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04639
故事 生活

她送弟媳妇第二次出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花小蛮
2019-10-20 20:41
1


唐怡一开始就不待见弟媳叶子。

在叶子嫁给她弟弟之前,这门亲事遭到了双方家庭的一致反对。

叶子的父母和家人觉得唐孟不上进,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一家人都靠他姐唐怡撑着。

唐家这边,唐怡也是对叶子一万个看不上。

唐怡太了解叶子了。

两家是邻居,从小厮混在一块儿长大。叶子看着挺老实,骨子里却有股子狠劲儿。小时候,就因为唐怡不让唐孟跟叶子玩,非拖着唐孟回家,结果唐孟这没出息的哭得眼泪鼻涕和着尘土糊了一脸,在唐怡的拉扯间杀猪般嚎叫。

叶子开始盯着姐弟俩看了会儿,转身就捡了块尖锐的石头过来,等唐怡觉着疼的时候,血已经流到眼睛上。

后来在医院缝了好几针,至今唐怡眼角还有个抹不掉的疤痕。

就叶子这蔫不拉叽的狠劲儿,没准哪天烟不出火不冒的就把他们唐家给拆了。

高中的时候,叶子和唐孟开始恋爱,这些年来唐怡一直想搞破坏,她故意给唐孟介绍别的女孩子,甚至冒充别的女孩子给叶子发信息挑衅,故意制造误会,居然都没拆散他俩。

还一路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而叶子对唐怡的百般阻挠也是心知肚明,看到唐怡眼里都是仇恨。

可笑的是,这么俩冤家,最后还是成了一家人。

叶家的反对最终妥协在叶子的绝食抗议面前,唐怡的坚持也在唐妈的眼泪面前溃败。

而且唐孟娶叶子的所有彩礼和花费,还都得唐怡来出。

唐怡真是憋屈的孙子敲门,憋屈到奶奶家了。

2

唐怡怀着复杂的心情着手操办弟弟的婚事。

但娶亲头一天,唐孟支支吾吾去她房间,问了半天才说,叶子家请先生看了,结婚当天要唐怡回避。因为唐怡属虎,叶子属羊,不相合。怕是当天撞一起了晦气。

唐怡简直吐血。不去就不去,谁稀罕。

夜里睡不着,看着这房子布置得花花绿绿,曾经挂着她写真照和全家人合影的沙发背景墙上,全换成了一溜的叶子和唐孟的结婚照。

唐怡突然感觉,这个家不再属于她了。

唐怡决定搬出去住。

唐怡看了一个多月的房子,买下了离家几公里外的一套带装修的两居室。

唐母帮着收拾的时候抹了眼泪,唐怡本以为是不舍她搬离,然而老太太感叹心疼的却是,以后唐孟不得不独立生活了。

母亲始终觉得因为唐怡父亲早逝,最可怜的是唐孟。他年纪最小,最需要父爱。

而唐怡,所有的奋斗和担当,都似乎理所应当。

叶子始终在房间里没出来,还保持着新媳妇的骄矜。

出门前,唐怡故意朝着叶子的主卧房门喊了一句,以后这个家过成什么样,就看你们的了。

没有了同锅搅勺的掺和,唐怡清净许多。偶尔回去,叶子渐渐有了女主人的样子,她怀了孕,挺着腰抚着还不明显的肚子,在厨房门口抱怨唐妈买的水果不够新鲜,炖的排骨有点腥,地拖完了没有擦干,害她差点摔跤。

唐孟也跟着数落,一副老婆奴的模样。唐母好脾气,默默择菜洗菜不作声。

唐怡却不能忍,一边把自己带来的大盒进口车厘子递给唐孟。一边问叶子,我有朋友开家政公司的,有特级保姆要不要给你们介绍?保证把你俩伺候得妥妥贴贴。哦,对了,一个月工资也就八千。

唐孟洗着水果扭头对唐怡陪笑,姐,你又损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月挣多少钱。

叶子慢悠悠接过唐孟洗好的水果进了房间,仿佛没听到唐怡的讥讽。

后来,斗的多了唐怡倦了,便尽可能的回避,少回娘家。



3

但唐怡对唐孟做不到置之不理,结婚后他倒是安生地找了份工作,在一家汽车修理厂,每天糊的身上脸上的机油回来,她看不过去。

而且,马上孩子要出生了,他们不急唐母急。时不时跟唐怡念叨,为接下来养孙子的开支担忧。

经不住老太太软磨硬泡地在耳朵旁边念叨,再加上唐怡也于心不忍。便资助了一笔钱,让唐孟开一家自己的汽车美容店。

接着是小侄女唐唐出生,唐孟的店开的位置好,很快就有了起色,叶子还是软塌塌不紧不慢的守着家安然度日,从清秀单薄的身形变得丰润,灵动不复。

倒是唐孟随着生意渐好脸上多了意气风发的神采,又添了沉稳,颇有些让时下小姑娘们心动的模样。

最初发现端倪是唐孟被供应商组织着去了趟香港,回来给唐怡带了一套化妆品,打电话喊了唐怡过来拿。后备箱里还有几个手提袋,都是不同的其他品牌。唐怡酸他,果然还是老婆亲。

可那么多礼物并没有送到叶子手里,后来她从母亲口中得知,叶子只收到了一支口红,母亲收到的是一条丝巾。

唐怡惊住,但不动声色给唐孟发了微信,警告他不要玩火。

唐孟嘻皮笑脸说是哥们儿让给媳妇捎带的。

那女人闹上门的时候唐妈赶紧打了电话通知唐怡。唐怡人在外地,办完事赶回来已经是两天后。

唐孟跟着寻死觅活要跳楼的女人走了,叶子正在房间,悄无声息。

唐母小声告诉唐怡,那姑娘怀了孕,查了是双胞胎儿子,逼唐孟离婚个把月不见动静,索性自己挺着肚子闹上门。

唐母让唐怡去劝劝,没说劝什么。但唐怡知道老太太的心思。

进屋看着站在一边给叶子擦眼泪的唐唐,唐怡心酸不已。没等她开口安慰,叶子先张了嘴,姐,我想做点事,你能不能帮我?唐孟是留不住了,我想自己好好把唐唐养大。

这是叶子第一次叫她姐,之前没孩子的时候她什么也不叫,有了孩子也只当着孩子面叫唐唐她姑。

看着她脸上被挠的几道血痕,想到唐母刚才提到双胞胎孙子时按捺不住的期待和欢喜,唐怡心寒。

青梅竹马的感情,以死相逼才嫁了他,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稳的好日子,自己悉心打理的家居然就要被别的女人鸠占鹊巢了,而且,当着男人的面,被羞辱打骂。

唐怡觉得,对叶子的请求她无法拒绝。为唐孟赎罪也好,为唐唐的将来考虑也好。

对叶子,她固然是不喜欢,但,还有同情。

同是女人,她理解这份绝望和寒心。

4

第二天,叶子就利索和唐孟离了婚。

然后是唐孟的新妻胡玫,傲娇地挺着肚子进了唐家的门。

唐怡则把叶子介绍进了一家服装加工厂。这厂子是前段她一个朋友邀她投资的,她怕忙不过来,一直没答应。现在有了叶子,唐怡觉得倒可以一试。

叶子在厂里全权代管唐怡的股份,同时,唐怡自己作主,把自己名下的股份,给了叶子一半。

叶子很是意外,她知道,这份投资不算小。

她对唐怡说谢谢。唐怡别过脸看唐唐,说我是帮我侄女。

叶子忙起来,刚开始各种跟不上节奏,朋友三天两头找唐怡投诉,让唐怡要么自己上,要么找个有能力的人来。唐怡只能赔着笑脸说好话。

过了一段时间,叶子进入状态,但是唐唐的接送和各种学习班却顾不过来了。

唐怡只得担起这些事,经常为此把新处的男朋友都晾一边。

唐怡没想到,她和叶子还会有这样相互配合的一天。

胡玫的双胞胎儿子出生后,唐怡去随礼,临出门时叶子过来往她手里也塞了个红包,让唐怡带去。

你居然还给他随礼,你忘了他怎么对你的了?唐怡觉得叶子要么是脑子进水了,要么是脑袋被驴踢了。

叶子说,就算不念夫妻一场的情份,也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而且,他是唐唐的亲爹。

唐怡摇头叹气,这女人又轴又傻。



5

唐母是在去接唐唐放学的时候被车撞到的,好在捡回了命,但肩胛骨和肋骨骨折。住院期间叶子体恤唐怡分身乏术无力看顾,自己担下了照顾老太太的任务。

虽然唐怡请了护工,但叶子说那些护工都不尽心,还是要时常有人看着才行。

那些天叶子医院和工厂两头奔忙,唐怡打电话的时候她在那头数落护工,给老太太喝的水不热了,买的汤味道太重太油腻了,老太太的衣服上有汗味了没及时换洗了。

唐怡在这边听着,想到朋友最近对叶子的夸赞,说她经过这些时间的历练进步明显。

晚上唐唐跟唐怡一起睡,唐怡问唐唐,你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唐唐不假思索,妈妈说的,我长大了要和姑姑一样,做一个独立强大的女人。但是妈妈也说了,希望我不要像姑姑一样那么辛苦,承担那么多责任。

唐怡一下子就泪目了。身为长女的责任担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年的伏弟魔,那些外人看起来的成功和风光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难。

最懂她的,不是对儿子言听计从娇惯溺爱的母亲,不是她一手扶持包办一切的弟弟,他们只会觉得理所应当地向她索取。

恰恰是这个家里她曾经最不喜欢,最看不上的人。

唐孟和胡玫离婚是在孩子两岁多的时候,他醉红了眼睛来找唐怡哭诉,胡玫和他摊牌了,她生的双胞胎儿子根本不是他的,而是另一个小老板的。小老板当时生意不景气,躲债消失了,她没有办法,才搭上他这个冤大头,现在小老板东山再起了,她当然要带着双胞胎去和他全家团聚。唐孟不相信,带着俩儿子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明真的和他毫无关系。

当然,精明如胡玫,早就知道,就算小老板不来求复合,这事儿也有纸包不住火的一天,所以她在怀孕时,就开始以各种理由搜刮唐孟为数不多的积蓄。

失财事小,喜当爹事大。唐孟懊恼、后悔,趴在唐怡的沙发上痛哭流涕。

唐怡扔给他湿纸巾,瞧你那点出息,叶子当初是看上你哪了?还不要命的嫁你。

说完这话俩人都愣住了。唐孟抹一把鼻涕,姐,你不是看不上叶子么?你当初不是说我娶谁都行,就是不可以娶她么?

唐怡拿抱抌砸过去,叶子是不够有出息,但也好过你。

连她男朋友也说,没看出来你不喜欢叶子啊,你不对她挺好的吗?

她冷哼一声不承认,那是看在我侄女的面子上,我是不想我侄女跟着她受苦。


6

唐孟前脚离婚,后脚就死乞白赖找叶子求复合,一副誓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势态,叶子不理。

唐母又一次找唐怡哭诉,老太太这辈子好强,却事事对儿子妥协。那种恨不能为他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劲儿,最终她只需要哭一哭,牺牲和付出的就都是唐怡。

她妈哭的老泪纵横,让她劝叶子再给唐孟一次机会。她说,叶子会听你的。

去工厂找叶子的时候,她正在车间盯一批工序复杂的新款。看着叶子由曾经的丰润又变回了消瘦,唐怡有点心疼。

他们伤她的时候一点情份都不顾,如今被人戏弄了,又回过头来求她回去。她不知道要怎么对叶子开口。

这事,如果换作是她,决然不能答应。

坐下后叶子先问,是不是妈让你来劝我复婚?她摇摇头,又点头。

你怎么想?唐怡问。

我同意复婚。

唐怡又吃惊了,毕竟唐孟曾经背叛她,伤害她。越是长久的感情被摧毁时的绝望就越甚。也毕竟,她现在过的不错,虽然是唐怡成就了她,但以她现在的能力,即使离了唐怡,也会有不错的前途。

她说,因为他是唐唐的亲爸,除了他,或许不会有别的男人对唐唐更好。如果以后他真能好好珍惜,那唐唐就能有一个完整的家。若他再犯,我还有再甩他一次的资本。

叶子再次出嫁前那晚,唐怡陪她一块儿整理嫁妆。唐怡问她,唐唐已经大了,要不要考虑再生一个?

叶子麻利地把那些小物件装箱,我要是再生一个,如果是男孩,我绝对不能让他像他爸。如果是女孩,就一定要让她像她姑。

两个女人,从小呛到大,互相看不顺眼,却偏偏成了一家人。如果没有那些波折,或许她们都无法怜悯彼此,站在对方的处境设身处地去考虑。

这世上没有完全的感同身受,但有时候,有那么一点点怜悯其实就足够。

唐怡揶揄叶子,你这离个婚倒也挺值,弄了个股份还是婚前财产。

又说,哎,要是哪天唐孟再犯贱,打小三的时候你先喊上我,就你那小个儿,打不过。

叶子翻了个白眼,笑了,然后脆生生的扔出一个字儿,好!


往期精彩回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