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183100
情感 故事 生活

哥们撞出500万桃花官司归我赔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冬日暖阳
2019-11-06 20:12
有一句话说,车与老婆恕不外借。因为借车责任重大,可今天的这个故事,竟然是借京牌的!
本文系采访而成,为叙述方便,用第一人称。


1


我叫刘坤,今年48岁,1998年从山东淄博来到北京城打工。在北京市郊的一家大型酒厂,我从一名基层业务员做起,五年时间我终于做到了销售总监的位置。

2003年,我注册了自己的商贸有限公司,开始当老板做酒水生意。由于我做白酒业务多年,人脉广懂销售,公司成立以后,白酒的销售很可观。

这自然得到了厂家的销量奖励,每当我销售额达到80万,厂家就会奖励我一辆小面包车,最多的时候一年能奖励我4辆面包车。

由于我生意做得好,我老家的大哥带着两个侄子来到北京,大哥和大侄子在我的公司里帮工,二侄子在北京读书。

我家本来就有两辆车,我和我媳妇各开一辆,所以后来厂家再奖励给我车,我就用哥哥和大侄子的身份证给车上牌照,手续办完之后,送给大哥和大侄子。

这样,我们大家都有车开。眼看着我们在北京的日子越过越好,打算安心在北京长久干下去的时候。

2012年12月底,北京市出台了一系列高考政策,所有外地户口的孩子,没有在北京参加高考的资格。

也就是说,你可以在北京借读,一直借读到高中,但是你没有资格参加高考。异地考试、原籍录取也不可以。

我大哥只能把老二转回家乡去上学,参加正常高考。

他们要走,就牵扯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在北京驾驶的小车挂着北京牌子,每年的年审要到北京来,极大的不方便。

所以,回家没多久,他们就换成当地车牌照,老家不限车牌号,随便上牌照。当地的车牌也好交费,一切事情操作起来都方便。

其实像这样的情况不少,外地人回原籍以后,车牌闲下来,大多数就有两个途径,一是送给留在北京的亲戚,二是卖给当地缺车牌照的当地人。

现在的北京车牌可是非常难申请,我有一个朋友,儿子十八岁上高二的时候就开始网上申请牌照,工作两三年了,牌照依然没有申请下来。

在北京,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如今一个北京牌照最少能卖10多万块钱。

哥哥和大侄子的车本身就是我送的,所以他们把车子开走,牌照也都毫无怨言地给我留下了。

2

不管有没有钱,我没想把北京牌照拿去卖钱。我也知道它的风险,如果是卖掉的话,就要做假手续。两种途径,一是假离婚假结婚。

因为只有夫妻之间才允许车牌照相互过户。也就是购买车牌照的媳妇或者丈夫和对方假离婚,并且和车牌原主人假结婚,等车辆过户以后再离婚。

虽然挺麻烦,但是好多想要拥有在北京的车牌照的人,都想办法这么操作。

二是车主不换,签一个所谓的什么使用协议,也就是说实际开车的人出了什么问题,和牌照对应的车主无关。当然,这样的协议根本就不能去公证处公证,在现实中还是有很多不确定性。

这两个方法,都是违法行为,我哪一个都没去做。圈子里,有人知道我有好几个北京牌照,也有想买的,都被我一一拒绝了。

2018年秋天,和我交往20多年的北京哥们武卫东,找我商量借一副车牌用。卫东家里本身有两辆车,自己一辆,媳妇一辆,他儿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工作单位离家太远,坐公交要两个多小时,就找卫东商量买车,可是没牌照。

网上申请的车牌号码,申请了好几年也中不上签,挺着急的。卫东说,去挂一个外地牌照吧,又很多不方便,外地牌照进京是有时间限制的,城中心位置还根本进不去。

卫东就找我来了,说能不能把我的牌照卖给他一个。卖?当然是不可能,这么多年的好友, 怎么能赚钱呢?卫东和我的交情可不是一般交情。

早在2000年,卫东父亲生病急需用钱,卫东跟我借五万块钱,我当天下午就转给了他,并且欠条都没有让他打。说实话,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很近,只是通过朋友认识,在一起吃过两次饭而已。

后来卫东告诉我,当时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根本没想到我这么痛快地就给了他。要知道在当时,我还是个业务员,手里并没有多少钱。

从那以后,卫东拿我真是当了亲哥们,2007年我买房被开发商骗了,眼看着20万房款让开发商卷跑了,卫东竭尽全力让法院的朋友帮忙追讨,好不容易才帮我要回来。

所以在北京的这些年,卫东算是我最知心的好朋友。

不过这次跟我借车牌照,我还是犹豫了,侄子的车牌照就在我的手里,我可以把这个牌照给卫东,一分钱不收,并且跟他说好,如果他在使用的过程中,出了任何事情,跟侄子没有关系。也不让侄子有任何的连带责任。

其实这么想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是掩耳盗铃。车主是侄子,怎么可能没关系呢?

后来,我慎重考虑了一下,还是怕给侄子增添不必要的麻烦,侄子还小,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弄得朋友不是朋友,叔侄也不是叔侄,那就没一家的日子能过得安稳了。

考虑再三,我给侄子打了个电话,让他来了北京一趟,我把自己的车在二手交易市场假卖给了我侄子(当初他的车从北京迁出到山东,保留原来的车牌),然后他在办理车辆挂牌手续时,就把他的车牌照挂在了我的车上。

这样的话,我的车还是我的,车主却换成我侄子了,因为车牌照是他的。

我车上原来的那个车牌,则申请了保留。卫东再用我的名字去买了一辆奥迪A6,提回新车之后,我就拿着自己的身份证,给卫东挂上我原先申请保留的车牌照。

办好了一切手续后,卫东就开着车主是我的新车奥迪A6,美滋滋地满世界去跑了。

3

说实话,牌照给了他之后,我心里也觉得不安。所以我用电脑打印了一份协议,内容无非就是,卫东自愿使用我的车牌照,出了事故我没有任何责任。我和卫东都签了字。

无偿使用我的北京车牌,卫东非常感激我。他第一次试车回来之后,很兴奋地拍着胸脯说:“哥,你尽管放心,你这副牌子我自己用,我的那辆车给孩子开,年轻人开车毛愣。

退一万步说,即使出了事情,我也绝对不会连累哥哥你,绝对会自己妥善处理好。请你放一百个心!”

听他这么一说,我不安的心稍稍放下了,何况还有那份签字的责任书呢。

没想到,我的这个轻率举动给自己惹下了大麻烦。

2018年秋,卫东和几个哥们驾车出去玩儿,在京广高速上出了车祸。卫东的车和一辆凯迪拉克侧面相撞,卫东的奥迪A6车前挡风玻璃全部撞飞,保险杠也全部损坏,好在卫东和他的朋友都没事,对方也没有出现人身伤亡。

对方的车辆也损害严重,车门严重变形,驾驶员一侧被撞得瘪进去一大截。交警很快赶到,经测试,卫东每百毫升血液酒精含量为75mg,构成酒驾。他的驾照立马被吊扣。

按照交通法规,驾驶员酒后驾车,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20mg,即为酒驾;如果达到80mg以上,就构成醉驾,就要直接刑拘,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公诉。

经交警调查,卫东强行超车,又是酒驾,自然是全责,保险公司也拒绝赔款。那天卫东一行六人,卫东喝得最少,所以才自告奋勇开车,如果卫东再喝一口,肯定达到醉驾标准,等着他的就是判刑了。

车祸出了以后,卫东先是找对方车主协商,让对方车主自己找修理店修好车以后,他再按发票上的金额全付。哪知道对方车主不干,张口跟卫东要500万,几次协商都没有成功,对方态度强硬,说就500万。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看来,赔钱是板上钉钉的了,卫东开始筹钱。他把自己银行里的57万全部取了出来,又把所有的股票卖了36万。卫东有个洗衣店,专门给酒店洗台布毛巾之类,一直是他的表弟替他经营。

这次出了事故,卫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低价以34万的价格转让出去。七七八八,一共凑了127万。

卫东家的经济情况我是知道的,如今除了他们现在居住的那套房子,卫东拿不出钱来了。可是他们家的房子,房主是他父亲。

卫东结婚之后一直和老爷子住在一起,老爷子有严重的心脏病,这段时间犯了病正住医院呢,卫东肯定不敢告诉他。没有老爷子的签字,房子根本卖不了。

就在卫东一筹莫展的时候,凯迪拉克车主一纸诉状到法院把我起诉了,很快,我收到了法院传票。

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接官司,无论我想不想接都没有退路可走。卫东让我写了一份委托书,所有事宜全权委托他去办理,我知道他是不想连累我。

接下来,卫东一次次联系凯迪拉克车主,但是对方要么不接电话,要么接电话就一句话,给钱,500万。

卫东的本意是想好好和凯迪拉克车主商量,就经济赔付问题尽量不走法律程序,少张扬一些,毕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卫东想保住自己的工作,闹腾太大影响不好,更怕单位领导因为这件事把他开除了。

可是对方态度强硬,毫无协商可言。不用说调解了,连个人影都见不着,电话也总拒接。

第一次开庭,我和卫东商量,尽量以和解的方式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所以法官问我们双方是否需要庭外和解时,卫东连忙答应,但是凯迪拉克车主的委托代理律师,拒不接受调解,案子只有延期开庭。

第二次开庭,卫东找了律师,早就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律师也说尽力为卫东辩护。哪里知道一进法院就接到通知,原告当事人身体生病,延期开庭。

我们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什么一次次拖延,拒绝和解。但是,我们除了等,又没有任何其它办法。

煎熬的这个期间,听认识凯迪拉克车主的一位朋友说,卫东的车出事那天,凯迪拉克车主拉着小三(单位同事)一起瞒着双方家庭出去旅游,经过这次车祸,事情再也隐瞒不住,凯迪拉克车主的媳妇死活要离婚,已经起诉到法院。

单位领导虽然没有直接开除凯迪拉克车主,可是待岗的处罚也够他闹心的。如此一来,他想尽法子折腾卫东的做法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个月以后,第三次开庭,经过双方律师各自陈述、辩护,法官详细调查,最后法院判决卫东全责,赔偿凯迪拉克车主维修费、损失费、误工费等共计365万。交通肇事案后,卫东的驾驶证被吊扣六个月。

如果申诉,又会增加律师费等其它费用,卫东只好放弃申诉。判决书下来后,事情基本上已经成定局。卫东急得起了满嘴的大泡,我也吃不下饭。

说实话,自从卫东出了事之后,我已经想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夜晚我曾经偷偷拿出当初卫东和我签的那份免责协议,可是真正到了法院起诉的地步,这份不能公证的协议,能有多大的作用呢?
如果卫东没有钱支付巨额的赔偿款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我去承担吗?越想,我就直冒冷汗,感到问题的可怕!

4

法院判决后的第二天,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卫东和他的媳妇一大早找我来了。

一进我家门,两口子齐刷刷地跪在我的面前。虽然我想到了他们来的目的,但速度之快还是让我觉得有点震惊。

我赶紧把他们拉起来,说有事站起来说,没想到他们死活跪在地上不起来。卫东先是哭着给我道歉,说对不起我,我免费给他使用车牌,却给我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

接着卫东媳妇可怜巴巴地求我,说他们家如今实在没有办法,家里再也凑不出钱来了,看我能不能帮他们想想办法……

卫东两口子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让我帮他们筹钱,但是算借我的,卫东说他给我打借条,他以后每个月发工资,扣除生活费以外的钱全部用来还给我。

我欲哭无泪,无论答应与否,我都得去筹钱。因为凯迪拉克车主起诉的人是我,我就是想逃,也绝对逃不掉。如果赔偿款不到位,他们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那我的销售公司就要受影响,我的房产也要被拍卖。

我开始想办法替卫东筹钱,先是把我的销售公司进行了简单的处理,所有的应收款让业务员按80%收上来。

仓库里所有的存货低于进货价,转销出去,加上账上的周转资金,这样也才凑够130万给了卫东,剩余的108万没有一点着落。

我想到了卖房。我在北京郊县曾经有两套房产,都是九十多平米的小三居。三年前我卖掉一套,为了送儿子出国留学。

现在居住的是唯一的一套房产,这些年销售生意不好做,我的生意每况愈下,经济上刚解决日常开销,多余的钱也真拿不出来。

实在没有办法,我只有将自己正在居住的唯一一套房屋卖掉,来还剩余赔付款。

可是和媳妇商量的时候,她坚决不同意,哭着说:“儿子毕业回国,住在哪里?咱们快五十岁了,连个房子都没有了,脸往哪儿搁啊?

“再说了,要是咱们自己出了事故,卖房子、卖地,我都认了,武卫东开的车,搭上十几万的车牌不说,现在让我们卖房替他赔款,天下还有没有公理了?”

她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道,事情到这一步了,又能怎样?肇事车的车主是我啊。

我再次苦口婆心地劝说媳妇,无奈媳妇依然不同意,并且放出狠话,我真要卖房子,她就和我离婚。

两个月过去了,法院的执行传票下达两次了,我一夜之间愁得头发白了大半,房子是夫妻共同财产,她不签字我根本卖不了。这可怎么办呢?

想来想去,除了卖房,我还是没有别的门路可走。于是,我快速买了去广州的飞机票,我要去搬救兵。

这辈子,我媳妇和我大舅哥的关系最好,只要他说的话,媳妇从来都是言听计从,我要去找他,让他去说服他妹妹同意签字,把我们家的房子卖掉渡过眼前的难关。

在广州机场出站口,我等着大舅哥开车来接我。卫东这时给我来电话了,电话里他告诉我,钱有着落了,让我快点回去,再细问时,他说回来见面再说。

5

等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卫东的家,我进门一眼就看见坐在轮椅上卫东的老父亲。我的心一颤,此事到底还是让老爷子知道了。

老爷子看见了我先是什么话也没说,一双枯枝般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一脸的歉意。良久,他才说:“对不起你啊孩子,对不起你,卫东做下这样的事,让你犯这么大的为难,实在是对不起你啊!”

老爷子拿出了一个颜色老旧的房本,跟我和卫东说,马上把房子挂中介去,够还赔偿款的钱数就卖掉,不要犹豫,这是卫东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我再次紧紧握住老爷子的手,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爷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原来,气昏了头的媳妇,不顾我的警告,去找武卫东算账。她不知道那天是卫东父亲的生日,卫东早早地就把老爷子从医院接了回来。

卫东媳妇出去买菜,老爷子就在书房里看书,我那个二愣子媳妇,进门就骂:“武卫东你是不是人呢,我们家的货全都贱卖了,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现在你还想让我们把房子卖掉,替你还债?让我们一家住马路是吧,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老爷子听见声音,推着轮椅从书房里出来,仔细问我媳妇是怎么回事。问完后,老爷子立刻逼着卫东马上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北京,并说钱筹够了。

卫东家的房子是北京远郊的学区房,价格比我的房子一平米高好几千块钱,他的房子是120平米,正常价格应该28000元左右每平,因为着急卖,不到24000一平就出手了,房款卖了286万,总价少卖了30多万。剩下的108万欠款,一次全部还清。

事情总算解决,我也收回心来好好想想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了。由于公司的应收款都收完给了卫东还赔偿款,库房里的货也低于市场进价倾销,算起来也赔了不少钱。关键是现在公司想重新经营,目前连进货的钱都没有。

我心里替卫东算了一笔账,他的房子卖了之后还清那最后的108万,还剩178万,而我给他垫付了130万,哪怕他少还我点钱,我先进点货也行。可是我这人要面子,刚帮助了兄弟,怎么好意思张口去要呢?

我是真不好意思说,可是我媳妇可不管这一套。一天下午,我刚要出去,就看见我那媳妇从外面气呼呼地进来了,边走边说:“武卫东这个白眼狼真不是东西,明明手里有钱却不还给咱们……”

原来我媳妇背着我去找卫东要钱,卫东听了很不高兴,跟我媳妇说:“嫂子你是不是怕这点钱我不还你了,我和你们说得很明白,每月发了工资就还你们,就这点钱,你还怕我还不起?我武卫东是这样的人么?”

“你听听,这是人话么?”一肚子火的媳妇对着我又一顿数落。

媳妇去找了卫东三次,好在在第三次的时候碰上了他家老爷子,老爷子硬逼着卫东给我转了60万。

我想着,先用这60万去进货,后面再慢慢跟卫东要剩下的那70万,用于公司的资金周转。

没想到,几天以后,我媳妇等不及再上门跟卫东要钱时,他竟然搬了家。打电话,不接。我心里那个气啊,当初我掏空公司为你帮忙,如今你有钱为啥不还给我?还连电话也不接了?

我一气之下,开始天天给卫东打电话,他一次也不接。后来竟打不通了,武卫东应该是把我们全家都拉黑了。

无奈之下,我通过其它朋友,这是找到了卫东的新住处。我媳妇找到老爷子,老爷子告诉我媳妇说,卫东想买套小产权房过渡一下,那70万,他让卫东打个欠条给我。几天后,卫东这才给我们送来了欠条。

望着曾经亲如兄弟的好友,如今黑着脸,一言不发,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经过这次惨痛的教训,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在北京闯荡20多年,我基本上是拿面子活着的人,从来都是在家里吃糠咽菜,在朋友面前慷慨大方。

现在明白了,再怎么为朋友两肋插刀,也得有个底线,再好的朋友,不该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做。一旦触碰到底线,就会被反弹个措手不及。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把我自己手里的两个北京车牌,全部交还给北京车辆管理所。

手续完毕,面对办事员的敬礼,我心里五味杂陈,又倍感欣慰。过日子,要的就是这种轻轻松松,坦坦荡荡的感觉,不是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