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191004182020
故事 生活

甩弟弟一巴掌,我就得养他一辈子吗?

作者:王欢欢
2019-08-08 15:24
浏览次数:7390
讲述人:王欢欢, 女,35岁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双亲不负卿。一边是娘家、一边是自己的伴侣,我究竟应该怎么去平衡?

如果时间倒回到那一天,我一定不会多管闲事,更加不会冲动扇了弟弟一巴掌。

这一巴掌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扇起了惊涛骇浪!

我叫王欢欢,还有个弟弟名叫“乐乐”,由我俩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父母对我们的期望平淡而真实。小时候的欢乐很简单,可长大以后,所有的欢乐都在我打了弟弟一巴掌之后,全部消失殆尽。

因为相差七岁,所以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我这个长姐的责任就是照顾弟弟。

可高二开始,乖巧的弟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青春期躁动的小霸王。

高三第一次月考,他居然拿着班级倒数第十的成绩回家。

我恨铁不成钢地边打边骂:“你一个高中生谈什么恋爱,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就是吃苦卖力的命。”

没想到弟弟一脸嘲讽:“你是用功读书了,可找的老公跟半个无赖有什么区别,要钱没钱,要脸没脸......”

弟弟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一巴掌甩了过去,气得浑身颤抖。

我承认丈夫不思进取,也承认他好吃懒做。可就算他姐夫再怎么不好,也不该是小舅子讥讽嘲笑的对象。

“我嫁的人与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大人的事吗?”我歇斯底里的冲弟弟怒吼。

“那我也不要你管,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少管我们家的事。”弟弟毫不示弱的回击,然后脸带泪痕的跑了出去。

我越追,他跑得越快。

就在弟弟刚拐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哐”的一声,然后有刹车声,尖叫声......

等我追上去,就看见一辆三奔子斜倒在地上,而弟弟此时被压在下面痛苦的哀嚎着。

大脑一片空白,我哭着想要把弟弟从木板底下拽出来,可是弟弟疼得哭天抢地。

原来是三轮车上的木板子斜着插进来弟弟的小腿,鲜血汩汩直流,我整个人都懵了,想用手捂住伤口,可血还是从指缝中不停往外流。

我哭着安慰弟弟:“对不起,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我自责又害怕,可只要我一挪动厚重的木板,弟弟便会疼得一阵抽搐。

弟弟被抬上救护车时,脸色苍白得像纸片。

我赶紧给老公打了电话,没想到冷战一星期的他,很快赶了过来,浑身脏兮兮的,满是水泥。

我前言不搭后语的将事情经过告诉他,最后说:“我不敢告诉爸妈。”

老公不停地安慰我,但还是给我父母打了电话。

得知是我追着弟弟,导致他受伤时,我妈毫不犹豫一巴掌甩了过来:“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谁让你追......”

后来骂了什么,我也不记得,脑袋嗡嗡的响着。

事情的最后,弟弟右腿留下了终身残疾,走路一高一低,而我和娘家之间,也出现了一条冰冷的河,即使我再怎么努力,都没办法跨越。

时间一天又一年,随着我生了孩子,关系终于才有了缓和。

父母的脸上有了笑,弟弟对我也不再那么冷淡,可成年的他依旧单身。

现在的大专文凭毫无作用,大部分的公司都不愿意聘用右腿有缺陷的人。一是因为公司形象,二是因为工作效率。

后来弟弟和同学合开了一家送纯净水的门店,主要的客户就是老街区的居民。

因为这里的路不好走,而且住宅混乱,编号复杂,很多送水公司都嫌弃太过麻烦。而弟弟从小在这一片区长大,各门各户了如指掌,极具优势,生意比预期中好很多。

我天天往婚姻介绍所跑,弟弟的婚姻大事,也成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父母很满意我的态度。

但一年多了,只要对方女孩听到是残疾人,都摇摇头。

就在父母整日哀声叹气中,弟弟那边突然传来喜讯:“我和张丹是朋友介绍的,已经谈了几个月,感情稳定,打算订婚。”

张丹大学毕业,有些眼高手低,但在父母的眼里这都不是事儿。

我妈说:“人家女孩长得乖巧又懂礼貌,没工作就没工作,爱花钱家里也养得起。”

老公使眼色,让我不要再插手娘家的事,几年前的教训我仍旧记忆犹新。

有一天,弟弟破天荒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姐,丹丹找了一份工作,室内设计,给人家全屋定制的那种,听说老员工工资很高,都有收入上万的,丹丹很是满意这份工作。”

弟弟滔滔不绝地说着,我知道他很喜欢张丹,人家说左,他绝对不敢往右,捧在手心里宠爱着。
说到最后,弟弟开口问我:“姐,你们不是买公寓了吗,交房以后,能不能给丹丹负责啊?她肯定会把房子设计得漂漂亮亮,包你们满意。”

“这恐怕不行,房子的装修,你姐夫已经订好了朋友。”

弟弟在电话里多少有些失落:“你不愿意就算了。”

我听着也很内疚,要不是因为弟弟右腿的缺陷,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就只有张丹一个女孩愿意和他交往。

不一会,我就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丹丹是你弟媳妇,我们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怎么能向着外人。”

不论我怎么解释,父母一直坚持:“房子装修必须交给张丹公司。”

老公晚上回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进门就把手机递给我,上面全是弟弟和我父母的电话。

他说:“房子我早就和顾伟宝说好了,人家是专业装修房子的,二十几年的经验,再加上当初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人家介绍我去工地,这恩情不能忘。”

当初冯昊还是一个穷小伙,我们结婚以后,他有将近两年的时间都是无业游民,靠着打零碎工挣钱,那段时间也确实遭到了我娘家的冷嘲热讽。

现在终于买了房子,眼看好日子就要到来,却在装修的问题上左右为难。

第二天我给弟弟打了电话:“房子装修的事,你姐夫在去年就已经定给了别人,要不然设计方面交给张丹,装修和材料的事,就让你姐夫的朋友做?”

我说得小心翼翼,害怕弟弟会不高兴,但是没想到他的手机在免提上,张丹直接在电话那头对我吼道:“你是在寒碜我吗,你那房子是金子做的,害怕我把它弄坏了。”

还来不及解释,电话就被挂断了。

思忖半天,我买了水果就往娘家赶去。我想只要将事情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家人应该会体谅我。

可没想进门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阵痛骂。

“欢欢,你差点害了你弟弟的一辈子,现在他好不容找到了媳妇,又没让你割心割肝,一个房子的设计装修,怎么就不能给你弟媳妇呢?”

“你弟弟如今有了结婚对象,要是因为这瘸腿的毛病,一辈子打光棍,你就是送你弟弟一套房,我们也不稀罕。”

我的眼睛泛酸,极力解释,父母压根听不进去。

弟弟满脸怒气,指着我:“我的前半生就是被你毁掉的,你给我滚。”

我彻底愣在当场,原来当年的意外,早就在弟弟心里生了恨,而我这么多年所有的努力还是没有将根拔掉。现在又因为房子设计装修的事,让恨再次生根发芽。

张丹闹起了退婚,理由就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连自己亲人都不帮,以后我肯定也不会赡养老人。

我打电话解释,多次被挂断,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装修房子的事了,而是张丹对我不满意,借由此事跟我杠上了。

最后我和冯昊买了礼品,亲自去了张丹家。

她的父母淡淡的瞥了我一眼:“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姐姐。”

我再三保证:“把房子设计装修全都交给张丹,并且在小区里面帮她再拉几家客户。”

可是张丹冷哼一声:“不敢,您那是金屋子,千万不敢交给我。”

冯昊好言相劝:“叔叔阿姨,定了亲,两家人就是一家人了,之前都是我的错,现在我们很放心把房子交给张丹,而且乐乐的送水店最近生意特别好,下个月他打算一口气再加三个分店,如果以后开了公司,张丹也是老板娘,好日子还在后面。”

张家父母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说:“退婚这事,还是让两个孩子自己决定吧,我们老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回到家里,我满肚子的委屈。

老公无奈地抽着烟:“我们再忍一下,这次就算是偿还对你弟弟的亏欠,不就是装修房子吗,也不是什么大事。”

送足了礼,给足了面子,张丹终于不再怄气,也不再提退婚。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房子装修什么样我们就住什么样,不会挑三拣四,多生事端。
可七月中旬,物业突然打来电话:“你们快过来吧,两拨人在你们207打架了。”

我和老公过去的时候,房子乱七八糟,里面的人你推我搡,骂声连天。

原来,老公的朋友顾伟宝也承接这栋楼上的几家装修,中午停工,他就想过来看看,可是张丹公司的经理说:“外人不许入内,你一个老头看什么看?”

顾伟宝听不得这种伤面子的话:“我们也是装修的,过来看看朋友家到底是不是能装出个皇宫来。”

年轻的经理说同行会抄袭他们的装修风格,两队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吵了起来,最后就演变成了拳脚相加。

顾伟宝已经47了,常年的劳作头发花白,看起来更老,现在被年轻人指着鼻子骂。

我老公既愧疚又心疼,直接骂了年轻的经理:“滚,房子不需要你们装了,赶紧滚。

张丹公司所在的经理带着工人走了,老公再三给顾伟宝道歉,可对方脸上的怒气还是没有消失。
他推开我老公的手:“没事,我还没有老到不中用的地步。”

看着恩人离去的背影,老公颓废地坐在地上:“这房子咱们卖了吧。”

新买的房子,说卖就卖,当是过家家么?我不同意。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为了跟弟弟的关系,我要被绑架一辈子么?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