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183301
情感 故事 生活

一场迟到了三年的崩溃

作者:今世未央
2019-10-19 08:10
浏览次数:9472


李玲眼看着自己升到了半空,一阵天旋地转,她都来不及尖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从噩梦中醒来,她的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她身上插着管子,胳膊、腿被裹成了蚕蛹,全麻的药劲还没完全过去,她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脑子也有点木,看了看四周。

有个人扑过来,很激动的样子, “玲玲,你总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也……”。那人眼晴都哭肿了,咽下了后半句。

李玲的眼珠对了对焦,辨认出来,是婆婆。

她的脑子像裂开一样,一点点的碎片涌进来,她心里一炸,想起来了。

她和晓峰去超市,给马上要出生的孩子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天色很晚了,他们手拉手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闯红灯的渣土车从侧面超速撞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一下子急了,“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婆婆控制住她乱抓乱挠的手,“玲玲,医生说,你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

护士过来,给她打了一针,李玲渐渐平静下来,嗓子几乎出不了声,“晓峰呢,他伤得重吗?”

婆婆背过身去,半天又转回来,“别怕,有妈呢,以后咱娘儿俩好好过。”

2  

那几天,李玲像半截枯干了的木头,被隔绝了空气和阳光。

她木然地等着医生来查房,机械地回答问话,任由护士把一瓶瓶的液体输入自己体内,木然地承受着这一切。

当时,她就连拔掉管子,拒绝治疗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天,婆婆出去了,她闭着眼,昏昏沉沉地,听到两个小护士在聊天。

“我还以为是她妈呢,原来是婆婆,白天黑夜地在这伺候着,可真够好的。”

“可不嘛,刚送来那会,她儿子已经没救了,儿媳妇和孙子命在旦夕,医生问她先救大的还是小的,她选了救儿媳妇。这样的婆婆,少有。”

李玲的眼泪慢慢滑了下来。

她从小就没见过亲妈,被领养几年后,养父母又生了个儿子。在那个家里,她就像个多余的人。为了少挨打骂,她默不作声地干活,那一家三口在一边说说笑笑。

后来,李玲考上了大学,养父母愣是没让她去上,说女孩子读那么书干嘛,打工挣钱,早点结婚嫁人才是正道。

李玲二十多年的生命都是一片灰白,直到认识了晓峰,她才算直起了腰,感受到了自由的味道,知道了什么是爱和温暖。晓峰从小没有父亲,跟着他妈长大,看起来残缺的家庭,却远比她的完整家庭幸福的多。

晓峰妈听说李玲受了不少罪,心疼得不行,说要拿她当亲闺女一样对待。

李玲在家时没人管她死活,她打算嫁给晓峰的时候,养父母又跳了出来,张口要一大笔彩礼,让她还清这些年的抚养费,要不然就不准嫁。

李玲不肯让晓峰知道,也不想让他出这冤枉钱,她跟养父母商量,以后她会用工资慢慢还他们。养母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却吃不到嘴里,气得到处散播流言,说李玲这么急着想嫁,是因为肚子里有了。她还跑去晓峰工作的地方,败坏他的名声,说他使了手段,想娶免费的媳妇。

晓峰妈知道了,她和儿子商量着,借了一笔钱,凑够彩礼,送到了李玲养父母家,并让他们立了字据,从此和李玲再无纠葛。

李玲终于顺利地嫁给了晓峰,从此改天换日。她暗下决心,婆婆就是她的亲妈。


3

当李玲从昏迷中醒来,得知晓峰走了,孩子没了,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跟他们一起走。

可是,当她看到婆婆,就犹豫了。

婆婆不是更苦吗,她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更是失去了还没见过面的孙子,在这个世界上,她什么念想都没有了,比李玲的绝望也不少。为了照顾她,婆婆在她面前一滴泪都没流过。 

李玲偷偷擦了眼泪,看着忙前忙后的婆婆,艰难地扯出一丝笑,“妈,我想吃葱油饼了。”

婆婆的心里一下子放了晴,眼里有了光,“好,我这就回去给你烙。”只要李玲愿意好好活着,这日子就有希望。

李玲出院以后,和婆婆达成默契,她们谁也不再提晓峰,不再提曾经活跃在李玲肚子里的孩子。好像,只要不再提起过去,那个让她们悲痛欲绝的事情,就不曾发生过。

之前,那个没见过面的小东西带给她们娘儿俩多少快乐啊。开始时是强有力的胎心跳动,后来,他慢慢长大了,每天在妈妈肚子里耍把式,突然怼出的一个小拳头,伸出的一只小脚丫,都能让她们惊喜半天。

如今,她们娘儿俩坐在饭桌子上,再也不能讨论:“他今天又踢我了”,“跟他爸一样,从小就好动,皮实。”

她们默默地做饭,吃饭,没话找话地互相鼓励:“你现在走路都看不出来了,”“嗯,再恢复几天,我就能出去挣钱了。”

她们选择遗忘,选择抬起头来向前看,选择相依为命,这是她们能撑下去的唯一理由。

4

李玲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在附近的超市找了份工作,有时中午来不及回家吃饭,婆婆就给她送过来,娘儿俩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任谁看都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母女,已经走出雾霾,开始了新的生活。

那天周末,店里顾客多,等李玲忙完,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婆婆居然没来给她送饭,她有点不放心,好容易等到交完班,一路小跑地回了家。

屋里静悄悄地,婆婆还坐在床上,呆望着窗外,和她早上去上班的场景一模一样。

李玲眼圈发胀,她缓了下心情,装作才进门的样子,喊,“妈,我饿了,有什么吃的?”

婆婆这才突然惊醒,赶紧向厨房走,一边忙活,一边唠叨,“唉,真是老了,都忘做饭了。你说,我不会是得了老年痴呆吧?”

李玲倚在厨房门口,“妈,你可不能老年痴呆,我以后还要找对象,生孩子,您还得给我看孩子呢。”

婆婆擦了擦眼角,“好,好。”

李玲觉得,这个家真的需要添个人口,增加一点烟火气了。



5

李玲开始相亲找对象了。

她希望找到那么一个人,不求他富贵,不求他位高,只要他像晓峰那样,能对她好,对婆婆好,就足够了。

她见了一个,又一个,还没等她表达看法,婆婆就没看上。

“这个人年纪轻轻的,怎么头顶就秃了?”

“这个黑得跟炭一样,天黑了都找不着人。”

李玲就笑,“是吧?妈,我也这么觉得。”婆媳俩笑成一团,笑出了眼泪。

李玲还没想好怎么回绝介绍人,人家就先拒绝了她,在别人眼里,丧偶女人再婚没关系,再带着个婆婆就过分了。

李玲和婆婆心里都明白,却谁也没有说出来,她们心底里有晓峰在,再看别的男人,自然都不入眼。

时间一晃,就过了三年。

6
  
李玲还真就碰到了这么一个人。

那人叫大郭,离过婚,开着一家小熟食店,生意不好不坏,日子过得一般,但每天都乐呵呵的。

大郭长得比晓峰矮,说话比晓峰慢,哪儿哪儿都不像晓峰,却偏偏总是能让李玲想起晓峰。

最重要的是,大郭挺相中李玲的,而且,他觉得李玲拿婆婆当妈来照顾,是个好女人,他愿意和她一起照顾婆婆。

李玲心里想,大郭能这么理解她,支持她,也挺不容易的,就他了吧。

大郭每天给李玲送自己做的熟食,卤鸡翅,卤猪蹄,都是李玲爱吃的,味道还不错,她吃得心里热乎乎的。

婆婆却一脸挑剔,“都是他店里卖剩下的货,怕坏了才送来的吧。”

大郭再来,婆婆就干脆对他说,“我血压高,不能多吃肉。”她上下打量了大郭两眼,“你也少吃点肉,看看都胖成啥样了。”

大郭也不生气,笑笑没说话。婆婆不满意他的态度,“你别不当回事,当你上年纪了,就知道难受了。”

大郭赶紧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说,“对,我是该控制控制了。”

李玲在旁边看着他俩斗嘴,忍不住笑了。

晚上,李玲梦见了晓峰。他在前面急匆匆地走,她在后面追,却怎么也追不上,眼看他就要消失了,她急哭了,喊他,“晓峰,你怎么不等等我啊!”

晓峰停住了,回过头,冲她笑笑,摆摆手,他的嘴形像是在说,“我走了,你回去吧。”

李玲醒来后,脸上还有泪,愣怔了半天,想,可能,晓峰这回是真的放心走了吧。



7

李玲和大郭定了婚期,开始准备结婚的事。

婆婆说她不会和李玲分开,大郭就同意结婚后搬来她们家住。婆婆还是不满意,“玲玲都当新娘子了,你还要让她住这旧房子啊。”

大郭被两头堵,只能积极想办法,“要不,我把这房子重新装修一下吧,刷刷墙,买套新家具,跟新房子一样。”

婆婆又嫌大郭的生意不好,“你那个店那么小,人也那么少,每个月能挣几个钱啊,别到时候还要靠我们玲玲养。”

大郭赶紧拿出店里的流水给她看,“我店里大部分单子都是在网上走的,你没见我这老是发快递吗?您就放宽心吧,以后啊,我养活您和玲玲,都没问题的。”

婆婆还偷偷跟踪过大郭,终于给她逮到一回,大郭在店门口跟一个女的说话,很亲热的样子,他还拿着一袋子熟食,非要往人家手里塞。

婆婆冲上去捉奸,结果那人是大郭的小姑,闹了个大笑话。

连李玲都有点受不了了,想去找婆婆好好谈谈,大郭拦住了她,“老人嘛,她就是怕你受委屈,我都能理解。”

那段日子过得磕磕绊绊,婆婆和玲玲的心里结了一堆的疙瘩,一直捱到了结婚的头天晚上。婆婆来到李玲屋里,很严肃地告诉她,“还是我觉得,你们这婚,还是要慎重。”

李玲真急了,“妈,你就放过我们吧,咱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8
   
这句话一说出口,李玲自己都受不了了,她拉着婆婆的手,想跟她道歉。

婆婆一把甩开她,“你这是嫌弃我了呀!”

她眼圈红了,“当初,我的晓峰没有了,那可是我唯一的骨肉啊,我多想给他留个后啊。最后,我还不是选择了救你?”

听了婆婆这话,李玲强行麻木了三年的神经,突然有了感觉,那种刻在骨头里的痛,一瞬间又鲜活起来。

李玲去看过晓峰的尸体,在冷柜里,他的脸惨白,带着霜。那会,她感觉不到痛,心里是空的,像是丢了东西,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就觉得,她的日子到头了。那些他们曾经说好的未来,一起养孩子,买房子,带着一家老小去旅游,统统都没了。他都没了,她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李玲再也没有办法控制情绪,她的眼泪飙了出来,“你当初就不该选我,我宁愿跟晓峰一起走啊。”

婆婆也哭,“我还不是为了你,当时你躺在医院里,多可怜啊,浑身都是伤,我连哭都不敢当你的面啊。”

“妈,其实我早不想撑了,家里没有晓峰的日子,太苦了。”

她们歇斯底里地吵完,最后,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哭完后,她们都冷静下来。李玲明白婆婆的心结,她得把这事掰开了揉碎了,好好跟她讲明白,“妈,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如果我跟了大郭,生下孩子,就算跟晓峰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咱们这个家,也不会散。人都是有感情的,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拿你当亲奶奶。不信,你看看我,亲爹妈是谁,我一点都不在乎。我曾经也一心一意地对养父母好,他们却那样对我。直到我碰到了晓峰,来到你们身边,从那天起,我唯一想疼的亲妈,就是你啊。”

婆婆看看她,欲言又止,她知道李玲说得有道理,可心里的结不是一下能解开的。

李玲继续说,“妈,我现在跟你保证一辈子你也不信。我这条命也算是你给的,这恩情,我会用下半辈子偿还的。咱娘儿俩相处也有两年了,你相信我吗,相信我的为人吗?如果我说话不算数,让老天爷打雷劈了我。”

她还没说完,婆婆就受不了,捂着她的嘴,“傻玲玲,你别说了,别说了,妈信,信啊。”

三年来,她们守着心中的苦,小心翼翼地,不敢吵,不敢哭,每次要被心里的痛淹没了,她们就把堤坝再加固一点,硬撑着。

她们始终缺失了面对生死离别的这一课,没有正常的发泄,所谓的坚强只不过是一种逃避,日积月久,你以为它已经结上了痂,其实,它却埋成了一颗雷,随时都有引爆的危险。

她们早该这样面对面地崩溃一场,痛哭一场,发泄一场,然后再重建新的希望。走的人已经走了,留下的,还要好好活着啊。

李玲又想起一件事,“妈,我那天梦到晓峰了,他说他现在能放心地走了,让我们都好好的。”

婆婆使劲点了点头。


9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

婆婆把李玲交到大郭手里,嘴里发着狠,“你要是敢欺负玲玲,我可是盯着你呢。”

大郭满口答应,“妈,咱就是在酒店举行个仪式,下午就回家了,您可以盯我一辈子。”周围的人都笑了。

婆婆捶了他一下,也笑了,“我都多大岁数了,过几年就走了,可盯不了你们一辈子。”

李玲凑到婆婆耳边,“妈,您得长命百岁,不光要盯着大郭,我还等着您给我们看孩子呢。”

婆婆擦了擦眼角,“行,我给你们看孩子。”她想了想,附在玲玲耳边又补了句,“你也别有心理负担,当时孩子毕竟还没出生,医生也料不定会有什么状况,我选择救你,是最正常的选择。”李玲笑中带泪,点了点头。

这一刻,她们终于放下所有芥蒂,心中填满了期待,不再是空空的了。


往期精彩回顾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