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7164842
情感 故事 生活

带着二胎弟弟出嫁,丈夫逼我离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雪百合
2019-10-13 20:37
有一个相差21岁的二胎弟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本文当事人告诉我们:不是每个家庭,都适合生二胎……

01

 
“女儿,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当姐姐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是在2013年3月,寒假开学的第二个周。21岁的我握着话筒,感受着电话那端的激动与幸福,心情却如打翻的盘子,五味杂陈起来……
 
我叫沈薇,辽宁大连人。2012年7月底,我考取了北京某名牌大学。
 
我爸是运输公司的业务经理,一个月工资将近两万,足够家用。所以我上大学后,我爸就劝我妈干脆在家做个全职太太,享享福。
 
可突然闲下来,那种巨大的失落感让我妈无所适从。时间久了,她便觉得这种日子索然无味,内心异常空虚。


 
还记得刚读大学那会儿,跟妈妈视频聊天,她总是向我抱怨:
 
“女儿,我现在真怀念以前啊,虽然忙碌,但日子特别有奔头。可现在呢?只我一人在家,真是无聊透了。”
 
当时宿舍的小伙伴正在谈论自己的弟弟妹妹,我就调侃她:“妈,要不您再给我生个弟弟?等他出生了,您就不知道‘闲’字怎么写喽。”
 
我妈忍不住乐了:“我都46岁了,哪里还能生出娃来?”
 
“那可不一定呢,我奶奶生我爸时不都快50岁了?况且现在生活质量这么高,你的身体更不在话下。”
 
我们娘俩围绕着生二胎的话题说了很久,我妈一直被我逗得直乐。
 
可我没有想到,我的一个玩笑话,我妈却当了真。这不,报喜电话真切地告诉我,我要当姐姐了!
 
电话里,母亲没有察觉到我情绪的异常,还在欢快地说着:“闺女,等我和你爸将来不在了,你们就是个伴。”
 
我稀里糊涂挂上了电话。

02


说实话,我打心眼里不希望我妈生二胎。他们已经近50岁,抚养一个孩子需要花费大量精力,他们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我恨起自己,当初不该跟妈妈开二胎的玩笑,不该不负责任地给他们乱出主意。如今,养育孩子花销多大啊,我之前打算本科毕业出国深造,现在父母有了二胎,我估计自己的日子也要紧巴了!
 
虽然诸多担心、不安,但面对父母的热情,我不忍泼冷水。或许,他们真的太寂寞了,孩子的到来,会让他们的生活热闹起来。更何况我爸一直想要个儿子,说不定我妈这次就圆了他的梦呢?
 
那段时间,我郁郁寡欢,情绪很是低迷。
 
那天,爸爸来北京出差,顺便过来看我。他慈爱地摸着我的头问:“沈薇,你是不是不赞同爸妈生二胎?”
 
我低下头默不作声。
 
爸爸笑着说:“傻孩子,你一定在担心,我们生了二胎后会对你的关爱少一些吧?放心吧,爱,是不会因为付出而减少的,我们对你的爱不会少一分。如果你实在不同意,我们一定会尊重你的意见。”
 
我怎么能不同意,难道要妈妈去引产吗?不,我不敢。我只能违心地告诉爸爸,我同意他们生二胎。
 
2013年底,弟弟晓东出生了。爸爸第一时间把弟弟的相片发给我看,开心地说:“这小家伙和你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虽然一直不赞成爸妈生二胎,可当看到弟弟那软糯的样子,我忍不住内心柔软起来。他是我的弟弟,身体里流着与我相同的血液的亲人。
 
寒假时,弟弟已经满月。
 
因为我妈的奶水不足,弟弟只能喝奶粉。爸爸经常出车,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妈妈是高龄产妇,身体恢复不是很好,白天照顾孩子已经很累,所以半夜给弟弟冲奶粉的活,就分配给了我。
 
我的手机里订满了闹钟,每隔3个小时就要起来冲一次奶粉。这样的生活充斥着整个寒假,让我苦不堪言。
 
那天晚上,我实在太困了,闹钟响了很久都没有听到,我妈第一次朝我发了火:“闹钟这么响你都没有听见?你想饿死弟弟吗?”
 
我委屈不已,忍不住怼了一句:“少吃一顿就能饿死?面条捏的?”
 
我妈气得直接把尿不湿扔在我身上:“有这犟嘴的功夫,奶粉也冲好了。”
 
我愤愤地把脏兮兮的尿不湿摔在地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们既然生了,就应该自己养,干嘛逼着我起来给他冲奶粉?”
 
我妈气得哇哇大叫:“你个死妮子,我把你伺候大了,翅膀硬了是吧?他是你亲弟弟,给他冲个奶粉怎么了?等将来婆家欺负了你,还得仰仗你弟弟给你撑腰去呢!”
 
我简直被我妈的设想气笑了。等他能给我撑腰,我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这种鸡飞狗跳的日子,简直令我煎熬。还没开学,我就找了理由逃回了学校。
 
03


如果时光就这样在吵吵闹闹中过去,弟弟也就一晃眼长大了。
 
可是,命运的安排,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那天,我记得是弟弟两周岁的生日,我在网上给他订了同城蛋糕。
 
傍晚的时候,我接到我妈的电话,她说:不知道出差的爸爸是否能赶回来。
 
那天,我即将面临研究生考试,还在外面租了房子,忙得焦头烂额,考试时就没跟家里联系。
 
等我考完,我给家里打电话,我妈说:“你赶紧回来!”
 
我坐着火车回去了,以往都是爸爸来火车站接我,这次却,无人等候。我只好打车回家。
 
令我震惊的是,走进家门,我看到了竟是憔悴不堪,脸上还挂着泪痕的母亲。


 
“我爸呢?”我下意识地问。
 
我妈的泪水如开闸的河:“你爸走了。”
 
我停滞了呼吸:“去哪了?”
 
我妈哭着说:“你爸去世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我考试这两天,我已经和爸爸阴阳相隔。
 
爸爸是在弟弟2周岁生日那天出事的。
 
当天,爸爸本来在哈尔滨出差,为了及时赶回给弟弟过生日疲劳驾驶,撞到了对面车道的一辆斯太尔大挂车,当场死亡。
 
我妈哭着说:“我怕影响你研究生考试,就自作主张隐瞒了你爸爸去世的消息。”
 
我悲恸地哭倒在爸爸的遗像前。从小到大,爸爸宠我爱我,从不舍得打我一下、骂我一句,可我却没有见爸爸最后一面!
 
我把痛与恨都发泄到妈妈身上:“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你这么做,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在卧室躺着睡觉的弟弟,被我和妈妈的争吵声吓得大哭起来。我冲着这个不谙世事的小不点怒吼:“别哭了!都是因为你,爸爸才会去世的!”
 
妈妈忍不住训我:“不要把爸爸去世的责任怪罪在弟弟身上!”
 
我爬起来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嚎啕大哭。
 
那个寒假,我和妈妈的关系从没有过的冷淡。
 
04

 
大年初四,我便回到了学校。
 
很快,我得知,我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为缓和母女关系,我打电话向妈妈报喜。她很激动,说爸爸在天有灵也一定会特别开心,还嘱咐我好好学,继续深造。
 
可没想到两个月后,我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让我立刻回家一趟,家里有急事。
 
当她把诊断书递给我时,我差点瘫软在地。妈妈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原来,自从我爸去世,我妈就开始了严重失眠。生无可恋、对弟弟毫无耐心、恨不得带着弟弟一起去死,这些消极念头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她偷偷去看心理医生,医生告诉她,她已经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必须积极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本来打算积极吃药治疗,坚信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说到这里,妈妈再一次泪如泉涌。
 
“可那天,你弟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哭闹不止,开始的时候,我还小声哄他,可他就是不听话。我突然烦躁无比,对他大吼起来,然后,看着他还是哭嚎,我疯了一样扑上去,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如果不是邻居听见我的怒骂声和你弟弟的哭声,及时阻拦,可能我会把你弟弟打死。”
 
我听了,倒吸一口凉气。说话间,弟弟被妈妈送到隔壁邻居家玩,这些伤心的话,他一无所知。
 
“我恨死了我自己,我无法相信,把晓东打得鼻青脸肿的人竟然是我!我这才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我觉得指不定哪一天我真就把晓东害死了。”


 
说到这里,妈妈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哀求我:“妈妈本来想雇个保姆帮忙照看的,可谁知道保姆会不会虐待他?妈妈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快毕业了,能不能不读研究生了,回来工作,帮我照顾弟弟,好不好?”
 
我被妈妈的话震呆在了原地。我昨天才和导师见过面,美好的未来正向我招手,可如今,残酷的现实摆在我面前。放弃我的前程,承担起抚养弟弟的重任,这让我如何能接受?
 
妈妈看出我的不愿,突然跪在我面前:“凭你名牌大学毕业,找工作根本不是难事。你的梦想重要,可妈妈和弟弟的命不也重要吗?你真的忍心他没人看管?真打算让他自生自灭?求求你,帮帮妈妈,帮帮这个家。妈妈求你了!”
 
看着眼前被病情和伤痛折磨的妈妈,我泪水如注。我恨,恨他们轻率地生下弟弟;我恨,恨老天爷夺去爸爸的性命;我恨,恨妈妈懦弱无能,扛不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我恨自己,恨摆在我面前的,竟是这样的命运。
 
扶起了母亲,我沉默着,去邻居家接回弟弟。他傻乎乎地往我怀里躲,看妈妈的眼神,全是不安和恐惧。我的心,再次灼伤。
 
夜里,我半睡半醒,忽然听见弟弟尖锐的哭声,我赶紧跑进卧室,发现弟弟掉落在地上,妈妈正在左右开弓地打他。
 
我赶紧把弟弟解救出来,他紧紧地粘在我身上,身子因哭泣剧烈颤抖,看着他稚嫩的身体上那刺目的伤痕,我心疼不已。而意识到问题的母亲,则开始用头撞墙,嘴里喃喃道:“我错了,我错了……”
 
我做出了此生最痛苦的抉择。我不顾导师的极力挽留,毅然选择毕业回家。
 
我在老家的城市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很快承担起把照顾妈妈和弟弟的重任。
 
05

 
为了让妈妈尽早恢复身体,我把妈妈送到了邻市一个很有名的疗养院。
 
弟弟上了幼儿园,我开始接管他的生活。为了做到早送晚接,我给弟弟办了托管,这样即使下班晚了,我也能赶去接他回家。
 
生活,把我这个浪漫无畏的未婚少女,变成了一个忙碌的奶妈。
 
弟弟很依赖我。每天晚上,他都会奶声奶气地给我讲幼儿园的趣事,晚上必须握着我的手入睡。
 
一天,我去接弟弟放学,小家伙刚坐到电动车后座上,便神秘兮兮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巧克力递给我。
 
我笑着问他:“哪里弄来的?”
 
他眨着忽闪的大眼睛说:“我帮同学擦桌子换来的。”
 
我忍不住笑了,小小年纪还会等价交换了。
 
我正要跨上电动车,弟弟突然抱着我的胳膊,奶声奶气地说:“姐姐,生日快乐!”
 
我愣住了:“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弟弟异常自豪地说:“我今天早上听妈妈给你打电话了。”
 
我忽然湿了眼眶。这个才3岁半的孩子,竟然会祝我生日快乐。我的心里,被满满的感动充斥着。


 
这个可爱的小人儿,已经慢慢地渗入了我的生命。
 
2017年底,我经人介绍认识了肖伟,彼此颇有好感。
 
我将家中的实际情况向肖伟和盘托出。肖伟被打动了,表示一定会和我一起承担抚养弟弟的义务。
 
自从和肖伟相恋,日子轻松了许多。闲时,肖伟便会帮我带弟弟玩。已经4岁的弟弟,也很喜欢肖伟。
 
我带肖伟去疗养院见了妈妈,妈妈对这个淳厚老实的男孩很是满意。
 
可没想到,肖伟父母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原因很简单,我有一个累赘弟弟。
 
肖伟的姐姐甚至怀疑弟弟是我的私生子,非要我和弟弟去做亲子鉴定。我告诉肖伟,我无法忍受这种人身攻击,既然他家百般阻挠这婚事,不如就此分手。
 
可肖伟却死心塌地爱上了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婆家最终同意了这门婚事。
 
2018年5月,我和肖伟步入了婚姻殿堂。那时,弟弟已经四岁半了。
 
我妈的抑郁症已经稳定了下来,她见我结婚了,不忍心再让弟弟拖累我,就决定从疗养院回家带孩子。
 
谁知,我妈回家的第三个月,突然又中风晕倒。刚刚松一口气的我,只好再次把弟弟接回自己身边。
 
06

 
我爸当年出事时,算上保险和抚恤金,一共有30万块钱。这两年我妈在疗养院疗养,加上中风住院和各种花销,还有10万存款。
 
因为我妈一直没有工作,所以这钱,我一直没动,留作我妈的养老钱。
 
弟弟晓东天资聪颖,妈妈嘱咐我一定要让他受到最好的教育。我就和肖伟商量,给弟弟报两个兴趣班。
 
肖伟痛快地答应了,还大方拿出自己刚发的绩效工资,我非常感动。
 
我一直认为丈夫是心甘情愿付出的,直到那天我无意中听到他和朋友语音。
 
朋友说:“肖伟,你这刚结婚就给小舅子当爹,你图什么呢?别到时候喂出个白养狼来。”
 
肖伟说:“你说我丈母娘真有意思,生了却不养,把一切重担都扔给我们,太自私了。我现在连聚会都不敢参加,省钱给小舅子上兴趣班。祖宗!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默默地叹一口气。我不怪他,因为站在他的立场上,妻子带着一个孩子嫁过来,自己还要省吃俭用伺候着,自然心里不爽。


 
我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和丈夫好好谈谈。可我还没来得及和丈夫谈,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天,婆婆来家里吃饭,晓东不认识她,嫌她坐了自己的凳子,就哭闹着让婆婆让给他。婆婆本来就不待见晓东,就吼他不听话,还用力推了他,晓东没有站稳,摔倒在地。
 
我一时气结,说婆婆:“一个小孩子,您怎么跟他一般计较?”
 
婆婆气得嚎啕大骂,说肖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竟然娶了带着弟弟的女人,自己的宝贝儿子还得义务养小舅子。
 
婆婆最后冲我叫嚣:“我告诉你,你弟弟一年的花销至少得两万,这钱必须让你那精神病的妈出!”
 
我的火气再也抑制不住,和婆婆吵了起来,肖伟两边劝,愁得焦头烂额。
 
他好不容易把妈妈哄走,回来对我一顿埋怨:“我妈说的也没有错吧?养你弟弟我们额外要支付多少钱你心里有数,这才上幼儿园呢,将来有的是花钱的地方。”
 
我流泪哭诉:“那你说我怎么办?我妈都这样了,我再把弟弟送回去,一老一小谁照顾?当初你不是信誓旦旦要帮我抚养弟弟的吗?你现在后悔来得及,我没求着你跟我过!”
 
我和肖伟冷战了一个周。
 
07

 
我和肖伟和好,是因为我怀孕了。
 
肖伟特别开心,怕我劳累,主动承担了晓东的所有事情。婆婆也不计前嫌,每天都过来给我们做饭。家中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和谐。
 
怀孕三个月的一天,晓东突然发了高烧。我和丈夫赶紧把他送去医院。因我怀孕在身,肖伟就让我回家休息,他晚上在医院陪夜。
 
可晓东哭闹不止,非要我陪。
 
生病的晓东情绪焦虑,一晚上总是哭闹,让我身心俱疲。
 
早上,护士来给晓东打针,他剧烈反抗。我只得死死按住他的双手,谁知,为了摆脱我,晓东竟然用脚向我的肚子猛踹了一通,腹部霎时尖锐痛楚,我忍不住弯下了腰,晓东则趁机跑出门去。
 
我焦急地喊着晓东的名字,疼瘫在地。
 
腹中的孩子没了。
 
待肖伟火速赶来医院时,我刚从手术室出来。我焦急地抓住肖伟的手,问他找到弟弟没有,肖伟当场发飙:“你就知道你弟弟,我们的孩子呢?孩子没了!你难道不心痛吗?”
 
肖伟将孩子流产的错因,全部怪在我的头上。


 
我百口难辨,也不愿解释。好在找到了弟弟,他并没走远,被护士们轮流看守着。弟弟看着我惨白的脸色,终于明白,他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
 
他默默地站在墙角,茶饭不思,不停地张望我,再垂头抹眼泪。
 
看着他的可怜样,我的恨意消解了一半。谁叫他是我的弟弟呢?
 
肖伟和婆婆怨恨我没有保护好腹中的孩子,一直没来医院看望我。
 
妈妈得知情形,赶到医院后,不停地对我说:“对不起,连累了你。”
 
看着因中风变得走路蹒跚的母亲,本要斥责的话也只好咽回了肚子里。
 
母亲身体不好,无法照顾我们,无奈之下,我只好给自己和弟弟雇了护工。
 
四天后,我和弟弟双双出院,回到家里。
 
可没想到,丈夫见我的第一句却是:“要么把你弟弟送走,要么我们离婚!”
 
我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肖伟嘴中说出来的。弟弟那么小,妈妈身体又那么差,难道要把他送去福利院吗?
 
可丈夫却完全站在了婆婆那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当初美好的誓言,都被生活磨碎。
 
这些话,五岁的弟弟一字一句都听在了耳朵里。他默默抱着我说:“姐姐,你把我送去幼儿园吧,那里有小床,我可以一直住在那里,这样,姐夫就不会和你离婚了!”
 
我抱着弟弟失声痛哭。聪明的弟弟,竟然听懂了我和丈夫吵架的根源!竟然乞求我把他送走!
 
一边是血浓于水的弟弟,一边是不舍割舍的丈夫。我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中。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结  语
如果早知生活变得如此一地鸡毛,文中的妈妈还会毅然决然生下二胎么?而文中的姐姐,是不是也会在母亲怀孕之初,更坚决地制止父母的行动?

生活,没有如果。当二胎弟弟变成幸福生活的枷锁,要改变的或者是文中的姐姐,放弃这段不算美满的婚姻;或者是文中的丈夫,真正接纳妻子和她负重的家庭;还有风中残烛的母亲,她也该走出自怨自艾,多为这个家分担一些,强大一起。 

既然选择了负重的生活,那就多些辛苦、豁达、乐观和付出,负重地走出一片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