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143851
情感 故事 生活

嘿,爱情

作者:允歌
2019-11-09 20:10
浏览次数:82420
1

周财主跟他的名字相反,他是个穷困潦倒的中年男人。离婚后没钱付抚养费,前妻把儿子姓都改了。他以前在后厨做事,后来送快递,也不知送到猴年马月才能挣到一套房子。

女人?那是想都别想的事。

有天一伙计跟他一起蹲路边吃饭,那伙计忽然说:“老周我给你介绍一对象怎么样?”

“会有人跟我?”

“跟——”那人把尾音拖得很长:“你人好。”

周财主笑笑,没吭气,只拿它当玩笑话。

没想到这伙计往他跟前蹲了蹲,继续往下问:“嗨,听听情况?”

“说呗。”

“想先听好的还是先听坏的?”

周财主心想,莫不是瘸子瞎子?他猛扒两口饭:“先说好的吧。”人生不易,能先高兴两秒钟是两秒钟嘛。

“正经211大学毕业的,29岁,律师,有车有房。关键是长得漂亮,特漂亮。”

周财主一口饭半天才咽下去,转脸盯着那伙计:“坏的呢?”

那人嘿嘿笑:“怀孕了。”

周财主想了一会儿,问:“几个月了?”

“五个月。”

“她男人呢?”

“出国了,男人家里不同意,给了一笔钱叫她打胎,她性子拧,不打。”

“是想跟我领了证把孩子生下来就离婚还是?”

“不是,人家就想找个老实人过日子,不嫌你文化低。”

“说得好像她认得我似的。”

“还真认得你。”

这片三个小区的快递都归这伙计负责送,那时还没快递柜,得一家一家送,他跟业主都挺熟了。上个星期他生病,周财主顶了他两天班。给一女孩送快递的时候,电瓶车停在楼下他怕丢东西,打电话叫女孩下来拿。女孩说自己怀孕了不方便,东西又重。周财主一听,二话没说就帮她送上去了。他顺嘴问了一句是啥这么重,女孩说是写字台。女孩验完货就拿出一张说明书半蹲在那儿看,他顺口问:“你会装吗?”女孩说:“应该会。”周财主看她家也不像有男人的样子,便做了回好人,帮她把桌子组装好了。其实就是上俩螺丝的事儿,对男人来说不算啥。主要是桌子得翻过来倒过去的,她肚子凸起不太方便。这事儿过后周财主根本没往心里去,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小小善举,还给自己整了个缘分。

2

女孩叫刘柳,周财主是有点自卑的,但是刘柳也自卑,周财主就心疼起来了。他说你不应该自卑,我怕我将来跟你过日子,没啥共同语言,毕竟我就念半拉高中,层次低。刘柳说,我大着个肚子,有个好人愿意娶,就行。周财主说你千万别这么想,我也离婚了,自个儿也有孩子。刘柳说那不一样,娶一个有孩子的跟娶一个肚子里揣着孩子的不一样。周财主说一样一样,反正我是真配不上你。刘柳说咱互相都别嫌弃就好,你要是觉得那啥,以后关于我小孩身世的事,一句都别问,我不想说。

周财主说,不问。保证不问。我就当自个儿的伢养,对外也说是我的伢。



3

交往个把月就结婚了,毕竟也没啥爱情可谈,可谈的都是生活。两个都是实在人,周财主话不多,就喜欢干活。刘柳有点倔,去超市买丝瓜,保鲜膜上贴了价格,打出来单子却不是那个价。就多了一块两毛钱,她非要走回去找人家算账,她是律师,退了钱还找超市补了三倍差价。周财主心想没啥必要,但都是小事,由着她。她对周财主也不赖,房贷水费电费燃气费,没让他管过,等于周财主白捡一女人还捡一住处,啥钱不用花。这样想想他干活就更卖力。刘柳的性子他也慢慢摸清了一些,爱吃啥,几点上班,发小脾气时该怎么哄。

日子过得还行,刘柳是个孤儿,他关心她多一些,她就软一些。她稍微有点怪癖,她的东西摆在哪儿他不能动,打扫完卫生还得物归原处。有回他洗卫生间,把她的瓶瓶罐罐排列顺序打断了,刘柳不高兴。周财主检讨说以后小心,刘柳说算了算了,我有点强迫症。周财主问强迫症是啥,她说就是又没有安全感又倔的一种吧。

周财主勤快懂谦让,刘柳识进退,俩人没有大摩擦。过了几个月刘柳生一儿子,取名刘小想。取名前刘柳征求过他的意见,问跟不跟他姓。他说无所谓,她高兴怎么来怎么来。但名字取出来,打在出生证明上,周财主还是想问,为什么要叫小想,这是想谁?

考虑了一下,还是没问。他事先答应了人家关于孩子爹的事决口不提,是个爷们儿就得做到。

周财主又当爹了。来吃请的人都恭喜他,有些老家的人不明白咋回事,都说他好手段,老屌丝泡上白富美。还有些人问他能不能在他老婆单位给自己儿子也物色个女律师,长相不要求跟刘柳这么靓,一般就行。周财主只能敦厚歉意地笑。周财主有这个长处,他特别会笑,有点像李安,不管做得多好,得了多大成就,他笑起来总让人觉得他欠别人好多。当然他不认识李安,这是刘柳给他总结的。刘柳喜欢他这一点。

孩子生下来,刘柳工作忙,挣钱多,自然是周财主在家带。小家伙长得极好看,跟他妈一模一样,周财主看着就喜欢。夜里刘小想至少得哭八回,一会儿要吃一会儿要拉,刘柳睡得像猪一样,孩子全靠周财主一人伺候。三个月下来,周财主瘦了一大圈。刘柳逢人就说自己嫁得好,当初就那么人群里随便一扒拉,没想到还扒拉出了个宝。

孩子满四个月,他们做了一回。这是头一回。刘柳还有点不好意思,她说我肚皮是不是很松,以前不是这样的。周财主说,不松,比大街上那些才生过孩子的女人不知道好看到哪儿去了。刘柳说,哎,就是松,瞅这这这,都花了,把灯关了吧。周财主说关了灯我就看不见你脸了。“你要看我脸干嘛?”“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不看着,我不敢相信。”刘柳红着脸说,那就开着吧。

有了头一回,后面的越来越轻车熟路,活色生香。刘柳说,这种事儿还可以做得这么好哇,我以前都不知道。

周财主最喜欢听这话,一听就干劲儿十足——在生活上。

4

快递行业的发展迅速得惊人,周财主这两年在刘柳这儿吃喝住,自己存下点钱,他加盟了个快递点,就在小区门口,让人寄东西取东西都方便。房租不贵,也不需要装修,几个货架就行。儿子去上早教班,他就雇俩人看店,比之前收入高不说,也不用再亲自跑腿,还好歹是个老板。这滋味很得劲儿。

经过刘柳的同意后,周财主给了前妻点钱,把跟自个儿子的感情弥合了一下,效果还不错。前妻当初虽然甩了他嫁了个有钱人,但也不至于是个王八蛋。

周财主心情好,刘柳心情好,两口子过得和和美美的,还以为一直能这样过下去。

忽然有一天,刘柳回来,牵着小想,脸色不对。

“小想又调皮了?”

“没有。”刘柳吸了吸鼻子。

“那是咋了?”

“没事。”

刘柳不愿意说,周财主也不盯着问。晚上睡觉的时候,刘柳睡不着,她翻一本法律方面的书,等周财主上个厕所出来,看她把书页还看倒回去了。

她根本就没在看书,她在胡翻。

“那个一下吧。那个一下解千愁。”周财主把手放到她肚子上。

刘柳“叭”把书合上,回过头来,忽然眼神儿定定地:“老周,你真心喜欢小想,对吧。”

“用喜欢这个词,好像不够,你懂,我说不上来。”

“是浅了。你爱他,跟对自己亲生的一样,我知道。”

“我就知道你知道。”

刘柳又问:“那有人想拿钱来换,你给不给?”

“不给!”周财主回答得干脆响亮:“谁会卖儿卖女?”

“你不想知道多少钱吗?”

“不想知道!多少钱也不卖!”

“两千万。”

周财主怔了一下。在他的概念里,如果中了五百万彩票,那就是一辈子吃不完喝不尽的荣华富贵,两千万是什么概念?他还不是很清晰。他本欲脱口而出,谁给两千万?但马上想到,不能这么问,尽管他很想知道答案,但不能让老婆因为疑心而伤心。

他坚定地说:“一个亿也别想。就算你想卖,我也不答应。”

刘柳终于哭了,她抱着他,钩着他脖子,热呼呼的鼻涕眼泪都流他脖子窝里。周财主也抱紧她,拍她的背,啥也不问,这是他和她结婚之前就答应的话。

“那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刘柳说:“周财主,你就是名字叫得恶心了点,但是我真的……好稀罕你。”



5

刘柳把故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她前男友是富二代,叫李想。她跟李想谈恋爱的时候被劈腿,李想说是家里人不同意,所以给他找了现在这个同为富二代的女朋友。刘柳二话不说分手,分手后发现怀孕了。谁知道这个时候人家李想的女朋友也怀孕了,正张罗着结婚呢。李想有两个妈,亲妈在美国,小妈在家带他同父异母的5岁的妹妹。他爸、他亲妈、他小妈,都担心刘柳来搅事儿,干脆合着伙儿把小两口送出国,这边赔了二十万块钱把刘柳打发了。

半个月前,李想开个小游艇带全家出去玩,孩子掉海里了,妈去救,没救上来,爹又去救。就这样三人都死海里了。

等李想他爸把后事办完,忽然听李想一个同学说,当年那孩子没打掉。

于是他爸、他妈、他小妈,又齐心协力来找刘柳,要认回孙子。

“你知道钱的魅力有多大吗,李想那小妈是有多不情愿呐,还得像条狗似的跟着来劝我。”

“她是她,我是我。”周财主说。

“咱俩是一样的。”刘柳说:“当初他们非要给我20万,我没要。我的房子,车子,都是我大学毕业后五年内自己挣的,厉不厉害?”

周财主搂她的胳膊紧了紧。这真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就应该这样。

6

李想家呼啦啦来了一大帮子人谈判,说在哪哪儿有一套别墅值两千万,现在就可以过户给小孩。也听说了小孩叫小想,证明刘柳心里还是有李想的不是吗。刘柳说当时有,现在早就没有了,只是懒得去给孩子改名儿而已。周财主信她,没做那事之前,他们是没啥感情的,或者说是恩情居多吧。再说周财主自己不到20岁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姑娘,QQ密码就是那姑娘的生日,到现在还没改呢,延伸到后来银行卡什么的全是那串数字,真不是他还喜欢着人家,是他用习惯,打着熟练顺手,懒得改。

李想的小妈话最多,显得她最能:“你看你是个律师,多少懂点法律……”

周财主打断:“什么叫多少懂点法律,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律师吗?”

李想爸赶紧又说钱。周财主说:“我们不要钱。”

李想爸火了:“关你什么事儿?”

周财主说:“我儿子叫我爸爸,你说关我什么事?”

“那是你儿子吗?再说你是真心为他好吗?现在你们不让我们认,将来长大了我们还是要找他的,到时候他不恨你们?他本来可以有很好的生活,上名校,吃好的穿好的……”

“他本来是你们要花二十万弄死的一个小孩。”

刘柳看了他一眼,充满膜拜。这种感觉太棒了。周财主觉得二十亿都换不来,还什么两千万。

双方吵了起来,周财主平时话不多,真叫他说起话来,句句都狠。李家吵不过他,想拿法律说话又被刘柳用的专业知识顶了回去,李想爸就开始嘲笑周财主顶缸爸爸的身份,连个名字都叫得土不啦叽的,一听就是村儿粪坑里刨出来的人。周财主说:“是的,你们有钱,有钱人牛,牛就拿钱去把你们家李想救活。”



7


回家的时候,刘柳攀在周财主身上不下来,他一身憨劲儿,把她托在身上。

“我爱你!”刘柳说。

周财主亲她一下。

“知道我最爱你什么吗,你特别会笑,你笑得总像欠人家一样,以前我觉得你这是憨傻,现在我发现你跟他们吵也是这种笑法,又毒又狠,我喜欢。”

周财主再亲一下。

“说真的,你真不心疼丢掉的钱?说不定孩子将来……”

“孩子长大了咱把情况跟他说,他自个儿有判断。再说咱现在的条件算不上多好,也不至于供不起个名校吧。名校是要考的,拿钱去上的有什么意思。”

刘柳反过来亲他,周财主瞅准机会,把她啄上来的小嘴一下吻住了。俩人就在沙发上劳动了一盘儿,她的呼吸声小小的,像细沙在流动,突然之间,沙崩了,天地间发出一种嘶哑的类似于静止的响亮,好久才停。两人额头上鼻尖上亮闪闪的,他们笑笑地看着对方。他们是从什么时候相爱的呢?不知道,也不必知道,就这样,神奇地感受着对方一寸一寸地走进心里,直至融合,十分美妙。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