找到满意的房源先用小本子记下来,再逐个打电话确认是否为真实房源、每月租金到底多少,网上价格为了吸引顾客还会虚低,所以价格是一定要问清楚的。

起初,我只是想找个“过得去”的、价格实惠的宜居房子,老旧小区也不是不行。而麦克想找的是干净、安静、交通便利有社区的小区房。好在钱不是我出,我们的预算勉强还够。

麦克说,他不希望回新西兰之后,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深圳,住在人员混杂、环境脏乱的“农民”房里。他认为我一个女生住那样的环境不安全。于是,符合我们预算的只有一室一厅,这样的房源就更少了。

为了预想中的带阳台的一房一厅,我和麦克已经看了不下10套房子,但都没有特别满意的。距离麦克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可是房子还没有着落,我俩都十分焦虑。

幸运的是,我最终还是找到了一套性价比较高的房子。这套房在深圳南山的一个小区,一房一厅,标价3500元每个月,租的话要交两个月押金。我们的预算勉强够了,于是我马上给房东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女性,讲话很有礼貌,声音也很有亲和力。她自称姓胡,房子确实在出租,因房子刚装修过,不想租给带孩子的租客,问我有没有小孩?我忙说没有,并承诺如决定要租,一定好好爱护她的房子。

约定好看房时间后,本着跑一趟深圳就定下来的心理,我又在网上预约了其它几套房源。但是之后的这几套,都不如之前胡女士的那套满意。

我和麦克都认为,从房源照片来看,无论是装修、面积、还是里面的家私家电,胡女士的这套房子,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一套。而且房东听起来很有素质,应该比较好打交道。

3


4月12日,我按照约定的时间,提前来到了深圳南山。坐地铁到了胡女士房子所在的小区后,我先进去转了一圈,小区环境优美,绿植面积大,也十分宁静。我越看越满意,不由地幻想着自己以后生活在这里的样子。

大概逛了半个小时,已经过了我们约定的时间,房东胡女士还没有到,我便给她打了个电话。

胡女士很抱歉地说,她上午赶不过来了。她可以先跟管理处打电话,让管理处的人带我熟悉一下小区环境。我又跑到管理处询问,管理处的人告诉我确实有业主刚刚打过电话,但他没空带我逛。

于是,我向管理处问清了胡女士房子所在楼栋位置,决定自己去看看。

出了电梯,我径自按网上的信息来到了胡女士房子所在的楼层。走廊里静悄悄的,采光很棒。我经过一户人家时,那家的门正开着,我向里面偷偷瞄了一眼,十分亮堂还有大阳台。

我对这个房子更加满意了,好像我已经和胡女士签约了一样。

我看完走出小区,胡女士来电话询问我对小区环境是否满意,并表示下午四点可以安排她的朋友过来开门给我看房子。她还说,刚好下午也有一个租客可以安排到一起。我告诉她小区环境我很满意,也同意和下午的租客一起看房。

可是,到了下午四点,胡女士还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主动打电话询问胡女士,还有多久她朋友才能来开门,胡女士说差不多一个小时,我告诉她,那我先去看另外一套房子。她让我先去看房子,她朋友到了小区会联系我的。

于是,我趁这个空,去看了我约的最后一处房子,在深圳南山湾厦地铁站附近,这套房子是租客转租。

4


这位租客看起来三十五岁左右,自我介绍说:“我姓文,叫文志明。”我客气地笑了下,一边进屋一边说:“这名字真不错。”

我在房子里环顾一圈,这房子虽然旧但是空间大,两房两厅,家私家电也齐全,角落还有个婴儿车。还没等我开口,文先生告诉我,他离婚了,孩子跟了前妻。他把茶水递到我面前,面带笑容,十分和善。

他说自己买的房子已经装修好,很快要搬过去,如果我决定租这个房子,他可以帮我跟房东谈,不涨租,直接续签就好了。

我和文先生正聊着,胡女士来电话了。她说,她的朋友已经到了小区开了门在等我,问我在哪里。

我说我正在看另一处房子后,胡女士说她的朋友赶时间,要赶去车管所办事。

我一看时间已经四点四十分了,显然她的朋友根本来不及等我赶去看房子,于是问胡女士,是否有其它时间可以看房。

胡女士说她很忙,不在深圳,可以让她朋友拍个视频发给我看。不一会儿,视频传过来了,房子的陈设跟在网上看到的图片里的一样。胡女士发来信息叫我快做决定,另一个租客也喜欢这套房子。

我跟文先生表达了歉意,告诉他我可能已经找好了房子,他的这个暂时不考虑。文先生并没有表现出不快,反而恭喜我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寒暄一阵后,他得知我从惠州一个人来看房子,而男友却躺在家休息时惊讶不已。可能怕我对周边不熟悉,他还主动提出送我去地铁口。

一路上,我和文先生相谈甚欢,不由得感叹自己遇见了好人。

5


和文先生分别后,上了地铁,我一直在跟胡女士沟通租房的事情。

胡女士在电话那头和蔼地说:“本来呢,这个房子是要租给今天下午别的租客的,但是听你声音应该跟我女儿差不多大,你们年轻人在外面特别不容易,我也不收你一个月的房租做定金了,决定要租的话你就给我转一千块的定金吧!”

听完这话,我心里暖暖的,特别感激,觉得今天太顺利了,再次遇到了好人。

最终敲定我先付定金,她明天从广州来深圳跟我签合同。她把银行账号和姓名发给了我,我在罗湖汽车站的ATM机给她转过去一千元定金。直到这时,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和麦克有地方住了。

回家跟麦克说了这个事情,他也非常高兴。因为这是惠州房子到期的最后一天,再找不到房子,我俩就要露宿街头了。

我们大包小包收拾好东西,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去深圳。

4月13日一早,麦克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背着他的大吉他,拎着几个布袋外加几个塑料袋,跟逃难一样。我也好不到哪去,我拖着一个超大行李箱,一个大背包,手里也提着大包小包。

转了几站车,我们来到小区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胡女士打电话来,语气轻快地说:“你们小两口已经到了呀,我这边在高速上了,大概一小时到。你们要是等的无聊可以先把行李放在管理处四处逛逛。”

我轻车熟路地带着麦克,去管理处放好行李后,再带他在小区逛了一圈。麦克对小区环境十分满意,伸出拳头示意我跟他碰拳:“Good job,baby(干得漂亮,宝贝)。”

我伸出拳头跟他碰了一下,也开心地笑了。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胡女士,又给她打了电话,电话拨通许久才接通。她语气十分焦急地说,她有点事情一会再打给我们,便迅速挂了电话。

我在心里犯嘀咕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呀,如果胡女士今天来不了的话,我们又要重新找房子,还带着大包小包的,太不方便了。就算要找,一时半会恐怕也找不到像这套各方面都如此满意的了。

6


我按捺着焦急的心情,终于等来了胡女士的电话。她的情绪很低落,说话也有气无力的。她告诉我们,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

“出了车祸?严重吗?那你有没有受伤?”我简直像遭到了晴天霹雳,焦急地问道。“我只有点擦伤,但是我老公受伤严重,当场昏迷还没醒来。”听到电话那头胡女士的声音传来,我的心立马揪起来了。

“不好意思,我今天真的没办法赶过来,我要去医院照顾我老公。”胡女士一副万不得已的口吻,让我也没办法说什么。

我不死心地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今天跟我把合同签了,好让我们住进去呢?我们整个家的家当都已经搬过来了呀!”我一心只想着尽快安顿下来,这两天找房子实在太累了,好不容易看好一家,一定要尽可能签下来。

胡女士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叹了口气说:“真的这么着急的话,我可以叫人把钥匙带过来,你把身份证正反面发给我,然后把两押一付打给我,我叫人把钥匙送过来。”

我想了一下觉得不妥,对胡女士说:“我把钱打给你了,你要是不送钥匙过来我怎么办啊?”胡女士说:“大家互相信任,不要把事情搞复杂了,我也会把身份证正反面发给你的,这样万一有事你也找的到我。”

我把胡女士丈夫出车祸昏迷不醒以及胡女士的要求告诉了麦克,麦克表示同意。

收到胡女士的身份证正反面照片,我也把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发了过去,此时已快到下午三点,又下起了毛毛雨,我们决定先找地方吃饭。

再和胡女士商量可不可以拿到钥匙再打钱给她时,她的口气顿时变得很不耐烦:“我房子几百万的东西,你拿了钥匙不转我钱,弄坏了东西我找谁去呀?我这边出这么大事,我也没空跟你说这些,你不愿租我现在退你定金!”

我一听她主动要退定金,有些慌了,何况她已经把身份证发给我了,和银行账户姓名也对得上,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我和麦克就近找到ATM机,把两个月的房租作为押金,以及一个月的租金扣除定金一千元后,一共转了九千五百元到胡女士的账户。

没一会儿,胡女士打来电话说,已经收到钱,她会让一个大巴司机把钥匙带过来,让我们到南头交运总站等。

7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色也暗下来。我跟麦克都隐隐觉得不对劲,但胡女士的电话依旧能接通,告诉我们再等等,天黑之前钥匙一定能送到。打了四五通电话她都这么说,还安慰我们,叫我们不要着急。

就这样几个小时过去了,天黑透了也没见到一个送钥匙的人,胡女士再也不接听电话。我们这才彻底意识到:我们被骗了。

更悲催的是,被骗走的,几乎是我俩身上所有的钱。

我和麦克来到深圳南山派出所报案,拿出ATM转账的小票,胡女士的身份证件照片,胡女士提供的房间照片,沟通短信等所有能拿得出的证据。

我们满心希望凭借这些证据,警察能帮我们追回损失。可是等我们做完笔录,警察告诉我们,经过调查发现,胡女士的身份证是PS过的假证,电话号码没有实名制,房源图和视频是从别的网站下载的,银行账号也已经空了……

这意味着,我们的钱被追回来的希望很渺茫。警察让我们回去等消息。

站在警局门口,望着灯光昏暗的街道,头顶是劈里啪啦的大雨,我绝望地失声痛哭。那一刻,我真的痛恨自己愚蠢至极。

原本我计划租好房子搬进去的第二天,就送麦克回新西兰。再等几天,我的工资也能到账,这样就能度过初到深圳最艰难的一段时日。

不曾想,现在什么都没了,不仅人生地不熟无处可去,还几近身无分文。更绝望的是,天偏偏还下这么大的雨!

好在麦克一句埋怨我的话都没说,反而拍拍我的背安慰我。被骗的全是麦克的钱,只是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不敢给亲人朋友打电话,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情,怕被他们嘲笑,怕被责备,更怕家人担心。

8


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恰好文先生发来信息,问我有没有找好房子。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跟他讲了我们的状况,试着问他,能不能去他家借宿。

没想到,文先生很快就同意了。

当我告诉麦克,有人愿意收留我们时,麦克开心地伸出拳头要跟我碰拳。我无奈地问麦克:“现在还能开心起来吗?”哪知道,他竟然说:“至少我们不用在路边淋雨呀。”

是啊,我忘记了,麦克是个天生的乐天派,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我们去小区拿行李时,管理处已经下班,我们的行李都没拿到,便直接来到文先生的家。

文先生十分热情地招呼我们坐,还拿出一些坚果零食招待我们。“你们随意些,就像在家一样,我去给你们泡茶。”文先生忙里忙外给我们洗水果,煮水泡茶。看我拎着湿透的鞋光脚站在地板,又立马给我和麦克找来拖鞋换上。

文先生和我们坐在沙发上聊了会儿天,了解到被骗的详细经过后安慰我们说:“这姓胡的房东一听就是个专业的骗子,你们刚来深圳遇到这种情况被骗也可以理解,要是我遇到也好不到哪去。”

了解到我们的行程安排后,文先生让我不要着急。他的房子转租出去之前,我都可以留在这里。听文先生这么讲,我真的万分感激。

吃了一点东西,文先生拿出干净的被单到客房铺好床,找出一把备用的钥匙给我说:“我明天一早要去工作,这钥匙给你们也方便点,你们俩早点休息吧!”

我拿着文先生给我的钥匙有些愣神,刚刚被骗的我,心里无比震惊于他对我这个陌生人的信任。
“哦,对了,白天要是饿了,冰箱里的菜都可以做来吃,不想做也可以出去吃。”文先生说完便回房睡觉了。

9


4月14日早上醒来的时候,文先生已经去工作了,我和麦克去原先小区把我们的大包小包搬到文先生家,用冰箱里的菜做了午饭,吃饱饭就送麦克坐地铁去机场回新西兰。

我独自回到文先生的住处,打开手机软件开始找工作。我盘算着,工资到账后如果一时找不到工作,也可以按天给文先生付房租。

麦克带走了部分行李,但还是留下了大部分,我一个人搬起码要搬两趟。我把行李规整好,放在客厅的一角,并把文先生的房子打扫了一遍以示感谢。

文先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他红着脸拎着几个打包盒叫我跟他一起吃点。我看他都打包回来了,我也不好拒绝。

吃完饭后,我站起来收拾碗筷,文先生忽然从后面抱住我说:“你跟那个老外分手,跟我在一起吧。”

我闻到了一丝酒气,吓了一大跳,赶紧挣开。文先生马上又追过来,两手抓住我的肩膀说:“我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我本来已经吃过了,担心你没吃才特意打包回来陪你吃的。”

“你喝酒了?”我问他。“喝了一点。”文先生答道。“你喝多了,我就当刚才那句话没听到,还有,我是不可能跟我男朋友分手的!”我边后退边说道。

他忽然一只手大力抓住我的胳膊,定定地看着我说:“昨天看你穿那件灰色修身连衣裙赤脚站在地上,我就对你动心了。”

我用力想挣开他的控制,无奈力气太小,他抓着我,我一步也进退不得。眼见着无法逃脱,文先生又撅嘴要来亲我,急得我哭喊着求文先生不要这样子。

文先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一把箍紧抱着我朝主卧室走去。我大力挣扎哭喊都没有用,他仿佛听不见似的。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用整个身体压着我,酒气都哈到我的脸上了。

10


见我不停地挣扎,文先生一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双手,一只手就要去撩起我的裙子。我挣出一只手,使出浑身的力气揪住他的一只耳朵。他疼得一声大叫,吃痛地护住耳朵时,我推开了他。
我跑到客厅拿起手机,文先生也马上跟过来试图抢夺我的手机。

我咬牙切齿地告诉他:“今天要么你停下来,咱们什么事也没有;要么你继续强迫我,我肯定会报警;要么你强迫我,然后杀了我。”不知道是被我的神情吓到,还是文先生的酒终于醒了。
他慢慢地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抱着头歉疚地跟我说:“对不起,是我冲动了。”他这个样子,彷佛刚刚要对我用强的人不是他一样。

文先生家是不能再呆了。可我又能去哪里呢?我身上只剩下几十块钱。见我执意要走,文先生拿出两百块说借给我的。我真的很需要这两百块,也没有跟他客气。

我下楼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送我到最近最便宜的旅馆。付了车费,搬好行李,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嚎啕大哭。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这几天实在太累了。

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包吃住的工作,蛋糕店也把拖欠的工资都发给我了。工作了两个月,有了之前的租房经验加之时间充足,麦克回到中国的时候,我们一起多方寻找,终于租到了干净明亮还不错的房子。

时至今日,再回想当时租房时的种种遭遇,我仍觉得心酸不已。我从来不曾向麦克提起他回新西兰后,我和文先生独处时发生的事情。也许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去讲,也许是觉得讲了也于事无补,只能徒增烦恼。

后来,我们几乎每年都要搬一次家。而搬家的原因无外乎两个:一是房东要卖房,二是租金的涨幅超过我们的预期。经过那次血的教训,在租房时,假房东、坑人中介都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尽管如此,我仍然喜欢这个城市。它很新,每条街道都整洁干净,它有活力,承载着我全部的梦想,也是好多像我这样的青年逐梦的起点。

虽然我和麦克在深圳依然买不起房,但是我俩的感情一直很稳定。2018年6月,我们结束了爱情长跑,在湖北武汉领了结婚证。

现在,我们的婚礼正在筹备中。我相信,未来可期!



因为急于租房,主人公轻信于人,不仅被骗财,还差点失身。不怪骗子套路深,只是那时那景,处于绝境中的人,如有救命稻草,谁都会迫不及待地想抓住吧!深漂不易,奋斗不息!如你有更好的故事,欢迎投稿,等你的故事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