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756a09864bbcb7f3e0d28db114aef6.png
知音真故

心惊肉跳!待产孕妇赚取“茶水费”

作者:艾盈升
2019-06-25 16:36
浏览次数:4601
前两年,武汉房地产销售异常火爆时,我正好在家卧床保胎。一次偶然事件,让我发现了凭关系倒房赚“茶水费”的商机。没曾想,一场无声的厮杀就此展开。

1


我叫艾盈升,两个孩子的妈。2016年5月,30岁的我当时正怀着老大,因胎盘低置,医生建议我保胎休息。

根据公司规定,请假会扣掉工资中的绩效部分,我不想放弃,坚持要继续上班。结果全家人出动,极力劝阻我不要固执。考虑到年纪不小了,又是第一胎,于是我妥协了,向公司请假后,在家卧床待产。

家里蹲的日子是枯燥乏味的。以往上班有事情做,还能跟同事聊聊天,嘻嘻哈哈一天就过去了。

但现在只能在家卧床休息,久而久之,我也心生烦闷。邻居芊芊的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我孕期后面的日子变得忙碌起来。

“盈升,你家里是不是有亲戚在大丰地产公司?”

“对呀,我表哥在大丰,怎么啦?”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认筹了大丰红源府二期的房子,但是今天摇号没摇到,你表哥能不能帮帮忙?”我平时会偶尔转发一下大丰楼盘信息,我猜测她是从我朋友圈得知我家有人在大丰工作,所以向我咨询。

红源府是本市热销楼盘,外环附近,均价14000元每平米,比同等地段的楼盘价格要高三四千。但由于大丰品牌影响力大,再加上对口市教育局直属的明星中小学,即便价格高,想买的人也是排成了长龙。

2016年5月底,红源府开盘,468套房源,认筹人数达到上万人。现场电脑摇号,几秒钟内全盘售光。这是个标准的“日光盘”!

现在房子都卖光了,就算表哥能帮忙,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我说,表哥也不是神,变不出房子来。

但芊芊告诉我,开发公司有时有预留的房,是留给重要关系户的,不可能把所有房源都拿出来卖掉。我只好答应芊芊:“我去帮你打听打听。”

我的表哥严泰林,2010年进入大丰,从最基层的物业管家岗位做起,经过六年的奋斗,终于升至大丰楼盘的项目负责人。

我把邻居咨询红源府的事情告诉他,他说可以想下办法。我有些疑惑地问,房子不是当天都卖完了吗?怎么还能“想办法”?

他告诉我,一般市场火爆时开发商都会“私藏”少量房源捂盘惜售,加价卖给有需求的人,或者把一些好的户型和楼层留给指定的关系户。还有一些是其他买家认筹后不满意户型或者楼层退出来的房源。

我问他能不能百分百搞定?他说这个要找石总,石总跟董事长关系要好,又认识营销部总监,如果他愿意帮忙,这个事情才好办。

石总,比表哥更早入职,在大丰有十多年工作经历,是一名资深员工,负责另外一个楼盘的物业管理工作。

他处事圆滑,在大丰内部左右逢源,手里掌握大量房源信息,多年来,光靠倒卖房子就赚了不少钱。要说表哥不眼红,那是假的。

更让表哥痛心的是,2014年,公司为了回笼资金,把房子以市场价7.5折的价格卖给员工,作为员工福利。

表哥因为入职不久,手上还没有多少存款,当时他抱着有多少钱干多少事的朴实观念,生生错过了那次“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

一些比他职级低的员工,抓住机会买入,没想到两年后房价大涨,房子升值速度大大超过本职工资收入,员工内部都流行着“干得好,不如买房买得早”的说法,这让他后悔不已。

这次又赶上房价上涨,表哥决定无论如何,要好好盘活手里的资源。表哥便跟石总说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想买红源府的房子,但是运气不好,没有摇到号,能不能帮个忙?

那时石总通过内部消息得知,表哥可能是总经理助理的不二人选,到时候公司文件一下发,分分钟成为他的上级,眼前这个面子不给他就是傻子。

石总痛快地回复表哥:“只要是你的朋友,那必须帮忙。”

打通了上游关系,接下来就好办了。我接到表哥的示意,联系上了芊芊的那个朋友杨美玲。

02


杨美玲和她老公,都是大学本科学历,之前在广州打拼,现在回到武汉创业,从事医疗器械行业。收入不低,但初来本地,一家六口上下老小却是租房过日子。

因为上班的地方离红源府很近,对口的优质小学又能解决两个孩子上学的问题,完美地满足她的所有需求,所以他们下了决心,一定要买到这个楼盘的房子。

谁知红源府的火爆程度超乎想象,他们连号都没有摇到。心急如焚的她到处托人打听,能否找到关系,就这么凑巧地找到了我们。

我告诉杨美玲可以帮她弄到指定的户型,但是这边要打点关系,需要5万,现金。其实,这也就是俗称的“茶水费”了。

当时市场上炒到了10万左右,但考虑到对公司可能造成不好的影响,表哥和石总没敢狮子开大口。

杨美玲很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他们的干脆也博得了表哥的好感,因为是邻居推荐的,所以打算尽心尽力把事情办好。

他叮嘱杨美玲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在路上问,到了现场就不要多说话。杨美玲连连点头。由于有些房源上一秒还在,下一秒可能就会被别人抢走,所以表哥提前跟石总打了招呼,保留指定房源一天。

在石总的协调下,第二天晚上,表哥和杨美玲以及她老公一起驱车前往售楼部。晚上7点半,售楼部现场的人很少。

在签订购房认购书之前,表哥带杨美玲夫妻进入了一个小房间,杨美玲把一个黑色塑料袋装着的5万元现金交给了表哥,表哥给了另外一个同事,然后带杨美玲出来。

在指定的销售顾问手上填写认购书,杨美玲和她老公全程都没有说一句话,事情办得极为顺利。
后来我才知道,表哥为杨美玲争取了公司所有的折扣,除此之外,还让石总去找董事长申请了极难批下来的1%的董事长折扣。

这样算下来,最后杨美玲的购房实际总价又少了3.5万!并且,选到的楼层比他们预期的更好!

杨美玲十分满意,几天后主动邀请我、表哥和邻居芊芊吃饭,以示感谢。这两人一看就是大气有格局的人,能跟这样的人交往,我们也很荣幸。

看着他们一家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挺有意义。

几天后,我的手机短信提示银行卡里多了一万元的转账,我有点纳闷。这时,表哥的电话就过来了,告诉我这是上次推荐购房的佣金。

我喜出望外,这可比我上班的收入丰厚多了。我笑着说,这相当于“零成本”创业了。

一是不需要任何资金投入,找到目标客户就行;二是足不出户,扒拉下手机就能“谈生意”,太适合我这个必须多卧床的孕妇了;三是表哥给的高提成实在太具诱惑力。

表哥听我分析得头头是道,开玩笑说,干脆你帮我卖房子得了,佣金对半分。我听了特别激动,满口就答应了。

03


我开始了解武汉的房地产市场,这一了解不要紧。我发现,茶水费此时极为盛行,网红楼盘,中签几率极低,最高的,也只有四比一或五比一。

这还是在网上报名时,能够抢着报进来的,还有大量的购房客户,在报名这一关就被关在了门外。

也就是说,有大量的客户,因为种种原因,比如不是刚需,或者是刚需却没有报上名,报上名的又没有摇上号。总之,这些人宁可花茶水费,也要到处找关系找房源。

并且,有很多热点楼盘,私下的茶水费都高达15万—20万元。尽管这样,仍是一房难求!

有了表哥作后盾,我开始广撒网,到处寻找目标客户。当然,我能操作的仅仅是红源府。

我先是在本地最著名的门户网站上发帖,说自己手上有红源府两套房源,0过户费用,论坛不让直接留联系方式,我就在帖子最后写上“有意者站内短私信联系”。

短短几天时间,我收到了许多站内私信,我在回复中让对方加我微信号,这样方便我用手机操作,而且对方还能看到我朋友圈之前发布的楼盘广告,有利于成交。

然后,我又通过各种途径潜入一些购房群,不时发布有关红源府的信息,只要有人询问,就让有意者加我微信私聊。微信通过了很多人后,我发现事情进展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很多人加微信询问了价格后,得知还有“茶水费”,且我又不是红源府的售楼人员,尽管我承诺可以在售楼部现场确定房源,签认购书之前再给这个钱,但对方还是担心上当受骗,再也没有后文。

还有一些人不断地向我索要楼层、户型、面积等在网上都能找到的信息,为了促成交易,我还是耐着性子去帮他们询问,但服务做得再好,最后也不了了之。

有些人想到了问题就问,也不管是不是休息时间,我不断被微信消息轰炸,每天醒来就抱着手机,生怕错过一条能“改变我命运”的重要信息。

家里人批评我再这么看手机,眼睛都要坏了。想着就算成功一次也能有上万的收入,我告诉自己,再坚持坚持吧。

大浪淘沙,在众多咨询人当中,我终于碰到了一个购买意向强烈的买家。

张丽,女,40多岁,在本市经济开发区做建材生意,她也是在那次数千人认筹现场没摇到号的准买家。

碰到这种,我感觉成交的机会很大。她想选择最大的140平方米的户型,问我房价能不能便宜点,因为总价实在太高。

我直接告诉她,现在能保留之前开盘当天的价格已经很不易,开发商早就想加价卖。但她根本不理会我的话,一直不停问我要折扣,甚至试探茶水费能不能少一点。

我说真的不能少,明天最后一天,超时就不用再问了。

我一方面打压,让她觉得帮她获得房源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另一方面,为了促成成交,我也告知她,会帮她争取折扣,让销售把所有的折扣都放出来。如果可能的话,最难的董事长折扣也会想办法。

但表哥告诉我,董事长折扣并不是常规折扣,我也不敢保证他百分百能拿到。于是我又补充了一句:“但是这个不能保证,如果申请不下来,也希望你能理解。”

张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答应了。现在想起来,如果没有提这个董事长折扣,或许我也不会有接下来的麻烦。

在约张丽去售楼部前,我还是把规矩提前跟她说了,她电话里唯唯诺诺,答应得很好,结果到了现场,她的举动却让我们措手不及。

04


当天晚上将近8点,张丽如约到了售楼部,表哥有事没有去,于是安排同事带她去签约,刚好这位同事接到一个电话,离开了一会儿。

没想到,张丽逮住这个机会跟销售顾问打听:“今天是你们有个老总安排我过来买房,你知不知道这个老总姓什么?”

这个销售顾问并不是我们安排的销售顾问,他立刻察觉不对劲,稳住张丽后,马上打电话跟上级汇报情况。

等到表哥同事接完电话回来,发现销售顾问不在现场。很快,他就接到表哥的电话。表哥让同事把“茶水费”还给张丽,让她回去。

张丽一头雾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准备询问,但表哥的同事直接呵斥她别多问,赶紧回去,她只能悻悻离去。

原来,营销部的经理电话给石总,让他办事情低调点,现在公司风声紧,让手下的人知道太多影响不好,又是在现场。

我没想到到嘴的鸭子竟然会飞。我问表哥:“现在怎么办?这个房子还能卖成吗?对你会不会有影响。”

表哥让我不要多想。我问他,张丽那边怎么回呢?对方一直在问我还能不能买房。表哥说,先把她晾一下。

张丽果然不停地给我打电话,请我们再帮帮忙。我说:“你在现场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事情才搞得这么难办。”

她还佯装无辜,说她并没有问什么不该问的啊,请我们再帮忙想想办法。我让她等着,能不能成最后都会告诉她。

第二天早上,表哥让我约张丽晚上去售楼部。我高兴得差点就地把孩子生了。

我问表哥怎么搞定的,这才得知他费了不少力气。头天晚上他请石总又是吃饭又是洗浴,搞了两瓶飞天茅台,塞了一条1916的烟,还托他给董事长送去一瓶高级香水才搞定。

但是1%的董事长折扣是没有了,不过老石和表哥已经感激涕零,就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况且张丽这样的外人,也不值得他们耗费力气去争取。

这次表哥安排了熟悉的销售顾问,张丽到现场老实了,完全听指挥,很快认购书就签好了,我心中的石头才算落地。

但是出来后,她却仍旧惦记着董事长折扣的事情,想到钱已经到手,交易完成,面对她的纠缠,表哥让我不要再理会这个女人的要求。我也就冷处理了。

谁知,几天后,她给了我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我接到张丽电话,她说她老公不同意她买这个房,跟她吵了几回架,她自己也很后悔。我不知道她玩什么把戏,继续听她说。她老公得知给了我们5万元茶水费,非常生气,说要打电话到大丰集团总部举报。

我当时立刻明白,为什么第一次去售楼部时,她会打听给她安排买房的老总叫什么名字了,原来留了这一手!

05


我庆幸和她接触的过程中,没有暴露表哥的姓名,但如果集团真的查下来,难保不会查到表哥头上。

我说这样做对谁都不好,我们可以一起商量怎么解决。

挂电话后,我吓得赶紧给表哥打电话说张丽要我们退“茶水费”,表哥说别理她。我急了,说她老公要打集团电话举报这个事情。

一直态度很强硬的表哥那端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说退给她。我知道表哥虽然没有表现出慌乱,但我能感觉到,这件事的后果肯定比我想象中严重。

但我心有不甘:“哥,那你打点关系花的钱呢?”表哥说:“你不管,全部退给她,等下我把钱打给你,你去处理。”

想到张丽,我像吃了苍蝇一样觉得恶心。没有契约精神,过河拆桥!

别人买到了心仪的房子,还想办法感谢我们。但她呢,拿到了房子还使阴招。如果知道我们合作的对象是这样的人,给再多钱也不会帮忙。

但眼下我们处于劣势,我只能求和。
我为表哥喝到肚里的酒和送出去的烟感到不值,如果把钱全部退给张丽,等于表哥自费给她搞了一套房!
我不甘心,决定用今生最精湛的演技,跟这个女人谈判。

我拨通张丽的电话,先从道义上谴责她:“姐姐,我们之前有言在先,你也同意了,现在帮你把事情办成,户型楼层都给你选了最好的,结果你却反悔,你说这有没有诚信?”

张丽自知理亏,一直甩锅是他老公不喜欢,认为我们不该收茶水费,我们必须退。

我摆事实、讲道理:“现在房子这么俏,没有关系根本买不到,姐姐,你做生意的你不会不知道,找关系哪有不花钱的呢?”

她又说:“你们收太多了,而且董事长折扣也没有帮我争取到,不然我还可以再少两万块钱。”

此时,我是一万个后悔一开始就跟对方太坦诚,把董事长折扣和盘托出。但事已至此,后悔有什么用呢?

我又动用苦肉计:“姐姐,我是个孕妇,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了,因为你这个事情,这几天我觉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结果现在你单方面反悔,你说你们有没有道理?”

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电话里哽咽得自己都觉得委屈。

对方没说话,我趁胜追击:“这样吧,姐姐,打点关系的那部分钱的确要不回来了,我相信你老公也绝对理解,剩下的我们自己贴了退给你,可以吧?我真的只能做到这个份上。”

张丽气势有所减弱,但依旧拿她老公要举报说事儿,我这个暴脾气恨不得钻到她手机那边把她打一顿。

我心想,你不是威胁我吗?我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是拿出杀手锏:“姐姐,我相信你的老公也是明事理的人,本来买到房子是件好事,真的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你们把人逼到没路可走了,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我阴沉沉地说:“你们的身份证信息、住哪栋哪个单元哪个房间,我这边都有记录,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搞狠了对大家都不好,你说是不是?”那边随即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说回去跟她老公商量下。

挂上电话,我才发现我后背上全都是汗。我有些后怕,想到要是因为自己太冲动,就为了争取那一万块钱惹怒了对方,最后张丽老公还是举报到集团,表哥因此受到牵连,那我真是大罪人一个。

下午,张丽电话过来,说她老公同意我们退4万。我心里长舒一口气,找她要了银行账号,第一时间就打了过去。

看到对方用微信不紧不慢地回复“收到”时,我知道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我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这次惊心动魄的“倒房”经历损失降到了最低,我发誓,这种事情再也不能干了!

06


通过这件事情,我和表哥都意识到,社会险恶,不能轻易相信不认识的人,你预料不到对方会做出什么来“回报”你。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们想从这种不合规的交易中获利,到底是自己的贪欲作祟。把意外之财当成是长久买卖,最终只会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义之财要不得。这件事情之后,我删除了网上的帖子,退出了热烈讨论房价的购房群。后面陆续还有很多人过问我红源府房子的事情,我都一一删除,微信上的好友申请我再也没有通过。

2017年春季,石总被公司内部员工实名举报,其中最醒目的一条就是收取买家高额“茶水费”。调查小组查实后,认为其行为的性质恶劣,给公司声誉和形象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最后,公司宁愿承担21万的赔偿费用,也还是解雇了这名资深老员工。他的行为给所有在职员工都敲响了警钟。

得知这个消息,我和表哥都后怕不已,也暗自侥幸。

幸好,我们能够悬崖勒马,及时刹车。否则,等待我和表哥的,可能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并且,这两次倒房,对我来说也是得不偿失。那种担心受怕、心惊肉跳,让作为孕妇的我时常无法入睡。

2018年4月,红源府第四期即将开盘,由于政府对房地产限价,导致新房价格和二手房价格倒挂,价差竟达到7000余元。买到新房就等于赚到,这个楼盘再次成为网红盘,炙手可热。

此时,市面上的茶水费随即涨到了20万左右。然而,随后传来的消息是,开发公司内部因为有人伸手,证据坐实后,直接被送到公安局。

2016年那次“茶水费”事件,或许保护了我们,这次经历,为我和表哥的人生之路敲响了警钟。做人,必须走正路。

现在,表哥凭借着自己的勤奋踏实,已经升职到公司的管理高层,掌握的权力越来越大、手里的资源也越来越多。不少人通过各种途径找到表哥,希望能够帮他们内定一套红源府的房子,表哥全都一一拒绝。

我虽然全职在家带娃,也还想体验月入上万的感觉,但我知道绝不能再通过这种方式。

(文中的大丰红源府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古语有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一般都带着灾祸。女主的这次经历,够她受用一生。做人只有走正路,才能活得坦荡,睡得安稳。

对今天的故事,你有何感想,欢迎到文末点赞留言。如果有类似的故事,欢迎来投稿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