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317
情感 故事 生活

钱能买到爱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圈圈
2019-10-24 08:04
1


何秀萍被带进一栋豪华别墅,一路上,她死拽着衣摆,她这辈子只在电视里见过这么有钱的地方,紧张得后牙糟止不住地打颤。

她男人出车祸瘫着,儿子不争气,跟人打架,赔了好多钱,女儿嫁了个不省心的,偏偏又有了孩子,两口子成天不是吵嘴就是打架,不离也不肯好好过。

日子就像被冰棱戳出来无数个窟窿洞,嗖嗖冒着寒气。

何秀萍只好去家政所干活,但现在的雇主要求也高,她生得粗鄙,一般好活计都轮不到她,只有那种又苦又脏又累的,才落得到她头上。

但这一回,一个有钱人指名道姓要她。

何秀萍不明白,自己一个糟心的中年妇女,为啥会要她?可有钱人开的价钱很高,她就来了。

有钱人叫李玉妮,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何秀萍先是被别墅的豪华震得抬不起头来,李玉妮的年轻漂亮更让她自惭形秽,她缩了缩脚趾头,仿佛被看穿了鞋里的袜子破了洞。

她磕磕巴巴地喊,李,李老板……

李玉妮打断她的话,说何姨,叫我妮子吧。

何秀萍瞠大眼睛,这,这不合适吧?

哪有叫老板妮子的?找死了不是。

但李玉妮执意那样,还说,你不叫我就扣工钱。

何秀萍心一凛,脱口而出,妮子!

哎!李玉妮笑得很欢快。何秀萍脑袋有点木,恍惚想着,有钱人都这么奇怪的吗?

李玉妮奇怪的还不止这点,何秀萍原本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能打破任何东西,不然卖了她也赔不起。

可是,李玉妮竟然不要她干活,那个别墅,已经有四五个保姆了,打扫卫生的,做饭的,管家的,分工明确,技能专业,压根用不着她。

何秀萍忐忑不安,她悄悄儿问过其他保姆,她们的工钱还没她多呢。她觉得这事很蹊跷,工钱有点烫手,可想想李玉妮给她开的工钱数字,她又舍不得,硬着头皮留下了。




2

何秀萍本来不做住家保姆的,她家里还躺着一个瘫痪的人需要照顾,但李玉妮非让她住进来,又另外请了一个护工去照看她男人。

做到这个地步,有钱人图她点啥呢?

李玉妮说,我请你来,是当我的妈。

何秀萍惊了一跳,这世上哪还有人请别人当自己妈的?太离谱了!

她亲妈呢?

李玉妮说,死了。

所以,她才要花钱请个人来当她的妈妈。

有钱人真会玩儿。何秀萍就这一个想法。

她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可她的两孩子皮得很,她从小又打又骂过来的,她有时候也会看教育节目,上面说不要打孩子,要慢慢教。可她那有那个工夫啊,她年轻的时候男人不安分,赚不到钱又爱赌,她还跟人在菜市场里抢过菜贩扔掉的蔫巴菜叶,孩子们不听话时,巴掌比说教管用。

但有钱人的妈应该不一样吧,肯定不像她那么粗鲁。

可李玉妮说,你咋样对你的两孩子,就咋样对我。

何秀萍就在心里嘀咕,难不成我还敢给你两耳瓜子?我不要命了我。

可何秀萍学着电视里那种温柔妈妈的做派时,李玉妮很不高兴,漂亮小姑娘的脸生起气来并不狰狞,可她是有钱人啊,捏着自己的钱脉,何秀萍后悔得要死,哆哆嗦嗦地狠下心,不学了,她就那样儿。

李玉妮为了减肥,剩了一大半的饭菜,何秀萍把碗重新推到她面前,说妮子,不许剩饭!

她真的有点生气,做为一个穷苦过来的人,一粒米饭掉到桌上都要捡起来吃掉。

而保姆给李玉妮准备的饭菜用的都是死贵的好食材,她竟然说不吃就不吃了,太浪费了。

可说刚说完,她又很忐忑,万一李玉妮嫌她太凶,把她赶走了怎么办?她很后悔没有鼓起勇气让李玉妮先支点工钱。

没想到,李玉妮听话地把饭菜都吃完了。


3

何秀萍渐渐摸到了些门道,李玉妮不介意她说话粗俗,她凶巴巴地让李玉妮吃饭,早睡,不许她喝凉水,还有洗完头要吹干,有时候李玉妮拖拖拉拉的,她会壮着胆子骂几句。

李玉妮就会像只小兔子似地耷着耳朵照做了。

有次李玉妮发高烧,烧得满脸通红了也不肯吃药。何秀萍就让保姆架住她,她掰开李玉妮的嘴,硬塞了进去。

然后,她连人带被子地抱住了李玉妮,一只手在被子上轻轻拍打着,还哼了支乱七八糟的小曲。

她女儿生病时,她每次都会把女儿搂在怀里,只不过这次她怕李玉妮嫌弃她,所以隔了床被子。

李玉妮清醒了一点之后,把被子掀了直接睡在何秀萍怀里。她僵了好一会,不停回想,自己身上没味儿吧?她每天都洗澡洗头的。

何秀萍在李家呆了一个多月,跟其他保姆也处熟了,有一个是李家的老保姆了,做了二十多年,女人么,都管不住那张八卦的嘴,有些事儿,何秀萍也知道了。

李玉妮她妈是个风月场上的人,长得漂亮,而她爸是个货真价实的有钱人,两人就勾搭上了。

她妈使计怀了孩子,想逼婚,没想到,生下来的是个女儿,逼婚的事儿没戏了,她爸也玩腻了她妈,给点钱就给打发了。

她妈从小就不喜欢李玉妮,怪她是个女儿没能抓住有钱老爹的心,怪因为怀了她肚皮上的皱纹去不掉,怪她要哭要吃要喝烦死人了,怪她拖累了自己。

她妈长期漠视她,好几次,她把李玉妮一个人扔在屋里,饿极了的时候,她啃过包装袋,啃过虫子尸体,甚至桌腿都啃过,不过她命大,命悬一线的时候被救了。

李玉妮一直在饥饿边缘长到十岁,那一年,她那个有钱爹来接她了。

原来有钱爹在不同的女人身上耕耘了几十年,就得了她一个孩子,有钱爹年纪渐长就越发想要个儿子,他去医院一查,结果他的精子存活率太低,年纪越长,等同于死精了。

有钱爹就想起李玉妮来了,不管咋说,总归是他亲生的。



4

李玉妮二十岁那年,她那个风尘妈和有钱爹出去玩,出了车祸,两人都没了,她从有钱人的女儿直接变成了有钱人。

保姆对何秀萍说,李玉妮以前生病不肯吃药,都是硬扛过来的,这次幸亏有她。她说,她信着你呢,你可得知道。

何秀萍心里麻麻的,半晌她吐出一句,原来有钱人是这样的啊。

穷人有穷人的苦,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痛。

也许是知道了李玉妮的过往,何秀萍不像以前那样总会把心提着了,还会主动跟李玉妮聊几句,她每次都支着耳朵听得兴致勃勃,何秀萍也不知道她说的话,有那么好玩吗,她女儿都不耐烦听她讲话了。

偶尔,何秀萍会闪过一丝可怜,但很快她拍了自己一嘴巴,她有啥资格可怜人家啊,李玉妮现在吹口气都比她豪气。

何秀萍做了三个月,李玉妮给的工钱让她安了心,她还了一部分债,要是能再做个一两年,说不定就能给儿子攒个新房首付,也好娶媳妇了。

这么想着,她去厨房做了一点小吃食,跟富贵人家的精致吃法完全不同,简单粗糙得很,但李玉妮很喜欢。

哪怕李玉妮看起来真的像个女儿似的听她的话,但她可没有糊涂到忘记自己是用钱请来的,说到底李玉妮是她是雇主,她要小心着不让李玉妮那么快就腻了她。


5

但生活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何秀萍的儿子勾搭人家的未婚妻,还把人弄怀孕了,两人偷偷去打胎,却不小心被双方家庭知道了。

这下,两个家庭都要找她儿子的麻烦,他们达成一致,要是不赔钱,就告她儿子强奸,那女孩也站在那一边。

两家开口就是要二十万。

何秀萍听到这个数字腿就软了,之前家里接二连三的事故,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了,好不容易从李玉妮那里赚了点钱,也不过填了之前的一部分债。



可不给,儿子就要坐牢,何秀萍烦躁得要死,操起擀面杖把儿子暴打了一顿,看着鬼哭狼嚎的儿子,她又气又愁,打完了,事儿,还是得解决。

这时候,何秀萍能想办法的地方,只有一个,李玉妮那儿。

恐怕那两家人也是知道她跟李玉妮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死咬了要钱的吧。

儿子捂着被打肿的地方求她,妈,你不是说那老板听你的话吗?你去找她借,跟她借啊!二十万她漏漏手指缝就有了,我的亲娘诶,我不想坐牢啊……



何秀萍木着脑袋坐了一会,突然扬起巴掌想打儿子,最后那巴掌却落到了自己脸上。

作孽啊!

没过多久,何秀萍果然凑了二十万给那两家人,还立了字据,就此了清。

儿子得知自己不用坐牢了,立马殷勤地替何秀萍倒水捶背,恭维她很厉害,这么多钱李玉妮也愿意借给她,妈你以后跟她搞好关系,咱们家以后就靠你了!

听到这话,何秀萍瞬间像老了十岁,本来厚实的肩膀像被抽走了骨血,变得软塌塌的,萎缩成一团干瘪的死肉。



6

何秀萍是三天后出的事儿。

李玉妮把一条项链和一截录像放到她面前,她顿时面色惨白地跌坐在地上。

那条项链李玉妮不喜欢,搁在首饰盒的最底下,有次何秀萍无意间知道那条项链值三十多万,起先她只是砸舌地想,这么多钱的都不喜欢,有钱人还真的是……

后来,儿子出事,需要二十万,她想到了那条项链,于是,她去偷了出来,二十万就出手了。

何秀萍看过李玉妮的首饰盒,里头的东西多得数不清,少一个她不喜欢的,肯定不会知道。



李玉妮是不知道自己少了条项链,可她请的管家不是吃干饭的,那屋子里的每件东西都有录档的,会定时清点,只是何秀萍不知道罢了,还以为自己能干得天衣无缝。

管家发现项链不见了,一查就知道了何秀萍干的。

李玉妮拧着眉问为啥啊?我哪儿亏待你了吗?你缺钱为啥不跟我借?你竟然偷我的东西啊!

何秀萍扑在李玉妮面前哆哆嗦嗦地磕头,哭得满脸眼泪鼻涕,那张脸看起来更加粗鄙了。

她心脏吓得怦怦直跳,翻来覆去地说对不起,她不想让儿子坐牢,才鬼迷了心窍。

良久,李玉妮叹了一声,说,你走吧。

何秀萍震惊地抬起头,她以为,李玉妮会把她送去坐牢,可她不仅没有,还没有追究项链的事。

她抖着腿站起来,李玉妮把脸别过去没有看她,她犹豫了很久,妮子,不,李老板,你是个好姑娘,我对不住你,那钱,我……

滚!

李玉妮突然拔高声音吼了一声,何秀萍抖着身体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住,狼狈地离开了。到最后,她也没有说,自己不开口找李玉妮借钱,是因为李玉妮那么听自己的话,让她生出一股虚荣心。

要是让李玉妮知道,她认同的妈妈教出来的儿子竟然干出那样的事,何秀萍怕她会失望!所以,她脑子一昏,走了险路,她以为自己瞒得过去,这样她就还是李玉妮眼里认同的妈妈。


7

李玉妮让保姆把何秀萍的痕迹全清理干净,她坐在床上,就在那里,她趁病睡在何秀萍的怀里,那会她激动得都要哭了,那是母亲的味道啊。

所有人都不明白为啥她会找上何秀萍,明明比她当妈当得好的人多了去。

李玉妮却还记得小时她跟何秀萍住过同一条街。

她的亲妈漠视她,不看她也不骂她,何秀萍却是个粗嗓门,经常吼得整条街的人都听见她在骂那两孩子,一会是又不好好吃饭,一会是把鞋穿好,一会又是别跳着脚走路……

有时候,她儿子回家晚了,她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骂道再乱跑就打断他的腿,可第二天,她儿子照样回家晚了,她照样一巴掌就挥过去了。

有一次,她女儿溺了水,何秀萍又哭又嗷地抱着女儿跑去医院,她抱得那样紧,那样稳,李玉妮看得眼睛泛了红。

她被有钱爹接回来之后,亲妈对她好了点,但她只是想通过自己跟有钱爹要好处而已,她们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母女情。

后来,亲妈和有钱爹都死了,她看起来什么都有了,可经常会觉得空虚。

她想起了何秀萍,她多想有个那样的妈妈啊,打她骂她,却也紧张她。

李玉妮知道花钱让何秀萍当她妈这事很荒唐,但她依旧很期待。

李玉妮知道何秀萍有些别扭,但当她听到何秀萍那些粗鲁背后透着关心的话时,她很雀跃,仿佛弥补了很多年前的缺憾。

她们这样相处了几个月,她曾以为,她们之间有了一点真的母女情份,可一条项链,将这些都打回了原形。

没有哪个当妈的,会偷女儿的东西吧?

但站在何秀萍的立场,她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才那么干的,哪怕那是个错误行为,那也是她的一颗慈母心。

她没有让何秀萍还钱,就当是,这段母女情的报酬,哪怕它虚假又短暂。

李玉妮突然笑出来,然后又哭了。




8

那晚,李玉妮失眠了,半夜起来想吃东西,打开冰箱,里头码了一排玻璃瓶,装的全是杏罐头。

而李玉妮,是不吃杏的。

她小时候吃杏不知道吐核,被卡住了,她那个妈,头一次抱着她飞奔去医院。

李玉妮第一次清晰地记得她妈身上的味道,香水味和香烟味绞在一起,急慌慌地闯进她本来就不畅通的呼吸里,可她忍着窒息的感觉,贪婪得大口大口地吸,那是妈妈的味道。

可后来,她才知道,她妈并不是爱她才着急的,而是,她死了,她妈就没有理由向有钱爹要钱了——那时候有钱爹虽然没认她,但她妈每次还是能拿她当借口去要点钱来。

从此,李玉妮爱杏,也恨杏。

随着再也不可能得到的亲情,她变得越来越渴望,越渴望,就越推得远。

但没有想到,何秀萍细心地把所有杏都去了核,做成了罐头放着,这样,李玉妮就不会再被杏核卡住了,她只会记得杏的甘甜。

李玉妮发了一会呆,还是舀了一颗放进嘴里。

真是甜啊,甜得发腻,她不由得泪如雨下。

可有些东西,不属于你,就是不属于你,有些情,错失了,就是错失了,求不来,更买不到。


——完——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