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91006113627
情感 故事 生活

被包养七年 ,金主将我洗劫一空

作者:圆滚滚的大杜子
2019-10-12 20:57
浏览次数:6318
讲述人:南柯, 女,30岁
我是一名空姐,真心爱上了包养我的金主。他破产离婚后,我尽力相帮。可是,结果呢?


柯,2012年,我还是在某航空公司大客户休息室里的一名普通客服。

晚上八点多,清洁阿姨在沙发的缝隙里发现了一只手机并交给了我。十点左右,有一个北京的座机电话打了过来。

一位男士焦急地说,他现在在北京机场,在飞机刚刚起飞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丢了。他明天一早约了客户,手机丢了,客户也联系不上了。

我一边安慰他,一边搜索最近的航班,一边根据资料核实他的身份。最终,我们通过其他工作人员把手机带给了他。

他万分感激,执意要了我的手机号。

一周以后,一位中等个子的中年男人,一手拿着机票一手推着行李箱,来找到我,他叫顾一凡。
他的牙齿特别好看,就像他身上穿的那件白衬衫一样——干净,整齐,洁白。一个月之后,我们在一起了。

他是做投资生意的,经常全国各地、满世界的飞。和他在一起之后,他也经常带我各地飞,出入高档商场酒店,品味山珍海味。

他喜欢照顾我,知道我喜欢名牌衣服、包包,他常常毫不犹豫地去刷卡。

有人说过,“知道你能够成为独当一面,却仍然想把你当成小朋友看待的人,一定很爱你。”我想,顾一凡就是那个人了。我沉浸在其中,不甚欢喜。



好景不长,因为请假太多,我被公司领导多次警告。顾一凡得知后,对我说,那个班别去上了,规矩太多了又不能挣大钱。我反问他,那靠什么能挣大钱?

他说,当然是做投资,股票、基金、楼市、还有好多项目都可以做。顾一凡提出,他帮我做投资,承诺保底20%的收益。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的确有自己的公司,操盘的大都是几千万的业务。我犹豫了两天,最终决定把自己30万左右的积蓄,都转给了顾一凡。

他说,一年之后,给我36万。

我算了一下,和顾一凡认识的这几个月里,他已经为我花了十几万了。即使最终这30万有去无回,我也不至于损失太惨重。

一年之后,顾一凡把36万顺利打入到我的银行账户。

尝到甜头之后,我连本带息地又把36万投了进去。在这一年里,我和顾一凡同居了。除了房租和家里的开销外,他还每个月都给我两、三万的零花钱。

于是我辞职了,过上了有钱又有闲的日子。

杨姐是我原来的领导,平时和我关系也不错。她知道我跟着顾一凡学投资后,曾羡慕地对我说过几次,以后有了好的投资项目,可千万别忘了她。

在一次吃饭的时候,我无意中把杨姐有意要投资的事透露给顾一凡。他并不怎么上心,反道:“高回报肯定有高风险,像他们这种靠工资收入的家庭,钱还是放在银行比较保险”。

我深以为然,便不再提这件事。

2014年初,我经常陪着顾一凡出去应酬。

那时候,在他的朋友圈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股票的牛市马上就要来了。

有一天,顾一凡对我说,过两天他们要带客户出海玩,问我要不要叫杨姐一起来,全程都免费的,不要一分钱。

我也很久没见杨姐了,于是拿起电话给她打了过去,她立刻就答应下来。

那次游艇之行后,杨姐主动打电话给我,她有30万想跟我一起做投资。我当然不敢收,让她直接找顾一凡,哪知道杨姐说,她只对我放心,以后她只认我要钱。

我不敢答应她,但又想为顾一凡拉点生意。于是,我打电话问顾一凡怎么办。

顾一凡不屑地说,杨姐投的钱太少,他也没兴趣。她想投就给她10%的利息,他再给我20%的利息,让我赚10%的差价,就算是给我的零花钱。

有了顾一凡这句话,我立刻有了底气,拿下了杨姐的30万。

2014年底,股票逢牛市,顾一凡的生意特别红火。我生日的时候,他送了我一辆红色的宝马mini。

在一起久了,我经常会抱着他,傻傻地问:“你会永远爱我吗?”他会怜爱地捏着我的鼻子说:“当然会。”

然后我又会问:“你会娶我吗?”他就会重重地叹一口气:“娶了你,那他们娘仨怎么办呢?”
每当话题到这里,都会戛然而止。



我不想顾一凡做那个抛弃家庭的渣男,但我更不想失去他。我相信,他的爱给了我,就够了。

2015年春节过后,杨姐的30万投资理财到期,我想把本金加利息共33万转给她时,她却要再给我汇67万凑个100万,再投一年。

因为有顾一凡这个后盾,我把杨姐的这100万吃进了。

与此同时,有两个女朋友也拿出120万做投资,加上我自己的钱,加上杨姐的,一共经我手的有260万左右。光靠这些收益,就比我工作几年攒下来的钱都多。

2015年下半年开始,大盘一直下跌。看着我紧张的神情,顾一凡说,即使以后亏钱了,也会把小姐妹的钱先给她们的,不会让我为难的。

得到这句承诺,我的心安了不少。

一天夜里,我一觉醒来,发现他正在客厅里上网。当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才发觉,但电脑已经来不及关了。

他正在网上赌博。虽然我知道他平时一直赌球,但网络赌博还是第一次见。此刻,我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没过多久,股票开始雪崩,每天都跌停。顾一凡的心情更加不好,经常醉醺醺地回来。

朋友们问起,我就安慰她们,顾一凡除了做投资,还有很多实业和房产呢,不会少她们这一点钱的。

有段时间,顾一凡回武汉的家里呆了差不多快一个月。那段日子,我度日如年,精神压力特别大,不光是想他,还担心这笔钱。

好在,一个月以后,他回来了。

在激情缠绵过后,他问我,如果他变成穷光蛋了,我还爱他吗?

我想到和他的初识,想到一直以来他对我的好,想到这一个月不见,我的相思入骨,我坚定地对他说,哪怕他一无所有,我也会永远爱他。

顾一凡得到确认之后,变戏法似的从包里翻出了离婚证。

他告诉我,他老婆自从知道这次股票大跌,他亏了很多钱,被投资人催债之后,跟他提出离婚了,并且要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我把他的离婚证看了又看,莫名有一种“骞翁失马”的感觉。检验我们真爱的时刻到了,我的内心激动得想狂舞。

为了帮顾一凡东山再起,我卖掉他送我的车,他之前每个月给我零花钱我也攒了50万左右。一共给了他60万后,我手上所剩的也没多少了。

那段时间经济压力虽然非常大,但想到他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我还是幸福的。

一天晚上,顾一凡去洗澡了,这时,他放在茶几上的微信跳了出来。

微信是他老婆发来的:“那你就早点回来吧,我和孩子们也想你了。”上一条是顾一凡发给她的:“老婆,我想你了。”

我看看时间,这条消息是半小时之前发过去的。之前的信息被删了,仅剩下这两条。

我点开了她老婆朋友圈一看,定位在美国。她的朋友圈里面经常晒一些生活日常,之前还有和顾一凡在一起的,完全是幸福的一家四口的模样。

我完全懵了,手脚发抖,血液不停地往脑袋上涌。

顾一凡从浴室里出来,我拿着手机愤怒地责问他:“为什么已经跟我在一起了,还要想着别人?”他一把夺过手机,骂我神经病,为什么要看他的手机。

我不依不挠,一定要他给个解释。

他冷冷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湿漉漉的头发都沒有吹干套上衣服就出门了。听到重重的关门声,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慌,我发现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的内心变得特别敏感脆弱,只要他的手机一响,我马上就会心神不宁,就想去看看是不是他们又在联系了。为此,我们不停地争吵。

更让我不安的事,我朋友们的投资理财就快到期了,而这时的顾一凡却拿不出一分钱来。

当大盘跌到三千点的时候,杨姐和我那两个朋友每天轮番打电话问我钱的事情。顾一凡那边的催款电话也是一个接着一个。

我跟他商量,我这边钱少,能不能先还我。

他说,股票里早就没什么钱了,他早就抛了一部分,拿着钱去网上赌博了,原本想去博一博的,最终全输掉了。

顾一凡的话就像把我扔进了一个冰窟窿里,冻得我牙齿咯咯直响。

最让我感到崩溃的是,在一个毫无征兆的下午,顾一凡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

我去了他的公司找他,这间我只去过两次装修豪华的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

我无数次拨打,终于拨通了顾一凡财务的电话,他告诉我:顾一凡早就在半年前用假离婚转移了全部财产,他所有的实业和房产都是他老婆的名字。他现在很有可能去美国躲债去了。

现实是如此讽刺,我为了他,变卖家产,助他东山再起。可他呢,原来在股灾初露狰狞时,他就已经选择了保全妻儿。

对于他来说,妻子和情人,到底谁是真爱,已经不辩自明了。

当父母从老家赶来,叫110撬开房门时,我已经昏睡三天了。看到床头的安眠药时,妈妈吓得哇哇大哭。接下来,我送到了医院灌肠。

一番折腾下来,我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虚脱地躺在病床上。

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的老爸说:“遇到困难就跟爸妈说,你欠下的债,我们来帮你还,前几年家里拆迁分了两套房子,把这两套房子卖了应该就够了,你不要太担心了。”

我的泪就这样顺着眼眶无声地滑落下来……

往期精彩回顾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