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143758
情感 故事 生活

扶弟魔嫁给妈宝男,一出好戏上演了

作者:允歌
2019-10-16 08:07
浏览次数:7343
01 


小盼4岁那年,家里给她生了个弟弟,取名小望。

这个弟弟啊,可是家里花了大价钱盼来的。为啥?因为生完小盼后,母亲身体就变差了,多次备孕都没有成功,最后两人辛辛苦苦存了几年钱,选择了做试管婴儿。

小望的到来,无疑给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带来了天大的欢喜,每个人都把小望捧在手掌心,生怕化了。小盼也不例外,她从小就被灌输了一切为弟弟服务的思想。

在小盼15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临终前拉着她和她妈的手,让她们一定把最好的给到小望。就冲着父亲的临终遗言,小盼掏心掏肺对小望好。

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成绩一直很好的小盼,在老师的惋惜中毅然退学外出打工。

因为年纪小,很多工厂都不接收她,最后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她才混进了一家工厂做女工。

每个月她都会把钱存起来,如数寄回家,而自己,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

就这样做了一年,小盼赚的远远不够支撑家庭的开销,她不得不重新想办法。

那天,她碰到了已经离厂的老乡,对方说自己在做房产中介,做成一单佣金很丰厚,让小盼跟她一起去做。

小盼心动了。她的这一心动,确实给她带来了不少利益。

02 


那个时候,房地产如火如荼,做房产中介的,基本都赚了不少钱。

小盼入行后,因为人长得甜美,性格又老实,颇受客户的青睐,成交的单也不少。

手上有了一点存款后,小盼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小望就给她惹了麻烦。

小望在学校把人打伤进医院,直接被学校劝退了。

为了摆平小望的事,小盼和母亲几乎去医院跑断了腿,又是赔钱又是道歉才将事情了结。

接着,小盼又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帮小望开了家小装修公司,还介绍了自己的不少客户给小望。

按理说,房产那么火热,买房的客户也大把,搞装修肯定是热门能赚不少吧?奈何小望一不专业,二爱投机取巧,三花钱大手大脚,愣是把个装修公司开得入不敷出,找小盼伸手是常有的事了。

小盼虽然苦不堪言,但多年的扶弟思想已经让她麻木了,她唯有更加努力地赚钱,来满足母亲和弟弟的需求。

就在小盼辛苦工作的过程中,吴刚出现了。


03 


吴刚是小盼的客户,当时是奉了老板的命令,过来寻找租厂的地方。

小盼带他看了几个地方后,双方慢慢熟络起来。

吴刚给小盼的感觉是很老实、没什么心眼。而实际上,吴刚也确实是这样的人,父亲早逝,由母亲抚养成人,对母亲极其孝顺,几乎一切都听从母亲安排,包括大专毕业后,由母亲介绍进朋友的厂做行政,实际上就是到处打杂。

而吴刚对小盼也颇有好感,觉得她勤奋努力,性格善良,当然,外表也姣好。

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

刚开始跟吴刚在一起时,小盼还是有所顾忌的,因为自己是初中毕业,而吴刚是大专毕业,两人学历悬殊较大。

但令她惊喜的是,吴刚的母亲并未嫌弃她的学历,相反,还直夸她勤快贤惠,将来肯定能很好地照顾到吴刚。

小盼确实贤惠,去吴刚家的第一天,买菜做饭洗碗拖地,饭菜色香味俱全,房间干干净净,把吴刚和他妈哄得心花怒放,什么狗屁学历,都一边去吧,这么贤惠的女人,要去哪里找啊?

事不宜迟,两人的婚事很快提上了日程,小盼妈看到吴刚是本地的户口,又有房,吴刚母亲还有退休费,立马同意了。

结婚那天,两人四目相对含情脉脉,那时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结婚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变成了怒目相对,最后甚至演变成流血事件。

04 


刚开始结婚的第一周,两人出去旅游了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甜蜜至极。

但是旅游回来后,矛盾正式拉开帷幕。

吴刚妈妈骨子里是有种优越感的,当初看中小盼,就是觉得小盼贤惠,勤快,性格温婉,好驾驭。

小盼呢,虽然勤快,但让她心甘情愿安安静静做事没问题,如果总是被指挥被挑刺,心里就不乐意了。

那天,小盼下午没什么单,早早回家买菜做饭了,做出来后,婆婆开始挑味道不好,小盼忍了。

洗碗的时候,小盼因为最近业务不好,心里有事,不小心把婆婆最喜欢的一个碗打破了。这下子婆婆炸开了锅,一边叙述着自己对这个碗的感情,一边命令小盼赶紧找人把碗沾上,即使不能用来吃饭,也要能供着看。

小盼心里忍着气又不好发泄,偏偏在捡碎片时又割伤了手,委屈得眼泪直流。

正在此时,吴刚回来了。

满心委屈的小盼正想跟吴刚诉苦,婆婆却捷足先登将吴刚拉进了房里。



05 


许久后,吴刚从婆婆房里出来了,小盼委屈地靠了过去,吴刚帮她吹了吹伤指,说,还是赶紧想办法把这个碗处理一下,妈喜欢。

小盼无奈,百度了各种方法,决定出去买胶水。胶水买回来后,因为手疼,小盼要求吴刚过来一起粘。

刚准备走过去的吴刚,却被婆婆用眼神制止住了:谁搞出的事谁处理!婆婆扔下这句话后,一直在旁边看着小盼处理,而吴刚,则乖乖退回了房内。

打碎的碗再重新粘上,自然是丑陋的,小盼一边听着婆婆的数落,一边看着吴刚纹丝不动的背影,心凉了半截。

不过凉归凉,小盼还是不想撕破脸皮的,因为在她心中,吴刚还是不错的。

比如他们有一个共同账户,两人每月都各自存固定的数额进去,吴刚存得多,小盼存得少,因为她说要定期给钱家里,吴刚也没有异议,只说让她量力而为就行。

两人约好,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不能动共同账户的钱的。而两人剩下的钱,吴刚负担了大部分的开销,小盼几乎全部寄回了家里。

所以在经济方面,吴刚确实没有亏待她,这也是她理亏的地方。

婆婆也因为这样的“不公平”,心里累积了不少怨气,总在小事上苛待她,她也只能忍了。

06 


忍归忍,婆婆对她的精神折磨,是无止境的。

因为她每次跟吴刚闹矛盾,吴刚从来不会首先低头。这是婆婆教的。

有一次,明明是吴刚过分了,小盼都看出来吴刚脸上的歉意,想主动跟她说话时,却又被婆婆眼神制止住了。

婆婆把吴刚拉进了房里,小盼贴着门听了很久,听到了婆婆教育吴刚,要做个霸气的男人,不能把小盼给宠坏了,否则以后地位不保,就是要给小盼造成凡事都是她的错的样子,这样才好驾驭。

小盼在门口气得牙痒痒,无奈又不好发作。吴刚出来后,果然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他们就这样冷战了三天,最终还是小盼熬不住先低头了,谁叫自己是高攀呢?至少吴刚不搞七搞八,比其他男人还是强的吧?小盼这样想到。

结果,小盼忍下了,吴刚那边却再也忍不下,因为小盼的吸血鬼弟弟,又来吸血了。




07 


自从装修公司倒闭后,小望一直处于游手好闲的状态,小盼给他介绍过几次工作,但都做不长。最后,小盼终于通过一个客户,把小望介绍去了一家厂当保安。

结果还没干到两个星期,小望就私自在仓库抽烟喝酒,烟头没灭直接引起了仓库失火。这下子,小望要面临几十万的赔偿。

无奈,小盼妈带着小望找上了小盼,小盼欲哭无泪,唯一想到的,就是她和吴刚共同账户里的那笔钱。

如果征求吴刚的意见的话,吴刚要通过他妈,小盼肯定是没指望。现在小望处于火烧眉头的境地,小盼不得不先斩后奏。

小望那边的赔偿是到位了,但吴刚这边的窟窿,小盼实在是没办法堵上,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
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吴刚在外面意外摔伤,左腿粉碎性骨折,急需手术,而共同存折里的余额,则仅仅只有一块两毛八。

事情败露后,吴刚妈一边咒骂小盼,一边掏出了自己的老本给儿子治病。

小盼自知理亏,只能任由婆婆责骂,尽心尽力照顾吴刚来弥补这个事情。但她心里清楚,婆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另一方面,小盼也觉得自己没多大错,在她看来,母亲和弟弟是自己的家人,老公也是自己的家人,地位同等重要,钱拿去救谁都是应该,只不过弟弟的事情发生在了前面。

08 


等吴刚的病好得差不多后,婆婆开启了恐怖的催还钱模式:给小盼母亲电话催,每天在家揪着小盼催,小盼一边应允,一边借口回娘家要钱,收拾行李跑了。

拿回全部的钱,那是不可能的。但吴刚这一病,他们工作一耽搁,生活确实捉襟见肘。

小盼回家试探性问了下母亲和弟弟,两人直接以“没钱”回绝了。弟弟更甚,直接叫嚣道:你们是一家人,他的钱就是你的钱,凭什么还?

母亲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着自己的辛苦。小盼很快心软了。

没想到第二天,婆婆跟吴刚直接杀过来了。

婆婆的泼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她直接扯着嗓门在门口喊起来了,说小盼一家就是骗钱骗婚的,小盼是小偷,偷了儿子几十万,差点把儿子害死。

最后,婆婆越说越难听,包括小盼在家的私生活都拿出来说了。

远处,小盼的弟弟刚喝完酒回家,看到吴刚妈在门口撒泼后,直接操起一条凳子准备砸过去,吴刚眼快,挡在他妈前面,被小盼弟弟砸了个头破血流。

凳子哐当落地,散架了,也代表了他们的婚姻,彻底散架了。



09 


吴刚住在医院里,满面愁容。其实吴刚心里还是苦的,她觉得小盼性格什么都好,就是这样偷偷补贴家里,他实在吃不消,最后还白白流了那么多血。

他不禁感叹:哎,扶弟魔真不能娶啊!

小盼心里也苦,她也觉得吴刚性格好,就是什么都听他妈的,要是他有一点能听她的意见,平时能尊重她一点,她也不至于不跟他商量擅自动用这笔钱了。

她不禁感叹:哎,妈宝男真不能嫁啊!

现在,吴刚妈做主,坚持要吴刚走法律程序,一要离婚,二要把属于自己的钱要回来,三要告小盼弟弟。

小盼那边呢,自己和母亲急得团团转,弟弟则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总之,一地鸡毛,预知后续,只能看后续怎么发展了。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