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230
情感 故事 生活

都是离婚,为什么区别这么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悦方
2019-10-18 21:01
1

女友妙妙意外怀孕,她说:“不能再打了。”

两人相处三年,前面已经打过两次胎,这次若再打,连苏胜都过意不去。想结婚,可是又没这条件。他俩大学时相恋,毕业后妙妙在一家十几人的小公司做设计,月薪5000多块。苏胜在出版社上班,出版社这年头也下坡得厉害,工资跟她差不多。俩人的收入只够生活,哪有钱买房子。苏胜爸走得早,妈倒是有套房子,以前矿场还没倒闭的时候给职工建的,后来花几万块钱买断了,60多平方。妙妙家是农村的,更穷。

以前总是想,没有房子,怎么结婚?

现在有了身孕,没房子也得硬着头皮结婚。

两家人开始商量婚事,妙妙妈要八万八千块钱彩礼。苏胜妈不高兴,说城里早就不兴彩礼了。妙妙妈说,我们村里嫁个闺女都是20万以上彩礼,我这还把妙妙培养成大学生了呢,怎么还贱价了?

当然都不是直接对峙的,是两个年轻人在中间把自己妈的话学给对方听,然后再由对方传给自己妈,传过来,再传过去。就这样,虽然两个未来亲家只见了一次面,却像吵了无数回。

苏胜家最后把彩礼压到了六万六。苏胜妈说家里只有这么多钱。

举行婚礼那天是俩亲家第三次见面。第二次见面是给钱,双方都没什么好脸色。这第三次要在宴席上迎来送往,他们不得不装出家有盛世的样子,假笑高高地堆在颧骨上,眼睛却是精明世故的。谁家的亲朋好友出的份子钱谁得,妙妙妈怕记账的弄错了,可一直数着人数呢。

2

婚后妙妙住进了苏胜家。头两三个星期彼此还算客气,生活令她们慢慢地原形毕露。

苏胜妈管得多,说妙妙衣服那么多,怎么还在买衣服,像这么个花钱法,什么时候能攒够买房子的首付?

妙妙说我们老家房子都由男方出的。

苏胜妈说你住的不就是我们的房子吗?

妙妙说我说的是新房子。

新的旧的不是一样住吗?苏胜妈说完去晒衣服,在明知道她听得见的距离小声说:“有本事去找有新房子的人呀。”

冷战,继而吵架。吵完架都上苏胜那里去告状。苏胜两边为难,她妈嘴是有点碎,可她天天在家里洗衣做饭伺候着小两口,难道是活该?他劝他妈,妙妙怀着孕呢,得保持好心情。又劝妙妙,妈也是为咱好,把你当亲女儿才说你。

调解根本无效。妙妙怀着孕,受着气,只能跟自己妈倾吐。老两口一合计,苏胜妈不是单身吗,给她找一老头让她嫁出去不就得了。

妙妙回去用一种很温柔的口吻把这主意跟苏胜说了。苏胜觉得老婆说得也是,他妈苦了半辈子,有个老伴儿也不错,老两口相依为命,冷了暖了相互照应,还能把房间腾出来,最主要的是,他的家庭矛盾能得到解决。

于是俩人找了个老人婚介所,悄悄递上了资料。



3

没多久,婚介所的阿姨打电话来,说有个退休老干部,挺合适苏胜妈。

苏胜确认过相片,长得不猥琐,像个年轻时当官的样。他这就乐颠颠回去跟他妈汇报。

他妈正在做饭,苏胜靠在厨房门口说:“妈,我听说有个男的看上你了。”

“啥?”

“还是个退休干部呢,老婆死得早,一直没有再娶。有回逛街在你们那儿买东西,就看上你了,七打听八打听,不知道怎么打听到我这儿来了。”

“你听谁说的?长啥样?”

苏胜说是听同事说的,把相片给他妈看,他妈看了半天,觉得有点印象。

这就好办了,苏胜叫中介阿姨跟那老头对好口供,安排他们见面,付了三百块钱中介费。

见面饭是在一家高大上的馆子吃的,吃火锅,那老头挺大方,精羊肉比普通羊肉贵一倍,他看都没看就点了精羊肉。席间对苏胜妈照顾周到,客气中透着攻势。一顿饭吃下来,苏胜妈也很满意,俩人开始交往。

虽然家里少了个免费保姆,妙妙却一下子觉得舒坦多了。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在沙发上也敢搂着苏胜呱呱亲嘴儿,对他呼来喝去不再忌惮。

苏胜妈跟那老头交往了半年,说想结婚。搬东西的时候婆媳俩忽然变得无限和睦。苏胜妈说:“你坐月子我还回来伺候你的。”妙妙说:“您新婚就别操心我们了,有空就来看看,没空我让我妈来伺候也行。”

看着出租车放着雷鼓轰鸣的情歌驶出小区,妙妙长吁了一口气。

4

生孩子后,妙妙妈来帮带孩子,苏胜妈偶尔来帮忙,气氛一团和谐。

孩子8个月的一天,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磕到头,哭得小脸儿青紫。妙妙妈不在,在外出差的苏胜赶紧给他妈打电话叫她到医院陪着看看。老人家叹了口气:“你王叔也病了,我还在医院伺候着呢。”王叔是苏胜继父,他问:“王叔咋了?”“高血压。”“高血压算是个什么病,他重要还是你孙子重要啊?”他妈只好又往另一家医院赶。

第二天苏胜打电话给妙妙问情况。孩子倒没事,妙妙说,你妈看上去不怎么好。

苏胜又给他妈打电话,他妈说,把王叔一个人扔医院里,他连上厕所都得自个儿举着吊瓶儿,闹情绪了。

“这有点不讲理吧?”苏胜说:“他儿子孙子要是病了他不管?”

苏胜妈叹了口气:“我跟你说,他也不是什么退休干部,就是一无业游民,你听谁说他是退休干部的?”

苏胜心里咯噔了一下。

“以前我帮人看店,一个月还能挣两千块钱。现在天天在家伺候他,一分钱拿不着,他还跟我借钱开养鸡场。”

“你借了吗?”

“借了五万,他又要借五万,我不肯,就吵。”

苏胜头都大了,看来这桩婚事远没他想得那么好。

“妈你别再借钱给他了。”

“我知道。”



5

过了俩月,苏胜妈打电话来说,老王把她的钱都骗完了。说办养鸡场,又没经验,鸡都死了,血本无归。俩人吵架吵得厉害,她不想过了。

苏胜大惊:“我不是说叫你别给他钱了吗?”

“上了道,买饲料没钱,我能眼睁睁看着鸡饿死吗?这半道上能下车?”

“那现在怎么办?”

“他找我就是找一免费保姆,还什么都得依他的,钱都被他败光不说,还回头来给我甩脸子,你说我怎么办?我回去,我又不是没家。”

苏胜慌了,一心只想把事情往严重了说,就马上告诉妙妙,老王不但是个骗子,还打他妈,把他妈的十几万积蓄全部骗光。

妙妙叫起来:“给彩礼的时候她不是说她就那六万多块钱吗?哪儿又冒出来十几万?”

“……老人……总得给自己留点棺材本儿吧。”

“我看你妈也是个骗子!”

一听这口气,完了,妙妙哪里容得下他妈。那把他妈往哪儿打发呢?他不忍心,也有点悔恨,打电话把中介骂了一顿,还是不解气。

妙妙说:“她要是搬回来,我就带着孩子搬出去。”

“你搬哪儿去?”

“租房子。”

“租房子不要钱啊?”

“我宁愿花钱也不跟她住。她连我把洗干净的内裤暂时搭在毛巾架上都管。”

“租个最便宜的房子也得两千吧,现在孩子一个奶瓶子都要一百块,我们的钱要是拿出去一部分租房子,养得起孩子吗?”

俩人吵了一架,妙妙说苏胜跟他妈一样是个骗子,读大学时怎么花言巧语把她骗到手,说爱她护她一辈子,结果呢,穷得连个孩子都养不起。

反反复复这几句话,苏胜听得头都炸了,想办法把他妈嫁出去,还不是她家的主意,他一气之下还了嘴:“那你去找养得起孩子的呀?”

妙妙把电话一挂,微信不回,电话不接。苏胜回家时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他怎么喊也喊不开,只好去同事家睡了一晚上。

同事的老婆说,你要小心女人的产后抑郁啊,有的女人生完孩子一两年产后抑郁才显出来,你看抱着孩子跳楼的新闻可不少。

苏胜吓得一夜发了一百多条微信给妙妙,苦苦哀求她原谅自己。第二天早上终于收到妙妙的回复:“姓苏的,你妈的事,到底咋办?”

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6

苏胜妈铁了心要回来,妙妙铁了心只要她回来自己就走。接着他岳母也打电话来说苏胜不诚实,明明家里有钱却不给够彩礼,让她家没面子,宁愿把钱给骗子都不给她女儿,云云。

苏胜觉得可能老婆没得抑郁,自己就要先得抑郁自杀了。

但是他得撑着。

恨就恨自己贪恋那一时的暖,做事时不愿戴套,压根不到结婚的气候就把种子种下了。

在外面租房子也不失为一条出路,但是他妈会怎么想?老太太总觉得自己管什么都是善意的,跟她说不通。再说妙妙这两年没怎么拿到绩效工资,她底薪就一千八百块钱,他们已经穷得不能更穷了。这搬出去要自己交房租水电燃气费不说,谁带孩子呢?叫妙妙妈来,他又要负担一个人的吃喝拉撒,把他劈成八瓣儿他也负担不起。

苏胜陷入一种巨大的空茫。那些有钱人的钱都是怎么来的?他并不是不努力,他工作已经很拼命了,为什么却还是这样?还有,家与家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复杂?人的感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快?他该信赖什么?他又能抓住什么?

苏胜妈说搬就搬。这回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一个出租车把衣服被褥都拉了回来。苏胜和妙妙正在家里吃晚饭,今天孩子好不容易没闹人,他们头一回吃了一次安安静静的晚饭。俩人对坐着,正在用尽量忍耐的口吻商量这件事,门开了,苏胜妈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来,径直走进自己的卧室。一路走一路说:“骗我说是老王看上我?嗯?其实是找的中介?谁的主意以为我不知道?我还没死呢,就想让我腾地方,是吧?”

妙妙的嘴半张着,停了一会儿,她进了卫生间。她竟然是去化妆。这么晚了,她化妆干什么?苏胜追过去,看她铁青着一张脸进房间收拾自己和孩子的东西。他站着,忽然有点怀念她刚才吃饭的样子,头发蓬乱,脸上出油,颧骨上一点孕斑还没退。现在的她,妆容无懈可击,带着一股绝望的狠劲要重生似的,他忽然发现已经无话可说了。



7

妙妙叫了个车回老家,她老家是城市周边的一个村子,坐出租得三百块钱。她这是下了多大的狠心,三百块钱坐趟车都舍得。苏胜一句:“有话好好说”卡在喉咙里,过了一会儿苏胜妈听到孩子哭,出来看。

“孩子怎么了?”她问。

没有人回答。

看妙妙要走,苏胜妈大叫起来:“这是我的屋,还容不下我了?”

“随便别人说去吧!”妙妙说。

苏胜追出去要送她,她不让,口口声声受不了实在受不了了离婚吧。

“多大点事儿啊要离婚。”

“非离不可!”她大叫一声:“没听到你妈是怎么说我的吗?!”

出租车过来了,苏胜抓住妙妙的胳膊。她拎的包袱很有点分量,没想到她一只手抱娃一只手挎包袱还能把高跟鞋走得铿锵坚决。苏胜摸到了她胳膊上紧实的肌肉,这是以前没有的。他多久没有摸过她了?已经不记得。只是从这胳膊上的肌肉,他忽然发现自己做父亲是不合格的,他抱孩子的时间和她相比不足五十分之一。他没钱,他没时间带孩子,他还纵容他妈给她找堵。她也有很多委屈不是吗。苏胜松开手。

他太累了,她要走就走吧。

8

两天后妙妙发短信过来约离婚的时间。苏胜问:“真的没有余地了吗?孩子这么小……”

“我带得了。什么时候也没指望过你。”

“妙妙,我对你是有感情的,你知道……”

“明天早上9点,咱们办结婚证的那个民政局门口见。以后你每月给孩子两千块生活费,他将来的学费和医疗费你出百分之七十。我是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

“你是不是生完孩子情绪不好……”

电话又被挂了,再也打不进去。想必这是她和家里商量的结果,其实结婚后她一直很听她父母的话。

苏胜心都烂了,打电话给同事的老婆,问她女人都是怎么想的,哪有这样的,说离就离,跟儿戏一样。对方说:“都是小情绪一点点攒起来的。”“谁都不容易,她就不能多担一点吗?”“大家都这么想, 就完了。”

苏胜只得跟他妈坦白了前因后果。苏胜妈说:“离就离,我也离。地球离了谁还不转了?”

他妈还说:“你不就赔了六万多块钱吗,我赔了十几万呢。”

苏胜听出一种怪味来。他妈,再加妙妙妈,这小日子, 怎么也不可能过得好。



9

苏胜去和妙妙办离婚,苏胜妈也去和老王办离婚。两人叫的号都挨着,莫大的讽刺。坐在大厅里等的时候,互相都跟不认识似的,谁也不说一句话。努力摁住愤怒是他们对尊严最后的坚守。号到了,两对人,还算体面地把离婚证领了。

苏胜颓败地在家睡了一下午,第二天去上班,看到副总的前妻来找一女同事,俩人合吃一盒切好的西瓜,聊得吐沫横飞。副总前妻说自己离了婚有多爽多爽。她是自己做生意的,挺有钱,可能离了婚真的很爽吧。副总离婚后也很爽,小姑娘一茬接一茬上他的车。

可是他苏胜爽吗?妙妙爽吗?两家老人都爽吗?

对于有钱人来说,离婚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对于苏胜来说,涉及的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都是失败者,都是悲哀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从中获利。

这时女同事看到苏胜,喊他过来吃西瓜。他拿签子扎了一坨,女同事问他和老婆怎么样,他唔唔地含着西瓜走开。走进卫生间,他强忍住流泪的冲动,把在嘴里裹了半天的一坨瓜吐在了盥洗盆里。血一样的颜色,混着一点固体,像被打碎的一滩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