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04719
情感 故事 生活

谁敢再说我老公短,我跟他拼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方静
2019-10-27 20:40
01


巧英得了胃癌,在她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第一个感觉是,完蛋了,可能到时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了。

前几年,巧英的父母相继去世,他们兄弟姐妹为争父母的遗产,闹了不少矛盾,从此甚少往来。
偏偏这两年,她和丈夫罗强的关系也变得非常恶劣,几乎走到了离婚的地步,就为孩子跟谁在牵扯着。

巧英跟罗强结婚有5个年头了,前两年感情还不错,但随着经济压力的增大,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多,一点小事都可以引爆出一堆矛盾。

并且巧英还有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就是罗强之前谈过隔壁村一个女人,因为太水性杨花,罗强受不了分手了,女的不干,求复合不成后,就四处说罗强那里短,无能。传到这边村,成了村人调侃的话题。

可是短不短巧英心里清楚,也许是有一点短,但也不至于说是无能,就是别人的闲言碎语说起来,让巧英很不舒服。

巧英不算物质,但也是那种喜欢攀比和嘴碎的女人,并且特别敏感、爱吃醋,罗强人比较木讷,也有点擅长冷暴力。

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经常是巧英在放机关枪,罗强一句“滚”,以离家来结束。

而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让巧英觉得非离不可了。

02 


罗强有个堂兄叫罗壮,两人在附近一个小厂工作,罗强比罗壮早进厂两年。没想到,最后竞选副厂长时,竟是罗壮当上了,而罗强还是个小小的车间主管。

巧英那个气啊,要知道她有次去厂里的时候,厂长对罗强赞不绝口,说到时若增加个副厂长的话,罗强是首选。没想到,最后上的却是罗壮。

巧英不甘心,直接跑去找了厂长,厂长说:“不是我不提拔强子啊,是他自己跟我说的,做副厂长要操心的事太多,他没能力,所以不要考虑他了。”

听到厂长说完这些话,巧英气得火冒三丈,回到家就抓着罗强训了一顿。什么罗强无能,没有上进心,怪自己当初瞎了眼。

接着又把罗壮拿出来对比:“你就没哪点比得上你堂哥,人家进厂干了才两年就当上副厂长,并且还经常给堂嫂买礼物,嘴巴又甜。你呢?木得像呆瓜,不但不懂浪漫,还不长进没本事,我跟着你简直到了八辈子血霉。我看你不光是那里短,整个人都短。想当初......”

没等巧英把话说完,罗强气得摔门就走,留下巧英暴跳如雷又无处发泄。

这件事后,罗壮工资上涨了,人也越发意气风发,堂嫂也是时不时秀这秀那,还顺带给罗强抛几个媚眼,把巧英气得七窍生烟。

于是,巧英总是故意在罗强面前提罗壮,想着看能不能刺激罗强上进一点。

谁知道罗强也是怪,无论巧英说得多么难听,他都还能忍受,但只要一提罗壮,罗强就直接摔门走,这次干脆几天都不回家。

巧英想离婚想得咬牙切齿,直到发现自己得了胃癌。



03


去年,巧英就经常胃疼,有时还拉黑便,她想着自己本就有胃病,也没往心里去。直到今年疼得受不了,人也越来越消瘦,才去做了个胃镜,结果一查,很有可能是胃癌,直接把巧英吓懵了。

想着自己跟亲人的关系越来越僵,跟罗强的关系也越来越差,手上也没多少存款,巧英就想着可能要被世间遗弃,彻底等死了。

那天,冷战了多天的罗强回来了,准备拿点换洗衣服就走,忽然发觉巧英脸色不太对,就随口问了一句。

这一问,把巧英的泪穴彻底点开了。诊断报告一看,巧英一哭,罗强也慌了。

冷静下来后,罗强说:“这不是正在活检吗?说不定不是胃癌呢,先别乱想,缓一缓,啊?”

巧英不管,拼了命的哭,往死里哭,仿佛她不哭的话,罗强就不管她了。

可是,罗强好像真的不太愿意管她。出结果的那天,巧英说怕,让罗强陪她去医院拿结果。没想到,罗强拒绝了,甩甩手就去工厂了。

巧英的心彻底凉了,唯有寄希望于是虚惊一场,不然以罗强现在的态度,是肯定不会管她的。只可惜,命运并没有眷顾她,确实是癌,医生说早做手术早好。

巧英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手术费可能不多,但后续治疗费用会很高。

04


巧英在家一直哭,她连一个可以诉说和借钱的人都没有。

晚上,罗强终于回来了,看到巧英的诊断结果,什么都没说,就坐在一边抽起闷烟来。

巧英停止了哭泣,用眼角偷偷打量罗强,烟雾缭绕中的罗强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巧英怕啊,她不想死,这么多年她也没上班,就在家操持着家务,孩子也有婆婆帮手带着。刚结婚的前两年罗强还把钱给她管着,但因为她喜欢攀比,管不住钱,罗强又把经济大权收回去了。

虽然她嘴碎,在家比较强势,但这个家真正做主的还是罗强。这两年来,她能看得出罗强对她的厌恶和逃避,万一罗强不拿钱出来给她治,她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到这里,巧英一改常态,温柔了很多,居然直接把衣服脱了爬到罗强身上,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很可悲,就像是一个失足女,为了活命在出卖身体。

只是,罗强轻轻推开了她,让她好好睡一觉,钱他会想办法,先把手术做了再说。

罗强推开她的那一刻,巧英泪如雨下,她觉得,罗强可能要在这节骨眼跟她离婚了。



05 


巧英的手术还算顺利,但是,在她第一次化疗期间,罗强很少来探望她,婆婆倒是到点了给她送餐,带孩子来见见她。

化疗很痛苦,巧英经常感到口干、恶心、胃痛,整夜上厕所……一星期内,巧英体重掉了10斤。

巧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枯萎,充满绝望。她经常一边呕吐一边嚎啕大哭,眼泪鼻涕呕吐物弄了一身,她觉得自己很可悲,做人很失败,得病后也是孤零零的,说不定死了都没人给她收尸。她唯一庆幸的,是罗强还没在这期间跟她提出离婚,但是,估计也快了。

第一次化疗结束的那晚,罗强来了,不一会儿,罗壮也提了点水果来了,但罗强没有跟他打招呼。

当时巧英正睡着,但其实并未睡熟,只是她赌气,不想睁开眼。

她听到罗壮小声问罗强:“治好这病,需要多少钱?”
罗强说:“大概十几二十万吧。”

罗壮惊了一下,说:“十几二十万?这么多钱给老婆治病,不如离婚再娶一个……”
“现在二十万,都够娶两个老婆了!”

巧英屏住了呼吸,她想听听罗强会怎么回答,更希望罗强说出反驳的话,但是罗强沉默了,甚至还轻轻叹了一声。巧英的心凉到了谷底。

不过,她觉得罗壮说得也没错,她跟罗强的关系恶劣谁都看在眼里,20万给自己治病,真的不如再娶。

家中境况巧英清楚,别说20万,10万现在都拿不出来。

自己这病,真不知道还要倒贴多少钱。

巧英闭着眼,眼角默默留下泪水。

06


第二天,巧英跟医生说,决定放弃治疗,让医生不要再准备第二次治疗了。
医生看了她一眼,说:“你考虑清楚,最好跟家人商量一下。”

晚上,巧英见到了罗强,他比以前憔悴了很多。看着罗强的背影很久后,巧英还是掏出了一早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说:
“我这病是无底洞,我们还是把婚离了,孩子跟你,家里的房子给儿子,我要治病,儿子的抚养费你也就别指望我出了,我们就这样吧。”

话一说出口,巧英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罗强掐灭了手上的烟,说:“房子,还哪来的房子哦,我前几天刚卖掉了,这些天就是忙着这事没能来看你,你又瞎想什么了。”

巧英大惊:“你疯了?我们这块已经规划要拆迁了,顶多等两年,现在卖不是亏死吗?”

“就因为有这个规划,我们这破房子才卖得出去,不然谁买?不然到哪里弄钱给你治病?规划重要还是命重要?人都要死了还惦记着这些,你这一辈子都活得跟个傻逼似的。”

罗强虽然在骂巧英,但罗强的“骂”,在巧英听着却格外悦耳,她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下来,似乎还是不相信地问:“你要继续给我治?一二十万呐!”

罗强说:“你死了,我和孩子怎么办?”

“老婆可以再娶,但你这碎嘴婆子就只有一个,孩子他妈也只有一个。”

“哇!”巧英抱着罗强,嚎啕大哭,连连说不值得。但冲着罗强这句话,巧英觉得,这辈子,她真的值了。




07 


晚上,两人第一次心平气和躺在一起,这共同住了五年的房,很快就不再属于他们了,并且,罗强还借了很多钱,甚至找厂长把工资都预支了,之所以不能常陪巧英,就是想用劳力早点还清债务。

想想这些,巧英就觉得莫名伤感,她抓着罗强的手,紧紧依偎在他怀里。

忽然想起了什么,巧英问:“堂哥家那么宽裕,借给了我们多少?”

“一个子都没有,也别给我提他!”跟以前一样,一提到罗壮,罗强又来了气!

搁以前,巧英会不满罗强的态度,但这次,不同了,她觉得只要罗强在她身边,骂她,冲她发脾气她都开心,至少证明她不是寂寞的。

看巧英依然一脸平静,罗强顿了顿,忽然说了一句:“你知道我为什么放弃竞选副厂长吗?你真的认为我没那能力吗?其实......”

提到这里,罗强顿了顿。

“是不是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会信?”

“信!我信!不信自己的男人,我能信谁?”

罗强于是打开了话匣子,直到如今,巧英才真正明白了罗强放弃副厂长职位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厂长确实是更意向罗强的,因为罗强踏实,肯干。可偏偏罗壮鬼点子太多了,为了争这个副厂长职位,用尽了一切方法。


 08 


那天,他邀约罗强来家里喝酒,还暗示老婆频频给罗强倒酒,罗强不是贪杯之人,礼貌性喝了一杯后,就再也不肯喝了。

这边,罗壮老婆在拉扯着要倒酒,抓手搂肩都用上了;那边,罗强在努力推脱,而罗壮借故上厕所,躲在暗处抓拍了不少两人拉扯的镜头。

第二天,当罗壮把照片往罗强手机上一发时,罗强彻底懵了。罗壮的意思很清楚,让罗强退出副厂长的竞选,不然这些照片一流出去,罗强的名誉和婚姻双双不保。

在“偷情”和“无能”之中,罗强选择了“无能”,这样至少名誉不受损,巧英那边也不至于闹得鸡犬不宁。于是,罗强主动退出了竞争。

等罗壮正式任命为副厂长的那天,他堵着罗壮把照片删得彻底后,才真正舒了一口气。

只是巧英这边,依旧是鸡犬不宁,并且还经常把罗壮拿出来跟他对比。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讲出被罗壮设局的事情来?以巧英这吃醋的性子,没准还真觉得他和堂嫂有一腿呢。

想当初,一个长得比较漂亮的女路人找他问路,他聊了几句,被巧英朋友看到,回去描述一番后,巧英跟他闹了好久。

有个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老婆,罗强还能多说什么呢?事业高涨跟家庭稳定比起来,罗强还是觉得家庭稳定比较重要一些。



09 


听完罗强的讲述,巧英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她的性格没有那么多疑,如果她不是总对罗强挑三拣四,四处攀比,罗强至于被人要挟吗?

很多时候,罗强是不想跟她争,又跟她有理说不清,所以才采取了冷暴力形式。要是她一早能信自己的男人,现在说不定感情事业双丰收了。

巧英抱着罗强,说了一堆忏悔的话,听得罗强这个钢铁直男都架不住了,只能用搂抱和抚摸来回应她,他的动作非常温柔,温柔得就像他们当初刚谈恋爱一般。

现在的巧英,对堂嫂是既同情又鄙视,她一点也不羡慕堂嫂了,甚至还有点担心她。因为堂哥罗壮在病房说的那句话,一直印在她心中,她只能暗自祈祷,堂嫂将来可不要出一点事。她觉得堂哥堂嫂那种相互利用的,被物质撑起的感情,很悲哀。

谁说我的男人无能?谁说我的男人没本事?至少我的男人觉得老婆的命比钱重要!我干嘛要用男人的短处去跟别的男人长处比?其实我的男人,一点都不短。

“强子,这些年是我对你太挑剔了,其实你一点都不短,哪里都不短,比别人长多了。以后谁敢再说你短,我跟他们拼命!”

听完巧英说的这话,罗强噗嗤一声笑出来:“还短不短,试试就知道了!”

两人双双倒在了床上。这是他们最和谐的一次,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

完事后,巧英百感交集,她觉得自己白活了半辈子,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有些男人虽然不浪漫,什么都不说,但却有责任感。

什么冷暴力,什么大出息,都滚一边去吧,有时夫妻的问题,真的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就像现在,巧英的思想变了,罗强也不觉得压抑了,也什么都敢分享了。

人啊,还是好好珍惜身边人吧,谁知道别的家庭风光的外表下,藏着什么不堪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