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143
情感 故事 生活

再蠢也别倒贴已婚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我是九爷
2019-11-03 08:42
1


许蔚然碰上何家勇,就像老房子失火,腾一下就着了。

虽然许蔚然并不老,刚在30岁边沿上,城市里这个年龄的单身女人比比皆是。

许蔚然自己都没想到会是这种感觉,像她曾经看到的一句话,爱是什么?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许蔚然觉得这些年她想要的,就是何家勇这一款。

三十六七,有和这个年纪相符的成熟气质,也还有年轻男人的旺盛活力。名牌大学学历,事业小成,谈吐不俗,却又还夹杂着一些孩子气的闹腾。

之前许蔚然把控很好,从不招惹已婚男人。

可到了何家勇这里,这个底线突然就松懈了。

但最让许蔚然难受的是,既然这种感觉如风过境地来了,那就豁出去席卷一场也罢了。

可许蔚然不能那么做,她还没疯狂到那种程度。

毕竟,何家勇是她男朋友老林的哥们。只不过许蔚然和老林正式交往才两年,而早在三年前,何家勇就被派去几百公里外的地市分管分公司去了,不大回来,所以许蔚然认识他有些晚。

许蔚然到底狠不下心来,一棍子把老林砸趴下。

论起来,老林也算是个靠谱的男人,结过一次婚,比许蔚然大十岁,但事业稳定,是许蔚然跳槽以前的公司副总。

人也稳妥,没那么多花花肠子,追许蔚然是奔着结婚来的。

可许蔚然对老林没多大感觉,老林的长相和性格都四平八稳,有点儿弥勒佛气质,个头不高,老早发福,五官和善,发际线老早后移,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老成。

但还是做了他女朋友。许蔚然一个单身女子,生活里少不了大大小小的麻烦,老林解决了许蔚然大部分的后顾之忧。

解决不了的那极少部分,许蔚然本来就不想找他。不想欠他那种大的人情,因为没什么可以偿还的。

说到底,嫁给老林许蔚然不大甘心。她还没好好地爱过一个人呢,那种要死要活的爱。这是许蔚然心里的一个小黑洞。

何家勇的出现,把许蔚然的小黑洞照亮了。

2


那次认识后,两人加了联系方式。何家勇在微信里有事没事给她发些散文啊诗歌啊什么的,但从不说话,好像他在群发似地。许蔚然也就不好主动,克制着一直也不吭气。

后来又见了几次,有一回是何家勇攒的饭局,在国庆小长假最后一天。

那天许蔚然刚巧坐在何家勇身边,打眼看到他左手无名指有一道新鲜的、像是被利器划伤的细长伤痕,脱口问道,手怎么了?

何家勇一笑,她们出去玩了,给我留了个任务,把一箱带鱼整理出来放冰箱,没留神让碎冰渣划了一下。

她们,是她的妻子和女儿。

许蔚然跟着一笑,心里却一酸——她心动不已的男神,在别的女人那里,也不过是个“洗手作羹汤”的烟火男人。

然后再看一眼何家勇白皙修长……性感的手指,许蔚然有一种暴殄天物的遗憾。

那双手应该是用来……抚摸的。那样的手指划过皮肤,会让心灵颤栗吧?

这种不要脸的臆想,让许蔚然知道,她对何家勇迫切到了什么程度。彼此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却已经想到了万水千山。

不过许蔚然还是扛了一阵子,一是知道那是个雷区,非往里头闯,最后大概是两败俱伤。



何况没准儿也就是许蔚然自作多情。虽然有那些微信上的那些不显山露水的撩拨垫底,虽然何家勇看她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戏,可她真要不管不顾埋头往里扎,何家勇被吓跑也说不定。

再何况,中间还有无辜的老林。

但也没扛多久,入冬时,公司竟然派了许蔚然去何家勇在的城市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

老林说好事儿啊,我跟家勇打个招呼,让他关照你一下。

不用,麻烦别人干什么,我自己能行。

许蔚然立马拒绝了,把“别人”俩字咬得特别响。

她太心虚了,在接到通知那一刻,许蔚然就觉得,命运非摆她这一道不可,躲不过去了。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真被这坎儿绊了再说。

许蔚然就这么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奔向了何家勇的城市。

3


到达当日,报完道,安置好,吃过晚饭……许蔚然都没联系何家勇。

这一点矜持,许蔚然必须坚守。

但到底没忍住做点儿什么。晚饭后,许蔚然在酒店紧邻的路上走了走,然后在路牌和建筑物清晰的街边,拍了几张城市夜景。九点半左右,发了条朋友圈:小城的夜晚,寂静如斯。

投石问路,许蔚然不确定何家勇是否会看到。

结果不到两分钟后,微信叮咚一声。

许蔚然的心突地一跳,非同寻常。

果然是何家勇,对话框里,他说,来我的地盘也不报告!

配一个发怒的表情。

许蔚然的心已经千回百转,这一刻,她听到投出去的石子清晰的回音。

许蔚然能判断出来,何家勇绝不是寻常的礼貌,要是没有别的想法,他完全可以忽略掉许蔚然这条朋友圈。就算有老林这层关系,他也可以等许蔚然主动找他开口。

可他回复得那么快,这足以证明,他对她是真有感觉的。也许之前的不挑明,不过是等一个顺理成章的机会。

而现在,机会来了,他的回应不仅顺其自然,还透着一股子热情和真诚。

许蔚然努力克制了快速的心跳之后,过了三五分钟,才装作云淡风轻地回过去,怕打扰。

何家勇说,外人才叫打扰。

许蔚然简直有些晕,何家勇太会说话,不突兀,却直直戳中许蔚然七寸。这么长时间,她想要的不就是跟何家勇不是外人的亲近吗?

突然词穷,半天,许蔚然回了一个笑脸,简单说了一下来这座城市的原因。

何家勇呵呵笑,那不急,一个月呢,可以吃好几顿饭。

算是约了。

然后何家勇又说,有其他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一般的小事情我还是可以搞定的。

许蔚然说,知道啦。

用了一个“啦”字,自己都感觉到对话框酥软下来。

从头到尾并没有一个字事关风月,但许蔚然还是感觉到她和何家勇之间,已经有什么发生了。

4


接连几天,何家勇却无任何音讯,说好的吃饭没了下文。

许蔚然的心开始七上八下,索性不开头也就算了,这开了个头又把她搁浅,有点折磨人。

只好再次扔了块石头。酒店后头有条河,晚饭前许蔚然在河边溜达了会儿,问何家勇那条河的名字?何家勇回得很快,灵歌河。

许蔚然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是这个名字,听着心里头都发冷。却很别致,于是回过去,好听。

何家勇说是啊,好听。

没提吃饭或见面的事情,好像前几天不曾说过那个话题一样。

许蔚然有些失落,也有些气恼,没再吭声。

何家勇也不吭声了。

但越这样许蔚然心里越乱,没看好眼前,结果一个不留神踩滑了河边的石头,左腿直接滑进了河里,半条裤腿全湿了,膝盖也蹭在石头上,剐出一小片血痕。

从河里爬出来,许蔚然突然有些失控的感觉,啪啪拍了湿透的裤腿和膝盖的血痕给何家勇发了过去,说,刚掉河里了。

许蔚然其实特别想说,心掉河里了。

许蔚然忍住了,那太直白。

好在何家勇的反应让许蔚然回暖了一下,你咋这么可怜,我去看看你吧。

又说,告诉我你住哪儿,我有个小应酬,结束后才能去。

许蔚然的心又暗沉了,他的语气随便而敷衍,这跟她想得不一样。

但是,太想见了,许蔚然矜持不下去,把酒店名字发了过去。

回酒店简单处理了伤口,许蔚然也没吃晚饭,只是冲了个澡换了衣服,心里一直忐忑着方才没有说明白的话题,在哪儿见?



然后,何家勇的微信就来了,他问,哪个房间?

许蔚然的心咚一下。

这场既定的见面,没有任何铺垫和周旋,他径直问了房间号,这意味着什么?尽管之前她一次次臆想过和何家勇的缠绵,可不该这么直白。

哪怕是一起在公园走一走,哪怕是一起吃一顿简单的晚饭。

这种直白,让许蔚然觉得太狗男女了。但许蔚然不想跟何家勇狗男女,她是走了心的,是喜欢,不能错了程序。

可许蔚然也没舍得拒绝,并且如果是她狭窄了呢?如果何家勇就是想来看看她,在酒店房间又如何?

缓口气,许蔚然回过去,你从哪边过来?

何家勇说了一个方向。又说离你不太远,步行也就二十分钟。

许蔚然立刻说,我去接你吧,咱们刚好可以在中间的公园散个步。

何家勇说好啊……你的腿能走路不?

许蔚然说,没问题。

何家勇说那一会儿见。

许蔚然松下一口气,跟着反省了一下,没准儿真是她狭窄了。

5


十几分钟后,俩人在公园一个入口处碰上了。

但何家勇不像刚从饭局出来,穿得太闲散,运动套装运动鞋。许蔚然意外的是,何家勇的行头很旧了,运动鞋是普通的牌子,左脚一侧磨了一个小洞,他竟然还在穿。

跟她之前见他时西装革履不太一样。

何家勇说,对不起啊,这几天一直忙,说吃饭的都没顾上。

一句话解释了之前的承诺。

许蔚然把目光从何家勇鞋子的破洞移开,抬头看何家勇一眼,知道你忙。

何家勇说没办法,最近公司竞争压力太大,家里事情也多,内忧外患的。

说着示意许蔚然进公园走走。

某个刹那,许蔚然心里有些不真实感,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终于能单独跟何家勇见面了,两个人却不得不逛着一个花里胡哨的公园。

而许蔚然又不得不顺着这种意境延续,问何家勇,发生什么事了?

何家勇就说了,妻子想把女儿送到国外,父母年纪大了,身体都不大好,轮流在医院住着,家里开销越来越大,公司这半年基本在不盈利的状态……

何家勇苦笑,中年男人真是活得狗都不如。

许蔚然突然不知说什么好,她又被搁浅了,也有些心疼这样的何家勇,只好用大路边的话安慰何家勇,生活就是起起落落,还会好起来的。

何家勇扭头看一眼许蔚然,我知道,我老婆也是这么说……下辈子我还是当个女人算了,至少有男人靠,要不然就像你一样,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挺好的。

许蔚然听得心里怪怪的,突然就不想聊下去了,她说,回酒店吧,有点晚了。

何家勇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暧昧一笑,好。

一路上许蔚然的心情有点复杂,何家勇那个笑太暧昧了,暧昧到许蔚然对这场即将到来的缠绵,生出了无数的困惑以及质疑。

是她显得太迫切太贱了,以至于何家勇真把她当成了那种到处发情的女人?还是何家勇本就是浪荡公子,对这种事儿波澜不惊?还是两者兼而有之?她要想个什么理由中途撤退吗?还是不管不顾先奔赴了再说?

让许蔚然意外的是,她这里还没理出头绪,何家勇突然停下了,咦了一声。

许蔚然说怎么了?

何家勇说下次吧,我刚刚想起来,还有份材料今晚上得整理好了交上去,关系到一个大订单。

说完朝许蔚然歉意地一笑。

许蔚然也笑了笑,居然有点如释重负。

6


许蔚然没再联系何家勇,何家勇也没再联系她。

出差结束前一周的样子,下午没课,许蔚然打车去了一家商场,选最好的品牌给何家勇买了套运动装和两双运动鞋。

算是最后的努力吧。虽然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她还是想让何家勇知道,在这场相遇里,她是走了心,而不是走了肾。

何家勇的分公司地址是她百度到的,同城快递,第二天一早她查了一下,显示已签收。

快递是专柜发出去的,许蔚然没留自己信息。

她故意的,想知道何家勇是否会有感觉,会想到是她。

但是,何家勇并没有联络她。直到又过了两天,眼看着自己就要回省城了,许蔚然忍不住了,又去了趟专柜——她那天看着何家勇的鞋子应该是44码的样子,但她故意买小了两个码,何家勇应该会根据小票来调换。



店员小姑娘倒是一眼认出她来,喊了声姐。许蔚然就问了一声,我那天给朋友买的鞋子可能不合适,他来调换没?

小姑娘说您朋友的太太昨天过来了,不过把衣服和鞋子都退了,说先生不喜欢。

许蔚然一愣神,什么?

小姑娘说,七天之内是包退的,姐你不知道啊?

许蔚然眼神一晃,哦,他跟我说了一声,我忘了。

小姑娘憋着笑似地说,店里还来了新款,姐你要不要看看……

许蔚然摇摇头,转身走了,差点儿没在下行的电梯上栽下去。

确实可笑。何家勇太太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了,何家勇应该收到过很多女人的礼物,多到他只能选择性处理。

有些他想勾搭的,会收下;有些来路不明或者不想更进一步的,让太太来退。一则表了忠心,二则赚了实惠,一举两得。

也许这次,他猜到了是她,但绝不会主动戳穿。他只是吊着她,反正又不用花钱,还有利可图——上次见面时他穿得那么破旧,不排除是为了暗示。那可是好几千块钱呢,而且还拿得毫无风险。

比传说中的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的典型性渣男还高至少一个段位。

想透了,何家勇在许蔚然心里也就碎成了渣。

渣到让许蔚然所有蓬勃的欲望和念想,都倾刻间萎顿成泥。

又觉得庆幸,幸亏一切都还没来得及真正发生,否则她当了小三倒在其次,还是给一个这么低端的男人当。

又幸亏,她还没有给老林摊牌,要不然,分手不说,她都没脸再见他了。

7


何家勇再到省城来时,竟主动联系了许蔚然,不是约饭,而是问,什么时候你方便来酒店,咱们见个面?

许蔚然差点笑场,说等下次老林有空,我和他一起过来吧,他说想来找你聚聚。

何家勇反应极快,说好的嘛,人多热闹。

许蔚然苦笑,何家勇可不就是这种男人,哪一场戏都能唱成真的。

许蔚然也不担心他会多嘴,就算何家勇知道衣服鞋子是她买的,也不会主动把这事儿唱出来,那等于撕了老林的面子。而且悄没声儿地白得几千块钱,远比他炫耀自己的撩妹功底要划算得多。

事实也是如此,之后,何家勇没再在她的生活里出现过。他们谁都没有删除谁,依然在各自的微信好友中躺着,但跟死了差不多。

几个月后,许蔚然接受了老林的求婚。

不是赌气,而是何家勇让许蔚然知道,那种要死要活的爱太幼稚了。哪有想象中的那种明珠投暗、等着你把他拯救出烟火生活的、仿佛来自天上的水晶般的男人啊?男人大多数是老林和何家勇这两款。要么足够实诚,足够有安全感,却迟钝木讷。要么精明圆滑,八面玲珑,却处处算计。

真要选一个的话,老林这种,倒好得多。

没想结婚的时候何家勇竟然来了,并封了一个硕大的红包。

老林都意外,我擦,太多了吧。

何家勇一笑,应该的。

然后看许蔚然一眼,恭喜啊。

许蔚然的心突然一跳,她有种强烈的感觉,那个红包的数目,是当初何家勇退掉的衣服和鞋子钱。

找了个机会翻开看了。果然是。

可是为什么?许蔚然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老林和何家勇开始勾肩搭背地推杯换盏,突地打个激灵——老林不是局外人,他一直在这个局里。

谁都不是傻子,老林怎么会对她的心思全然无感呢?但老林没愤怒没揭穿甚至没阻拦,而是干脆找了个机会,把许蔚然送到了何家勇身边。

许蔚然跳槽的公司是老林推荐的,他和公司老总很熟,给许蔚然创造这么一个机会并不难。

再然后,老林给何家勇一个暗示就够了。

何家勇对许蔚然也不能说完全不心动,虽说朋友妻不可欺,但送上门来的白食,不吃白不吃。不过,老林知道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让何家勇为了下半身这几分钟的快活,去和一个强大的对手树敌,一不留神就会把事业断送,他不至于蠢到这样。



所以他早早把自己渣的一面暴露给了许蔚然。

说到底,许蔚然是让两个老谋深算的男人算计了。

可想清楚之后,她并没有生气,更谈不上愤怒,反倒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她那么傻呼呼贱兮兮地去倒贴一个已婚男人,没被他老婆撕逼,没被自己男人抛弃,还能面子里子都有地春风满面地站在这里,还能拥有老林这样全心全意要娶她的男人,真是祖坟冒了青烟。但凡这中间有一点差错,等着她的就是身败名裂,不可回头。

至于老林这么宽容,到底是因为他年纪不小了不想再折腾,还是因为明白她本性不错只是一时的失足;还是因为真的爱她,已经无需深究。她头一次发自内心地觉得,老林并非她无奈的将就,而是生命里最好的成全。

许蔚然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然后小跑着向老林奔了过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