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183100
情感 故事 生活

出轨的女人就不干净了吗

作者:心悦
2019-10-19 20:21
浏览次数:7249
1


李满意脑子转了一个念头,找到苏娟,把她从她男人冯大强手里抢回来。这个念头跟上了发条一样,从早到晚都在李满意脑子里转,一刻停不下来。

李满意想好了,他就跟冯大强明打明敲,告诉冯大强苏娟跟他好了,爱咋咋。

何况冯大强还是个劳改犯,哪配得上苏娟这么好的女人呢?

没错,李满意之所以能跟有男人的苏娟好上,是因为当时苏娟的男人冯大强在坐牢,苏娟基本跟守寡差不多。

那年,冯大强打麻将的时候不知为啥跟人杠起来,最后失手弄瞎了人一只眼,加上民事赔偿,又判了六年。

家里钱花空了还借了债,儿子不到两岁,苏娟不得已只好把儿子放她妈那里,自己出来打工赚钱。

李满意这才能碰上她。

碰上苏娟时,李满意已经打了好多年光棍。家里太穷,穷了好几辈子,李满意弟兄四个有俩都打光棍。李满意是老三,长得也不太好。

其实十年前,家里连蒙带哄地给李满意娶了个媳妇儿,俩月没过女的就跑了,再没音信。后来村里有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倒是愿意嫁给他,托人去说,李满意又不乐意。

寡妇比他大5岁,相貌跟他不相上下,还带了俩孩子。李满意就算再急女人,也不想把日子朝着更糟糕里头扎。

那种日子太没奔头了。

后来这些年,李满意在城里待着,修路,盖房子,装修,送水……租了间地下室,每个把月狠狠心花点钱找个女的……想着这辈子也就这么着了吧,没想到还能碰上苏娟。

当时苏娟才28,不说貌美如花,也是白里透红的皮肤,小巧的身材,五官很耐看。搁在以前,李满意想都不敢想。

直到后来跟苏娟睡在一张床上,李满意都觉得跟做梦似的。

2

那阵子,李满意在一家水站送水,苏娟刚去了他负责的小区的一户人家干保姆。那天李满意过去送水,苏娟一个人在家,正往楼下搬俩很大很沉的空花盆,雇主不要了。

苏娟个子小,搬得很吃力,李满意有些不忍心,坚持上了两趟四楼,把花盆给搬下去了。

走的时候,苏娟追下楼给李满意拿了瓶矿泉水。李满意不要,他知道干保姆不容易,有些雇主计较得要命,你动他家一根针都不行。

苏娟好像看出来李满意心思,说放心喝吧,是我自己买的。

说着苏娟浅浅一笑。

李满意愣怔半天,从来没有女人主动朝着他这么笑过,他娶过的他睡过的,要么不多瞅他,瞅他时也都眉头拧着脸寒着,他只偷偷见过女人朝着别人这么笑,笑得温柔生动。

李满意走神了一整天,想想苏娟那笑是朝着自己的,一会子腿有些软,一会子又浑身是劲儿。

那瓶水喝完了,瓶子都没舍得丢。

李满意盼着再看到苏娟,盼着那家人的水快点儿喝完,终于第三天的时候又见着了。

等到第三回再见面,李满意给苏娟买了个小西瓜,她一个人一顿刚好可以吃完的那种,小,其实挺贵的。

李满意就是想讨苏娟的好,说不上来地想讨好。

西瓜苏娟留下了,转头李满意再过去,苏娟给了他一饭盒水饺,她自己买了肉专门给李满意包的。

当时李满意整颗心都要飞起来了。三十多年了,他也对女人好过,都是一厢情愿的,这种有来有往的好,头一回。



3

这么几次之后,有天上午李满意去送水,按了门铃,听到苏娟应了,却半天没来开门。

李满意靠近过去听着动静不太对,隔门问苏娟怎么了,里头苏娟呻吟了一声,说摔了一下,脚好像摔坏了……

后来苏娟忍着疼爬过来给李满意开了门。

李满意进门一瞅,苏娟瘫在地上,疼得脸儿煞白,汗珠子都滚下来了。

李满意又疼又急,弯腰去搀苏娟。

想了一下,干脆把苏娟抱了起来,李满意说忍着点儿,我送你去医院。

就那么抱着苏娟下了楼出了小区,一直抱到五六百米外的社区医院,李满意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把苏娟抱过去的。

到那里把苏娟放下,李满意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苏娟是在厨房踩着凳子擦油烟机,踩滑了摔下来,脚踝骨折了。

社区医院处理不了,又送到了大医院,做了个小手术,要修养一段时间。

苏娟差点儿急哭了,家里等钱用,她一天都闲不起,好不容易找了份安稳的活儿,雇主人也好,又出了这事儿。

李满意让苏娟哭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语无伦次道别哭了苏娟,你,你别哭了,过阵子就好了。

苏娟又有些不好意思,抹了把眼泪,说幸好你过去,谢谢你李大哥。

李满意摩挲着脑袋,我也是急糊涂了,打个120你还少受点儿罪,我这脑子也是让门挤了……

苏娟忍不住噗嗤一声,又疼得吸口气,跟着叹口气。

李满意的心就让苏娟叹得酸疼酸疼的,这个女人,太不易了。



雇主倒是厚道,医药费营养费都给出了。但家里有孩子要接送,离不开人,还是把苏娟辞了。

李满意反复安慰苏娟,等把脚养好了再去找,人好好的最要紧。

又说,啥也别想,不是还有我嘛。

说完李满意就愣了,苏娟也愣了一下,跟着脸有些红了,李大哥,你是个好人。

李满意的脸,也红了。

4

在医院住了半个来月,大夫让回去修养,定期来检查就好。

苏娟有些犯愁,她这个样子回老家不合适,还要治疗,也怕她妈担心。不回去又没地方住……

李满意看出来苏娟的心思,试探着说,要么,你先去我那里吧。

苏娟吓一跳,看了李满意一眼。

李满意搓着手说,我,我先在水厂宿舍跟他们挤一阵子,等你脚好了再说。

李满意说你就把我当你哥好了。

这回,苏娟的眼圈儿红了。

就这么李满意把苏娟接到了他的住处。接苏娟过去之前李满意特意收拾了一下,擦了地,还买了新被子。

多年光棍生活,他能想到的也就这些了,然后把苏娟半抱着扶进去,李满意说,别嫌弃啊娟子,我这里,我……

从苏娟叫他李大哥那天,他就给苏娟叫娟子了。

苏娟打断他,看你说的李大哥,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李满意嘿嘿一笑,安顿下苏娟,赶忙出去买吃的。还买了牛奶和水果,李满意自己平时可不舍得买。

苏娟躺在李满意简陋的床上,看他忙前忙后,还笨拙地用电磁炉炖了一锅排骨,说听人讲吃排骨能补骨头,给苏娟盛了一大碗。

盐放多了,咸得厉害,李满意自责得不行。

苏娟不吭声,默默地一块一块儿地吃,眼泪滴答滴答落下来。这些年,苏娟过得太难了,贫困,艰辛,还要忍受各种委屈欺凌……但她都没哭过,苏娟也有她的倔强。可是人啊,艰难的日子不怕更艰难,就怕有人暖。

一暖,心里头就有什么化开了。

放下碗,苏娟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5

两个月后俩人才好的。

那俩月,李满意白天抽空跑回来照顾苏娟的一日三餐,晚上回水厂去住。

李满意自己都没想到,他明明看到苏娟第一眼心里就痒了,可如今苏娟人每天睡在他睡过的床上,他却……没有勇气朝前了。

心里有多痒,腿就有多软。

好几次,他坐在苏娟床边想抓一下她的手。可一碰苏娟的眼神,一听她叫他李大哥,李满意就底气全无,怂得每回走出租屋,都骂自己老半天。

从来没有那样的感觉,明明迫不及待火烧火燎了,又竟然能生生克制住。

不像以前,捞着个女人恨不能生吞活剥了人家。

李满意知道,对苏娟,他是要命地走了心。

那晚,是苏娟主动的。

那晚也很寻常,吃饭的时候李满意突然想起来,说今天是他生日,很多年没过了,都差点忘了。

苏娟怔了怔,不顾李满意阻拦,坚持给他在简陋的菜板上擀了面条,煮了一碗长寿面。

苏娟说,生日快乐李大哥。

李满意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用面碗的热气挡住,唏哩呼噜地把面吃完,有点儿坐不住了,放下碗拔腿就要走,苏娟跟着站起来喊了一声。

李满意一回身,听见苏娟说,今晚,别走了。

李满意的心蹭一下就到了嗓子眼儿,怦怦怦怦跳得像个从来没有过女人的生瓜蛋子。

那晚李满意表现得也像个生瓜蛋子,完全手忙脚乱不得要领。

倒是苏娟从容温和得多,也不说话,用柔软的手臂和身体,让李满意慢慢放松下来。

走了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相比之下,以前那些,都只能叫发泄。

有这么一回,李满意觉得死都值了。

6

李满意搬了回来,没多久,苏娟在附近一家饭馆找了份工作。白天各忙各的,晚上一起忙。

就这么好了两年。

那是李满意人生最好的两年,有女人的日子真是亮堂啊,小屋变得干净整洁,斑驳的墙壁用浅绿色碎花棉布围了一圈,被子枕头都散发着洗衣粉的味道。再简单的饭菜,苏娟也能做得可口。

跟苏娟过一辈子的念头,就是在这日子里一点点长出来的。是苏娟的温柔贤惠,是苏娟软绵的身子和甜馨的眼神,是苏娟的饭菜和洗出来的衣服……

李满意离不开苏娟了。有一次他试探着跟苏娟商量,到外面租个楼房去住。

苏娟拒绝了,说这儿就挺好,别费钱了。

李满意又试探着问,你以后,还回去吗?

好几回,苏娟没应声,后来有一次苏娟淡淡应道,我答应等他的。

李满意希望落空,心里闷得要死。

有时候李满意也会试探问问冯大强对苏娟好不好,他那样的脾气。

苏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说冯大强就是年轻,心里头还没长大。

李满意就猜出来了,冯大强对苏娟,不会像他对她那么好!

越发不甘心。

却不想,冯大强竟然提前半年出狱了,苏娟得到消息,半天都没耽搁就辞工走了,临走时跟李满意说,这辈子咱们就这么长的缘分,你是个好人,把我忘了吧,以后会有人对你好的。

苏娟眼里好像闪了泪光,李满意呆呆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来。

然后苏娟就走了。

然后李满意的世界,就空了。

空得太难受太难受,空得最后李满意受不了。觉得与其这样活着,不如去把苏娟抢回来!



7

问了好几个苏娟一块儿干活的才问道苏娟老家确切地址。苏娟只跟他大致说过在哪个县。

然后地址一到手,李满意就买了车票。

可李满意怎么能想到一下车就碰到冯大强呢。他在县城下的车,没找到去苏娟家那个镇的公交车,便打了辆摩的。

开摩的男人三十出头,高大威猛,毛楂楂的头发短短一层。

县城到镇上二十来里地,俩人顶着摩的带起来的风扯着嗓子聊了几句,摩的师傅说他就在镇上住,问李满意去镇上干啥,去找谁。

李满意当然不能说实话,敷衍着说去办点儿事。

本来顺利到镇上也算了,可载他的破摩的电池漏电,走到一半竟然没电了,别说载李满意了,直接得推车。

摩的师傅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懊恼,说里头待了几年脑子都坏了,竟出了这么缺心眼的事儿,以前他啥都玩得转。

李满意吓一跳,愣了半天问,里头是哪里头啊?

摩的师傅呵呵笑两声,摩挲一下脑袋说,我刚放出来,前几年打架打进去的。这一出来,瞅着这几年外头变化太大,想干点儿啥都摸不着门路,这摩的才开了十来天,好不容易拉你个大主顾,还没电了,卧槽。

李满意整个人都僵了,不会那么巧吧他想,又不能直接问,忍着震惊,李满意只好问,为啥打的架啊?你在里头待……待了几年。

摩的师傅说六年,减了半年,五年半就出来了。

然后才回答李满意头一个问题,也没啥,当时年轻气盛,一点儿小事动手把人打坏了,唉!

摩的师傅叹了口气。

是冯大强,无疑了!

8

压制着剧烈心跳,李满意一边假装帮冯大强推车一边说,在里头受罪了吧?

冯大强呵呵一笑,我那是活该,就是可怜了我老婆,这些年老婆为了替我养儿子自己跑到城里去挣钱……我特么就是个混蛋。

李满意怔怔地,你老婆,等,等了你六年啊?

冯大强说可不嘛,她要不等我,我真活不下去了。这几年,就是想着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才挺过去的。

冯大强回头瞅李满意一眼,别看我坐过牢,大哥,可我命好,摊上个好女人,我老婆人又好,心又善……现在我出来了,当然不能再让我老婆受苦了。我得好好干活赚钱,把她养得白白胖胖的,让她后半辈子把日子过到天上去。

李满意呃了一声,心里突然五味杂陈。

冯大强不明所以,你不信啊。

呃,不是。李满意摆摆手,我信。

冯大强说今天让你跟着受累了,到镇上晚饭我管了,对了你到底来办啥事儿的啊大哥。

李满意停下脚步,看着冯大强说,我不去镇上了,我想起来有东西忘带了,去了也没用。

说完李满意掉头就朝回走。

冯大强有些蒙,大哥,回去老远呢,快到镇上了,我充完电送你吧,不要钱。

李满意脚步坚决,头也不回地说,不用了,好好挣钱吧兄弟。

李满意突然想起四个字,回头是岸。

一下子李满意感慨万千,是天意吧?是老天不要他来打碎苏娟重新接起来的日子。

李满意知道了,曾经的冯大强年轻,混,不会疼老婆,还捅娄子。苏娟等他,也许是因为顾念夫妻一场,也许是为了孩子,也许是因为爱。

就像苏娟和他上床,也许是因为寂寞,也许是因为感激,也许也是因为爱。

但不管苏娟爱谁,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苏娟对于冯大强来说,是生命的信仰。有她在身边,他就有把日子过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如果把苏娟抽走了,冯大强就活不下去了;或者就算苟且活下去,也会破罐子破摔。

他李满意没了苏娟也心疼,但也就是心疼而已。熬熬就过去了。

苏娟特别明白这点,所以她选了回到冯大强身边。

苏娟是多好的女人啊,就算她跟自己好过,出了轨,她也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女人。

最善良,最纯洁,最有情有义。

所以,他不能拿这件事儿去闹,去出卖或要挟苏娟,不然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混蛋!比当初的冯大强混一万倍!

李满意不会再打扰苏娟,但也不会忘记她。

记着苏娟,记着还有苏娟这样的女人,李满意觉得,日子就还有奔头。


往期精彩回顾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