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迪拜王子当情人
情感 故事 生活

差点被婚外男泡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微橙子
2019-11-06 08:06
男女之间,婚外风流,往往被人斥为丑闻;婚内风情,则总被视为佳话。

但对于既无婚外艳情,又乏婚内热情的章艳玲而言,丑闻佳话都沾不上边——

36岁那年,纯良如许的她对自己的这种婚姻状态忽然很乏味,开始对她和林松的夫妻关系有了全新的审视。

这一切变化,始于她跟高中同学刘俊重新联络上开始。

刘俊高中时就暗恋她,给她写过N封表白情书,但章艳玲从骨子里瞧不上他,一是他长相不帅二是家境不好。

后来各自上大学、就业、成家,中间完全断了联系。重新联系上是因为一次高中同学组织的同学会,俩人都参加了,散场时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这时她才得知,刘俊大学毕业后就考上了公务员,已是邻省省级机关的处级干部,可谓年轻有为。或许是环境造就人,又或许是相由心生,这时的刘俊在相貌及言谈上都有了极大的变化,温文儒雅,进退皆宜。

当所有的男同学们在饭桌上频频起端起酒杯虚情假义地你来我往时,刘俊却特地跟人调换坐位坐在了她身边,贴心地给她挡酒,夹菜。

他给她倒入半杯西瓜汁,温情脉脉地跟她碰杯:
“玲子,真高兴又能联系上你,没想到,你还是多年前的那个高中女生。”



章艳玲听他唤她“玲子”,心里头“忽”地就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离场时,大家都做鸟兽散,刘俊主动提出开车送她回家。

当他在车里播放出舒缓的轻音乐,温言和缓地跟她聊着这些年的近况时,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她一瞬间竟有些说不出的情愫在涌动,内心如小鹿乱撞,仿若初恋的少女般充满了别样的期待。

但刘俊一路很克制,只在她到达下车时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手:玲子,常联系!

刘俊是从相隔一百公里的邻省开车过来的,这次一是正好有事公干,二是跟老同学们聚聚。回去后,他便给章艳玲报了个平安,言语克制冷静。

可章艳玲心底却早已泛起了涟漪。

她敏锐地捕捉到,刘俊心里依旧喜欢她。

这个发现,让她既欢心又忐忑。

此后,刘俊时不时地在微信上跟她聊一聊,话不多,但句句都像小石头在敲着她的心。

他从不跟她谈生活工作上的琐事,大多数时候,是跟她聊青春年少时代的青涩美好,谈婚姻感情的认知与体悟,夸赞她的好性情好气质。

几个月的持续微聊下来,章艳玲竟然在精神上对他产生了依恋心理,一日不见他的信息便怅然若失。下班回到家看见十年如一日的林松,心里就生出了厌倦之心。

和林松结婚十二年,自从有了娃,这日子就跟白开水似的,除了上班干家务伺候老小就没了别的内容。

林松是个宅男,工作之余也会在家事上帮她搭把手,除了床上那点事,就没别的嗜好了。

开始的那些年,章艳玲倒挺满意那样的状态。



男人虽没大出息,但不花不懒,十多年了,在床上还愿意为她尽心卖力,这日子也算过得去。

但自从和刘俊联系上之后,对于林松十年如一日的服务她越来越没感觉,乃至彻底失了兴致。

有一天夜里,林松跟往常一样,钻进被窝热热切切地摸索了过来,她的双手一碰触到他那凸起的小肚腩时,突然就没了兴头,头一回拒绝了他。

林松有些愣,但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很快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刻,她甚至冒出过跟“刘俊在一起会是什么滋味”的念头。

当然,她没想到要彻底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以及家庭的稳定祥和。

可那个该死的念头却越来越强烈。

她明明是个良家妇女,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可她眼看着周围几个熟悉的女人在偷偷地有了老公之外的相好之后,都越发变得滋润活色生香起来,她心里的这些微妙变化便逐步由微波演变成了海浪。

章艳玲和她老公年轻时那会,当然是有爱情的。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中也不能说爱情就全部消失了,但她深切地感觉到,她跟林松的爱情不过是靠着闭关自锁才得以维持的一种表层上专一长久的圆满。

或许,这世上令人动心的爱情惟有历尽诱惑而不渝的感情才是富有生机的真爱。

十年前,她对婚外感情走私这事儿,铁定是鄙夷不堪脱口唾弃的。可如今在乏味的生活中她却越发认同“人生苦短,听心而心”的活法。嗯,有机会,她觉得一定得尝尝别的男人是啥滋味。



对于一辈子只睡一个男人,章艳玲私底下觉得亏大发了。

偶尔,她也会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一跳,要知道这么多年,在别人眼里她都是正经纯良不骚不浪,标准的贤妻良母啊。

可贤妻当得久了,也有走神的时候。

她想克制欲念,又深感压抑和吃亏,克制不了,又自觉良心不安。

没多久,刘俊又开车前来公干,这回单独约她吃饭。她犹豫半天,还是赴了约。

席间刘俊对她满是溢美之词,点菜倒茶夹菜格外体贴,温言软语地说:
在官场上见惯了那些假面嘴脸,能有机会跟她这样纯粹的人在一起吃个饭,就是他最好的放松方式,特别感谢她的赏脸相陪。

饭后闲聊许久,照例是他开车送她回家,途中他征询她的意见说:时间还早,要不,去江边走走?

她坐在副驾驶默契地冲他一笑,算是应允了。

车内,男女独处一室,车外,江边夜景迷离。刘俊开得很慢,等红绿灯的当儿,他在舒缓的音乐声中侧脸冲她一笑,她竟然如少女般脸上迅速染了红晕,赶紧别过脸假装看车窗外:今天的夜色真美!

刘俊却并不作声,果断腾出一只温热的大手恰到好处地握住了她的左手。

一股电流般的感觉窜上章艳玲全身——她已经有N多年没有这样的感受了,林松晚上跟她散步时也会习惯性地牵着她的手,但早已是味同嚼蜡,左手摸右手。

出于矜持,她很快觉察出有些不妥,想要轻轻抽离,可刘俊的大手整个包住了她,握得更紧了,车内的气氛瞬间被暧昧填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