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牛遗传了妈妈的基因
散文 杂感

冬天来了

作者:温柔一刀
2019-12-01 07:04
浏览次数:7518
田间的丰盈,
枝头的繁华,
蝉鸣的浮躁,
转瞬间,却像过眼的云烟,
一飘而过……

北风寒,万物深沉,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冬,说来就来了。

那就静下心来吧,
把一杯冲好的绿茶,放端正,
凝视,一片片嫩绿的叶子,
在沸水中沉浮,
如从指尖滑过的青春岁月。

一生的路,曲曲折折,
一生的爱恋,
沿着思念走的很远,
终究也没走出,
月亮阴晴圆缺的轮回。

经年的时光,
如月光,漫过的枝杈,
投下斑驳的印痕,
时常在心中隐隐作痛。

侧耳倾听,远处琴声袅袅。
却是一位老者,
在拨弄三弦,半吟半唱,
宛若是岁月的声音。

围炉而坐,
静等一场初雪,优雅地落下。
梦中的伊人,
如今已作他嫁。
昨日悲欢霎那,如今双鬓染霜。

庸懒的午后,
一觉醒来 ,
屋子里堆满阳光。
伸手触摸,
这暖,仿若隔世。

院墙上失血的蒿草,
在迎候着一季的风,
而那个堆雪人的少年,
已越走越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