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迪拜王子当情人
情感 故事 生活

谁让你惦记别人的男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美静
2019-10-31 08:05
1


文雅是在最不想碰到赵坤的时候遇见他的,确切地说,是在她不想碰见任何认识她的人的时候。

她让她男人扔了。

当初,文雅长得好看,人们都愿意高看她一眼,她也觉得他们高看她一眼是应当应分的。

她男人就是她那时候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他俩站一块,电影海报似的。

可电影海报毕竟吃不得嚼不得,后来,她男人就跟又矮又胖的女老板滚到一起去了,要跟文雅离婚,开始文雅不离,闹腾了两年,才松了口。

离婚就已经把文雅的面子碎成了八瓣,更恼人的是,虽然她没生孩子,可岁月也并没有放过她,该皱的地方皱了,该粗的地方粗了不说,长期不顺心闹得她比那些当了孩儿妈的同学气色还差。

文雅病了一场,就想找个谁都不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索性辞了职,来了汇文培训学校。这学校偏,都要到城乡结合部了,但钱给的多,还包住宿。

可谁承想,居然在这还能撞上赵坤。

她跟赵坤相过亲,确切地说,是赵坤跟她一块培训的时候喜欢上了她,不敢表白,就托了个同事给介绍,她不好驳面子,去见了一面就拉倒了,她根本就没看上赵坤。

现在,赵坤看她这副德行,心里得乐坏了吧!

赵坤倒是挺自然,兀自一乐说,呦,还真是你啊,我还以为是重名呢,你咋来这了?

文雅笑笑,离婚了,想换个环境!

屁股大的小城,赵坤又娶了文雅大专同学海静,她离婚的事估计他早该听说了。

那就不如自己说出来,幸灾乐祸就幸灾乐祸吧,掖着藏着人家该乐也得乐!

赵坤可能没想到文雅会上来就说这个,愣怔了一下,也笑了,说过不到一块儿离了不是啥坏事,比耗着强,你也可以早点重新开始不是。

文雅心窝子一热,听说她离婚,除了惋惜的就是八卦的,像这么劝她,又一下劝到她心里的,赵坤是头一个。

赵坤看文雅没说话,又接着说,没事啊,怎么着你也比我强,我这是守活寡,好歹你还能撩小鲜肉呢!

听一个大男人委屈巴巴说自己守寡,文雅乐了,这回是真乐,掩着嘴问赵坤,海静还没毕业哪?

赵坤摇摇头,没呢,研三了,快了!

也难怪赵坤有怨言,她老婆海静在成都读研,半年才回来一回。

文雅安顿好,回到办公室,别人都上课去了,就她和赵坤在。

她拿出纸笔划拉来划拉去,就听见赵坤接了个电话,声儿有点大,行,下午给你打啊,我就是你的小金库,别省着花,那可不,不对你好对谁好,好好儿的,别让我惦着,啊!

看赵坤那神采飞扬劲,应该是海静打来的。

文雅就突然想到,赵坤刚才跟她那么说自己,应该是怕她尴尬故意卖的惨,这恩爱劲,哪有一星半点守活寡的样儿?

这男人,还挺能为别人着想。

这么一想,文雅就把怕赵坤看她笑话那点女人的小心思放下了。



2

放下是放下了,可她和赵坤也没啥交集。

顶多就是回宿舍碰见打个招呼,他俩宿舍对门,说是宿舍,其实就是学校在一个老小区租了几个单元。

要么就是赵坤在办公室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她跟着大伙笑笑。

赵坤平时话不多,可幽默一回,就能逗大伙乐半天。

要是一直这样也挺好,可没过一个月,文雅就欠了赵坤一个大人情。

文雅班上有个叫王宇的小胖子,不好好听课不说,还捅捅这个逗逗那个,文雅就罚了他半节课的站。

下了课,王宇妈就骂骂咧咧找来了,带着一屁股坐死文雅的气势。

文雅腿都打颤了,看这架势,动嘴动手吃亏的都得是她!

当时好几个男同事都在,可只有赵坤伸了把手,把那女人拦下了,说姐有啥事你跟我说,文老师你先去上课吧!

赵坤知道文雅没课了,他是故意那么说的。

文雅躲在隔壁办公室,听赵坤姐长姐短地叫,又是解释又是给那女人戴高帽,总算把那女人哄乐了,关键还丝毫没伤文雅威信。

那女人临走,还找到了文雅,说文老师我错怪你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文雅打心眼里佩服赵坤,更多的是感激,非要请赵坤吃饭。

结果,就在赵坤家吃了顿火锅,文雅买的菜。

怕文雅不自在,赵坤还叫了跟文雅一起住的小唐。

那天的火锅吃得挺舒服,主要是赵坤这男人让人心里舒服。

文雅进门的时候就挺意外,赵坤家一点都不像一个单身男人的窝,地面擦得明光锃亮,书架码得整整齐齐。

赵坤三下五除二就把文雅买回来的菜弄规整了,那股麻利劲让文雅一个女人都自愧不如。

赵坤还细心地弄了个鸳鸯锅,说你们女生啊,少吃点辣,美容!

吃完饭,赵坤又端出一盘小点心,说是自己烤的。

小唐眼睛都瞪圆了,赵哥,你你你要是还没结婚,我非把你追到手不可。

文雅没和小唐一样大惊小怪,可心里的吃惊一点也不比小唐少,吃惊里还带着点她不愿意承认的……遗憾。

赵坤有点嘚瑟地笑了,说我这也就是闲的。

那天文雅喝了点啤酒,回去躺床上脑子就有点跑偏,赵坤其貌不扬不假,可他心细、体贴、顾家,简直可以把文雅那个有一副好皮囊的前夫秒成渣!

要是当初她选了赵坤,日子应该能过得有滋有味吧,要是时光能倒流……

想到这文雅立刻就把自己拽回来了,人家连孩子都有了,想也没用,再说,当初她连了解一下都不愿意就拒绝了赵坤,怨得了谁?

3

文雅就这么着跟赵坤不远不近地来往起来了。

重阳节学校组织老师们去广场跳交谊舞,说是敬老舞蹈大赛,说白了就是去做广告,吸引眼球。

自由结组的时候,赵坤三步并作两步窜到文雅办公桌前,做了个请的手势,还故意对那帮单身汉说,你们文雅姐归我了啊,你们都别抢!

文雅想不答应也不行了。

散场的时候,赵坤还舍不得撒开文雅的手,半开玩笑地说,要能这么拉一辈子就好了。

文雅就抬头冲他笑了笑。

这一笑,俩人的舞就跳到床上去了。

干柴烈火,稍微来点风,可不就烧起来了。

事后,文雅挺后悔,她说赵坤咱就当这事是次事故吧,往后别这么着了,我是一时糊涂。

赵坤趴在她颈窝说,文雅你那心是石头蛋子做的吧,你就这么讨厌我?

文雅有点恼,可劲推了他两把说,就讨厌你,赶紧的,滚蛋!

其实,文雅没说实话,她要真讨厌赵坤,赵坤哪能上得了她的床。

她也说不准她究竟喜欢赵坤啥,可跟他在一块心里自在,那种自在,就像冬天躺沙发上晒着明晃晃的大太阳。

可这份心思文雅没对赵坤说,不光没说,还有点躲着赵坤,她是自由身,可赵坤毕竟不是。

作为一个被小三抢了老公的女人,文雅不想干这种事。



4

可还是干了。

有天晚上,也就是刚供暖的时候,可能是一楼的缘故,老小区又不严实,文雅屋里就爬进了一条蛇,文雅最怕这玩意儿,小唐又回家了,她只好哆嗦着给赵坤打了电话,也不敢下床开门,从窗户把钥匙扔给赵坤,让他自己开门进来。

赵坤把蛇弄出去发现忘了把钥匙还给文雅了,又折回来还钥匙。

文雅还在床上没下来,就穿着件薄睡衣,赵坤没忍住就把文雅搂怀里了,文雅身子也软了,可还是硬着心肠把赵坤扒拉开了。

让文雅没想到的是,赵坤蹲在那,一言不发趴在她床沿上,红了眼圈。

他心里的苦,文雅心里清楚,这阵子,海静在同学群里冒泡频繁,她抱怨过好几次,拖家带口,想去大城市去不了,好郁闷!

明显的是嫌弃赵坤爷俩拖她后腿了,赵坤辛辛苦苦在家带孩子赚钱,最后落个这,心里能痛快就怪了。


文雅围着被在床上发了半天愣,赵坤再搂过来的时候,她就没躲。

文雅知道,迈出这步,他们就真是狗男女了,可她认了。

她在婚姻的河里已经翻过一次船了,比年轻的小姑娘更明白,碰上个对脾气的男人有多难。

更何况她还有她的小算盘,要是海静成心要甩了赵坤,她可以等。

只等,不抢!

她是够着将来和他过一辈子去的,等得起!

所以,文雅也从没问过赵坤,要是海静不要她了,他会不会娶她,一来,这时候问无异于在赵坤伤口上撒盐,二来,那样的话,她和那些逼宫的小三还有什么区别。

5

海静寒假放得早,回来就生拉硬拽请文雅吃饭。

是在海静家包的饺子,这饺子吃的,都堵文雅胸口了。

海静不会包就算了,还一直在边上话痨。

十句倒有八句在敲打赵坤,这种话说两三句听着像秀恩爱,说多了牙疼。

文雅挺替赵坤难受,但更让她难受的是赵坤的态度,他嬉皮笑脸,老婆的话怎么扔,他怎么接,一句也舍不得怼海静。

话题扯来扯去扯到文雅身上,海静问赵坤有没有啥单身资源,赶紧给文雅操持操持,又转头问文雅有啥条件。

文雅放下手里的擀面棒,笑笑说,就找你们家赵坤这样的吧。

她是故意的。

海静乐得不行,你要真看得上他这样的,就把他领走得了,我还省心。

赵坤不干了,冲着海静嚷嚷,不带这样的啊,刘海静,你真腻歪我了也不能这么着啊,我可是狗皮膏药,贴定你了!

文雅一扭身煮饺子去了,心里像打翻了一桶老醋。

吃完饭,赵坤上课去了,海静拉着文雅聊天。

扯了些有的没的,海静突然说,成都有所高校要她去面试,可赵坤不想去那边。哎,文雅,要是你,你去不去面试。

文雅咽了口唾沫,不去吧,人家赵坤等了你三年了,又当爹又当妈的……

海静叹口气,可我都三十三了,这样的机会以后也不多了,我还是想试试,能留在大城市,对孩子的教育也好一点,赵坤这人啊,就是胸无大志,唉!

文雅还想再劝劝海静,想了想又把话咽回去了,只说,你再好好想想吧!

末了,海静说,文雅,这事我谁也没说,你替我保密哈!

文雅点点头,觉得心里忽的就亮堂了。



6

没两天,海静爸爸住院了。

有天晚上,都晚上十一点多了,海静忽然想起来,她可能忘了关煤气罐阀门,就给文雅打了个电话,请文雅帮忙去看看,说钥匙在门外地垫下面,让文雅自己找,还说,赵坤在伺候她爸,她第二天有面试,就住她表妹那边了,都回不来。

文雅就爬起来去了海静家关煤气罐阀,而赵坤正在家里睡觉。出乎意料的是大半夜的,海静表妹又开车带她回来了一趟,她说她忘了带身份证。

四个人在海静家客厅打了个照面,海静看到赵坤吓了一大跳,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在医院呢,早知道你在家,就不用麻烦人家文雅来帮我看煤气罐关没关了,真是的,也不说一声。

文雅翻了个大白眼,还不是赖你自己这个马大哈,好了,没事我就先走了,说着打着哈欠回了自己屋。

过了几天,有天海静回来的时候,没进家就被文雅拖着出去吃饭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海静就跟赵坤狠狠吵了一架,据说是海静在赵坤被窝发现了一只别的女人穿过的文胸,明显是偷完情落在这的。

海静理直气壮地要和赵坤离婚,赵坤死活不认账,非说海静就是想甩了他,才故意陷害他。

其实,那天文雅早听见了动静,可她没出来。

7

没错,那只文胸就是文雅悄悄放在赵坤被窝的,反正她也知道海静家钥匙在哪。

她那天请海静吃饭,也是为了让赵坤比海静先回家,制造他偷情的假象。

这种事赵坤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而海静也绝对找不出那女人是谁,因为那旧文胸是文雅从别处垃圾桶扒拉来的。

这样,他们三个人就各得其所了。



那天海静让她帮忙关煤气罐,她也本来没多想,可一看赵坤在家就觉得不对了。

海静那么快就赶到了也让她怀疑,她应该是在半路上给文雅打的电话,还带着她表妹,明显就是来捉奸的,赵坤在家,她肯定也是提前知道的。

文雅前前后后一琢磨,就明白了,海静这是给她下套呢,她想甩了赵坤,又怕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因此,想制造个机会,把文雅和赵坤捉奸在床,赵坤出轨在先,她跟他离婚也就顺理成章了。

之前吃饺子那次,估计也是在试探她。

她不怨海静,谁让她跟赵坤有一腿呢?赵坤也不冤,毕竟他真背叛了海静。

她想过海静会怀疑她,可她没想到找上门来的会是赵坤。

赵坤来找文雅那天,海静回了娘家,他把门关严实了,就指着文雅鼻子骂她,那胸罩是你放我被窝的吧,你特么想男人想疯了是不是,你不就想海静不要我了我娶你吗,乔文雅,你可真恶毒,别说我不跟海静离,就是离了也不娶你,你别以为跟我睡了我就得娶你,婊子!

文雅傻了,反应过来抄起热水壶就往赵坤身上扔!

文雅想哭,却没哭出来,只是嘴上长了大火泡,她一直以为赵坤对她动了真情,可很明显,赵坤连备胎都没把她当,只是在老婆不在的空窗期随便撩撩她而已,得手更好,不得手也没啥损失。

她恨赵坤两口子,可更恨自己,这场情从头至尾都是她一个人臆想出来的,赖不上别人,她惦记别人想扔的男人,还觉得自己有情有义,真是打脸!

她想好了,年后就不回来了,这事就当买个教训吧,她才三十二,光明正大找个旗鼓相当的人过日子才是正道。

这幸福啊,往往要逆流而上争取才长久,纵容自己顺流而下,翻船不过是迟早的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