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206234154
情感 故事 生活

即便我很喜欢你呀

作者:不然
2019-12-14 19:35
浏览次数:5745
       两年前的我,难受的趴在桌子上,盯着英语书出神。
  喜欢是什么?
  我想,我可能直到失去他才会明白。


     【1】

  初见他的那一天,是微风习习的九月的第一日。
  我推着行李箱独自走进陌生的校园,散着的长发随风飘扬。
  男生和一个女生迎面走来。
  “哪里好看了?扎起来多精神!你那张大脸再遮也没用。”男生一边接过女生的书包,一边嫌弃的看了一眼女生。
  “你!安冽!你嫌弃我?你想死吗?”女生偏头恶狠狠的瞪了男生一眼,她伸手夺过自己的书包加快了步伐,“不敢劳烦您了!我自己也可以去!”
  女生和我擦肩而过。
  女生并没有注意我。
  “好啊,那简大小姐,小的就不送了。”叫安冽的男生反而痞气十足的笑了,他双手插兜的站在了原地,幽幽的看着女生。
  似乎笃定女生会回来。
  我与男生擦肩而过。
  男生并没有注意我。
  又向前走了两步,我突然停下,转头望去。
  女生正泄愤般的揉乱男生的头发,男生低头看着女生,笑的无奈。
  我淡淡笑了。


   
  【2】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灿烂。
  嗯,灿烂。
  好似他的笑容。
  我偏头望着同桌,他还在午睡。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会光明正大的看着他。
  呐……怎么又心跳这么快呢?
  我茫然的捂着自己的心脏。
  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这种一旦触及到一个叫安冽的人就会有的感觉。
  很陌生,也让我很害怕的感觉。
  “叮……”下午自习的铃声响起。
  我有些恍惚的移回了目光。
  不知多久,我听见他跟我说话。
  “同桌,下午好啊~”
  我下意识偏头,意料之中的看见了一个璀璨且具冲击力的笑容。
  他总是这样,早上、下午、晚上,都要向我问好。
  “安冽同学下午好。”我听见自己回答。
  “同桌你跟谁都这么客气的?”安冽转着笔尖,随意的问道。
  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我跟他说话总是带上“同学”两个字,就好像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天要问好三次。
  “……嗯。”那你是不是不管同桌是谁都会问好?我压住到嘴边的问题和不规律的心跳,淡淡回道。
  “苏可学霸果真是冷淡啊……”
  他总是这样,不怎么在意我,跟我说话时态度永远十分的随意,好像想到了什么就随便回两句一样。



  【3】

  那个女生又来找他了。
  我看着窗外两人交谈的身影。
  真是不爽啊,明明不是一个班,明明我才是他的同桌,明明我那么喜欢他……
  是的,我喜欢他。
  虽然我从未表现出来,也未曾想过告诉他。
  我害怕身为乖乖女的我无法面对亲朋好友,也害怕陌生的所谓男女朋友的关系。
  瞧,我就是这么懦弱的人。
  我害怕他会拒绝我,却也害怕他会答应。
  我突然想起初中在一起玩三年的好友与我绝交的那日说的话:
  “苏可可,你把你自己困在了躯壳里,你永远都是这么懦弱而自私!你拒绝了这整个世界……也包括我!”
  我撇了撇嘴,这是什么道理嘛?
  绝交就绝交吧,反正我也没怎么难过。
  只是困在躯壳里?那个家伙乱说什么呢。
  我只是有些冷淡罢了,安冽也说过。



 【4】

  “又是这些……”安冽无奈的看着位置上粉红的书信。
  随手将书信推到我这边,他半倚在桌子上含笑的看着我:“同桌,看到是谁放的了吗?”
  我低低道:“不知道。”
  “哎……好歹咱们做了这么久的同桌了,苏可同学还这么冷淡真的好吗?”
  他突然将脸凑到我面前。
  “……”我能感到我的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胸膛里的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般。
        我连忙慌乱的把身体偏向一旁,避开他的注视。
  他……会怎么想?他、他不会看出来吧?
  “噗……原来可可同学不是冷淡,是害羞啊……”安冽突然笑了起来,他退回了自己的地盘,没有再说什么。
  我在垂下的发丝遮掩下,偷偷撇向他。
  他正在拆着那封信,一张帅气阳光的脸庞上,嘴角微微上扬着。
  但我知道他不是因为那封情书笑。
  呐,是因为刚才见过那个女生了吗?
  真是嫉妒啊。
  “又是情书啊~看来我的魅力挺大呀。”他笑眯眯的转头问我:“苏可同学,你不会也喜欢我吧?”
  当然!
  头发遮住了我的神情,我快速启唇:“不会。”
  “这样啊,”安冽状似失望的摇了摇头,“不过也对啊,同桌好像一直不怎么搭理我,就算是害羞也不会这样啊。”
  我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
  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想和你划开距离啊。



【5】

  是放学时间,告白的女生被很直接的拒绝了,她不甘的咬着唇:
  “是因为她吗?”
  “不是,她是我妹妹。”安冽在人群中站着,他的书包单肩斜背着。
  开学那天我见过的女生在他旁边。
  “那是为什么?”
  “无可奉告。”安冽拉着安简离开了人群。
  人群后,我淡淡笑了,原来是妹妹呀。
  难怪总觉得安冽有点不对。
  安冽似乎有点喜欢苏可可。
  我转身离开。
  是时候跟老师申请调座位了呢……

     “苏可可,你把你自己困在了躯壳里,你永远都是这么懦弱而自私!你拒绝了这整个世界……也包括我!”
  呐,也包括安冽呢。
  把自己困在躯壳里的人……唔,没错的。
  苏可可就是这么懦弱而自私,为了防止拥有后失去,她永远选择不去拥有。
  或者说是深入骨髓的自卑呢……自卑到,哪怕一点点争取的想法都不会有。
  就像她那个当初自卑的觉得配不上母亲、从而使她永远失去了母亲的父亲一样……
  安冽对苏可可的喜欢只有那么一点,可是苏可可却已经太深了。
  她选择和安冽走到陌路。
  即便她真的真的很喜欢那个笑容张扬璀璨的少年。
  即便苏可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安冽。

  两年后的我,难受的趴在桌子上,看着高考英语卷子出神。
  喜欢是什么?
  我想,我失去他了可是还是没有明白啊。
  眼泪砸在了卷子上。
  一滴。
  一滴。
  我突然淡淡笑了,好似初见安冽的那天。
  是啊,我可能直到失去他才会明白。
  可是……这么懦弱这么懦弱的我,又何曾想过去拥有?
  何必那么矫情,谈着失去呢。
  “苏可同学,你不会也喜欢我吧?”
  “不会。”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