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206235809
故事 生活

在这之前,我不是个感性的人

作者:陌初熏
2019-12-23 20:26
浏览次数:7247
我生在1999年一个应该冷的像现在一般无二的冬天。
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一个真正喜欢的人,有时候一个人想想其实挺悲哀的。站在青春将行未行的路口,远处的雾似散未散,多少有些路在何方的迷茫。
我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自居。所以我能肆无忌惮的在别人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痛哭流涕的时候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然后被怒目而视。
我不是个感性的人,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义。

认识小娜是在高二。高二分科,我们高中主打的是理科,而我原来的班级是被定性为理科的。全班人就我一个人填成了文科。我离开原来班级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一条丧家之犬。
新的班级,新的人。我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一时意气究竟是对是错。毕竟在别人的眼中,文科是一群理科实在学不懂的人才选择的东西。
小娜是来自重点班的,得知这个消息以后的我,和所有人一样的愣了那么几秒。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是不是有病。我的第二反应是,她为什么自甘堕落。
站在讲台上的她面庞清秀,身体显得瘦弱娇小,笑容恬静地说:“因为我也学不懂理科啊。”答案规范的几乎可以参考,却没有一丝丝的自嘲。她确实符合我脑中对学霸的一切幻想。所以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小娜。

冬天下雪在北方是很寻常的,我不是南方人,所以没有丝毫的惊讶。也不会问一问白雪纷纷何所似的无聊话题。我只是认真的在黑板上写着老师要用的几个大字。
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粉笔在黑板上划出一道我自己也不认识的曲线。转身,身后娇小的身影委屈的看着我,我有些疑惑。她指了指班长,班长晃了晃手中收取班费的本子,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然后拿出仅剩的几块钱帮她交了班费,然后转身继续写字。
晚自习的时候我照例坐在座位打盹,旁边桌子的挪移声让我有了些清醒。我疑惑地看着费力搬桌子的她,起身帮她搬好。她笑眯眯的看着我,本来就小的眼睛几乎已经看不见,缓缓道:“不错啊,小伙子,你以后跟我混吧,就叫我大哥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她清秀的脸,有些凌乱。

高中过的很快,日子就那样复制粘贴着飞逝,六月的日子总是阳光明媚。尽管从天气上来说,依然是阴天。毕业的日子,就算是对这个班级没有多少归属感的我,也多少有了些伤感。
小娜那天一天没有说话,木然的任由别人摆布拍照。
升学宴上欢聚一堂,说是欢聚,喝着喝着泪腺比较发达的女生,开始眼含泪花,进而号啕大哭,这是剧本。我有些头疼。
小娜在一个角落一个劲猛灌酒,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我去把她拉开,扔到沙发上,她眼泪连珠似的,又开始一个劲的往嘴里塞点心。
正在号啕大哭的以及酝酿感情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原本一场在准备当中的嚎哭大会胎死腹中。夜渐渐深了,我坐在她旁边,等她哭完以后起身送她回家。路上灯火辉煌,拉的身影很长,我们都沉默了大半天。
她走进小区的时候忽然回头问我:“你要去兰州吗?”问完也不等我回答,转身就走。
我整整在路灯下呆了半个小时。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她考上的是兰大,我考的是三本。

再见她的时候是一起乘坐去兰州的汽车,她显得很活跃,依然那副大大咧咧的大哥样子。车是晚上的,所以她在那天晚上把脑袋靠到各种地方仍然觉得不舒服之后,将脑袋靠在我肩膀上整整一夜。
而我整整醒了一夜。
那以后几乎没有联系,大一唯一一次联系,是她发QQ告诉我有个男生追她,问我她要不要答应。我开玩笑说,既然有人要,就赶紧拾掇出去吧。
她没有回消息,我也没有再发。

今年去看她,请她吃饭,她收拾半天之后才姗姗来迟。旁边跟着一位面目英俊的青年,大家一路没有说话,仿佛哑剧一样。吃完饭,正常的告别。
她和男朋友缓缓远去,那面目英俊的男生似乎想伸手去牵一下她的手。看她的动作,似乎是斜瞪了那男生一眼,那男生就闪电一般缩回手,目不斜视。
我不感性,是在这之前。
在这之后,我跑上去狠狠地抓住她的手。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