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婆婆斥责我没跟紧她儿子,我怒怼:他在外找女人会带上我吗?
情感 故事 生活

因为一句话,她预知老公肯定会出轨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凤梨大大
2019-11-05 21:00
01 


许滟回家时带着气。

你哥也太急了,嫂子才走几天,就找了新女朋友,也不怕人笑话。

何晖在玩游戏,正在兴头上,随口敷衍道,哪有光棍不急着找女人的。人,要往前看。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许滟脑袋“嗡”的一声。

何晖全身心扑在游戏上,压根没注意到许滟的异样。

不时有装备掉落,他兴奋地大笑起来,口中脏话不断。脏兮兮的拖鞋挂在脚上,汗衫胸口还腻着油渍。

再寻常不过的场景。可许滟觉得冷,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渐渐散发到全身。

嫂子是生病没的。最开始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普通的胃病。她大意了,直到后来胃越来越痛,去医院一检查,胃癌。

但还能治。医生叮嘱,越快做手术越好。

手术到底没做成。

何斌拿不出钱来。做工程就是表面风光,项目再大,能拿回家的钱,才是真的。他大把工程款暂时收不回来。没奈何,只得到处打电话,求爷爷告奶奶的。

借小钱容易,但借大钱,就考验人性了。何斌为这可费了不少时间。等钱凑够时,嫂子已经去了。不到37岁的年纪。

俩孩子哭的撕心裂肺,女儿甚至几度昏厥。看孩子们伤心又无助的样子,许滟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可这种揪心感还没消失,何斌居然已经有了新人。

真令人心惊。

老婆尸骨未寒,何斌就已急不可耐。

02 


接下来几天,许滟心里,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拧巴。

她和何斌打过不少年交道。何斌是何晖亲哥,还没结婚时,许滟就知道,何斌两口子感情特别好。

何斌是干工程的,常年在外奔波,在家呆的日子极其短暂。嫂子没一句怨言,还为他生下一双儿女,把孩子老人照顾的井井有条。

何斌回来,也不过是近几年的事。

他曾感慨,老婆为他付出良多,这辈子,他一定要对老婆好。

说这话时,嫂子就在他身边,笑的一朵花似的,一头扎进了何斌怀里。

许滟那时还没结婚,被感动的泪眼婆娑的,以为这就是真爱。

连带着,看何晖也顺眼起来。

哥嫂感情这么好,她嫁过去,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她是过得不错,何晖工作稳定,她不需要那么辛苦,而且,何晖和何斌一样,嘴甜,暖心。

日子虽贫寒了点,但许滟觉得,有这样的男人相伴,值!

她甚至一度把何斌夫妇当成自己婚姻的标杆。

如今想来,她未免过于天真。

老婆去了,何斌也伤心。只不过他的伤心里,更多是没人暖床的失落,没人照顾家庭的忧虑。对老婆,他在意的,一直是这个女人给自己提供的价值。

而不是老婆本人。

现在有机会勾搭新人了,对他而言,也许反而是喜事。

男人哪。



03 


何斌终究带新女朋友和大家认识了。

女人叫方婉,二十多岁,离过婚,没孩子。因为何斌刚丧偶不久,为注意影响,只通知了最亲近的几个人。

饭桌上热闹极了。方婉含羞带笑,何斌意气风发。饭后,两人甚至合唱了一首知心爱人,上世纪的经典旋律把场面推向了高潮。

人人都在笑。在闹。

除了许滟。

她这时候想到的,居然是嫂子。

她温柔,体贴,善良,配得上所有美好的词。如果不是何斌拿不出钱,她有可能直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甚至她的病,很大一部分原因,和常年操劳分不开。

可谁还记得她呢?

除了孩子,应该只剩下她父母了吧。许滟见过,年纪都很大了,走路颤颤巍巍的,经常坐车几十里来送咸鸭蛋,因为孩子们爱吃。

许滟吃过,蛋黄还会流油,是她吃过最好吃的咸鸭蛋。

老人善良,爱笑,看嫂子的眼神里总是充满着爱意。许滟没在葬礼上见到他们。听说病倒了,病得很重。

想到这,她眼眶一热,两颗眼泪夺眶而出。

何晖在桌底下踢了她一脚,压低声音说,你干啥。

事后许滟对何晖解释,我只是想起了你嫂子,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嫂子嫁过来时,何晖还小,哥哥虽不在家,他却常去蹭饭。嫂子做饭好吃,为人热情,何晖和她感情不错。

原以为何晖会跟着感慨几句,谁知他不耐烦地打断道,人都去了,还提这些干什么。对了,新嫂子喜欢吃糖醋排骨和清蒸鲈鱼,下次来时,别忘了做这两道菜。

许滟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新嫂子,指的是方婉。

许滟到现在也没能转换过来。

没想到,他倒换的溜。

 04 


没几天,方婉来家里拜访。

许滟这次近距离观察了一番。一双梨涡,浅笑时若隐若现。腿又细又长,皮肤紧致白皙。是个美人。

也果真爱吃清蒸鲈鱼,连连夸赞许滟手艺好。至于糖醋排骨,方婉却没动筷子。

何晖催促道,吃啊,你不是喜欢?

方婉一脸的羞涩,我可不想让许滟这么快知道我是个吃货。

大家都笑了。

是个好相处的女人。

送走她,何晖说,你看,新嫂子多好,你以后多陪她玩。又感慨,我哥命真好!

这次,许滟没作声。

之后,许滟也没和方婉有什么接触,她渐渐忙起来。照料孩子之余,报了个班,强化个人能力。

这种班,她以前也报过,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偶尔刷个存在感罢了。现在却上了心,经常为消化课堂知识,复习到半夜。

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儿。

何晖不解,许滟也不解释,依旧我行我素。

人一旦忙起来,日子就过得飞快,转眼一年。许滟在一帮逍遥度日的同事里脱颖而出,得到一个去分公司锻炼的机会。

许滟当场就同意了。

何晖知道后急了,你不能抛下家,抛下孩子。

许滟道,也就一年多功夫,等回来时,我会升职,工资翻几番。到时候,生活质量会有很大提升。

何晖依旧不愿意。许滟平日里兼顾上班、领孩子、做家务这好几件事,何晖从没搭过手。她走了,他压根无所适从。

但到底没能拦住许滟,最终,孩子送去了许滟父母家。



05 


腾开手后,许滟全身心扑在了工作上。

也就一年多功夫,再回来时,她已脱胎换骨。身上多了几分女强人的味道,走路都带风。因业务出众,被破格提拔为总监。

回到家,许滟却愣住了。

家,还是那个家。只是地板上的灰,起码有一毫米厚,走动起来,灰尘扑面而来。桌子上、柜子上堆满外卖盒,垃圾桶早满了,直往外溢。

看到许滟时,何晖有一瞬间的慌乱。

他手忙脚乱地去收拾垃圾桶,但来不及了。许滟早已看到,几个用过的套套被随手丢弃在里面。
接下来就是离婚。

任凭再多人劝,许滟很坚定,离,一定要离。闹到后来,何晖火了,这一年多,你就回来过一次,要不是你不着家,我至于找别的女人吗?

许滟没理他。

对于财产,她也没争。本就没什么可争的。何晖工资就几千块,去掉吃喝、房贷,早不剩什么。
房子是个老破小,不值钱。

至于孩子,何晖说他要,许滟一口答应,只要他不嫌领孩子费钱费力,影响二婚。

这轻飘飘两句话,瞬间让何晖打了退堂鼓。

离婚后一年,许滟拿工资和奖金,首付了一套公寓。

孩子也接了过来,母子团圆。

因工资上涨,相比于以前,日子反而滋润的多。又不用额外伺候何晖,倒更轻松了。

刚开始,何晖也憋着一口气,谁离了谁活不了?可日子久了,他又来骚扰许滟。

他相过几次亲,对方要这要那的,他那点工资,压根招架不住。至于外面的姘头,是个好吃懒做的女人,娶回家养着,他嫌压力大。

总之,还是许滟好。既能养家,又能干活。

06 


许滟只觉得好笑。

她是不会回头了,永远不会。她的心,早在方婉第一次来家里时,就死了。

何晖和方婉的异常熟稔,当时就引起许滟的注意。那天短暂的相处,经过观察,许滟确定了一件事:何晖很早就认识方婉了。

后来,许滟偷着调查了,果然。

何斌和方婉勾搭上,已有好几年了。只是瞒着外人。对于亲兄弟,他倒没隐瞒,所以何晖私底下和她混的很熟。

但这远不是重点。

那天和方婉的短暂聊天中,许滟得到一个极重要的讯息。

何斌要重新装修房子,为明年结婚做准备。装修前,两人准备外出旅游一阵子。

可何斌不是没钱吗?

好在方婉没什么城府,在许滟的刺探下,一个可怕的真相浮出了水面。何斌,原来是,有钱的。

应该是自出轨后,何斌就开始偷偷攒私房钱了。这几年他一直给嫂子哭穷,说工程不好做、款不好收,但在方婉面前,他却从头到尾都是以土豪的形象出现。嫂子住院没多久就陷入昏迷,人事不知。他正好演了一场戏,把大家糊弄了过去。

在他看来,与其花大钱给糟糠之妻治病,还不一定治得好,不如趁机腾地方,娶回他心里的美娇娘。稳赚不赔。

而这一切,何晖都知情。

真相曝光后,许滟和何晖吵了一架。面对许滟的质问,何晖不以为然,医生说了,手术成功率不高,就算救了,她也未必活下来。再说,谁还不是为了自己活?

最后这句话,许滟记的清清楚楚。也就是这句话,让她彻底明白,原来,在他们兄弟眼里,女人不过是个不要钱的保姆。

需要时,甜言蜜语哄着。

患难时,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这,才是他们看似温和的外衣下包裹的,真实想法。



07 


从那天起,许滟选择了自立自强。

相比于照顾何晖,同样精力放在工作上,给她的回报却是实实在在的。即使没有何晖出轨那一段插曲,许滟也未必能和他白头。

被欺骗的一生,也是一生。

可她醒了。

梦醒时分,面对那条崎岖的错路,她再迈不出一步。
午夜梦回,许滟总会想起一个场景。

那天,午后的阳光洒满病房,屋子里极静。许滟一人守着,半梦半醒间,突然听到有人唤她。
嫂子居然醒了,眼睛惊人的亮。

一看就是回光返照。

她干枯的嘴唇抖个不停,许滟忙把耳朵凑过去,听到她说,让阿斌救我!我不能死,我还有两个没长大的孩子!

一颗泪珠,从眼眶里流出,蜿蜒下来,最终滴落在枕头上。
嫂子是当晚没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