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00137
情感 故事 生活

她偷偷摸摸联系的人到底是谁

作者:尚祯
2019-10-13 13:57
浏览次数:8354
1


金虎进屋的时候张娣刚把电话挂掉,眼圈红红的。不消说,肯定又是打给她小姐妹李玲的。

金虎冷冷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我有什么办法?我已经有三个闺女了,你不能让我再添一个闺女吧!我知道你跟那个李玲关系好,可这是咱们自己的事,你老跟一个外人说什么?人家嫁到外地去了,吃穿不愁,你一个乡下土包子跟人走那么近干嘛?也不嫌寒碜……

张娣懒得跟他说话,把脸撇过去,不看他。

金虎说,行,我也不说你跟她了。就说咱自己。你别老拖着,最迟这周末咱就去医院。你也别跟我废话了,我娶你就是为了生儿子的。你要不答应,行,我这就去找你老爹跟你哥要钱去。你哥现在这光景,见了我,只怕吓得尿裤子……

张娣哥早前开过厂,为了扩大规模问金虎借了一笔钱。然而造化弄人,一场车祸使她哥成了半个植物人。她哥是家里的顶梁柱,妻儿老小都指着他养活。他这一倒,家里日子都难过,别说还债了。

金虎原本是为了赚利息才借出那笔钱的,现在利息赚不到,本金也要不回来,气疯了。金虎天天去张家闹,一次比一次凶。张家实在没办法,就把张娣嫁给了金虎抵债。

张娣是养女,从小被张家捡回来养大。所以爹妈跟嫂子跪求她,她纵有万般不愿,也还是应了。

2

张娣是金虎的第三个老婆。前面两个老婆,一个不孕,一个连生了三个女儿。

所以金虎娶张娣,是奔着儿子去的。

可没想到,张娣怀的依然是个女儿。

查出来的那天,金虎五脏俱裂。他想不通哪里出了问题,怎么偏偏他妈的就怀不上儿子?金虎要张娣打掉。他已经有三个女儿了,难不成再生个女儿,让人笑掉大牙吗?

张娣不想打,哭着问金虎,女儿怎么了,女儿不是人吗?

金虎头也不抬,你跟我说这些没用。你不打也行,让你哥还我钱。

张娣不答应,金虎就上张家找两个老的。家里都是老弱病残,折腾不起。最后还是老两口求张娣:你就依了他吧!咱们已经跟金虎说好了,就这一次,下次不管怀的啥,都不能再造孽了。



3

那天,在医院门口,金虎烦躁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约摸过了两个小时,张娣出来了,神色凝重,面色惨白。

金虎问她,做了?

张娣没接茬,沉着脸把几张单子往金虎手里重重一塞,钻进车里,哭。

金虎看了一眼单子,确实是做过了。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张娣红着眼圈,浑身颤抖,心里也挺不是个滋味儿。凭心,他也舍不得打掉自己的骨肉。再说他对张娣还是有几分心疼的。可再心疼,也疼不过没儿子啊!

无毒不丈夫,这该狠心的时候还是得狠下心来。

可那以后张娣就坚决不让金虎碰了。原先绵羊一般温顺的张娣忽然发了狠,看金虎的眼神都变了。

金虎一碰她,她就恶狠狠地瞪过去。

在以前,要是有女人敢这么瞪金虎,金虎二话不说就要一巴掌扇过去。但张娣目光如炬,血红的眼睛里含着泪,带着恨,金虎就下不了手了。

4

张娣打小跟同村的李玲感情好,后来李玲嫁到外地去了,两个人时不时通电话。

这次打了胎,张娣心里难受,没少跟李玲哭诉。回回金虎瞧见了,都要数落她:屁大点事,到处说它干嘛?听说那个李玲,在外头跟她丈夫离了,是不?

她这一提,张娣趁机提出,她想去李玲那儿帮忙。李玲现在一个人住,她自己有个店面,雇了几个人做熟食,挺赚钱。她想去她店里学手艺,到时候也回来开个店。

金虎吃惊不小:开什么玩笑?你走了,这个家怎么办?我这三个闺女可都指望你啊!再说,你走了,我他妈还怎么生儿子?

他不提这最后一句还好,一提,张娣瞬间失控了,直指着金虎的鼻子臭骂:你……你逼我杀了我自己的女儿,却让我照顾你女儿!我刚死了一个孩子,你居然想再让我给你生儿子。你、你不是人!

张娣说着就猛冲到桌前拿了把剪刀来,对准了自己的喉咙:我当初真不该听你的。我现在无时无刻不在后悔。我后悔死了!你要儿子,你自己生去吧!我不活了!不活了!

张娣作势向脖子扎去,金虎吓傻了,猛扑上去一把夺了剪刀扔出去。

张娣重心失衡,栽倒在地。爬起来后,哀声恸哭。

金虎惊魂未定,喘着粗气,后背都湿透了。他的心是颤的,手是抖的。他万万没想到一向柔弱似水的张娣居然狠到连命都不要了。果然流产对她的打击太大。可是,在他们这种地方,为了生儿子而流产的,不在少数啊!怎么偏偏就她受不住?

但金虎不敢说,怕她又要发狂。

隔天,李玲自己打了电话过来,跟金虎提这个事。

李玲说:阿娣打了孩子,心里苦,你再这么绑着她,以后你们的感情能好得了吗?你让她来我这儿散散心,等她心情好了,我会劝她回去的。再说她学了手艺还能赚钱呢,有什么不好?

金虎看张娣那悲痛欲绝的模样,再想想李玲的话,好像是这个道理,于是同意张娣过去。但他再三警告张娣,在外面离男人远点儿,要是让他知道她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们张家一个也别想好过。



5

张娣这一走就是半年。金虎经常打电话过去,张娣从不多话,语气冷冷。有时候还是李玲代接的电话,说张娣一切都好,就是店里忙,选材啦腌制啦都得自己动手,不太有时间闲聊,叫他勿念。

金虎起初很不适应,老催张娣回来。张娣说我是学手艺的,又不是旅游的,你催什么催?你就等个半年又怎么了?

后来张娣发来了不少她干活儿的照片,金虎见她系着围裙在案板上忙活的样子,还真有模有样,心也稍稍定下来一些了。

好不容易熬上半年,金虎再也耐不住了,一天几个电话地催,说她再不回来,他就去找他了。他是不知道李玲家的地址,可她的老子娘还在村里呢!还怕问不出来?

6

张娣回来那天,金虎很是欢腾。

他是个男人,半年没有女人哪受得住?当晚就急吼吼地要跟张娣亲近。结果被张娣一掌推开,说等店子开起来再说。她已经学成了,她要开店。

金虎大叫: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开店?说得轻巧!哪儿来的钱?你别忘了,我的钱都叫你哥借去了,一毛没还。家里这么多张嘴吃饭,哪有钱给你开店?

张娣翻了他个白眼:谁要你掏钱了?我有钱!

张娣的钱是问李玲借的。这里不像大城市,寸土寸金。这里租个店面一年花不了几个钱。他们家在村口,离镇上近,来回也方便。张娣找了个店面,把熟食给做上了。因为花样多,味道独特,生意还不错。

金虎没想到张娣还有这本事,以前真是小看她了。张娣这一走就是半年,可把他憋坏了。现在人回来了,店也开起来了,总算能亲热亲热了吧!然而,还是被拒绝了。

这次拒绝的理由是,下身不舒服,哪天抽空去医院看看。

金虎再也忍不住了,猛踹了一脚床板,吼道: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你出去以前就不让我碰,吵着要出去。我让你去了。你这一走就是半年,半年啊!回来以后你说店子开起来再说。我他妈就不懂了,这夫妻生活跟你开店有个屁的关系啊?好,老子也忍了。现在呢,你他妈又说身子不舒服,要去医院看看。你给老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外头有人了?是不是给老子戴了绿帽子?

张娣赶紧把衣服一紧,迅速扣上纽扣,一咕噜爬下床:你胡说什么?我要是外头有人了,还回来干嘛?我是真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打胎的时候伤着了。万一真有什么妇科病,对你也不好……



7
 

金虎不信。一个女人,正值盛年,能不想那事儿?就算打胎那件事对她有影响,这都过了大半年了,怎么说也该好了吧?何至于他每次一靠近她就很警觉地躲开?

有鬼!一定有鬼。金虎断定,张娣一定是外面有人了!

她在外头的那半年,究竟干了什么,鬼知道?那李玲能从这穷村子飞出去,还能没点手段?这才嫁出去几年,就离婚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这么一想,金虎后悔不已。当初万不该让张娣去她那儿。万一她真给张娣找了姘头……

金虎瞬间慌了,一口闷气儿堵在胸口,呼吸都不顺畅了。

金虎跌跌撞撞往镇上张娣的店子走去,他气炸了。他要逮着她好好问个明白。结果他走到店门口,还未发声,就看见张娣正背对着窗口在跟什么人通电话。因为隔着玻璃,具体说什么听不清,只觉得那声音柔得像一汪春水。那语调,既不像在跟李玲说话,也不像是跟家里人说。

她说到最后竟变了哭腔。

金虎还想再靠近些细听,忽然来了个客人。张娣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回头做生意。金虎清楚地看到张娣的眼圈是红的!

她哭了!她竟然为了别的野男人哭!!!

8

金虎按捺住性子又盯了张娣几天,发现她几乎每天都偷摸着跟人联系。白天在店里打电话不够,半夜还要躲厕所里打电话。问她打给谁,她说打给李玲。金虎抢过手机一看,还真他妈是李玲的号码。

金虎不是傻子。这更加说明这件事跟李玲脱不了干系。那奸夫八成就是李玲撮合的,因为怕露馅,才一直用李玲的号码。

如若不然,怎么张娣每次打电话都偷偷摸摸?如若不然,怎么每次他一出现,她就急慌慌地挂断电话?

操!金虎想杀人!

再一次撞见张娣偷摸着跟奸夫联系时,金虎爆发了!

张娣刚通完话,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揣兜里,就被忽然扑上去的金虎一拳头挥倒了。猝不及防。随即雨点般的拳头纷纷扬扬地砸下来。

金虎一边暴打张娣一边提出两个问题:第一,奸夫是谁;第二,这个奸夫是不是李玲找来的。

被打得鼻子出血的张娣竟然丝毫不惧。她撑着坐起来,睥睨着金虎,蔑视地一笑:别把人想得那么龌龊!李玲是我恩人!

恩人?我呸!给你找野男人,给老子戴绿帽子,还恩人?去你妈的恩人!

金虎气得又给了张娣一巴掌。

金虎随即拨通了李玲的号码,不等李玲开口,就对着电话噼里啪啦一顿臭骂。他骂李玲是婊子、娼妇。自己贱,还拖张娣下水,真他妈无耻!

张娣扑过来抢手机,又挨了金虎一拳。

李玲大喝:金虎你个王八蛋!你敢家暴,我报警了!

你报警?你个骚货有什么脸报警?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今儿不把奸夫给我交出来,看老子不扒了她的皮!

金虎说着就又去打张娣,李玲忍不住了,在电话大叫:去你妈的奸夫!根本没有奸夫!你个王八蛋!阿娣只是……她只是牵挂孩子!她根本没打掉那个孩子!她生下来了!她……

不等李玲说完,张娣再次猛扑上来,一把夺走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



9

张娣确实没打掉那个孩子。

那天张娣在手术室外抹眼泪。后来医生叫名字,张娣和另一个女人一同站起来。原来两个人不仅重名了,还同龄。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那个女人是避孕失败怀上了,想打掉。

张娣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在极短的时间内跟对方诉说了自己的处境,问她能不能帮帮自己。女人有些懵,问怎么帮?张娣说她不想打,但是男人就在外面等着,她没法子应付。她问女人,待会儿能不能把她的手术报告给她……

其实那会儿张娣并没有想到后面该怎么办。时间仓促,也只能先稳住,回头再想办法。但到底心虚,所以她上了车以后一直在抖。那里头有伤心,有愤慨,有慌乱,还有茫然。

回去以后她就给李玲打电话,让李玲给她出主意。她想跟金虎离婚。但因为家里欠了金虎太多钱,这时候离,他一定要上她家里闹,到时候受罪的还是她爹妈跟哥嫂一家。所以,就算要离婚,也得先把欠金虎的钱给还了。而且这孩子还不能让金虎知道。可问题就在于,这孩子怎么办呢?她不能藏在肚子里一辈子啊!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出门散心和学手艺。是李玲的主意,她让张娣去那儿养胎生孩子,还债的事,慢慢想办法。

张娣清瘦,又不显怀,她又刻意穿了松身衣,所以金虎一点没瞧出问题来。张娣到李玲那儿以后一边养胎一边学手艺。后来生孩子全是李玲给她奔前走后。孩子生下来以后,也是李玲给她请的月嫂。

李玲提过干脆帮她借一笔钱还金虎得了。她自己因为盘了铺子又买了车,手上没几个现钱,不方便借她。但她可以帮她去别处借。

张娣谢过了李玲的好意,拒绝了。她眼下没个稳定收入,万一借了还不上,还不慌死?她想先回家开店试试,要是真能赚钱,她才敢跟人借钱。

10

所以,那些偷偷摸摸的电话,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关切与爱,牵挂与不舍。

若不是逼不得已,哪个女人忍心扔下几个月大的孩子不管?张娣每时每刻都在惦记着孩子。心想她哭了没有,闹了没有,睡得好不好,吃得多不多,会不会打嗝胀气,会不会吐奶,会不会闹肚子,保姆好不好,有没有耐心?

张娣很急,她不知道还得把孩子扔给李玲多久。李玲自己也得生活,就算不想着孩子,光想想李玲为她的付出,她便夜不能寐。所以,她赚钱,一门心思地赚钱。只要自己会赚钱,能赚钱,她就去问人借钱来还金虎,然后跟他离!

如今,真相大白。

金虎懵了逼了。他伸出食指颤颤地指着张娣,不知道该说什么。那表情像极了“我他妈服了你”。

张娣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恨恨道:你不要这孩子,我要!我自己养。张家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你要儿子,找别人生吧!只有咱们离了,你的儿子梦才有可能实现。你想留着我,你就得留着这孩子。这样你就有四个闺女了……

金虎颓然坐地,脊背发凉。半晌,怔怔道:张娣,你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就为一个闺女,值得吗?

我自己的骨肉,轮不到你来决定她的生死。我就问你,离不离。不离,你就又多了个女儿。而且我已经做了结扎,你这辈子都别想有儿子。

听到结扎二字,金虎瞬间失控。他咆哮着揪住张娣的衣领,恨不能一拳打死她。可拳头扬在半空,又缓缓垂下了。然后,金虎绝望地发笑!

金虎想了一夜,离吧!他说张娣太毒了,居然骗他到这个份儿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娣不禁冷笑。骗鬼去吧!他同意离婚,哪里是因为她骗他,还不是因为不死心?还不是终究断不了生儿子的执念?

张娣走了。她让李玲帮忙借了钱还了金虎,把婚给离了。然后关了店门,马不停蹄地奔去她心爱的女儿那里了。这一次,她们再也不用分离了。

还是那句话,她自己的骨肉,谁也不能决定她的生死。她愿意用她这一生来证明她的选择没有错。纵使未来荆棘密布,她也要化身一把劈天巨斧,为自己、为孩子,劈砍出一条康庄大道。


往期精彩回顾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