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206223816
生活

从容的教育是给予孩子最大的幸福

作者:心悦
2019-12-07 07:24
浏览次数:9361
育儿神经质

现在的年轻人,不光婚龄越来越推迟,而且越来越不愿意要孩子,全国的生育率持续走低。
 
生育率的下降在“二胎”政策开放后,并没有上升的趋势。造成年轻人巨大惶恐的原因不光是房价的高企不下,还有如今令人咂舌的育儿成本。

"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如同慢性神经中毒剂,引发了草木皆兵的"育儿神经质"
 
例如,3岁的孩子有平均的身高和体重值,若自家孩子稍微低一点,父母就会担心,高一些也会担心孩子过胖;若5岁的孩子通常会数数,但是自家的孩子还不会数,就担心自己的孩子智力有问题......

在家庭趋向于小型化的今天,父母的焦虑从孩子出生开始持续到在社会上自立,长达近三十年。满眼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和被媒体放大的成功者,心被扎得渗血,漫长的育儿期,真是一个精神上的巨大消耗。
 
而且现在的父母对孩子的小“恶”反应过度。过去孩子多,父母忙,孩子适当体验着“恶”长大。当然我绝非提倡放任孩子的“恶”,而是不能对所有的“恶”都锱珠必较,过于死板的管教,令家长神经质,孩子的天性被束缚和压抑。



人生是赛道吗?

每个家长都会展望孩子的未来,但标准未免过于单一,而且绝不从容——要进好的公司或单位,所以要上好的大学,为此必须是好的高中,继续倒推,孩子的竞争推向了上优质幼儿园,甚至在幼儿园前优质的早教。
 
这种展望方式最大的问题就是脱离了"孩子的人生属于孩子自己"这一自然属性,将生活的标准完全建立一种对手如云的竞争中。

人生是赛道吗?真的不是,如果一个人始终将人生看作是赛道,就会时刻紧绷,戒备,警惕,即便以超人的毅力获得成功,但是失去了享受成功过程的能力。
 
我们在人生过程中都有这个体验,特别渴望得到一件东西或者渴望成功,以为拥有就会幸福,而事实上得到后幸福感马上开始递减,很快消失殆尽。

国际知名的幸福问题研究专家保罗.多兰在他的《设计幸福》一书中,通过大量数据展现了他和他的团队的研究结果,幸福跟两个指标相关——快乐和意义感

例如买了一个自己向往已久的包,看娱乐综艺节目,或者在人生赛道上赢得胜利的那个瞬间,人会感到快乐。
 
但是如果持续追求这种快乐会产生巨大的隐患,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人想去获取及时的快乐时,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产生"奖励的渴望"。

有个关于这方面的动物实验,小白鼠按动电击开关,会刺激它的多巴胺分泌,小白鼠就会不停地按,甚至爪子被电击得皮开肉炸都不能停止。


 
再回想一下我们的行为,不停地“买买买”,已经精疲力竭了仍然不能放下手机,不停地和人比较,就像那个不停电击自己的小白鼠,下一个"买",下一个"信息",下一次"赢"的"渴望的奖励",让我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和停下来的勇气。

意义感不一样,例如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想办法解决,在读一本书时做深度思考,在繁重的育儿过程中专注每个当下的意义。
 
有意义的事情不见得快乐,所以如果人不学会觉察自我的情绪,专注当下,有意义的事情往往令人感到过程的痛苦。
 
而懂得在每个当下找寻意义感的人,其幸福的质量和深度,远远超过对及时行乐的追求。

所以,从孩子出生开始,对孩子做有效的陪伴,放下手机,专注地和孩子分享每一个当下的意义,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比任何事都有用,及时行乐是人的本能,而“意义感”是人类具备的独特本领,需要后天的培养。
 
帕斯卡说"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确实,人的色身,尤其是孩子的色身,和芦苇一样脆弱需要我们好好呵护,但孩子的成长更重要的是培养其思考与专注的能力。

而且不把人生当赛道就不能成功吗?这显然是个谬论,当一个人能够专注而理性的生活,成功的结果不是追逐得来的,而是生活的附带品。
 
把人生当作赛道还有一个更大的弊病,就是赛道永远只有少数人会赢,绝大多数人不过是“陪太子读书”,在长年的无望之中,人会变得消极而沉沦,彻底丧失人生的目标和意义感。



遇到丧失“意义感”的孩子怎么办?

例如:孩子做任何事情都觉得无力,不愿意努力,也不愿意学习,更不愿意交朋友,父母骂他也不还嘴。这种现象听起来并不陌生。
遇到这种现象家长要从自己的感受和孩子的行为两个方面分析原因并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从家长的心理来看——
如果心理恼怒、着急或者内疚,孩子的目的可能是寻求过度关注;如果感到失望、难以置信,甚至憎恶,孩子的目的可能是报复;如果感到绝望、无助,那么孩子有可能是自暴自弃。

从孩子的行为来看——
如果对你的管教言语顶撞,消极抵抗,这可能是他在寻找权力;如果采取一些破坏性行为,可能是他在报复;如果很消极,希望你别打扰他,比如他会在班上成为一个很放任的人,经常出洋相,这就是自暴自弃的表现。

对于孩子出现这些现象,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工具,叫"积极的暂停"。
 
也就是把孩子的问题暂时放下来,先找一些简单的小任务,当孩子完成一点时,给予孩子恰当的鼓励和肯定。但一定要恰当,过于浮夸的鼓励和肯定会令孩子更加反感和消极。



"积极的暂停"不是回避问题,而是在孩子获得一定的自信心情况下,在冷静而温暖的家庭环境中,再将问题拿出来进行分析,并鼓励孩子自己找出解决方案。
 
解决问题的一个工具叫"启发式问题",比如,你做这件事想到了什么?你还有更好的建议和想法吗?......
 
解决问题时切忌大量使用"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你为什么不想学习呢?......

也就是,我们在帮助孩子解决问题时,最重要是陈述问题,而不是质问孩子行为背后的动机。
 
要发展孩子的个性,家长必须学会个性地对待孩子,把千篇一律的幸福强加于孩子,家长只是获得了一种自我安慰的满足感。
 
而把孩子的事情交给孩子自己决定,陪伴孩子学会思考,包括人生的意义感和解决问题的方式。那么,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可以很从容地行走在人生道路上,而不是赛道上。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