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00218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的二婚男人,是女儿用命换来的

作者:允歌
2019-10-27 08:03
浏览次数:8373
01 


许芳最近有些苦恼。眼看着街坊四邻里很多与自己女儿张萌同龄的青年们,一个接着一个把对象带回来,喜糖许芳是一捧接一捧的吃着,礼金几百几百的包出去,自己的宝贝女儿却迟迟不见动静。

这两天张家人为了庆贺张老太太生日,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聊起各家近况。张家四姑不经意间问起张萌,“萌萌,最近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没打算!”张萌没好气地应了回去。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了,大家纷纷指责起张萌来,什么没大没小,什么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没用,嫁得好才是归宿…..

 张萌觉得这种想法甚是可笑, “我不打算结婚,自己过得挺滋润的,结婚干嘛?”

在厨房忙碌的许芳听到这话,实在憋不住了,直接把锅铲一甩,冲了出来。碍着那么多人在,又不好发脾气,只好对亲戚们陪着笑脸,控诉女儿的没教养。

02 


晚上聚会结束一回到家,许芳脸色就变了,拉着女儿问起来,“你这都是从哪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不结婚,不结婚你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啊。老了还不是得有人伺候,不结婚我看你老了怎么办。”

累了一天的张萌对着许芳的质问也生出了不耐烦。她冷笑一声,说:
“有这种想法怎么就乱七八糟了,我有钱有学历有朋友,我为什么要嫁人,去看别人脸色。难道我要像你一样一辈子就指着我爸那种男人过一辈子吗!”

女儿的这句话,好似狠狠打了许芳一巴掌,但很快,她就隐藏了那种火辣辣地痛,她是母亲,她的威严岂能容得下女儿的讥讽。

“我跟你爸怎么了,找个能相伴一生的人不容易,我们好歹走了几十年了,没我们哪来的你?”
没想到母亲这么执迷不悟,张萌心中对于爱情对于婚姻愈发失望,冷笑一声“相伴一生?是啊,你们结婚多久就吵闹了多久的确非常不容易。我倒是希望我没出生。”

“啪!”许芳一巴掌打在了张萌脸上,张萌捂着脸愤恨的瞪了她后,夺门而出。

只留下许芳一个人,跌坐在床,往事历历在目。



03 


许芳和丈夫是在一个农村婚礼上认识的。那时候的许芳生得玲珑标致,一头浓密黑直的秀发,一双载着星星的大眼睛,怯生生的打量着拦住她的青年。

自此之后的一个月里,那名青年总是风风火火的来,对着许芳说一些令她羞红了脸的情话,用一辆二手车行里收来的摩托,载着许芳去市集看人来人往,去青年人聚集的浪漫场所约会。

他用花言巧语哄的许芳乖乖躺在他身下,自此以后便有了张萌。许芳大着肚子接过青年的捧花,依旧相信他那些甜得发腻的情话。

许芳的丈夫有九个兄弟姐妹,许芳刚嫁过来时最小的小叔子还在上幼儿园。家公把在家里的面馆交给许芳管理,同时也将在上学的小叔子托给了许芳。

许芳一面牵着小叔子,时不时揉揉被沉甸甸的肚子压酸了的腰,一面着应对面馆里的忙碌。

至于许芳的丈夫,他还是那个爱说情话风风火火的青年,只是这一次的对象不再是许芳。

许芳怀胎八月时,村里便有风言风语,说许芳的丈夫与城里某个人家的女儿打得火热,还有人说看见他们从宾馆里出来。

许芳不信,挺着肚子坐着隔壁邻居的三轮车,颠颠簸簸来到市里丈夫平日里最常去的地方,亲眼看着自己丈夫在那个女生脸上嘬了一口,惹得那女生作势要打他。这下许芳是真的信了。

她走到两人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就盯着丈夫看,眼泪还不争气的直掉。丈夫心软了,当着她的面跟那个女生说了分手,还是用那辆二手的摩托载着许芳回家。

为了还没出世的孩子,那是许芳第一次做出了妥协,可能当时她以为这会是唯一的一次。

04 


自那以后许芳的丈夫老实了一阵子,直至张萌的出生。张萌的出生差点要了许芳的半条命,为了孩子能顺利降世张萌选择了剖腹产。在肚子上哗啦的那口子取出了张萌,却永远给许芳留了一条疤。

因为怀张萌时的种种病症,让许芳不再如从前一般美丽,丈夫的心也开始向外摇摆。很快,许芳又前往那个地方寻找丈夫,许芳怀里抱着张萌,上前便给了那小三一巴掌,然后恶狠狠的盯着丈夫看,像在等他像上次一样。

只是这一次,面对指指点点看热闹的人群,面子上挂不住而又喝了酒的丈夫不再妥协,而是第一次对许芳动起了手。他用拳头宣泄着被捉奸的怨气,也似乎在向张萌宣告自己是一家之主的威严。

许芳在这件事上和丈夫闹了好一阵子别扭,最后还是选择妥协。不喝酒的丈夫也挺幽默风趣,经常逗的许芳羞红了脸。只要他不找女人,不喝酒不发脾气,一切都还不错。

许芳贪恋丈夫对她那一些温情,她始终觉得丈夫是爱自己的,只是他的爱似乎可以分成很多份,给了许芳一份,还有不少似乎在外面一些女人身上。

但许芳认为,只要她竭力争取,丈夫迟早都会收心。

再者,当初许芳和丈夫结婚时闹的沸沸扬扬,男才女貌让村里不少姑娘都艳羡极了。若是现在闹着要离婚,没有人会去追究她丈夫惹了什么过错,倒是许芳会给自己惹来不少留不住男人的笑话。

这么思来想去,许芳决定就这么和丈夫耗下去,总会有熬出头的一天。



05 


后来,许芳又生下了二胎,已经是两个孩子妈的许芳不再像姑娘时候那么温柔娇气,她像护犊的老母鸡一样,警惕着外面任何会破坏她家庭的动静。

自打张萌记事起,她就经常听到许芳歇斯底里的质问和嚎叫,有时甚至父亲跟隔壁姑娘多说了两句,都会引起她的怀疑。

日子一长,搞得烦了,父亲直接一巴掌掀了过去,两人撕打在一起,许芳显然不是对手,被父亲打得伤痕累累。

关于父亲在外面的风流韵事,张萌其实比母亲知道的还要多。小一点的时候父亲会在母亲去后厨洗碗时,用小灵通打电话,电话那头会传来女子甜腻腻的声音,像张萌在幼儿园门口买到的麦芽糖。

父亲还会拉着张萌听电话,让张萌喊电话那头的女人林阿姨。那时的张萌并不知道父亲与这位林阿姨的苟且,只管甜甜的喊上一声林阿姨,这时候得到父亲并不多见的宠溺。

长大后的张萌再想起这件事,恨不得回到那时候对着电话大骂一声“死狐狸精不要脸!”

张萌曾经在无数个夜里看见母亲查父亲手机上的通信后流泪,也曾无数次听到父母围绕着“那个女人”“多久了”“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展开的争执。

令张萌不解的是,父母每次争吵都是要与对方决裂的架势,但第二天就会雨过天晴,两人又会有说有笑的。

明明已经张牙舞爪撕开彼此伤口了,可两个人就是不离婚。就连小三这种生物都出现了无数回,可许芳却从来没动过离婚的心思。

青春期的张萌,在父母那看似和谐,实则破洞百出的婚姻生活的影响下,早已不再对爱情抱有期许。

 06 


长大后的张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远离,远离贪杯易怒又多情的父亲,远离歇斯底里又无法抽离的母亲,远离自己那曾经不堪回首的过去。

于是大学一毕业,口袋还没一分钱的张萌毅然选择离家独居,其实倒不是因为厌恶父母,更多的是因为想逃避。

她讨厌面对母亲争风吃醋的场景,她讨厌装做不知道父亲的婚外情,她更讨厌喝了酒的父亲那些污秽不堪的言语和失去理智的暴力。

如果说小时候父母不离婚是因为自己和弟弟,那么现在自己早就出来工作,每月薪资可观,弟弟也马上要大学毕业了。那么现在那个充斥着争执和怀疑的家,这两位又在留恋些什么呢?

其实张萌并不是没遇见过心动的人,只是每每想要同某个人有所发展时,总会在对方身上或多或少都会发现与父亲相似的陋习。

张萌没有信心去与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前半生见证了父母那支离破碎的婚姻,下半生她不想变成另一个歇斯底里的许芳,也不想再出现一个童年不快乐的张萌。

张萌一想到自己要像许芳一样,为了这个并不怎么和谐的家去付出一辈子她就感到害怕,她会觉得人生没有了盼头。

可是张萌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辈子都在与丈夫争执,自己这一辈子也没有获得幸福的许芳,像催命一样的催促她走进婚姻。


07 


许芳原来并不知道自己与丈夫这些年的恩恩怨怨,会给女儿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在她看来自己与丈夫不过是如别的夫妻一样,小打小闹的过日子,谁家夫妻这一辈子不是这么过来的?

离婚?许芳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一是如果因为这点小事离婚,太便宜了丈夫在外面那个三儿;二是许芳生活的小城市中,离婚就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尤其是个四十多的女人离婚。

所以听到女儿是因为觉得自己过得痛苦才不愿意结婚,许芳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张萌从小到大从未忤逆过自己,也从来没有让自己操过心。许芳一想到如此乖巧懂事的女儿会沦为别人的笑柄,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比如成为别人家的话柄:你可千万不要像那个谁谁家的谁谁一样嫁不出去,做个一辈子在家的老处女哦。

许芳决定为女儿做些什么。

08 


张萌以为经过上次,许芳会稍微消停下来,自己也好安心参与公司重要的岗位竞选了。

只可惜,张萌竞选失败了,失败的那天,她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言语之中透露着对张萌的才干的惋惜,听得张萌一头雾水,便细问了领导。

这才得知许芳擅自替张萌向公司提出辞职,还以自己重病,需要女儿辞职回家尽孝这样荒唐的理由。

张萌气得两眼发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拨通了许芳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质问:“你凭什么帮我做决定,你知不知道我在公司里花了多少心血,跑了多少项目才坐上现在这个位置的!现在一切都被你毁了!”

那头的许芳依然振振有词:“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妈妈这是心疼你。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工作再好还不是一样得嫁人,嫁了人才能算有了依靠呀。那公司能养你一辈子吗?”

张萌没想到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抱以同情的母亲,骨子里竟是这般食古不化,不免多了几分心寒。
“觉得我读书好、工作好没用,那当初为什么要让我读书?为什么让我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多精彩之后,再把我拉回这个火坑里,妈妈您不觉得您太残忍了吗?”

电话那头的女儿言语中带着哭腔,许芳也有些不忍,但她依然觉得,婚姻才是女人的最终归宿。
“你别跟我说这些没有的,你奶奶托人给你介绍了个对象,是个医生工作好收入也高。跟了他你这辈子都不用为了吃穿发愁,多好啊。你奶奶身体不行了,你可别等到她死了都不能如她的愿!”

许芳这样不由分说的态度彻底让张萌死了心。“随你便吧,我累了。”



09 


回到家后,张萌开始接受着来自各个地方,各种亲朋好友对于她婚姻的关心,每天都充斥着这些喋喋不休的噪音,让张萌感到窒息。

最终,她决定让耳根清净,选择了跟那位医生见面,约会了几次之后,张萌犹豫了,因为很多次,她在一些小细节中,发觉医生脾气不好,睚眦必报。

但她的这些顾虑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大家都觉得她嫁给医生是高攀。

最终,张萌还是嫁给了医生。许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终于能听到别人恭维她说女儿嫁得好的话了。

直到那天,她在快临产的女儿身上发现了伤。伤口印记暗紫,而且位置大多隐秘,外人不轻易发现这些伤痕。

一瞬间许芳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惶恐,一切好像进入了一个新的循环,她所害怕的事情正在发生。她的宝贝女儿跟她一样,陷入了这种婚姻的死局。

许芳思索了半天,叹了口气。开始劝诫女儿,孩子都快要生了,若是离了婚生下孩子就得她一个人带,还得承受着街坊邻里的闲话,不如忍一忍,日子暂且过下去。

张萌没有反驳她,一双早已失去希望的眼睛幽幽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问了一句:“妈,现在我的生活是您所希望的了吗?”

张萌原本就对这段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抱什么希望,她只想如了许芳的愿,尽早结婚生下孩子,然后再进一步争取在事业上的自由。

不曾想,婚后的丈夫果然很快就褪下了那张温文尔雅的面孔,冰冷的拒绝了张萌打拼事业的想法。甚至在一次酒后对张萌动起了手。

张萌不是许芳,她不会忍受这种委屈。她立即向丈夫提出了离婚,丈夫那副伪善的面孔算是彻底撕破了。他不但抢了她的手机和钱包,还将她反锁在房间内饿了一整天。

面对这样的男人,张萌只有假意妥协。

10


张萌离婚的想法,很想得到许芳的支持,于是故意在许芳面前露出了伤痕。可谁知许芳还是那样,因为担心名声不好听极力劝她向生活、向那残破不堪的婚姻妥协。

那一刻,张萌崩溃了。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管是为了她还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都要寻求解脱。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生活在没有爱只有家庭暴力的日子里。

既然离婚这种解脱不可能达成,那么就寻求另一种解脱吧。

九月的天,夜晚的风微凉。张萌坐在天台上看着自己这几年的工作日记,多年前的意气风发,怎么会到现在被生活压迫得喘不上气来的地步。

她站起来,给还饱受着婚姻煎熬的母亲许芳发了条短信,带着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从十九楼的天台一跃而下。

在收到女儿短信后的许芳终于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总感觉坐立不安。

女儿说:“妈妈,下辈子换我做你妈妈吧,我一定会让你过得比我现在幸福。”

等到许芳接到医院电话慌慌张张赶到医院时,女儿的身体早已发凉。她带着未出世的外孙永远告别了许芳。

11


故事说到这里,我面前这个女人早已哽咽,她紧紧交缠的双手指尖发白。很显然,说出这个故事费了她不少的力气。

这个女人是一个月前关注的我,知道我在征集粉丝故事,且听说我与她同城,便提出了见面亲自口述给我这个故事。

眼前的她头发花白,岁月印记下的脸庞依稀可以看见年轻时的美好。

从她叙述故事中几度哽咽和湿润的眼睛,不难得知,我眼前这位女士就是故事的当事人之一。
临别时候,我叫住了她,问道:“现在的您能理解张萌了吗?”

她泪流满面的回我,女儿死后,她在儿子的理解和支持下,选择了离婚,远离了那个闲言闲语之地。

现在的她,跟儿子租住在一个小区,没事跳跳广场舞,出去旅旅游,日子过得逍遥自在。更重要的是,她身边出现了一位丧偶多年的男人,两人非常聊得来,就差结婚了。但她不急,一切顺其自然,因为结婚不是目的,过得舒适才是目的。

她说,我最后悔的,就是没能早一点离婚,和张萌一起出来看世界。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