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1985f1c9b7027c77090044576046e1.png
故事 生活

大姑姐作妖:借你个名额,豪宅没了!

作者:渡洋蝶
2019-08-06 15:39
浏览次数:75889
讲述人:唐敏, 女,39岁
唐敏没有想到,高高兴兴买房,最后房子成了别人的了,而这个人,还是老公的亲姐姐。

我今年39岁,结婚14年,和老公刘冲育有两个女儿。

我的婆婆寡居多年,重男轻女,对我生的两个女儿,不大喜欢。相反,婆婆对姐姐刘静和姐夫梁子平生的两个儿子,却宝贝得很。

2009年,为给两个女儿更好的生活,我和刘冲决定南下广州打工。

我们在工厂上班,每天累死累活,一个月才五六千,要租房,要生活,还要负担孩子的教育费,精打细算,日子捉襟见肘。

娘家妈妈心疼我,年逾半百的她,主动替我俩分忧,帮助我带孩子。不能陪伴女儿成长,是我和老公的遗憾。好在女儿们乖巧懂事,我希望在经济上和教育上补偿她们。

白天,我在工厂流水线上白班,一天10个小时,每个月3000元。下班了,我火急火燎去肯德基上夜班,上到晚上12点,一个月能拿2000元,就为了每天多赚点钱。

每天凌晨,在广州街头,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出租屋,躺在狭窄的床上,浑身肌肉酸疼。
但支撑我坚持下去的信念,是我对女儿的承诺:在老家的县城买一套房,给女儿们一个有模有样的家,接受更好的教育!

2016年国庆节,我和刘冲回到了老家,怀揣着所有的积蓄。来到了县城一个新开发的楼盘,准备买套学区房,助力女儿升重点初中。

售楼小姐很热情,端茶送点心。小区的楼房还在建设中,她引导我们参观售楼部外围环境,绿草如茵,树木葱葱郁郁,宛如一座公园。



我和老公刘冲对小区很满意,两个女儿也欢天喜地。

小区房价4600元,我设想买个三居室,100平左右,10万元首付,还款压力也不大。

老公刘冲说:“买房是一辈子的大事情,我这一生也就买这一次房,绝对不将就。”

售楼小姐也趁机介绍:“我们有一套四居室,149平,还赠送30个平方,有书房和三个卧室,南北通风,宽阔敞亮。

现在房子在预售期,你们只需要交5万元定金,后期保证有房。”

刘冲说:“我们就要这套,以后就住大房子。”本来犹豫的我,听了丈夫的话,索性心一横,定下一套四居室。

当天,我们交了五万定金给售楼部。

从售楼部里走出来,我们一家四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大女儿琳琳说想要光线好的房间,在里面种上喜欢的多肉;小女儿璇璇要把她的房间布置成粉红色,在窗边挂一个蓝色的小风铃;

老公说要给我们母女仨设计一个衣帽间……

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与轻松,那些吃过的苦,受过的累,此刻都变得风轻云淡。

2017年元旦,售楼小姐通知我们,可以交首付、签合同、办理房贷。

我和老公兴冲冲地赶回老家,去了售楼部,选定了楼层。

等到我们去财务交首付办理贷款时,银行人员告诉我们,刘冲在银行的征信黑名单里,我们五年之内不能办贷款。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让我当场呆滞。

记忆将我拉回到5年前。刘冲当时在一家小有规模的纸制品厂干了几年,制作流程已烂熟于心,当时行业前景不错,他便想出来创业单干。

打工不是长久之计,我很支持他的想法。

创业资金不够,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我们找银行贷了30万,又找亲戚借了点钱,买了机器和原材料,招兵买马,开始了创业之路。

但创业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顺利,刘冲不擅于管理,工人干活马马虎虎,产品质量也达不到上乘。

再加上刘冲之前是做生产工,人脉不广,产品一直处于滞销状态。

创业勉强支撑了半年,最后以失败告终了。

我们低价清仓了产品,变卖了机器,勉强支付了员工工资。我又开始打两份工,不停还债。

至于银行的那30万,我们想着慢慢还。当时,我们经常收到银行的催款通知,没把这当回事,银行的信贷经理,也找过刘冲多次,但我们只有发工资以后,才有钱还贷款。

我们也搞不清楚银行政策,稀里糊涂就被拉进了信用黑名单。

那天,出了售楼部,刘冲在我面前低头不语,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灰心,沮丧,失望……我鼻子一酸,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夺眶而出。我不知疲倦,为钱奔波,为的就是想给女儿一个温暖的新家。可是现在,买房子要再等五年……

我等不了,我的女儿们也等不了,她们马上就要小升初,没有学区房,怎么上重点?

刘冲坐在我身边,低垂着脸,一个劲地说:“老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都怪我没用……”



那个黄昏,刘冲牵着我的手,我俩看着如血的残阳被吞噬,如同我的心沉入谷底。

出现困难,总要想办法去解决。售楼小姐告诉我说:“唐姐,你可以和老公办个假离婚,你可以贷款,以你的名义买房,没有问题。”

假离婚的事被婆婆知道了,她坚决反对:“离婚不管真假,离婚的男人女人,名声不好听。”

婆婆还说:“离婚的女人就是活脱脱的煞星!你们要离,我就去死!”

过了两天,小女儿璇璇告诉我:“妈妈,奶奶和邻居说,你们要是假离婚买房,那房子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奶奶说你太贪心了!”

我当时听了,真想去找婆婆理论一番,刘冲一个劲劝我不要在意。

一计不成,我又找售楼小姐支招。这次,她建议我们找个可靠的人,把房子放在他名下。

售楼小姐再三叮嘱我们,此招有风险,一定要谨慎。

把房子放在谁的名下好呢?我们搜罗了一圈:放在女儿名下,她俩尚未成年;放在妈妈或婆婆名下,年纪太大,且没有还债能力;放在朋友名下,我们都不敢冒这个险。

我俩思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婆婆知道了,特意打电话给刘冲:“冲啊,这时候你咋忘记你姐姐了,你姐在县城开超市,房子也买了,日子富裕,你姐夫憨厚老实,把房子放在他们名下,最稳妥不过了。”

我和姐姐刘静接触不深,她精明能干,待人客气,这大概和她的行业有关。

婆婆说得也不无道理,眼下除了姐姐姐夫,我们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

姐姐刘静也说:“小敏,我就一个弟弟,我也希望他好,放心吧!”

就这样,借用姐姐的名额,我们把10万首付钱打到姐姐卡上,以她的名义,顺利地买了房子。

房子买了,我们肩上的负担又重了,每个月有5000元的房贷。

2017年国庆前夕,房子正式交付了。

2017年腊月十八,姐姐姐夫的大儿子――也就是我们的大外甥要结婚,我和老公特意赶回了家。

婚礼结束,坐着婚车的我们,要被带到新房去。进入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楼盘,走入那个幻想过无数次的客厅,我傻眼了。

我日思夜想的家,竟然变成了大外甥的婚房!

丈夫愣在门口,显然他和我一样不可置信。那喜气洋洋的装饰看起来是多么的刺眼啊!

婆婆和姐姐早有预谋,手脚麻利地把我和刘冲拉进了里屋。

“你们什么意思?我的新房子怎么成了他的婚房?”我愤怒地甩开婆婆和姐姐拉着我的手,胸腔里仿佛燃烧着一股熊熊烈火。

“你们这干什么呢?”老公刘冲,显然也是怒极了。

“嚷嚷什么,大喜的日子,成何体统!”婆婆依旧一副大家长的语气,姐姐脸上挂着愧疚,说:“弟弟弟妹呀,是我对不住你们,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我们还没哭,姐姐却先流下了委屈的泪水,自顾自地倾诉起她的苦衷。

原来,这两年,姐姐家的光景,大不如从前了。二外甥学人做生意,把家里败了个精光,还欠下了一屁股债。大外甥22岁,谈了个女朋友,爱得你死我活,要娶人家。

女孩家提出三个要求,18万彩礼,一辆小车,外加城里一套房。

姐姐拿出全部积蓄,凑齐了彩礼钱,车子家里有,唯独那套房子,让一家人犯难了。

姐姐自住一套,本来城里有一套,家里的钱和车都给老大了,老二决绝不干,霸占了房子。无奈之下,姐姐与姐夫,就把主意打到我的房子上来。

姐姐拉着刘冲的手说:“弟啊,姐姐对不起你,我实在没办法。我为难啊,老大寻死觅活要结婚……

你打我也好,骂我也行,今天,一屋子客人,你们消消气,完了我们再商量。”



婆婆再一次充当起说客,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体谅一下姐姐,她当妈也不容易,你姐夫又没个主意。”

我怒不可遏,憋着眼泪质问道:“她不容易,难道我们就容易?

这些年,我们丢下孩子,背井离乡,在广州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们辛辛苦苦买的房子,你们不经过我们同意,就这么擅自装修了,怎么做得出来?!”

我听着客厅里传来的欢笑声,内心一片凄凉。

婆婆厉声喝道:“你说什么胡话!现在你姐装修好房子,小两口才结婚,怎么把房子还给你。你姐姐和你解释清楚了,也道过歉了,现在你大外甥娶媳妇要紧,你那俩女儿要套房子有什么用!”

我的天,婆婆重男轻女已经到了这地步。用我的房子,去补贴外孙,也不考虑一下两个亲孙女的感受。

此时此刻,我们那个懦弱的姐夫,蹲在房间的一角,垂头丧气,一言不发。

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真不愧是一家人!

我感到委屈极了。可委屈又有什么用!房子在姐姐名下,完全合法合理的。如果我去打官司,即使审判长是我亲爹,我也打不赢啊!

刘冲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脸色铁青地带着我离开了。

第二天,姐夫找上门向我们道歉,并承诺,无论怎样要把房子还给我们。姐姐为了这事儿和姐夫大吵了一架,她坚决不同意把房子还给我们。

我现在终于彻底地明白了“欠债的是祖宗”的含义。

一直到现在,大外甥还住在那套房子里,住了两年,一点也没搬走的意思。房子写着她的名字,住着她的人,和我毫无关系。

大女儿错过了学区房,只能在老家读初中。事已至此,我们也停止了交房贷。

我想讨回我的房子,哪怕路再艰难。可面对着贪婪又自私的姐姐,我能怎么办?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