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195737
情感 故事 生活 真实故事

一次按摩后的解脱

作者:凉水
2019-10-12 19:49
浏览次数:7461
1


这次一定要断得干干净净的,往后你的脚底连他家地板灰都不许沾!

老陈把车开在超车道上一路踩油门,眉头皱成川字,嘴叭叭地教育着竹青。

竹青已经听了一路,也憋了一肚子火,对着副驾驶的大哥说,哥,你能不能让爸别说了。

大哥瞥了一眼老陈,不敢发言。

老陈不依不饶地嘲讽,你还来劲了?跟穷小子谈了几年,还有脸了,你都26了,不小了,我不管你,你就陪他接着熬?

竹青叹了口气,望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白杨树,感到一阵眩晕。

老陈这么大动干戈要来杭州的起因是竹青的发小结婚了。

发小嫁了个稳重靠谱的男人,在本地县城买了房。

都是一个村的,竹青被邀请作伴娘,老陈当然也要来参加婚礼。

农村的婚礼,流水席办得热闹紧凑,远近的邻居亲戚都来沾沾喜气。

他们都夸发小好福气。

注意到一旁的竹青,还要加上一句,竹青,你也抓紧点!谁不知道老陈儿子不疼,就疼闺女,以后你生了孩子,他不得抢着带啊!

跟新娘新郎一桌的老陈摸摸日益减退的发际线,尴尬一笑,挡下话题说,她个傻丫头,也不着急,慢慢来吧!

嘴上这么讲,但席间老陈的眼神剜得竹青浑身难受。

当晚,老陈就发作了。

都是一起长大的,人家怎么就这么会打算,你眼睛也不近视啊,怎么就看上那么个东西?要钱没钱,要相貌没相貌,关键还离咱家那么远,但凡比他好一丁点,我都行。

竹青撅着嘴,我自己喜欢就行了,干嘛非跟别人比?再说,你女儿生得也没多漂亮,凭什么嫌别人。

“那么个东西”指的是顾小军。

顾小军的存在,老陈早就知道了,只是那时候,他纵是有点嫌弃,却没太放在心上,他老觉着竹青还小,不着急,以后读完书回老家,自然就跟顾小军分手了。

只是这些年,竹青压根没有走在老陈的规划上。

竹青学的是检疫科,老陈托关系给她在老家找了家医院,毕业就入职,这丫头却瞒着他直接在杭州上班了,工资跟老家差不多,刚够糊口,花销可是千差万别。

老陈气得在视频里边大骂,竟然看见了在竹青身后穿着个大裤衩飘过来飘过去的顾小军,差点没发高血压。

竹青跟顾小军同居了。

此后几年,老陈没少念叨,竹青自是左耳进右耳出。

恨铁不成钢的气和对顾小军的怨,越积越多,直到这场婚礼,一股脑儿倾泻而出。

他瞒着竹青,给顾小军发了条短信,“你什么时候准备结婚,且不谈房车,婚礼的钱,三金,你啥时候准备好?给我一个承诺,我就答应你俩在一起。”

知道老陈发了短信过去,竹青气得直跺脚,准备打电话跟顾小军解释下。

谁知顾小军回了一条过来。

竹青还没看,老陈就接了过去,他有些老花,拿远了看,上面写着,“陈叔叔,对不起,不能马上给您承诺。您要求的那些东西,我一时拿不出来。如果要现在结婚,我可以把我妈的三金熔了,给竹青打一套新的。”

老陈眯眼从鼻子哼了口气,他什么都给不了你。

竹青站在身后看完,沉默了。

老陈斜眼瞄着竹青,她有些疑惑,也难掩失落。

于是她一脸懵的,被老陈给安排了。

老陈带着竹青和她哥,驱车要去杭州把竹青的东西全拉回来,顺便跟顾小军一刀两断。



2

本以为事情会有些难搞,老陈抱着大不了干一仗的决心,才把儿子也拖来的。

但在看见顾小军第一眼后,老陈憋了一肚子的话,竟说不出来。

他心里像个拐骗犯似猥琐的顾小军,其实真人看着挺顺眼的。

顾小军嗫喏地打招呼,老陈径直略过他进了出租房。

跟在身后的竹青,神情很复杂。

顾小军退后半倚在了门上,接受老陈的“视察”。

老陈还是头一次看见他俩出租房的全貌,小,没窗户,潮湿,墙壁发灰,靠墙的衣柜泛着淡淡霉味,一张1米5的小床,一张吃饭桌,归置得倒还整齐,不过本就没多少物件。

除了离上班地点比较近,实在是看不上眼。

老陈视线让桌上的一张照片给吸引了,那是竹青和顾小军在西湖边的合影,竹青笑得很灿烂。

就像她小学上台表演时,笑得一样甜。

老陈使劲眨了眨眼,鼻头的酸,连着心脏也一抽一抽的。

竹青在外边都过得什么日子啊。

他不是个富裕的老爸,可女儿也是他的宝。竹青总跟他说,一切都凑合,但老陈没想过会是这样寒酸的光景。

顾小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但底气不足,陈叔叔,你们这次来,是来谈结婚的事情吗?

老陈顺势坐到床沿上说,不是,我来帮竹青做个决定,因为你俩不合适。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也能碰上好姑娘,但是这次,就放了我家丫头吧。

顾小军红着眼望向一边的竹青,她似乎在等他表态。

他推了下眼镜,也没挡住眼泪往下掉,我知道我没什么钱,但是一直都是靠自己,我会努力,让竹青过上好日子的。我也跟您说过,三金我会解决的,先拿我妈的那套,她本来就说要给竹青的,等以后,我会给竹青再买的......

老陈怒目吼了句,那像话吗?

顾小军怔怔看着地面,猛地鼓足勇气反驳,那竹青呢?你们为了这些世俗的东西,考虑过她的感受吗?我们俩从大学认识到现在,也不容易,拆散我们,你们就开心了?

忽然,竹青冲过来挡在了中间,小军,别吼我爸,我俩想在一起,不跟我爸谈好能行吗?开口闭口世俗,这不是在商量嘛。

顾小军咬牙说道,你们这是商量的语气吗?我没听出来。我不能凭空变出个几百万,你要是也嫌我穷,你跟你爸走就是了,我无话可说。

竹青喘着气,老陈看得出来,她心里不畅快。

她一字一句地说,顾小军,我要是爱钱,开始就不会跟你在一起。但是,你最起码得有个承诺吧?为什么我爸给你发短信,你说你没法给承诺?以前,我爸老念叨,我不听,是我相信你。可我不是根电线杆,杵在那儿,一直等你。

竹青握紧了拳头,声音有点抖,我可以不物质,也可以跟你好好过日子。但那得我心甘情愿,不能你来要求。你这样说,让我觉得,你要的不过是一个不爱钱只爱你、陪你吃苦没怨言的女孩,至于那个人是不是我,都无所谓,你不要以为,穷还有理了!

顾小军被这么一怼,顿时无言以对,老陈在一边也惊了,竹青还从没这么激动过。

他想说点什么,还没来得及,竹青抹着眼泪跑出去了。

顾小军身体朝着门外扽了一下,想追出去,但终究是没有,身体无力地靠墙滑了下来,蹲在那儿,一言不发。

老陈打心底唉了一声,反倒说不出话了。

看顾小军这样子,也没办法现在就搬走竹青的东西,做得太绝,怕是会刺激到他。

况且,竹青看起来,也不像能放开的样子。

他起身过来,想拍拍顾小军的肩膀,但手停在半空,就是落不下去。

老陈看着顾小军毛躁蓬松的头颅,霎时间觉得自己像个坏人。

此刻,顾小军一定觉得身上无比的沉重,世界前所未有的黑暗吧。

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老陈。

老陈颓然走出来,上了车,竹青坐在后座上,拿外套蒙着头,肩膀抽动着。

儿子一脸无奈地坐在驾驶座上,他是请假来的,因为不敢违背老陈的指令。

老陈默默拿出根烟,掏出打火机,打了几次都没打着,只有零星的火花迸发出来,然后消失。

就像老陈起初要来杭州的热情,没了。

突然间,一个疑问凭空出现,自己在干嘛呢?

老陈迷茫了。

他这样做真得对吗?



3
 

如此,老陈本想速战速决的计划被打破了。

他们在出租房附近的宾馆住下了。

竹青缩在房间里边,任老陈怎么敲门都不吭声。

儿子一直在电脑上忙工作的事,老陈也不好意思打扰,这回本来就是硬把他给磨过来的。

满腔的愁,无法化解,老陈只好迎着晚风出来走走。

走到一家按摩馆,老陈住了脚,从老家开车来杭州,将近7、8个小时,他的肩膀都僵了,实在想放松放松。

老陈透过玻璃门朝里看,里面的人已经注意到他了,走过来开了门。

一进门,人很多,一排炕似的长凳上,趟着、坐着、趴着的都有。

老板娘人很热情,问老陈哪里不舒服,他们这里可以泡脚,也可以做肩颈腰背按摩。

老陈心想着,哪儿都不舒服。他指着价目表上最便宜的说,就按半个小时的肩膀吧!

老板娘开水壶似的嗓音顿时冷了下来,把头侧向按摩馆的走廊,朝里喊了句,小军,衣服换好没?你给这个顾客按半小时!

老陈楞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马上就验证了他心里边闪过的念头。

一个小伙低头扣着衣服,顶着一头浓密毛糙的头发从里屋小跑出来了。

他抬眼见着老陈,先是惊讶,而后是尴尬和矛盾。

老板娘没注意到老陈跟顾小军之间微妙的气氛,自顾自地说,小军,楼下满了,你带他去楼上。

见顾小军没动弹,老板娘催他赶紧点。

老陈开腔了,走,上去吧。

顾小军这才挪开脚。



4

上了楼,老陈终于忍不住了,问,你不是跟竹青都在那个卫生站上班吗?怎么......

顾小军示意老陈把脸朝下趴着,说,那点工资不够,我晚上会过来打工,我以前在学校跟着一个老师学过这个。

老陈把脸塞进按摩床的洞里,背交给顾小军,看着地板说,竹青没跟我提过。

顾小军说话间开始按了,下手挺重,老陈哎哟一叫,他赶紧停了,叔叔,您吃劲吗?不吃劲,我就轻点。

老陈笑说,还行,你稍微轻点吧。

顾小军也憨憨笑说,我刚说话忘了,下手比较重。对了,您刚问我话来着。是这样的,我之前下班后还有周末,都在一家比较正式的中医馆兼职,赚得也多一点,一个月加上工资也有一万多。

前段时间,那家人招了个亲戚,就把我给辞了,我一时没找着类似的,就先在这儿凑合一下,离住的地儿也近。竹青没跟您说也正常,一般人瞧不上这活儿,怕您不高兴。

顾小军一边回话一边按着,老陈闭上了眼,说,我倒不是那种人。只是你这么不累吗?一年无休的。

顾小军自嘲道,叔叔,我不是什么好出身,也没多聪明,但就一门心思能吃苦。就像今天,我心里很难受,可该出来干活还是要来。没钱不能没志气。我也期待着有个家庭,可您问我能不能承诺的时候,我不敢说,因为我一时之间真得达不到您的要求......

老陈没说话。

顾小军接着说,我今天惹您跟竹青不高兴了,我跟您说声对不起。我嘴笨,不会说话。但我懂竹青,她跟我这几年,没嫌过我穷,她说的是气话,她想不通我为什么没能坚定地说要跟她结婚。原因很简单,我想娶她,做梦都想,可我又怕,怕自己让她受委屈。呵,我有时就想,现在这个社会上,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不配结婚了。

顾小军跟着说了很多,说他勤恳的父母,说他的童年,说他跟竹青的相识......

末了,顾小军把自己都给说得哽咽了,叔叔,我从上大学就开始打工攒钱,身上也有些积蓄,我不诓您,在杭州买房是不可能的,但加上我爸妈给的,在我老家交个首付不成问题,只是我怕,我们那个小地方您看不上。

老陈深深呼了口气,他不知怎么表达此刻心境。

他也是苦过来的,当年结婚的时候,竹青妈没过什么好日子,后来条件好点,又没那好命享受,留下一双儿女就走了。

他又凭什么为难顾小军呢?

整个过程,顾小军有力的手以刚刚好的力道按着,老陈体格不小,肉比较紧实,不好按,按了一会儿,他会不动声色的松松手指,然后继续。

不知不觉间,老陈的背舒坦了,紧闭的眼睛也慢慢湿润了。

30分钟一到,老板娘噔噔上来提醒了。

老陈一咕噜爬起来,两手搓了搓脸,起身下楼,他尽量不去看顾小军。

他心里怪怪的。

那感觉,就像按摩馆里飘着的艾草叶味儿,苦涩的,却有点暖。

付账的时候,顾小军一边拽着老陈,死活不让他扫码,我说什么都不可能让您付钱的。

一边对老板娘说,这是我熟人,算我帐上就行。

老陈非要扫,老板娘都看急了,把他往门外一送,哎哟,大哥,孩子一片心意,别推辞了,下回来,肯定收你钱行不?

顾小军在边上呵呵一笑,老陈也无奈放下了手机,顿了下说,小军,我们准备明天回去了。

顾小军笑僵在脸上,但仍努力挥挥手说,行,您晚上回去慢点。



5
 

次日清早,老陈带着竹青来出租房,竹青耷拉着头。

他上前推开门,见顾小军坐在床边,旁边码着两个大箱子。

顾小军起身,一脸难过地对老陈身后的竹青说,东西我给你收好了,你看看有没有漏的。

竹青听完,禁不住红了眼睛,看向老陈,欲言又止的。

老陈见她这样,撇撇嘴,有话就说!

竹青往前跨了两步,主动拉起了顾小军的手,顾小军被这举动给惊着了。

竹青认真地看着老陈说,爸,我想了一晚上,我还是想留下来,跟小军谈谈,您跟我哥先回老家,我们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之前也是置气,这几年,我对小军很了解,也看得清,他愿意吃苦,对我也好,我俩的工资加起来也没您想得那么低,只是小军比较节俭,把钱花在刀刃上,我也不喜欢乱花钱的人。我们俩一起努力,不愁没日子过,您就别操心了。

竹青说完转而看着顾小军,顾小军马上领会了,说,叔叔,我再次跟您表态,我真得愿意跟竹青结婚,也能担起责任。如果结婚,三金一定买新的。

老陈被最后这句话逗乐了,终于展开脸,说,算了,本来今早就想看看竹青怎么选。顾小军,你是个有规划的孩子,我也不想管太多,心累。不过你要是敢欺负竹青,多远,我都会带我儿子来揍你。

儿子在门口耸耸肩,说,行了老头,走吧!我早说了,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不用你管。

老陈对他吼,要你马后炮!转过脸来,视线跟顾小军对上了。

两人相视笑着笑着,眼睛都酸酸的。


往期精彩回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