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118002956
故事 生活

苦命的大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贺孝玲
2019-12-06 22:32
六十年代中期,我的大姐在十九岁的时候因为家中贫困就早早的嫁人了,那时候我才刚满三岁。大姐比我大十六岁,可大姐在我不到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只给我留下模糊的记忆,她的身材、模样已经无法记起,只记得她总爱笑。

不知为什么,大姐结婚没多久就生病了。大姐在结婚的第二年生了女儿,生了女儿后病就更重了。

有一次妈妈带着我去了大姐家,我生性古怪不喜欢待在别人家,老是哭着要回家,一哭妈妈就让我去听大姐门外大瓮的响声。因大瓮底下开着一个锤头大的口,稍有点风就会发出嗡嗡的响声,刚开始觉得稀罕出去听了,时间长了就腻了,我会想着各种方法来欺负妈妈要回家。妈妈没法,把我叫到她的身边,从木箱里取出一个马甲给我穿上,摸着我的头让我别哭了。

大姐心灵手巧,给左邻右舍常裁剪衣服,别人不用的小布块给我砌成了小马甲,这是给我留的第一个念想也是最后一个。

大姐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大姐夫天天哄着大姐,说过几天借到钱就带她去医院。大姐嘴上说自己的病不重,不用花钱去医院,可心里还是为大姐夫为给她治病四处奔波借钱而高兴。

那时候,我们家也没有钱,妈妈跟亲戚和能说上话的邻居们都开口借钱了,可她所借到的却是寥寥无几,还不够去医院的路费和检查的费用。大姐夫家里那时候更困难,他差不多转遍了整个村子也没有借到钱。

有一天妈妈又带着我去大姐家,妈妈看着病痛中挣扎的大姐,嘴里说着咱会想办法借钱给你治病,眼泪却暗暗地流在肚子里。姐夫也是一拖再拖,最终还是没能带大姐去医院。

大姐在断气前的那一刻,虽然全身疼痛,可她的脸上还是时常带着笑容。妈妈知道,她这是在安慰着妈妈和大家。妈妈看着大姐的样子,撕心裂肺的疼在心里。

大姐咽气儿的时候,大姐夫跪在她头前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打自己的嘴巴,骂自己没用。而妈妈哭得早已不省人事了。大姐离开人世时才二十几岁,最后给姐夫留的遗言是照顾好女儿。
 
大姐带着病痛走了,大姐夫哭干了眼泪像个木头人。不到一岁的女儿在大姐断气的那一刻还在奶头上吃奶,可是什么也吃不到,饿的嗷嗷叫。
 
大姐走后,眼泪成了妈妈解决烦恼和痛苦唯一办法,可我太小不懂妈妈哭的原因,我总以为是我不听话又惹妈妈生气了。

自从大姐走后,我变的很乖,生怕惹妈妈哭,那时候的我最怕妈妈哭,可妈妈还是时常的哭。在大姐去世后的几年里,每逢节日都是草草的了事,别人家的孩子穿新衣喜气洋洋的,而我只能看着一家人灰头土脸的。
 
大姐是带着病痛无钱医治的情况下走的,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虽说我没记住大姐的模样,但我从大姐的笑容中能感受到她的坚强。在我懂事的时候家里的条件好了一些,妈妈与我说,你大姐的病要是在现在这时候也不至于丢了性命!我一边流着泪水,一边暗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多挣钱,决不能再因为贫困让家人生病后无奈的等死!


【作者介绍】贺孝玲,女,陕西省榆林市人,小学教师,喜欢读书,喜欢记录小故事,喜欢唱歌,爱幻想,总想在写作和大自然中寻找快乐,在孤独中品味人生。在各级报刊及文学公众号发表各类文学作品数十篇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