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陪读侄女惹横祸
有声读物

好心陪读侄女惹横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方
2019-10-11 08:00
为了回报弟弟对我的帮扶之恩,我给回老家借读的侄女陪读。没曾想,我陪出了祸端。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以第一人称写成。 

1


我叫郑莹,70后,出生于皖南山区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我10岁那年,妈妈因病去世,爸爸含辛茹苦地将我和弟弟抚养长大。弟弟叫郑春雷,比我小两岁。

弟弟高中毕业后到北京打工,因为敢闯敢拼,他在北京开了家装饰公司,生意还不错。

我和老公一直在镇上工厂上班,工资微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混得不错的弟弟向我伸出援手,以每个月8000元的工资,聘请老公去北京帮他管理装修的工地。因此,我和老公对弟弟非常感激。

我的大儿子考上大学后,我家情况渐渐好转。弟弟却遇到了一个难题,侄女萱萱从小在北京读书,但因没有北京户口,只能回到家乡参加中考和高考。他和弟媳走不开,左思右想,打电话向我求助,想让我去为萱萱陪读。

到时,我们可以住他们买在县城的房子里,每个月还给我3000元的工资。弟弟帮了我那么多,钱不钱的,我倒不在乎。只是照顾侄女,责任太大。

在我犹豫时,老公打电话劝我:“我们家这些年多亏了春雷,现在他有难处,咱们理应帮一把。而且把萱萱交给谁,大家都不放心……”老公的话有道理,我答应了弟弟的请求。

弟弟、弟媳将萱萱送回县城后,我将住在老家的爸爸也接过来一起生活。在弟弟的安排下,萱萱插班进入实验中学上初三,我的小儿子小宝也转学进入附近的一所重点小学就读。

爸爸主动承担了接送小宝的责任,让我专心照顾萱萱。安排好一切后,弟弟弟媳要回北京了。在他们临走时,萱萱坐在那里默默流泪,不肯道别。

我劝她,她哭着说:“大姑,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我爸妈,别把我扔在这啊!”这孩子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突然被送回老家,也怪可怜的。

我只得安慰她:“你爸妈也是没办法,放心,跟着大姑,大姑会好好照顾你的。”没想到,萱萱直接白了我一眼,赌气把房门关上,开始摔东西。

弟媳隔着门安慰半天,里面没有动静后,她叹了口气,对我说:“姐,这孩子被我们惯坏了,脾气大,你多担待点。现在突然离开我们,可能一时间没办法接受,你就把她当成自家闺女,多上点心……”

话没说完,弟媳的眼眶红了。随后,她不由分说地将2万块钱塞到我手里,说:“这是你下半年的工资,萱萱就交给你了!”

我不肯要钱,推来推去,最终他们还是把钱留了下来。拿着这沓钱,我觉得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2

我虽然是萱萱的姑姑,但从她出生到现在,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拿捏不准这孩子的脾性。

想到她离开了原本熟悉的环境,一切从头开始,肯定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所以,我每天对萱萱殷勤备至,嘘寒问暖,饭菜都是按照她的口味来做。

做为代理家长,我也每天积极和学校的老师互动,及时了解萱萱的动态。可不管我对她如何热情,萱萱总是淡漠的样子。

一次,我无意中听到她和北京的同学打电话说:“太痛苦了,这里不仅作业多,而且没有一个能把普通话说标准的老师,英语发音更是奇葩。我好想回北京啊……”

也不知道对方和她说了什么,她突然愤怒地说:“早知道如此,他们当初就不该把我带到北京,现在又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破地方……”

正在这时,儿子跑过来叫我,我来不及转身,萱萱看见了我,放下电话,气鼓鼓地盯着我:“你为什么偷听我打电话?”

“我……”我一时慌乱,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砰”地关上门。考虑到她是小孩子脾性,我没有计较,一如既往地对她好。

初三的第一次月考,萱萱考得很不理想,把自己关在房间。听她妈妈说,她在北京的学习成绩一直还不错。

我扒在门口听到她“嘤嘤”的哭声,隔着房门好心安慰她:“萱萱,咱们别哭。这是你在新学校的第一次考试,即使考得差点也可以理解,慢慢来,以后你会考好的。”

门突然开了,萱萱带着哭腔,一脸恶气地说:“你又在偷听?!说这些没有油盐的鸡汤有用吗?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考好?走开,不要烦我!”

这是十四岁侄女教训我的话?我愕然,但此时我又不能发脾气,只得讪讪离开。

两天后,我去参加家长会。班主任说萱萱很聪明,但学习态度傲慢,经常在课上怼老师,对同学们也是爱搭不理。

班主任还忧心忡忡地说:“我们也体谅萱萱从北京回到小地方觉得委屈或怎么着,但再怎么着,她得在这里参加中考啊。这样下去不行,你们要多加鼓励和引导,让她尽快适应。”

当天晚上吃饭时,我避重就轻地和萱萱聊起学校的事,让她多听老师的话,和同学搞好关系。没想到,她把筷子一摔,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教训我!”爸爸看不过眼,想说她两句,被我制止了。

饭后没多久,弟媳要和萱萱视频,想了解她的成绩,萱萱不接听。弟媳只好拨通了我的手机,等我把手机交给萱萱时,她一把甩给我。

我赶紧安慰弟媳,让她不要着急,待我问过后再跟他们汇报。哪知我刚要发问,萱萱就大吼:“我讨厌他们,以后别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就知道赚钱,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说完,她哇哇大哭。

萱萱的样子让我很心疼,我想过去抱抱她,可因为之前被她怼过,我又怕自讨没趣,只好干着急。

事后,我把萱萱情绪波动很大的情况告诉了弟弟和弟媳,让他们想想办法,或者回来陪陪萱萱。可弟弟说没时间,公司走不开。弟媳也说,孩子刚开始都会这样,适应就好了,还让我对她严厉点,别惯坏了。

3

转眼,一学期过了大半,萱萱的成绩却一直没见起色。班主任每天在家长群里提醒家长,督促孩子们好好复习。

一次,我复制了别的家长们的回复:“收到,一定督促,谢谢班主任关心。”哪知萱萱看到后,用很瞧不起我的语气说道:“你真是会奉承老师,再说你又不是我家长,凭什么督促我?!”

我已领教这个毒舌侄女的脾气,知道多说只会适得其反,便解释:“我这是礼貌呢……”话还没说完,她手一挥,让我走开。

弟弟得知这件事后,在电话里严厉批评了她。挂断电话后,萱萱朝我吼:“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人,竟然背后告状。我看你就是个汉奸!”

“好好,我是汉奸。”我又好气又好笑。爸爸看不下去了,说:“萱萱,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大姑是你长辈,是你爸妈请来照顾你的,你怎么能说她是汉奸?”

不想,爸爸的话彻底激怒了萱萱,她冲着爸爸大叫道:“你别以为我会感激她,要不是她答应这事,我爸爸妈妈不会把我丢在这里!要感激也是我爸爸,更何况她又不是白干!”

这孩子越来越过分,我当即呵斥她不能这样和爷爷说话,她却不屑地“切”了一声,翻着白眼说:“少来教训我,你虽然说是我大姑,可实际上就是我爸出钱雇的保姆。”说罢,她躲进了自己房间,再不出来。

那一刻,我就像个傻子,呆呆站在原地,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下。目睹这一切,爸爸叹着气劝我,让我别跟小孩子计较。

尽管当时的我恨不得立马带着小宝就回家,但一想到弟弟的嘱托,加上我也拿了他的钱,也只能用爸爸的话来劝自己。

谁知,我的退让更加助长了萱萱的气焰。萱萱开始各种嫌弃我,说我做的饭不好吃,说我穿着土气,不让我骑电动车接送她。

我以为她赌气说着玩,哪知那天我像往常一样等在她学校门口时,她出校门后,却装作没看见,直接过了马路,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见此情景,我一路气得浑身发抖。之后,萱萱也不听爸爸和我的劝说,坚持每天坐出租车上下学,多花一二十块钱。

我劝她:“你爸妈挣钱也辛苦,有大姑接送你,你还坐出租车,这不是白白浪费钱吗?”她白了我一眼:“反正我爸妈会赚钱,你干好你自己的活就行了,管我那么多干什么。”

我识趣地不再说话。有时候真是委屈啊,我忍不住给在北京的老公打电话,他也只能劝我暂时先忍忍。

4

因为成绩不理想,那年中考,萱萱最终只考上一所普通高中,弟弟不甘心让女儿读普通中学,最后决定花钱让她进我们那的一所重点高中的国际班。

读了这种班,萱萱可以不参加国内高考,将来有可能直接去国外读大学。我委婉地向弟弟提出,这样的学校,北京也有,萱萱还能回到他们身边。

弟弟却说:“姐,你是不知道在北京读这种国际班的费用有多高,一年近20万。现在市场行情不好,我们也不知道在北京能做多久。老家的高中费用低,而且教学质量也不差……”

我体谅弟弟的难处,可萱萱现在正处青春叛逆期,一直与我作对,我一个当姑姑的,打不得骂不得,我压根对付不住啊。万一将来出了啥事,还不得是我的责任?

见我一直推脱,弟弟有些不悦地说:“姐,能出啥事啊,萱萱是有些情绪,但你看她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孩子渐渐大了,肯定会越来越懂事……”说着说着,弟弟突然说:“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给的钱少了啊?”

“你这说的哪里话啊!”无奈之下,我只得表示,只要他们放心,我就继续照顾萱萱。

让我没想到的是,上高中后不久,萱萱迷上了一款手机游戏。一次,她上课玩手机被班主任当场没收了手机,并被罚站。

不料,班主任刚转身离开教室,她就坐下了。在窗外看到这一幕后,班主任气得将她叫到办公室站了一节课。

随后,班主任打电话给我,要我一定管好萱萱,还说已警告全班同学,再有谁上课玩手机,就砸了手机,不管新旧。我答应了班主任,并要求弟媳不要再给萱萱买新手机,有事就打我电话。

谁知半个月后,班主任突然让我去学校。原来,萱萱竟将班主任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又在自习课上玩手机,还严重影响了其他同学。

为了以儆效尤,萱萱的手机被班主任当场砸坏,而这部手机是萱萱刚买没几天的,因为她有自己的零花钱和银行卡,我压根控制不了。

当晚,我很认真也很严肃地与萱萱谈心,要她放下手机,好好学习。谁知,她竟然恶狠狠地说老师已经批评过她了,我又来火上浇油,还冲着我大喊:“整天就知道叨叨叨,你烦不烦?”

我也生气地说:“你爸妈让我陪读,就是要我来管你的!”“我不要你管,你给我滚出我们家!”萱萱疯了一般地说出这句话。

我也怒了,更不想再受这窝囊气,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弟弟媳妇,希望他们能回来陪读,我不干了。

5

弟弟第一时间赶回来后,严厉地训了萱萱一通,当着她的面让我好好管她,还警告她再不好好学习,高中毕业后就让她出去打工。弟媳则给小宝买了衣服、鞋子和一堆零食,说了很多客套话。

最后,弟弟还打起了亲情牌:“姐,咱妈走得早,如今爸爸也老了,我们就互相帮衬吧。”弟媳也在一旁帮腔:“姐,我知道萱萱不好带,辛苦你了,放心,我们不会亏待你,工资我们再给你加,姐夫的工资也加。”

在弟弟弟媳的强力安抚之下,我才消气。在萱萱当面保证“一定好好听大姑的话”之后,我这才答应弟弟,会带萱萱到她出国上大学为止。

谁料,弟弟弟媳回北京后,因为怨恨我“告状”,萱萱对我的不满再度升级,不但公然打游戏,还带着小宝一起玩。我和爸爸怎么劝说,她都满不在乎。

周末的一天,我们准备吃饭,爸爸叫萱萱吃饭,她磨蹭半天就是不从房间出来。

想起弟弟让我好好管萱萱,我很生气地冲到她房间,发现她正在玩手机游戏。

萱萱手上到底有多少钱,弟弟弟媳为何总是这样放任?我真是快被气死了,立刻让她把手机交给我保管,她看都不看我。

我觉得如果一味地向萱萱示好和妥协,她只会越来越嚣张,更加看不起我。

于是,我厉声说:“你别以为大姑对你一再忍让是怕你,我告诉你,你爸是给钱让我照顾你,那又怎样?我是你大姑,我现在是你的代理家长,就有责任管教你!”

萱萱激动地犟嘴:“整天就知道管我,你烦不烦?”“不烦,这是我的责任。”我呵斥道。

16岁的萱萱不屑地说:“别说得那么好听,什么责任不责任,还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吗?不给你钱,你会来我们家当保姆吗?”

萱萱的话像一把刀刺伤了我,我情绪激动地冲过去,作势要抢她的手机。萱萱紧紧抓着手机,向后退让。

我吼道:“我告诉你, 不管你怎么说,这个手机,大姑今天收定了。”对峙中,我们全都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软。

到后来,萱萱僵持不过我,竟然瞪着满是泪水的大眼睛,对我说:“你今天要是敢抢我的手机,我就死给你看!”

我惊呆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竟然开口闭口用死来威胁人!我更加生气了,大喊:“来,死给我看,难道我带你还带出仇来了吗?”说着,我进一步上前想夺过手机。

这时,爸爸来到房间,劝我算了。我气不打一处来:“算了?你们总说她小,您听听她说的话,哪里像个十几岁孩子说的?我们再这么娇惯下去,她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见我步步紧逼,萱萱一下跑到窗户边上,再次威胁我:“你要是再上前,我就跳下去,让我爸我妈找你算账,让你一辈子良心不安。” 

我以为她就是耍性子,且如果我退了,她的威胁奏效了,今后这孩子会更加难以管教。于是,我不管不顾地往前走了两步,想再和她理论。

没料到,她一下爬到了窗户上,二话不说就纵身一跃,从四楼跳了下去。我惊呆了,哭喊着朝楼下奔过去,双腿发软,差点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我连滚带爬地来到萱萱身边,哭喊着她的名字,大声呼叫“救命”。不远处的邻居听见了,赶紧跑来支援。

好在萱萱还有呼吸,嘴里却仍在痛苦的呻吟。救护车来后,将她送进医院,我跟了过去,在路上也联系了弟弟和弟媳。

萱萱随后被送进抢救室,爸爸则在手术室外唉声叹气,我一边流泪,一边祈求萱萱没事。经过抢救,萱萱的生命暂无大碍。

6

当天晚上,弟弟、弟媳赶了回来。得知萱萱的情况后,弟媳抱着萱萱大哭,弟弟也心疼得直掉泪。我在一旁不停地道歉,说自己没照顾好萱萱。

弟弟、弟媳虽然有些不快,但碍于情面都没有责怪我。医生说幸亏楼层不高,而且下面有草坪,萱萱内脏没有出血,但是第三、四脊柱受损,两个脚后跟和胳膊都骨折了,后期能否站立,还要看恢复情况。

离开医生办公室,弟媳悲愤交加地质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她前天和我们视频都还好好的,怎么会搞成这样?”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爸爸代我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后,弟媳哭着说:“你说你当时逼她干什么?她愿意玩手机就让她玩,非要搞成现在这样……”

那一刻,我心里觉得委屈,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萱萱,我无力辩驳。

弟弟和弟媳放下北京的生意,轮流守在萱萱身边。见他们回来了,我也不好再住他们家,但为了方便小宝上学,我就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同时也可分担一下照顾萱萱的任务,求得弟弟和弟媳的原谅。

一个星期后,萱萱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告知我们,萱萱的脊髓神经受损,虽然双下肢可以伸直,但因为肌力不够,有可能下半辈子无法站立。

全家人都崩溃了。弟媳更是情绪失控,愤怒地说:“我们给你工资,处处照顾你一家,没想到你却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你赔我健康的女儿!”

她边说边冲上来,用手撕扯我的前襟。弟弟制止了她,我想对弟弟说点什么,可是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拉着弟媳走了。

那一刻,我的心痛得拧成一团。萱萱是我娘家唯一的侄女,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怎么可能会害她?

这时,老公也从北京回来了,安慰我说:“孩子遭难了,当父母的肯定不好受。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没办法,他们的气得有地方出。”

我靠在老公肩头失声痛哭。稍稍冷静后,征得老公的同意,我把我这两年的工资全部取了出来,充到萱萱的医疗卡上。

回去后,我买了棒子骨,炖好骨头汤,请爸爸打电话给弟弟,将汤拿去给萱萱喝。弟媳铁青着脸,来到我这边。爸爸见状,替我辩解:“孩子搞成这样,你姐也不是故意的啊!”

没等他说完,弟媳就冲着爸爸大声嚷道:“爸,你孙女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将来她可能要在床上躺一辈子!你还有心思护着你自己的女儿?难道你女儿是人,我女儿就活该受罪?”

“我谁也不护,我说的是真实情况!”爸爸气得老泪纵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弟媳却无法消气,仍然对着爸爸大吼大叫。为了和侄女好好相处,我天天如履薄冰,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还连累爸爸受气。

我再也忍不住了,激动地回应弟媳:“你不要怪爸爸,我当初多次提出萱萱这孩子不好带,我希望你们回来亲自照顾,可你们把女儿推给我,现在出事了就全怪我吗?”

“当然要怪你,不怪你怪谁?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拿我的工资,却把我女儿变成这样?你半夜能睡得着吗?”弟媳的话句句如刀,刺向我。

我和弟媳闹翻后,老公也没脸再在弟弟的公司干。提出离职后,弟弟也没挽留。

一个月后,弟弟准备带萱萱去北京治疗。我想去看看萱萱,却遭到弟媳的拒绝。弟媳说:“你最好不要去,萱萱根本就不想见到你。”我只得作罢。

这时,弟媳又开口说:“医生说萱萱的后期康复治疗需要大笔费用,本来按照我的意思,这些费用都得你们来出。可春雷念及姐弟情,不想和你们撕破脸。这样,你考虑一下,给萱萱一笔治疗费吧!否则,咱们法庭上见!”

我惊讶地看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苦心给侄女陪读,竟然陪出了这样的局面!现在,弟媳不时找我讨要治疗费,我真是有苦难言,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在此,我请求读者朋友们,能给我支招吗?


萱萱的父母以为用钱就可以将女儿的抚养重任交出去,殊不知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因为环境的变动,最需要的是父母的关爱。原本的姐弟相扶之恩,硬是变成了姐弟仇。

生活中,当你面对亲人的这种不情之请,你是什么态度?欢迎给我们留言。如果有更好的故事,请给我们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