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91006113555
故事 生活

闺蜜的心机

作者:钱美静
2019-10-30 21:01
浏览次数:8161
1


安兰店里到了一批新货,她一门心思地给模特换装,没注意刘丹是啥时候进来的,一回头,吓了一大跳。

安兰赶紧把她按在沙发上,一边给她倒茶,一边叨叨,姑奶奶,你这是作啥妖啊!

正是数伏天儿,刘丹顶着大太阳走了三站地,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妆也花了。

刘丹把一杯茶喝酒一样灌下去,把手机甩给安兰说,苏伟他……外面有人了!你看这照片。

安兰蹦起来说,啥?

刘丹嫌弃地瞪了安兰一眼,哎,你别这样好不,这用得着一惊一乍吗。

安兰嘿嘿尬笑两声,觉得自己的反应是有点过了,赶紧七扯八扯地说,没事,有我呢,姐专治各种不服,说吧,你想怎么收拾这对狗男女,包在我身上。

听安兰嘎嘣干脆地这么一说,刘丹心病就去了一半,这么操蛋的日子,能有安兰,是种福分,能不能真把苏伟怎么地,倒好像不那么打紧了。

她瞅瞅安兰,闷声说,我跟苏伟,有这一出才正常,你别瞎操心了。

刘丹虽然这么说了,可安兰的心一点没少操,她非要陪刘丹出去散散心。

刘丹撇撇嘴,你是个钱迷,还是好好在家赚你的钱吧,我一个人去!

安兰也没跟刘丹墨迹,说,也行,要不你就去云南吧,我有朋友在那边,你去了也有个照应。

刘丹立刻就上网订了去云南的机票,不是她耳根子软,她只是不想辜负安兰这番苦心。

2

安兰跟刘丹是在月子中心认识的。

刘丹坐了个空月子,月子中心是提前定好的,虽然孩子没了,可刘丹还是住进来了,安兰刚好负责护理她。

马上要见面的孩子说没就没了,本来就是从心上割肉的事,安兰是女人,懂得那种疼,对刘丹也就多了一份心疼。

安兰把刘丹照顾得挺贴心,刘丹也挺依赖她,可月子中心这地方实在不适合刘丹,别人家孩子的哭声就像一根根毒针,扎得她坐立难安。

虽然,安兰加了十二分的小心,寸步不离地守着刘丹,可还是出了事。

那天,安兰去给刘丹热了杯牛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刘丹一条腿已经跨到了窗外,安兰吓得声音都变了。

安兰把刘丹扯下来,紧紧抱在怀里,面如死灰的刘丹半天才缓过来,刷刷流着眼泪说,姐,这事你能不能别告诉我家里!

安兰叹口气,她在月子中心做久了,有钱人的薄情早就见怪不怪了,可像刘丹这种特殊情况,她老公还这么冷漠,来了顶多在门外转一圈,连屋都不进,就真说不过去了。

于是,安兰没忍住,去找了苏伟一趟,她没明说让他把刘丹接回去,只说刘丹怕是产后抑郁了,得看医生,家人多陪陪会好点。

安兰故意在家人俩字上加重了语气。

苏伟搓着手沉吟了半天,也没表态,安兰就恼了,说你还是人吗,老婆都这样了,就往月子中心一扔,真是的。

说完一甩袖子就走了。

苏伟到底把刘丹接回去了,走前,他去找了安兰一趟,吞吞吐吐问安兰能不能去他家照顾刘丹。

安兰这才知道刘丹跟苏伟的事。

刘丹觉得肚子里孩子不对劲的时候,给苏伟打了好几个电话,可苏伟那天去同学聚会了,喝醉了酒,手机静了音。苏伟赶到医院的时候,刘丹已经在她妈怀里哭瘫了。

刘丹绕不过来这弯,自从那天之后,就没理过苏伟,她爸妈年纪也大了,身体又不好,也照顾不了她,苏伟见刘丹这么依赖安兰,就动了这心思。

安兰有点犹豫,她喜欢月子中心,那些圆圆滚滚的婴儿让她心安。

苏伟一着急,开出了月子中心三倍的工资,安兰翻了个白眼,可瞅瞅他那急扯白脸的样,心里一松动,窝在床上的刘丹朝她凄然一笑,她就应了。



3

安兰也没辜负苏伟开出来的高工资,她没黑没白地守着刘丹不说,还陪她看心理医生,带她出门散步,跟她一起回家看父母,分内分外的事都尽心尽力。

刘丹呢,也从来没把安兰当护工看,啥话都跟安兰说。

刘丹家境好,人也长得漂亮,安兰明显和刘丹不在一个层次,可尽管俩人各方面都不搭,却一点没影响俩人成为姐妹。

安兰足足护理了刘丹半年,自己都差点抑郁了,刘丹才熬过来了。

熬是熬过来了,可她对苏伟,还是热乎不起来。

苏伟到底是男人,对孩子没了这事跟女人没法感同身受,起初,处处陪着小心,后来,就有点烦了,他琢磨的是,他俩还年轻,养好身体,孩子以后再要呗!

刘丹本来就恼着苏伟,再加上他这态度,心就冷了。

安兰明里暗里撮合了几次,也没见效,安兰也没辙了,毕竟那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再好的姐妹,也是外人。

刚好刘丹也好得差不多了,安兰就提出了辞职。

刘丹悄悄塞了张银行卡给安兰,安兰不要,可刘丹执意要给。

刘丹在卡上存了10万块钱,她不差钱,况且安兰救过她的命,给多少安兰都当得起,可刘丹也知道钱买不来安兰对她的情分,这10万是她的情义,能帮帮安兰,又不至于让她心里不舒服。

安兰也没声张,自己又添了一部分,开了这间店。

刘丹朋友本来就不多,人家又差不多都是孩子妈,刘丹孩子没了后,跟她们在一起就有点格格不入了,别人顾着她的感受,也不能畅畅快快地炫娃,刘丹索性就不和她们一起玩了,免得别人累,她也累。

刘丹三天两头往安兰这里跑,安兰有分寸,从没问过刘丹和苏伟怎么样了,可她不问也知道,刘丹一直没鼓起来的肚子和懒气沉沉的眼神骗不了人。

安兰除了叽叽呱呱拉着刘丹热聊一通,把眉眼清冷的刘丹哄得弯眉笑眼,就只剩下了无尽的担心。

没想到,她这担心这么快就成了真,苏伟竟真的外面有了人。

4

苏伟来找安兰的时候,安兰正踮着脚想把卷帘门拽下来,苏伟接过来,刷拉一下就给她拉下来了。

安兰瞥了苏伟一眼,锁好门,背起包,走了。

苏伟跟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跟在她身后说,那个,安兰,你知道刘丹去哪旅游了吗?

这问题问的,苏伟自己都心虚,安兰倒挺自然,扭过身,瞅他一眼说,云南。

尽管安兰藏得挺深,可苏伟还是看出了她眼里的鄙夷,咽了口唾沫说,我知道刘丹去了云南,我来找你,是想问问她走前有没有跟你说具体都要去云南哪些地方玩。

安兰看着苏伟那副火急火燎的样,不忍心再膈应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说,这个她还真没说,咋了?

苏伟告诉安兰,他已经一整天都没联系上刘丹了,安兰装模作样掏出手机,划拉开,给刘丹打了个电话,她果然关机了。

苏伟听说刘丹也没和安兰联系,脑门立刻渗出了汗,如果刘丹跟安兰都没联系,那基本上能断定她失联了。

安兰笑他,你个大男人别一惊一乍的,出去玩,手机没电了也不稀奇,晚上总得回住处吧,别着急,回头再打!

苏伟耷拉着脑袋说,那成吧,她要是跟你联系,你记得打给我,千万别忘了!

安兰哼哼唧唧答应了,看着苏伟那着急样,心里却早笑得花枝乱颤了。

可安兰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一大晚上,安兰都用来给刘丹发微信、打电话了,可刘丹一点消息没有。

安兰就给她云南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刘丹倒是真跟她这朋友见面来着,之后说要一个人玩几天,就走了。

安兰就开始胡思乱想,刘丹不会真出事了吧,这想法一浮起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安兰肠子都悔青了。



5

第二天,安兰一边哈欠连天地看店,一边接着给刘丹打电话,还是联系不上,这回安兰真麻爪了。

她犹豫了老半天,还是给苏伟打了个电话。

苏伟一听她说刘丹去旅游是因为发现了他出轨,想出去散散心,立刻就炸了,在电话里就跟安兰嚷嚷起来了,你为啥不早跟我说啊,刘丹啥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说了,我也没出轨啊,你咋不找我核实核实,你说你这……

安兰本想说,我哪知道你有没有真出轨啊!可苏伟的声音都有点颤了,安兰就把预备好了怼他的话咽下去了说,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赶紧想办法吧!

安兰关了店跟苏伟一起去了趟派出所,可人家派出所听说是异地失踪,根本就没好好搭理他俩,他俩也没啥底气,关键是不是失踪还不知道呢!

回到店里,安兰点了外卖,自己却一口没吃,死命地在微信上给刘丹发消息,又联系了云南的朋友,请对方帮忙找,苏伟也好不到哪去,电话都要打爆了。

第三天早晨,刘丹还是没开机,云南那边也没啥消息,安兰嘴上长了俩大泡,苏伟跟公司请了假,订了机票,准备亲自去云南找刘丹。

临走的时候,苏伟跟安兰说,以前,我总觉得是刘丹矫情,可我现在明白了,是我对不起刘丹,日子过成这样,赖我,我去把她找回来,往后怎么样,听她发落!说完,眼圈红了。

安兰眼圈也红了。

苏伟登机以后,安兰又给刘丹发了一条语音,她说,刘丹你这个王八蛋,你要是真有啥事,我也不活了!

6


两个小时以后,刘丹给安兰打了个电话,说她出去玩手机丢了,这会儿才回到大理买了新手机,补了卡。

安兰又哭又笑地说,姑奶奶,你们家苏伟已经飞云南找你去了,你这回搞大了,快给他打个电话吧!

三天后,刘丹和苏伟一起从云南回来,安兰去接机,刘丹搂着安兰的脖子说,你看我这事干的,让你担惊受怕的,回头,我得好好请你一顿!

安兰跟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地戳着她的额头说,不行,必须得十顿,腿却软得几乎迈不动步。

安兰有个秘密没跟苏伟说,刘丹失联安兰是知情的,就是她给刘丹出的这主意,说让刘丹看看苏伟到底还在不在乎她。

只是她没料到刘丹会玩真的。

是的,刘丹就是故意的,她肯那么顺溜就听安兰的,制造失联的假相,根本就没想试探苏伟,她想试探的只有安兰。

前一阵,刘丹无意间在苏伟包里发现过一条挺贵的项链,没两天,安兰就戴了条一模一样的,刘丹看到后,后脖颈一阵发凉。

如果说这时候刘丹还抱着一丝侥幸,等她收到苏伟和那个女人的照片时,她就死心了。她很快就猜到了照片是安兰发给她的,安兰刚看到刘丹手机里那张照片时的表现太假了,刘丹和苏伟感情淡成那样,外面有人再正常不过,实在不值得安兰惊讶成那样。况且,如果是外面的女人想上位,一定会发一张劲爆的照片给她,而不会发一张苏伟揽着个女人在路上走的照片。

说穿了,安兰发这样一张照片给她,无非就是想让刘丹和苏伟闹,拆散他们,所以,安兰建议她玩失联,她也就将计就计了。

刘丹这次出去,根本就没想再回来,她就是要让苏伟和安兰后悔、内疚,让他们俩好不成。



7
 

后来,事态的发展倒让刘丹大跌眼镜了,安兰和苏伟手忙脚乱地找她,尤其安兰,在微信上一遍一遍急切地给她发语音,说店里的利润她都给刘丹存着一半呢,还说,要是你觉得真跟苏伟过不下去了,等你回来,咱俩一起过……

她就想起之前去见安兰朋友的事,安兰朋友陪刘丹玩了一天,还特意带她去算了个命,说很准的。

算命的白胡子爷爷准确地说出了刘丹失去过一个孩子,还说,那孩子本来是来讨债的,见刘丹太善良,就放弃了,最后告诉刘丹,以后她还会有更好的孩子。

刘丹笑笑,出来才对安兰朋友说,这人是安兰让你找的吧,安兰朋友咧嘴笑笑,默认了。

刘丹那时候就约略知道了,她冤枉了安兰,这会儿她心里那潭死水就彻底翻滚起来了。

这几年,她过得不好,她一直怨苏伟、怨命运,可静下心来想想,她自己何尝没有责任,孩子的事也好,安兰的事也罢,她从没想过主动走出过去的阴影,从没想过主动去了解真相,更没学着放下,非要折磨自己和苏伟。

人可不都是这样,总是亲手把自己推进泥坑,还要自作聪明。

她就决定给苏伟,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其实,安兰的秘密比刘丹知道的还要多,安兰和苏伟曾经滚过床单,确切地说是滚床单未遂。有一回,苏伟喝多了,来找安兰,说想请安兰劝劝刘丹,说着说着就把安兰扑倒了,最后关头是安兰踩了刹车。

事后,苏伟为了向她道歉,才给她买的那条项链。

安兰那时候就知道,即使不是她,苏伟也最终会有别人,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一直忍受婚姻的冷暴力。

她这才跟踪苏伟,拍下了他和别的女人的照片,她不确定苏伟是不是真的出轨了,可她还是发给了刘丹,她就是为了试探,不止试探刘丹,也试探苏伟,试探他们的婚姻究竟还能不能起死回生,她相信,无论结局怎样,对刘丹来说,都是一次新生。

她拼命地对刘丹好,除了刘丹也对她好之外,还因为刘丹的路,她也走过。

那年,她怀了七个月的孩子先天畸形,她男人因为穷,带她在私人医院引产,她大出血,送到医院人都要不行了,医生没办法,切除了她的子宫,后来,她男人以她不能生的理由跟她离了婚。

她那时候,真的差点熬不过去,所以,她总希望,刘丹能比她命好,她总觉得苏伟算不上个坏男人,刘丹和苏伟要是就这么完了,挺……可惜的。

所以,尽管她对苏伟也曾经动过心,可无论如何,她不会干出对不起刘丹的事来。

她只想告诉刘丹,就算世道再坏,她安兰也绝不要和刘丹做塑料花姐妹。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