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142742
情感 故事 生活

抢走我的男人后,小3沦落到街上捡垃圾了

作者:允歌
2019-10-12 17:13
浏览次数:5351
01 


翠兰在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喝到小区楼下,还剩三分之一,想着干脆喝完扔垃圾桶,免得带回家又得扔一次。

身后突然有人说话,您好,您这瓶子能不能给我啊?

翠兰回过头,一愣,继而乐了,竟然是朱秀。

朱秀显然也认出她了,脸一下白了,嘴巴一呶,没听清说啥,飞快跑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翠兰啧了一声,来了兴致,去了小区里的棋牌室,老板娘就是个包打听,小区里的啥事,都瞒不过她。

老板娘说,朱秀是上上个月来小区的,她给十栋一户人家的孩子教什么琴,一星期两次,可她不光教琴,还跟小区里的清洁工抢废品,有次闹得挺大的。

雇主本来嫌丢人要解雇她的,她又哭又求的,这才勉强算了。

但朱秀跟清洁工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所以不敢捡得太明目张胆,大多时候就是盯着别人要扔的东西捡一捡。

老板娘听说她儿子有什么病来着,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

翠兰听了一耳朵朱秀的八卦,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她竟然混到要捡废品了啊!啧啧。

翠兰想到一句话,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你家。

五年前,朱秀可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她跟马东凑成一对狗男女,气势嚣张地逼着翠兰离婚。

比起那对狗男女的春风得意,那会的翠兰真的是惨。



02 


论家庭条件,翠兰嫁进马家算是高攀了。

说起来,是马东父母相中了翠兰,看中了她的孝顺贤惠。翠兰对马东也是满意的,那会她年纪小不经事,贪图马东长得不错,又会说话哄她,哪怕有些小毛病,看在脸的份上,翠兰没放心上。
何况,马家的彩礼给得足,让翠兰爸妈狠狠长了脸。

婚后,问题就出来了,马东的女人缘太好了,一开始翠兰气,闹,他就耍无赖说是那些女人主动招惹他的。

公婆起先还说几句,翠兰抱怨得多了,他们难免觉得翠兰不懂事,你一个女人拿不住自己的男人,那是你自个儿没本事。再说了,总归是自己的儿子更亲些。

再说,他们也不满翠兰结婚几年都没怀上。她去医院查了,子宫先天发育不好,折腾了很久,不知道打了多少针,吃了多少药,连偏方里的蛤蟆蝎子蜈蚣都吃过。

谢天谢地,她三十岁那年,终于生了一个女儿。

公婆不满意不是孙子,又催着翠兰生二胎,但翠兰觉得就她这样的身体,能生一个都是老天给的运气,哪还敢有什么奢求。

从前翠兰还想过要不要干脆离了完事,但经历了漫长的求子之路,翠兰折腾怕了,女儿身体不太好,要是她离了婚,她娘家是指望不上,她自己也没那个能力一边赚钱一边照顾女儿。

翠兰对马东外头的那些风流事儿就不太在心上了,他爱咋咋。

马东愿意给家用,还愿意在女儿面前扮个爹的样子,就够了。

有时候,你觉得日子操蛋得很,但你还得继续过下去。


03 


女儿四岁那年翠兰带她出门,出了车祸,哪怕她全力护着女儿,女儿还是走了,翠兰伤了一条腿,在床上养了大半年才缓过来。

也是祸不单行,那年她爸脑梗,她妈高血压犯了,她因为身体不好,最多做点零工,没几个钱,没办法,只好求助马家。

公婆对翠兰早就大不如前了,在他们看来,再贤惠的儿媳妇要是生不了孙子,都白搭,先前吧,哪怕只有个孙女,起码也是马家的血脉,现在也没了,于是,他们逼翠兰离婚。

她死活不肯。

不是她对马东有什么不舍,而是她离不了。

车祸其实赔了一笔钱,但那时候翠兰失去女儿,精神恍惚,所以那钱就被马家挪走了,翠兰一点证据都没留下。

而房子都是公婆名下的,要是离婚,她一毛钱都分不到。

她一个人没钱没关系,可她娘家需要钱,马家人爱面子,只要她一天是马家的媳妇,那他们就不能真不管医院里的亲家。

哪怕是死皮赖脸,翠兰也需要这点亲属关系。

说句客观的话,马东对翠兰确实不咋滴,但做为一个男人,他拿得出手。

尽管三十多了,但依旧头发黑密,身材也保持得好,加上嘴甜心细,他要是愿意花心思在你身上,他真能把你宠得跟公主似的。

以前翠兰就经常被他哄,所以犯贱似地原谅他,还卑微地认为自己没给他生孩子很对不起他。
这女人啊,吃过带血的玫瑰,才知道那是多么毒的东西。



04 


自从女儿没了之后,马东和翠兰关系就降到了冰点,别提夫妻生活,连话都没法好好说几句。

马东哪是忍得住的主儿,外头不知道沾惹了多少女人。

朱秀,是其中的佼佼者。

她名字里有个秀字,但长得一般,不过胜在年轻,家里做生意有钱,舍得打扮自己。她就喜欢马东这种帅大叔款的,马东呢,贪图她的钱,很快就搅得火热。

朱秀早就知道马东已婚,但她不在意,翠兰闭着眼睛也能知道马东是怎么描述自己惨淡的婚姻和无趣的老婆的。

朱秀就像英雄一样冲锋陷阵,希望把马东从翠兰这里解放出去。

朱秀火力全开地逼翠兰离婚是从她怀孕开始的,她要生下来,孩子就不能是黑户口,所以翠兰得让位。

翠兰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朱秀怀孕有五个月了,穿着定制的防辐射孕妇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翠兰的鼻子大骂她站着茅坑不拉屎。

马东在一旁扶着朱秀,生怕她摔倒。

因为他们找关系查了,是个男胎呢!这可把马家人都高兴坏了,觉得终于有后了,所怎么看翠兰怎么不顺眼。

翠兰心里冷得厉害,朱秀怀的是他的孩子,她死去的女儿就不是吗?马东连女儿的忌日都记不住!

她忍不住怼回去,哦,原来马东就是个茅坑啊!还真是像!又臭又脏!

马东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

翠兰心死了,同意离婚,但她绝不会答应净身出户,房子她知道是要不到手,但是钱,她要五十万。

05 


马家起初不想给,五十万可不是笔小数目。

翠兰不怕他们磨叽,撂下狠话,一天不答应给她钱,她就一天拖着,就算告上法庭,她不同意,那朱秀就只能是个不要脸的小三,马家的宝贝孙子就是个私生子!

马家人要脸面,朱家人做生意的,也怕翠兰闹开了,影响不好,就把钱给了翠兰。

翠兰和马东离了婚。

翠兰拿那五十万的一部分付了一套小房子的首付,余下的钱除了给爹妈看病,还租了个小铺子开店,生意过得去,能应付得了生活,这么一忙碌就是五年过去了。

起先她还知道那两人结婚了,果真生的儿子,马家人都很高兴。翠兰总会想到自己的女儿,很难受,慢慢的也就不去关注那边的事儿了。

也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朱秀变成了这副模样,翠兰记得,朱秀家的生意做得很大,马家也不穷啊。

不过翠兰也就是闲来无事这么瞎想一下,她每天忙店里的事就够辛苦了,没工夫去惦记抢走前夫的小三的人生经历是啥样的。

更谈不上解气啥的,顶多唏嘘一下人生无常罢了。



06 


翠兰没想到,朱秀会找到她店上去。

不是去找她的,而是她店门口扔了一些进货的纸箱子,朱秀想要,就进店了。

她一见翠兰,又是转身想跑,跑了两步又停下了,仿佛下了狠心,又折回来了。

见她这样,翠兰就知道,她是真的被逼上绝路了。

朱秀本来长得就一般,现在看起来跟个操劳过度的中年妇女似的,翠兰记得,她好像还不到三十。

翠兰也没多说别的,就把那些纸箱都给她了。

朱秀攥着衣角,嘴张了半天才语焉不详地说了些话,翠兰听明白了,她是替当年的自己道歉。
翠兰挥挥手,大度地说都过去了,看你也不容易。

朱秀突然就红了眼睛,哽着声音说,对不住啊姐,马东就是个混蛋!

翠兰沉默了,她比谁都清楚马东是个混蛋,可架不住这女人要往混蛋身上靠,能怪谁?都是命。

打那以后吧,翠兰要是有空纸箱什么的,都让朱秀拿走,两人没多余的话,朱秀没提她的遭遇,翠兰也没问她,两人关系注定了她们说啥都不太合适。


07 


那天翠兰在店里打盹,突然朱秀急匆匆跑过来,怀里抱着一孩子,手里还牵着一个。

她一见翠兰就哭了,差点要下脆,翠兰被惊一跳,赶紧拦住了。

以前朱秀是气着她了,可都过去那么些年,日子翻篇了,她现在日子不差,犯不着揪着那些苦逼兮兮的事儿不放,连马东站在如今的她面前,她都懒得煽他一巴掌,何况朱秀。

朱秀哑着声音求翠兰帮忙看着她两孩子,她家里出事了。

翠兰这才注意到,她身上有伤,还有血渍,那两孩子身上像在地上滚过一样,很脏。

朱秀说,姐,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我……

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胡乱擦了擦脸,留下一句我等会就来接,然后跑了。

翠兰还没搞清楚状况,人就没影了,她看着留下的两孩子,一个稍微大点,可能七八岁了,另一个小点,大概就是朱秀和马东的儿子。

两孩子的小眼神可怜又害怕,翠兰叹了一口气,她总不能把孩子扔大街上去吧。

大点的孩子是朱秀她哥的,翠兰给他弄了点吃的之后,倒是能说点话了。

他说家里来了很多人,要打人。翠兰死皱着眉,到底是小孩子,搞不清状况,说得稀里糊涂的。

不过有件事,她倒是知道了,以前棋牌室老板娘说朱秀的儿子有病,她原本以为是身体上哪不对劲,但看来,不止那样,那孩子基本没有反应,不说话也不看人。

翠兰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她没了的时候,也是这么大点。

女儿没了,儿子病了,也不知道马东是做了什么孽,这么没儿女缘。



08 


到了晚上,朱秀终于来了,头发散乱,像个从疯人院跑出来似的。

翠兰问,家里的事儿解决好了?

朱秀愣了一下,没吭声。

翠兰就明白了,事儿还没完呢。

她看了看屋里睡着的两孩子,说,那就让他们在这过夜吧,我再拿床毯子过来,你守着他们。

朱秀就哭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山要崩,地要塌的架式。

翠兰终于问了,马东呢?不管怎么说,他是孩子的爹,不应该置身事外。

朱秀哼了一声,跑了。

当年她把翠兰逼走,嫁给马东,后来又生了儿子,也是过了几天好日子的。马东那人细心起来,你真挑不出啥不妥来。

转折是儿子反应不太正常,检查说是自闭症。

起先也没当回事,以为治治就能好,但治了一年还是没效果,儿子连人都不会喊。马家就有点失望了,就想放弃儿子,让他们再生一个。

朱秀不同意,一个女人的心理,当了妈之后,会不由自主地改变。

她很清楚一旦有了二胎,儿子就相当于被放弃了,再说,才治一年而已,那么着急干嘛?

马家人不同意治,但朱秀无所谓,她有钱,自己带儿子去治。

马东渐渐有了情况,但她分不出心去在意,一门心思扑在儿子身上。

后来听说上海有家机构治疗这病很不错,她就想去,但还没动身,她娘家出事儿了。

她爸犯了经济问题被抓,家里垮了,嫂子扔下侄子跑了。

朱秀爸很疼她,所以她是有不少私产的,她把房子都变卖了还娘家的债,她想先把这一关挺过了再说。

马东却说她胳膊肘往外拐,大吵一架,然后,把其余的钱卷跑了。

也是朱秀以前太信任马东了,什么都交给他打理,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她跟公婆闹,甚至报警,可她和马东的夫妻关系没解除,马家人又说马东跑去非洲做生意才拿走的钱,这事儿根本没法管。

09


朱秀大哥被债主打断了一条腿,马家这边靠不住,每个月只肯给一点生活费,那还是怕人戳脊梁骨才勉为其难给的。

可自闭症最好的干预年纪是六岁之前,她想攒够钱带儿子去上海。

以前家里惯着她,没好好念过书,好在学了几年的手风琴,可现在学这个的人越来越少了,好不容易才在翠兰那个小区里找到一份教琴的活儿,没办法,为了攒钱,她开始捡废品卖。

自从家里出事,谁都躲着她家,这次又来家里要债,还动了刀子,她带着两孩子跑出来,想了很久很久,才决心带到翠兰这来。

她以前听马东说起过翠兰,说她对女儿特别好,再加上后来翠兰什么也不问就让她拿走纸箱,她很清楚,翠兰是个厚道的女人。

看在孩子的份上,她不会不管。翠兰叹了一声,这时候,她也没法去怪朱秀耍心机了。

过了小半个月,朱秀说她要回农村老家了。

她用力扯着嘴角,可眼里的那股绝望啊,像支利箭,狠狠地刺了出来。

但能怎么办?她为了摆脱债主,把最后存的那点钱也掏了出去,她妈也被吓病了,要是再来几次,说不定她妈就没命了,回老家,起码能清净点。

只是这样一来,她儿子治病的希望就没了。

翠兰懂这话的意思。

但,真的就不去治了?回了乡下,那孩子的将来可就真难讲了。

朱秀眼睛已经肿得哭不出来了,这些天,她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抱着儿子就哭,他有时候会无意识地喊她妈妈,有时候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会不会一直就这样?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她还有亲妈要照顾,她哥的腿也不好,还有侄子,全靠她一个人在撑着,她没法只顾儿子。

她去过马家,但公婆居然把房子都租出去了,邻居说老两口去了外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是怕朱秀纠缠吧,这跟翠兰那会不同,毕竟朱秀家欠着债呢,万一债主想起她这个婆家来怎么办?

这日子,怎么就成这样了啊?!



10 


朱秀把她妈他们送回了老家,她跟她儿子却被翠兰拦了下来。

因为翠兰给了她十万块钱。

朱秀不明白为什么,就她以前干的那些事儿,翠兰不说恨死她,也不该生出什么同情心来。

翠兰摸了一下她儿子的头,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反应。

为了他吧。

她快四十了,基本没有希望再有个孩子了,所以如果可以,她愿意这世上多一个健康的孩子,哪怕这孩子的父母对不起她,但孩子是无辜的,他有权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朱秀说了一叠声的谢谢,然后坚持打了欠条给翠兰。

翠兰当面收下了,转过身就把它撕了。

是的,她没打算让朱秀还。

她说为了孩子这话不是假的,但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她对朱秀,有那么一点愧疚。

所有人包括朱秀都以为当初翠兰是被逼离婚的,大家都认为翠兰是受害者。

但如果,这个结果本来就是翠兰乐意见到的呢?

11 


马东的风流债那么多,想跟他结婚的女人又不止朱秀一个,怎么就她成功了?

只不过之前的女人都被翠兰搅和了而已。

翠兰是想跟马东离婚,但那样离了,她得不到半点实惠,之前缠上马东的女人,都是家境不怎么好的,她们想嫁进马家就是想改善条件,怎么可能让翠兰分钱走,说不定还会吹枕头风让翠兰离得更惨。

朱秀就不同了,她对马东死心塌地不说,家里还有钱。

她在乎马东的爱,就不会在乎钱。

果然,朱秀怀了孕,想跟马东结婚。

翠兰假意拖着,等拖到朱秀急了,再提出要钱,为了让她腾地方,他们就会同意她的条件。

马家原本是不乐意,但朱秀大手一挥,不就五十万么,我给!

从这点来看,翠兰能有后来的新生活,是朱秀成全的。

尽管主观上,朱秀对翠兰没有善意,但客观上,她接收了马东那个渣男,也出了那笔钱。

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可以说是朱秀自找的,但当初翠兰要是去搅和一下,没放任那对狗男女,说不定她不用踏进马东这个坑里来。

也许命运就不一样了呢。

翠兰不是后悔了,只是有些不忍,所以她想做点什么。


往期精彩回顾

1、我,34岁,子宫被老公封了8年。

2、父亲再婚后,我们成了最亲的陌生人

3、那个从小听话的好孩子从27楼跳下去了

4、你舍得让自己的父母“受苦”吗?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