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206
知音真故

录音笔里的奸情

作者:杜掌柜
2020-01-13 20:26
浏览次数:16297

01


大家好,我是王海的朋友孙得力,认识王海已经有十多年了。看到知音真故发的关于王海的系列故事后,我也想讲讲4年前,王海利用他的聪明才智帮我大忙的事儿。

结识王海,是因为我们有生意上的往来。

我在唐山有个钢材半成品加工厂,做废钢材的回炉炼钢和深加工。工厂不大不小,是自家兄弟仨合伙做的。

平常,王海的货都是销售给我,他为人敞亮大气,我也诚实守信,所以双方的合作比较愉快。
说来也好笑,自2010年搭上线后,生意往来五六年,但我们一直没见过面,平时都是电话沟通。

直到2015年6月,我这边因为一个女人,出了一件大事后,王海作为军师出马,这才促成了我俩的见面。

这个女人名叫李敏,30多岁,河北省承德市人。人长得挺漂亮,但因为小儿麻痹,走路有点瘸。她也经常来我的工厂卖废旧钢材,刚开始接触时,感觉李敏说话办事非常爽快。

因为钢材的价格总有浮动,可她不像一般女人那样斤斤计较。知道我喝酒,她经常给我捎点她家自酿的烧酒。我对她印象特别好,久而久之,我们成了朋友。



后来钢材生意不太景气,她也好几年不做了。我们除了节假日互相问候一下,联系并不多。

2015年6月,李敏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说要给我一批货。拉过来后,我一看是全新的钢材,就问她:“这新钢材要卖?我是收废旧半成品的,这新货应该去钢材市场卖啊,怎么拉我来这了?”

李敏说:“孙哥,我就是看你人不错,这样的好事不能落下你,说实话,我这车货是一个老客户卖给我的,工地盖完楼剩下的,据说当时订货订多了,就一直在库房保存着,这些货虽然是新的,但是价格可以和旧钢材一样啊。”

我心想,这么新的货完全能在下个工程继续用啊,即便自己不用,也可以当新货转手再卖呀,怎么会卖给收废钢铁的呢?

来回思考了两圈,考虑到反正是送上门的钱,不赚白不赚。于是,我便问道:“这货你想卖多少钱?”

李敏说:“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当家吧。”

“你也知道咱们的市场行情,即便是新货,拉到我这收半成品的地方来,最多能给你2750元,你看咋样?”

李敏略一思考,立刻爽快地答应:“好,哥,就按你说的价格!”

就这样成交了,知道我赚了多少吗?足足2万元,超过普通货20多倍的利润,当时我高兴得心花怒放。

这时,王海正巧来了电话,正沉浸在喜悦里的我,顺嘴就把这件事和王海说了。王海听完,打趣我说:“孙哥,天上给你掉馅饼,小心给你砸晕了!”

我拍着胸脯说:“放心吧老弟,砸不晕!是熟人的货,而且,我已经拿到钱了,没事!”

王海没再多说,只是让我多加小心。

没想到,好事接踵而来。

02



过了十多天,李敏第二次找到我,说又有上次那种新货了,且比上次的数量多很多,大约200吨左右。我听后非常激动,真的是天上掉馅饼!好啊!好啊!

紧接着,李敏话锋一转:“哥啊,只是最近我投资了个新工程,钱都压那儿了,手头没啥周转资金,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俩合伙出资把货从承德拉过来,到这还按以前的价格卖给你,赚的钱咱俩对半分,你看怎么样?”

我急忙问还差多少钱?她说:“预计差25万。”

“差这么多啊?”许是看到我一脸为难的样子,李敏又说:“你这若不方便呢,我就去找找别人,你也别勉强了。”

眼看到手的鸭子要飞,我急忙说:“别,我凑凑,能凑上。”

她说:“那好,你就尽快吧!”

李敏走后,我急忙把这好消息告诉了合伙人大哥与三弟,他俩听后也都非常高兴,一是李敏对我们这么信任,有好事先想到我们,二是这200吨货的利润估摸着能赶上我们工厂近半年的利润了,我们能不高兴吗?



我们开始紧锣密鼓地凑钱,由于我们哥仨所有积蓄都投在了厂子里,还有几十万的银行贷,手里的周转资金并不是很多,凑来凑去,大概还差8万元。

大哥和三弟望着我,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我小舅子前段时间刚办完复员转业,发了9万多的安家费,我去找他借,用来周转一下就还给他。和小舅子说了后,他爽快地答应了。

钱筹够后,我立刻打电话给李敏,让她把卡号发过来,我把钱给她转过去。李敏说:“不急,孙哥,要么你来承德吧,咱们明天一起去交易,你也看看货,把把关。”

我笑着说:“你看你说的,咱们这关系都处这么久了,你的能力我还是了解的,总之一句话:你办事我放心!况且我们厂子这也离不开人,啥事你就多费心吧!”

李敏说:“那好!既然孙哥这么信任我,你就放心吧,咱们就等着分钱吧!”

电话里,我俩一起高兴地笑了起来!随后,我把25万给李敏转了过去。

傍晚时分,李敏给我发来短信:“咱们的货都装好车了,预计配货车明天早上就能到唐山了,”我高兴地回了信息:“妹妹辛苦了!”

谁知当天夜里两点多,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便有些迟疑地接了,电话那头传出李敏焦急的声音:“孙哥,不好了,出事了!”

我一下了懵了,急忙问:“怎么了?”

她说:“我们拉的货在半路上被警察扣押了,配货车车主给我打电话了,说他和司机都被抓起来了。”

“什么原因啊?”

“货源有问题,我也是刚接到中间人的电话,说我们买的这批货是建筑公司的库管、工长及保安们背着公司偷着卖给我们的,公司发现后报案了,现在已经把这些人都抓起来了,让我赶快躲躲。

“我的那手机号目前已经来了好几个陌生电话,估计都是公安局的电话,我都没敢接,就关机了,孙哥你快想想办法啊,这可咋办啊?”李敏又哭着说:“孙哥我这就找你去,咱们见面再说吧!”

我听后脑袋当时就大了,按我的经验,这次出大事了,我们属于协助盗窃或收赃销赃。

03



早晨七点多,李敏带着一个男人来到了我的家,她介绍说这个男的是她大哥,她跟我们又叙述了一些详细情况,说在来的路上,接到她母亲打来的电话,说警察已经找上门了,说她涉嫌收赃,让家里通知她主动去公安局接受调查。

李敏说完嚎啕大哭,哭声搅得我心乱如麻。

李敏大哥已经咨询了律师朋友,律师说:“如果是主观故意盗窃,就会定收赃(销赃)罪,如果立案了,没收赃款赃物还要罚款,如果情节严重数额巨大,超过50万元,将涉及到刑事犯罪。”

我们全都傻了眼,刑事犯罪!做梦都想不到,本来一个欢天喜地的生意,竟然会变成牢狱之灾!
我大哥说:“李敏,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们必须共同想办法,你先别哭了,吃点东西,保重身体,我们再商量。”

就这样,李敏和她大哥留在我们家里,我们仨兄弟及家人全部到厂子商量下一步怎么办,大家各抒己见,始终没有想到万全之策。

最后,我主动提出:“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追究刑事责任的话,我一个人去承担,就说我是这场子的老板,大哥三弟都是打工的。如果我真进去了,厂子就全靠大哥三弟了。”

这话一出口,妻子在一旁“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你抓进去,我们娘俩怎么办啊?”

家人也都落下来眼泪。我大哥提议:“要不然我们跟李敏她们商量商量,让她一个人把事全承担过去,之前的那些钱我们一分不要了,若真进监狱了,我们再用钱补偿她一点。”

我们几个一听,觉得有道理,回到了家,见李敏红肿着眼睛在床上躺着呢。我们把商量的结果和她说了,没想到,她哥哥立刻发了脾气:“你们这不是落井下石吗?遇到麻烦事了,不积极想办法,竟然让她一个女的去承担责任,亏你们这些大老爷们想得出!”

我大哥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就是多一个人蹲监狱,也不会减轻罪名,还不如留下我们,在外面还能想想办法啥的。”

李敏大哥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个紧要关头,谁要想撂挑子,袖手旁观,绝对不行!”

同时,也看得出来,他也很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不时地打电话接电话,打着打着,说已经联系了承德当领导的朋友了,朋友答应找关系想办法。



我心里稍微有点欣慰,我和李敏大哥说:“谢谢大哥,办好后咱们一定重谢你朋友。”

话音刚落,我的电话铃响了。一看是归属地承德的电话,我的心又紧张起来:“喂,哪位?”

“你是孙得力吧,我是承德市经侦大队,你涉嫌参与一起盗窃销赃案,你要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你在哪里?”
“我…在出差。”
“到底在哪?”
“在…路上呢!”
我当时紧张的汗都流了下来。

“不管你在哪里,明天上午必须到我们公安局经侦大队203来找我,我姓王,负责办理你的案子,还有,你若能联系到李敏,通知她一下,若不赶快配合我们调查,我们会在网上发通缉了,到时她就麻烦了 。”

04



放下电话,我瘫坐在椅子上彻底崩溃了,脑子里全是警察来抓我的画面。
李敏惊恐地问:“是公安吗?”

我点点头,又急忙恳求李敏哥哥:“大哥快再找找你那当领导的朋友吧,让他帮咱们找找关系,赶紧解决这件事。”

一通电话打过后,李敏大哥终于找到关系了,他的一个在政府当领导的朋友,找到市局的刘局长,刘局长经过了解,传过来消息,说涉案金额太大,被盗公司盯得又很紧,办起来难度太大,让我们这头先等等消息。

听完这些话,我们都陷入了沉默,安静中,李敏又“哇”地哭了起来,我大脑一片空白。

不一会,李敏大哥电话铃响了:“是刘局,是刘局!”李敏大哥激动地说到:“喂,刘局,”李敏大哥打开了免提,我们听着电话那头说:“经过多方努力,找到了公安局局长及经侦大队长,他们协调了被盗公司,被盗公司最终勉强答应私了,但被盗公司要求赔偿120万元,经过朋友从中周旋,最终降至90万元。”

听到这个消息,我又惊又喜,喜的是不用去坐牢了,惊的是去哪找这么多钱。

李敏听后也边哭边说:“我哪里还有钱啊,我之前的本钱还都是借的呢!”

我家里人听后也瞬间都炸开了锅,我们已经投了25万,哪还能再找这么多钱!

过了一会,李敏大哥说:“都别抱怨了,生意是你俩合伙做的,出事了就应该共同承担,现在已经给人家50万货款了,当务之急是各自想办法再凑20万吧,若凑不上,明天早晨只有一起去公安局了,到那时候,就听天由命了!”

李敏大哥说完后,李敏又哭了起来,她哥又说:“你别哭了,你这20万,你先找朋友凑凑,我也帮你去借借,赶快张罗吧,孙老板,事不宜迟,你们也快张罗去吧。”



就这样,我们让李敏兄妹在家休息,我们又回到了厂子商量怎么凑钱,想尽各种办法,才凑上了15万,还差5万元,这可怎么办呢?实在借不到了,我想到了王海。

我把电话打给王海,听我语无伦次地讲完,他沉默了,他冷静地告诉我:“你先不要急,等我慢慢捋一捋。”

过了一会,王海告诉我,他准备亲自来唐山一趟,把5万块的缺口给我送过来,后面的等他来唐山再说。

从承德开车到唐山,开车大概2个多小时。我和王海素未谋面,他却愿意跑这么远给我送钱,多么豪爽仗义啊!有这样的朋友,我是多么幸运啊!

王海出发时,打来电话,让我去问下李敏,说现在已经凑上15万了,只拿得出这15万,看看她是什么反应,什么态度。

我便找到李敏,试探性地问还差5万呢,看看他们能不能帮我凑上。李敏一听此话,脸一扭,说她的也还没凑够呢,还气恼地说:“孙哥,实在不行,咱俩明天去投案自首吧,要不太煎熬了,爱咋咋地吧!”

说着,李敏又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哭着哭着,她突然往床上一躺,身子一挺一挺的,翻着白眼,嘴开始突突。李敏大哥大喊:“抽了!抽了!”

我们全都吓呆了,抽了可怎么办啊,李敏大哥赶紧上前按住她的人中,李敏很快恢复了过来,她大哥发疯一样指着我说:“我告诉你们,赶紧痛快去凑钱,少一个子都不行,李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看见这一幕,我们都吓得心惊肉跳,生怕弄得不好出了人命。我忙和李敏大哥说:“一会我的兄弟特意从承德赶到唐山,差不多能给我们凑上钱。”

哭得死去活来的李敏,听了这句话,立刻坐了起来,擦擦眼泪。李敏大哥也消停了。

05



当天下午5点多,王海终于赶到了。我们神交已久,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为了我的事,他竟然这么远地特意赶过来,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流了下来。

王海来不及和我寒暄,说先去看看李敏,了解一下情况。我带王海去见李敏,这回我们开门进去,发现李敏正和她哥哥坐在床边,两个人贴着头,正在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见我们突然进来,他俩都吓了一跳,慌忙闪开身。我给他俩介绍一下,说王海是我的兄弟,他俩瞄了王海一眼,都没有吭声。

王海问李敏:“大姐,我想知道一下,当时给你们货的人,你们是什么关系啊?你们怎么联系的啊,现在他们不是抓进去了吗,在哪抓的?现在在哪里呢?”

李敏可能是没想到王海会问这些,犹豫了一下,刚想回答,李敏大哥立刻沉下脸,不耐烦地说:“让你们凑钱就赶紧凑钱,别在这整没用的!你现在问这个有什么用?!”

王海说:“我听孙哥说出了这个事,我也着急啊,我看看是在哪抓的,抓哪去了?我也好帮忙找找人啊!”

李敏大哥厉声喝道:“用你找什么人?!我已经找好人了,你瞎掺和什么?!现在你们就赶紧张罗钱,你不是带钱来了吗?赶紧拿出来就完了!”



王海解释说,钱是带了,但是得明天早上才能到账呢,不差这一晚,明天一大早就把钱拿过来。
李敏大哥看着王海,冷冷地说:“那就最多等到明天早上了,要是明天拿不到钱,你们就看着办!”

我们赶忙出了房间。因为王海无缘无故地被李敏大哥训斥了一顿,我感到很过意不去,希望他不要介意。

王海却说:“听我说,现在,咱们去投案自首!”

啊!投案自首?!王海的话给我们都吓了一跳。我急忙拉着王海:“兄弟啊,这可不行啊,我可不想蹲监狱啊!宁可花点钱,我也不投案自首,我再去借钱吧!”

我大哥和三弟也紧紧拉着王海,好像一松手,王海就会把我们抓进去一样。

王海笑着说:“你们别紧张,我是过来帮你们的,又不是来抓你们的。孙哥,你们自己捋一捋,看看有没有疑点,第一次出卖新钢材,价钱又不贵,是不是欲擒故纵,引鱼上钩?

“第二,尝到甜头,丧失警惕,第三,用盗窃被抓威逼恐吓,让你乱了方寸,然后步步紧追。所以我总感觉不对头,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去报警。”

我们都懵登愣神,大脑好像一片混乱,王海接着说:“报警的时候,你就这样说:一,你跟李敏原来有生意往来,现在她跟你借钱,一定不要说做生意合伙的事。如果你知道他们去干这违法的事,绝对不会借钱给她。

“二,只承认她昨晚给你发短信了,说装好的货今天到唐山,至于其他的,你一概不知。

“三,把借了她25万元钱之后,到现在在你家所发生的一切告诉警察,请公安局立案侦查!”

“可是,公安局怎么相信咱们的话呢?咱们没证据啊!”我疑惑不解地问。

“孙哥,放心吧,公安局受理了这个案子以后,警察肯定会把他们带走调查,他们走后,咱们就回家取证据!”王海胸有成竹地说。

回家取证据?家里有什么证据?

王海神秘地笑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到时候就知道什么证据了!”

有了这些证据后,你借给她的钱不仅能全部收回,他们还得进监狱,你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更不用再凑这20万。

听完我说的话后,我有几秒钟都没说出话来:“兄弟啊兄弟,你太高了,你这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没跟她合伙买货啊,我只是借钱给她啊。啊,那就事不宜迟,赶紧找证据吧!”

王海故意卖着关子:“不急不急,证据得慢慢来!”

06



第二天上午,我去公安局报案,警察过来把李敏和她大哥都带到了公安局。随后,王海取出了他所说的证据——录音笔。

原来,昨晚我们带他和李敏兄妹首次交锋时,他就偷偷在沙发的角落里,放了一只录音笔!
天!

王海胸有成竹地说:“如果没有意外,这只录音笔,会揭开所有的秘密,也会成为我们的证据!”

录音效果非常好,录音笔里记录了他们在我们走后,所交谈的全部内容。我们全都惊呆了,佩服得五体投地。

警察带走李敏他们后,起初两人还嘴硬,后来录音笔播放后,傻眼了,全招了。

原来,李敏虽然是个做生意的料,可是在感情上一路坎坷。她离了两次婚,婚姻受挫,也无心经营生意。直到遇到她口中的大哥,实则是情夫。

这个男的不务正业,专门搞这种坑蒙拐骗的勾当。在他的唆使和引导下,两人合伙骗了几次,尝到了甜头后,开始多方寻找猎物,直到瞄上了我。



两人经过精心的策划,先开始欲擒故纵,让我尝到了甜头,然后再逐渐下套。他们自编自导自演,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尤其李敏演技最好,那哭得跟真的一样。

他们的计划是骗我们45万,想到已经稳稳在手的25万,再等到那20万到手,那么这个连环骗局就大功告成。什么货物被扣,什么找关系,什么局长,全都是他们想的招和托儿。

在昨晚,许是见唬住了王海,第二天早上就能拿到20万,两人兴奋得忘乎所以。我们走出房间后,他们便兴高采烈地计划着到手的钱怎么分、怎么花。

谁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刻,被王海的慧眼识破,美梦一场空!此案经过法院审理后,李敏这对骗子分别因诈骗罪被判了3年零5个月和4年零2个月的有期徒刑。

从此,我成了王海的忠实铁哥们与追随者。有空时,我俩就一起约着聚聚,因为和他相比,我好像、有点蠢。和聪明人多待待,指不定我也能变得聪明呢?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