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0114235947
故事 生活 真实故事

有些事让人很无奈

作者:张天柱
2020-01-20 07:47
浏览次数:8704
一、                                                                                    

那天晚上我们其实并没喝太多酒。我们坐下来以后,小魏张张罗罗地一下子要了10听易拉罐青啤和10听蓝带,依我看,纯粹是这小子自己馋酒馋得不行,要么就是当着冷俏冰的面硬充那个“大侠” !小魏这伙计历来好弄这一手。整整20听啤酒,我记得我各喝了一听,算是尝了尝味道,而冷俏冰则多了没喝少了没喝,一滴都没喝!后来,服务员小姐过来结帐,小魏又涎皮赖脸地缠着人家非要退掉一部分不可。我说你老实吧你,行不行!?我说小姐你别搭理他,他这人脑子有病!                                                                              
什么时候小魏能改改他那种上上晃晃的臭德行,什么时候就天下太平了!                

不过,公理公道地说,那晚我们聊得非常好。                                              

冷俏冰是在拿到了法院的离婚判决书以后将近一个礼拜,才打电话告诉我和小魏的。这期间,她先回了趟烟台老家,跟自己的父母一起呆了两天,然后顺路到胶东山区去看望了一下她曾经资助过的一个贫困的失学小女孩,并给她和她的家里留下了500块钱。对于一个农村的穷孩子来说,500块钱不算个小数目,但冷俏冰却觉得有点拿不出手,回来以后不声不响地又寄了500过去。老实说,冷俏冰手里不缺钱,她所在的那家外资企业,待遇很高,很诱人,而且,时不时地她还炒炒股票,不显山不露水地挖几个金娃娃。冷俏冰炒股票那绝对一个“大脑子”,我们谁都比不了她。无论是看板块还是看个股,她似乎总能踏得准,然后,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小魏成天在外面咋咋呼呼,生怕别人不知道冷俏冰和我当初是在他的诱导下开始学做股票的。其实,让冷俏冰一比,他小魏那两下子整个儿可就狗屁了!                                                                     

然而,小魏同志到什么时候也总是振振有辞的。小魏说,不管怎样,你得承认,我是你们的带路人,并且,呼儿嗨哟,领导你们向前进!                                  

呸你个小魏!你以为你是毛主席!还呼儿嗨哟呢!                                                       

冷俏冰跟她的丈夫苏山离婚以前,小日子原本过得有滋有味很让人艳羡,这是我们大家的共识。苏山和冷俏冰虽然不在同一个单位,但他们各自在对方单位里的知名度却是不分高下的。苏山的名气,大多在于他的小有才华,且在事业上基本算得上成就卓著,此外,自然还有他俊朗潇洒的翩翩风度。而冷俏冰,则主要是因为她那种让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的无与伦比的美貌!从在大学里开始,这一对才子佳人就旁若无人地出双入对,令所有那些痴痴迷迷的想入非非者,统统感到暗无天日。那时候,诗人苏山的名字,是整个中文系的骄傲。苏山的诗作不仅风靡了全校,而且,理所当然地征服了曾经让许多人望而却步的冷俏冰。据说,苏山的诗后来几乎不再拿出去发表了,苏山把一封封饱蘸情意的诗笺,施放箭矢般地密密匝匝全都射进了冷俏冰的心里。于是,你想想,这事儿搁谁身上谁能招架得住呢!                     

小魏有一次悄悄地让我看过一首苏山写给冷俏冰的诗。这首诗他是从哪儿弄到的这我不清楚,但开头的几句我还记得:我,恰然,彳亍在林中。你曾漫步过的小径,用我猎犬般的鼻,贪婪搜寻着。你瀑布样的长发飘逸过去,留下的幽香……                                                                                 
据我所知,这样的诗句曾经让小魏很是怒火中烧。小魏说,这算他妈的什么玩意儿!?酸唧唧的不说,还浪费纸张!你瞧瞧,俩字儿一行,仨字儿一行,纯粹是想多糊弄点稿费!要么就是死充那份子马雅可夫斯基!                                      

我不怀好意地冲小魏呲牙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但,这话我爱听。                                                                     

后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冷俏冰和苏山两人一直孜孜不倦地在我们每个人的面前努力扮演着一对恩爱夫妻的角色,让我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他们生活得真是好幸福好幸福!他们那种标本式的郎才女貌型婚姻组合,加上他们丰足优裕的经济条件和生活格局,谁都会为之赞叹不已的,几乎没人怀疑什么。而我,之所以使用“扮演”这个字眼儿,完全是因为后来有一天,终于让我看出了一些异样的蛛丝马迹。就在他们共同营造的那种幸福轮廓的边缘,显而易见地裸露着某种刻意的痕迹。稍加留心,你就会发觉,他们有时在偶尔的谈吐举止之间,或者仅仅是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一丝笑意,尽管可能稍纵即逝,但却总会让你绰绰约约地从中捕捉到另外一种意味深长的东西。这种东西犹如发自灵魂深处的某种信息,你看不到,也摸不到,你只能用心灵去感应。                                          

但在当时,你却想不了那么多。你绝对不可能凭借自己的想象随意去做这样或那样的揣摩与猜测。对于冷俏冰和苏山之间常常为些小小的事情而发生的磕磕碰碰,尽管我们时有耳闻,可一切都仿佛十分正常。类似的磕磕碰碰谁家没有呢?这种事算得了什么!如果按小魏的理解,这反倒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小魏称之为“爱情的添加剂” 。小魏的一句名言是──爱人们应该偶尔吵一次架,以便事后更加相爱!                                                           

然而,危机终于还是爆发了。                                                           

那一年的11月份,我正在济南参加全省史志工作会议,期间,接到了小魏打来的电话,说冷俏冰那儿出了点小问题,要我无论如何想想办法争取早点赶回来。末了,小魏又加了一句,说这是冷俏冰的意思,你自己斟酌好了。由于会议日程安排得太紧,况且,有好些事情不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能搪塞过去的,结果,到底还是等会议全部结束了以后我才返回来。不过,我曾在小魏来电的当晚,通过宾馆的总机往冷俏冰家里挂过电话,是苏山接的。苏山说,她不在!你是谁?我说,好你个苏山,你连我都听不出来了?我是张天柱啊!苏山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听了这话,我当场就“逗眼儿”了!                                                      

小魏后来为这事儿劈头盖脸地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我装模作样死充事业接班人!小魏说,你不想想,老大不小的年纪了你还整天装什么积极?!对未来的锦绣前程还有点什么想法是不是!?从今往后我给你制定一条原则,你记好了,──个人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公家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儿!别他妈的那么死心眼儿了行不行!           
我是真叫他给彻底打败了!                                                              

小魏告诉我,冷俏冰现在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临时住进了公司的员工宿舍。冷俏冰和苏山的感情裂痕实际上由来已久,如今终于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重要话题。小魏说,苏山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太过分,太让人难以容忍,从而深深地伤害了冷俏冰的感情。只是冷俏冰历来守口如瓶,我们谁都看不出来。据小魏讲,最早引发他们之间出现情感波澜的诱因,是一封来自广西南宁的挂号信。寄信人是当年跟冷俏冰同一个系的高才生,名叫刘刚。在校时,刘刚曾担任过系党总支委员兼学院足球队队长,有着相当不错的人缘和口碑。而微妙的是,在庞大的冷俏冰追求者的行列里,当时就有刘刚同学。                                                     

冷俏冰显然不愿谈及那段往事。她在跟我说起那封来信的时候,脸上布满了抑郁和无奈。冷俏冰说,刘刚在南宁混得不怎么好,很想找个地方挪动挪动,分别联络过好多过去的老同学,其中也包括我。我觉得这个忙我应当帮,于是就请他寄一份个人的资料过来,并附上一张照片。谁会想到,为这事儿,苏山竟然借题发挥大作起文章来了!                                                                      

苏山首先要冷俏冰明确地解释清楚,她跟刘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建立联系的。苏山觉得,刘刚能如此准确地把信寄到冷俏冰所在的单位,至少说明他们之间的联系绝不会是头一次!再者说,刘刚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当地跳跳槽,谋求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空间,要么去深圳、广州或海南一试拳脚。干吗非要远隔千山万水地跑来找冷俏冰!尤其让苏山恼火的是,你刘刚寄照片来给冷俏冰,什么意思?!       
冷俏冰觉得非常地屈辱。她不明白,苏山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居然这样跟她谈论问题。冷俏冰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难道你不清楚吗?从一开始刘刚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我不是立刻就跟你说了么!你当时正在埋头写你的论文,你还心不在焉地问过我,哪个刘刚?                                                         

苏山显然对这件事情已经了无印象了。他应一家杂志社的约请,写一篇关于后现代诗歌发展趋势的文章,弄得他那一阵子着实有点神不守舍。                              

然而,冷俏冰却开始不依不饶了,她请苏山讲明白,他问她的那些话,含义何在?!                                                                                 

而且,冷俏冰现在常常发觉,她有时跟苏山说点什么事,苏山压根儿就听不进耳朵里去!                                                                                  

苏山悻悻着,一语不发。                                                                

请你回答我。冷俏冰平平静静地说。                                                    

没什么好讲的,苏山说,我只希望今后我们各自多对自己的言行负一点责任才好!   
难道我的所作所为有不负责任的地方吗?                                                  

我不想说太多。                                                                      

这只能证明你确实已经无话可说,证明你苏山错了!                                       

苏山这时“刷”地一下子站起来,冲着冷俏冰大声说道,我错了?我苏山什么时候看错过别人?!你干吗今天如此咄咄逼人,是在以攻为守吧!我不就是多问了几个为什么你就沉不住气了,这不恰恰证明了你心中确实有鬼吗?                       

冷俏冰绝对没想到苏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愕然盯着苏山那张陌生的脸,久久地凝固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女人的直觉提醒她,在这样的对峙中,有些事情是很难摆得平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暂时来一个冷处理。                                                            

当天晚上,她就把刘刚的来信连同那张照片“哧哧”几下子撕得粉碎,一起扔进了苏山书房的废纸篓里。                                                              

接连好多天,他们彼此谁也不再搭理谁。                                                 

冷俏冰原本以为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为了不再横生枝节,她甚至没给刘刚写回信。她总觉得,过段时间苏山肯定就会好的,双方都应该有能力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共同维系好夫妻间的关系。记得苏山曾经说过,真挚的爱情好比种子,需要有可供生长的土壤,相互信任、相互谅解就是这种土壤。这句话,多少年来她一直默默地记在心里。                                                            

然而,后面发生的一些事情,却大大地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冷俏冰是在完全偶然的情况下冷丁发现,自己的手提包不止一次地被苏山翻动过。要想证实这件事,其实是十分简单的。有两次,她事先故意把单位里的几份表格分别装进几只不同的信封里,然后依次塞在手提包的底层带回家。结果,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发现,苏山已经悄悄地把它们的顺序搞乱了。她实在弄不明白,苏山你想在我的包里找到什么?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过分么?                                  

既而,冷俏冰又进一步觉察到,每每在家里接到有人打给她的电话的时候,苏山总在偷听!苏山的书房里有一部电话副机,当初是为了使用方便才这样安装的。而现在,想不到竟然成了他的窃听工具!尤其是有男士来电话找她的时候,她会很容易地从听筒里分辨出某种非常不和谐的第三人粗重的鼻息。这样的一种音响效果,百分之百非苏山莫属!                                                          

苏山同志,你可简直有点无聊透顶了你!                                                                       
这些事情,以往冷俏冰从没有跟我们透露过。尽管她早已意识到自己的人格屡屡遭受严重的戕害,但她委实不愿告诉任何人,反倒在我们面前益发表现得若无其事,好象压根儿没发生过什么。直到后来有一天,苏山竟然歇斯底里地跑到冷俏冰的单位领导那里大闹了一通,事情才彻底发生了变化。                                  

单位里由于经济合同出了点问题,决定派冷俏冰跟一位部门经理专程飞往南宁去处理一下。公司老总为了激励他们提高办事效率,特意恩准,一俟问题搞定,可以顺便去钦州北海防城港,或者桂林阳朔等地舒心一游。按说,这桩美差着实令人垂涎,冷俏冰自然也兴奋不已。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当她欢天喜地赶回家去把这件事情告诉苏山以后,苏山的脸竟“刷”地一下子拉得老长!苏山说,哼哼!你不觉得你有点太得意忘形了吗?我问你,为什么偏偏要你去南宁而不是委派他人?为什么你要去的地方偏偏是南宁而不是别处?如果你能解释得让我心服口服,那可以。否则,我去跟你们领导谈!                                       

于是,苏山终于还是义愤填膺地亲自跑去找到了公司老总。                                 

于是,公司老总出于种种考虑,最后不得不临阵换将。                                    

于是,冷俏冰的身前背后骤然间流言四起,一时弄得沸沸扬扬!人们开始用各种异样的目光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位绝色美人。而且,直到现在大家才冷丁意识到,如此美仑美奂的一位女士,竟然从来没有听到过有关她的某些绯闻。这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呢?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没有绯闻呢?                          

……                                                                                  

冷俏冰在那些日子里,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跌进了无底的深渊……                              
 
二、                                                                                     

小魏在那天的晚上临近结束的时候,到底还是把自己给灌醉了,醉得差一点找不着自己的嘴!                                                                           

整整一个晚上,我们三个人聊得非常痛快、非常惬意。我没想到冷俏冰现在的心态会是那样的平和,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自始至终显得融洽、和谐而又充满情趣。很显然,冷俏冰已经从离婚的心理阴影中逐渐摆脱了出来,她看上去轻松而又自信。这就使我们无论在话题的选择上还是语言的表达上,都可以无所顾及而不必战战兢兢。老实讲,我很佩服冷俏冰的这种出类拔萃的自我调适能力。一个女人,能独立做到这一点,而且是在不太长的时间内,真的很不容易!这实际上也是我和小魏那天特意邀她出来一块坐坐的主要原因。我们都由衷地希望她能尽快地忘掉以往的那些烦恼和忧伤,尽快地抛开所有的心理羁绊,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小魏那天一直表现得十分亢奋,言谈语吐之中处处渗透着浓浓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即使末了喝高了,依旧醉眼惺忪地顽强地说个不停。                                   

“我最后再送你一句话你要记住,”小魏艰难地动员着自己的舌头,一本正经地给冷俏冰指明前进的方向,“在这个世界上,你放心,两条腿的没有,三条腿的有的是!……”                                                                       

话音刚落,竟把那位过来结帐的小服务员“噗”地一下子乐得扭头就跑。     
            
冷俏冰禁不住也失声笑了起来,笑得极其灿烂。                                                           

在后来的一些日子里,小魏和我颇费了一番周折,总算为冷俏冰联系到一处两居室的出租房。房子面积不算很大,但条件和设施还可以,而且有电话。唯一的缺点就是离单位稍微远了一点。房主是个60多岁的老女人,话特别多,还总爱打听事儿,自称当年曾在文化宫搞过文艺工作,编导过《千万颗红心在激烈地跳动》之类的歌舞节目。我们曾先后去找她谈过三次,她似乎对我印象比较深,也挺热情,而对小魏则相对淡漠一些。每次去,她总得问一句,旁边这位同志你贵姓?去了三次问了三次,不知她是真的记性不好还是故意地没话找话!气得小魏末了咬牙切齿地回答她:免贵属猴!                                                                                                               

也难怪小魏有点讨厌她,时间长了,我发现这老娘们儿着实挺他妈烦人!住在同一个单元里有几个整天闲得难受的妇女,没事儿的时候,她们常常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嘁嘁喳喳交头接耳,指指戳戳地背后议论冷俏冰。冷俏冰自从搬到这里来以后,基本上是晨出暮归,尽可能躲着任何素不相识的人。再加上女人一漂亮了,会格外给人一种清高孤傲的印象。如此一来,这帮臭娘们儿可就有了嚼舌头的资本了。由于“文化宫”是冷俏冰的房东,因此,理所当然地她就成了那帮人的轴心,或者说是首当其冲者。许许多多捕风捉影的“信息” ,实际上就是从她的嘴里排泄出去的。                                                              

有一回,我独自一人到冷俏冰的住处去取东西,刚走进楼门洞,就听见二楼走廊上“文化宫”正在跟两个女人肆无忌惮地谈论冷俏冰。我赶紧收住脚,侧耳细听了一气,果然不出所料!而且,她们的议论,简直越听越叫人上火!几个娘们儿各自展开丰富的想象,活活把冷俏冰的离婚索居,推断成“肯定是”由于她“作风有问题”而导致的,不然的话,“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让丈夫给赶出来呢?”其中最可恨的,恰恰就是那个“文化宫” !听她添枝加叶说三道四的那个劲头,仿佛她知道得比谁都多、比谁都了解内情!仿佛她全都亲眼看到了似的!我实在不想再听下去,于是使劲咳嗽了一声,然后“登登登”地快步往楼上走。几个女人蓦然见到我,立刻闭上了臭嘴不再吭声,但却个个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而且毫无愧怍之意。我十分鄙夷地斜睨了她们一眼,便匆匆与她们擦身而过。                             

整个儿一帮俗不可耐的无聊之徒!                                                        

我当然不想让冷俏冰知道这件事,我担心她听说了以后会很不快活,所以一进门我就打定主意只字不露。不料,坐下说了一小会儿话,冷俏冰倒主动地先问起我来了,冷俏冰说,上楼的时候一定有人看见过你吧?                                        

我说,可能是吧,怎么,这很重要么?                                                    

冷俏冰淡淡一笑,说,不,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估计,过不多久,就会有人来看我的电表或水表。                                                                      

话刚说完,果然有人“笃笃”地敲门。冷俏冰又冲我笑了笑,这一次分明笑得有点意味深长,然后她匆匆走去开门,并且大声问道,是哪位?                              

邻居!收卫生费!门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亮地答道。                                      

门刚一打开,来者就不请自入地闪身跨进屋内,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话,一边用眼睛恣肆地在房中打量来打量去,并盯着我看了又看,目光和神态既粗鄙又猥琐,叫人极其厌恶!                                                                   

好歹应付完事,冷俏冰怅然坐回到沙发上,一脸无奈地摇摇头说,怎么样,你亲眼看到了吧,──差不多每次都这样!只要一有男士来访,不论是同事还是朋友,总会有人过来骚扰你一下,探头探脑东瞅西看,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看见点儿什么!每一回我下楼去送客人,身后又总会抻出不少脑袋来,交头接耳,挤眉弄眼,简直让人莫名其妙!好在,我已经习以为常了,随便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           
接下去好长一阵子,我一直恹恹地坐着,没怎么说话。无意中遇到的这些令人不快的事情一下子搅扰得我心绪烦乱起来。尽管冷俏冰一再表示,她对这一切其实根本不会往心里去,只是觉得有点儿滑稽可笑,但我却不知怎么内心倏然有一种深深的不安油然而生。我甚至隐隐感到,我和小魏当初的这种仓促安排可能是一个错误。我们的本意也许是好的,但我们太欠考虑。我们只想到应该尽快地为离婚以后的冷俏冰物色一处足以让她充分放松身心的自由空间,却忽略了周周围围某些潜在着的不良因素。当然,我知道,这样思考问题未免有点苛责自己的意味,因为谁也不可能先知先觉,谁也做不到办任何一件事情都能周密到万无一失的程度。况且,诸如“文化宫”这样的低俗之流,你压根儿就防不胜防,她们在当今的这种社会土壤中,几乎随处都孳生繁衍得自由自在、根深叶茂!                     

可我还是打定主意,赶紧找小魏想想办法,换个地方另觅一处房子,让冷俏冰尽早搬走!                                                                              

然而,小魏在这件事情上居然表示得十分无所谓。小魏说,怎么啦?!我真有点搞不懂你们!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就是几个臭娘们儿长着几张臭嘴巴么,你就来个甭理她不就完了吗!要是换成我,我还非把她们打发恣了不可!你不是总想瞧见点什么吗?来吧亲爱的,看我怎么天天往家里领男人!唱歌跳舞、喝酒聊天,外加打麻将,弄它个整天热热闹闹乐乐呵呵的,我看你还有什么脾气没有!我就不信,有人敢把我抱井里去!                                  

小魏的话,你当然不能说没有道理,但他显然把事情看得过于简单了。这里面并不存在怕谁不怕谁的问题。一个人的人格尊严,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应当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生命更为重要。尤其是对于离异后的冷俏冰来说,也许这将是一个永远的、敏感而又沉重的话题。当初她那么义无返顾地从苏山的身边离去,似乎就是一个极好的明证,说明她非常在乎这一点。如今,当她一不留意又置身于这种飞短流长的包围之中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不反感、不愤慨、不厌恶!但她压根儿不屑于跟那班庸俗浅薄的小人去计较什么,去澄清或辩驳点什么。她甚至懒得正眼看她们一下。所以你想,这次第,怎一个“怕”字了得!                 

结果,过了没几天,冷俏冰到底还是搬走了。她单位里有一位老大姐的弟弟,刚刚买了一套新房子小两口就跑到罗马尼亚开公司去了,一年半载绝对回不来,原本也想找个实落人帮忙照看照看房子,这么一来,正好两便了。                              

这期间,苏山曾经两次打电话找过小魏,找小魏的用意其实也是想间接地找到我。自从跟冷俏冰离婚以后,苏山的日子过得简直一塌糊涂。据小魏讲,苏山现在似乎后悔得不行,很想找个机会跟冷俏冰见一次面,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希望我们能帮他从中斡旋一下。小魏这家伙,上来一阵也他妈够损的。当初,苏山的电话一接通小魏马上就听出是他,可还是阴阳怪气地问道:                                  

喂喂,请问你到底是谁呀?                                                              

苏山说,你怎么连我都听不出来了,我是苏山啊!                                        

小魏不紧不慢地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这件事让我不由得非常开心。我立马真心实意地夸了小魏一句,我说小魏你绝对够哥们儿!你总算让他也品尝了品尝“逗眼儿”的滋味!                                  

然而,正如我们所料,冷俏冰压根儿就不肯接苏山的茬,冷俏冰说,你们干吗总跟我提苏山如何如何?我跟他已经毫无关系!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现在每天脑子里装着好多好多事情,可惟独没有他!即使后半辈子我再找对象,也决不会把他列为人选的。作为要好朋友,如果你们谁想帮一下忙的话,就请把我的这个意思转告他好了!                                                                        

看得出来,冷俏冰的确是让苏山给伤透了心。                                             

你个自作自受的苏山!活该!                                                              
  
三、                                                                                     

到了这一年的春夏之交,中国股市不知怎么突然变得牛气冲天,深沪两地的指数几乎天天往上稳步攀升,连连创出历史新高。我们三个人,自然也都多多少少地赚了些许银两,其中,尤以我略显丰厚一点。于是小魏就不算完了,一劲儿地唧唧呱呱,非要我掏钱请客找地方“撮”一顿,说这是以往的惯例,必须严格遵守!回家以后我老婆说,你这一提请客的事,我倒一下子想起来了,下个礼拜天大约正好是冷俏冰的生日,你最好提前再落实一下,如果没错的话,咱们干脆借此机会一块儿给她庆贺庆贺,不好么?                                                        

毫无疑问,这主意我肯定是非常赞同的,但是,我心里多少又打了个艮儿。一段时间以来,冷俏冰不知为什么似乎总在有意无意地躲着我们,既不象往常那样一有事就赶紧找我们联络,又显而易见地时时规避着我和小魏。即使那一阵子股市如此的涨势喜人,我们恨不能立刻约上她一起好好研判一下,以便抓住时机逢高派发、获利了结,你也挺难一下子说动她。只是在我们的一再催促下,她才不很情愿地答应下来,然后又是好长时间无声无息。为这事儿,小魏有一天还曾问过我,冷俏冰最近是怎么啦?我说,我哪儿知道!?                                       

不管怎样,第二天我还是兴致勃勃地马上往冷俏冰的单位里挂电话,以期把我老婆提议的这码事尽快跟她商定下来。结果,同事告诉我,她今天有事请假了。于是,我又赶紧拨通了她的手机,眉飞色舞地把这档子事情冲着她好一阵描绘、好一通铺排。我原以为,冷俏冰听说了以后,一准会挺高兴,不料,恰恰相反,她几乎不假思索地就一口谢绝了我们的美意,弄得我十分尴尬。电话里的冷俏冰显得慵懒而又倦怠,给人一种心事重重的感觉,这让我非常纳闷。我决定借此机会彻底问个究竟。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我直截了当地说,你最近到底怎么啦?!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冷俏冰在电话里轻轻问了一句。                                       

这不重要!你先回答我!                                                             

这样吧,我这会儿正在外面办点要紧事儿。傍晚,你到五四广场的雕塑前等我,咱们聊聊,好么?                                                                     

行!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道,六点吧,你看怎么样!                                     

可以。                                                                                 

于是,傍晚六点整我准时赶到了约定的地点。这儿实际上离我们家不算远。我在广场上“五月的风”大型雕塑周围找来找去,找了好久好久,却始终不见冷俏冰的人影。正在我焦躁不已的当口,有一个卖鲜花的小女孩悄悄站到了我的背后,怯怯地问了我一句:                                                                    

先生你是在等人吗?                                                                   

我说,是的!我说我不买花!                                                              

你是在等这个人对不对?                                                              

说着,女孩从花篮里取出一封信来递到我的手里,然后拿眼睛仔细审视了我一会儿,确认没错以后,不等我开口说话就转身跑开了。当我完全反应过来想要拽回她问点什么的时候,她早已从容不迫地消失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之中了。                       

不用问,这显然是冷俏冰的安排!因为信封上那娟秀的字体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信是冷俏冰亲笔写的!                                                                

我于是顾不了许多,连忙把信打开,匆匆看了起来。                                      

天柱大哥:                                                                       

当你拿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坐在驶离青岛的火车上了。我知道,我这样唐突地不辞而别,在你们看来,无疑是很不够朋友的。但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除此而外我别无选择。我只希望当你看完这封信的时候,你能原谅我这种有点不近人情的做法。出此下策,实在也是我的一种无奈。                          

首先,我要说,作为交往多年的要好朋友,我对你们是充满感激之情的。无论你还是小魏大哥,都曾经给过我许许多多让我永难忘怀的关爱与帮助,对此,我是深深记在心里的。你知道,我这人一向不善言辞,尤其不善于把那些感谢的话成天挂在嘴皮上。可我的确始终十分珍视我们之间的这种友谊、这份情感。正是因为有了它,我才在历经磨难与波折的时候能够有一种得到扶助的心理预期,我才在流言缠身、侵扰不断的遭际中泰然处之,镇定自若。也正是因为有了它,我才那么从容而又充满自信地大步走自己的路,从不在乎其他任何别的什么人对我的评头品足!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恰恰在这令我最最感到信赖与宽慰、最最让我无须设防的朋友营垒中,却接踵而来地出现了一些很令人伤心不已的现象,它象一把把利剑无情地刺痛着我本已伤痕累累的心,让我一次次地欲哭无泪!我曾试图说服过我自己,我是不是太有点神经过敏,或者太有点过分较真儿!我真的不希望事情会象我理解的那样糟糕,而宁可是我的一种错觉。然而,我的确无法用我善意的想象去改变它的本来面目。一回又一回的打击和伤害使我彻底感到了绝望!                             

有一次,我到我的一位男同事家里去送一份可行性研究报告。那天,赶巧外面下大雨,同事出于好意,一再挽留我,让我等雨小一些再走。那时候他的爱人还没回来。我想也好,稍坐片刻兴许可以见到他爱人的面。其实我们两家很早以前就过从甚密,可以说既是同事又是好朋友,我跟苏山离婚以前,大家经常互相走动,彼此十分友好。于是那天我们俩人就坐在客厅里,一边聊一边等外面的雨停下来。过了不多会儿,他爱人回来了。我当时兴冲冲地赶紧站起来跟她打招呼,我满以为她会给我一个喜出望外的表示。不料,她竟冷冷地瞥了我一眼,然后旁若无人地大声呵责了丈夫一句:下这么大的雨你不能去接接我吗?光顾自己在家里寻欢作乐了是吧!说完,她扔下雨伞和手提包,居然气呼呼地一头闯进卧室里,当着我的面又抖被子又扯床单,翻来覆去地好一阵搜检,分明是想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老实说,我当时真的恼恨极了!我被她的这种突如其来的无礼举动深深地震惊了,心里骤然涌动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愤懑和屈辱!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原本那么令我信赖的朋友之家,竟公然在我的面前做出如此叫人无法理喻无法容忍的举动!我觉得那是我有生以来心灵第一次遭受这么大的打击和伤害!                                 

我已经记不得那天我是怎样从他们家走出来的了,我只记得后来我在滂沱的大雨中,浑身上下湿淋淋地沿着街灯迷朦的路边,踽踽独行了好长时间,一任泪水伴着雨水尽情地冲洗着我满脸的悲愤和委屈!我的心在那个漫漫的冰冷的雨夜里,跟我的身体同时冻得瑟瑟发抖!……                                     

我不就是一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么!我招谁惹谁了?我何曾做过伤害到别人的事情!平日里,为了避免无事生非,我几乎处处谨小慎微,生怕自己什么地方不小心出点儿闪失。可我怎么就骤然间还是变成了别人倍加防范的危险人物了呢?况且,这种防范和凌辱居然出现在我身边那些一向非常值得信任、非常值得亲近的人们之中,面对这些,我的心怎么可能一下子承受得住呢!                                                   

小魏大哥夫妇俩曾经是我们家的常客,我跟小魏大嫂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这一点你肯定也清楚。但你能想象得到么,就在我离婚以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她竟莫名其妙地一下子变得让我几乎认不出是她了!最明显的是,不久前有一天,我往他们家打电话,想问一下魏大哥对网络科技股板块未来的走向有什么看法。结果,那天是小魏大嫂接的电话,还没容我把话说完,她突然冷冷地冒出一句,冷俏冰请你听好了,我们家老魏从今往后永远不再炒股票了!你愿意找谁就找谁去,别再缠着他了行不行?!                                

我当时一下子就呆住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小魏大嫂居然使用了如此冷漠的腔调说出如此让人寒心的话来!我使劲对着话筒“喂喂”地喊了几声,想再仔细听一听。可是,我究竟想再听到些什么呢?我其实已经什么都不用再听,什么都不想再听!我从那简短的几句话里,已经完完全全听明白了!                   

但是,这件事我一直也没跟魏大哥提起过,我不想让他知道。因为我们毕竟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天柱大哥,你很清楚,我自始至终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可信赖的人,当成我的亲大哥。而你家大嫂,同样也是我历来非常敬重的一个人。她终究是做教育工作的,极有修养,而且待人很诚朴,很真挚。她的温厚与善良,以及与人谈话时的和蔼与谦让,曾经让我们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为之感慨不已。我总觉得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无形的巨大力量,轻而易举地就能感染着你、吸引着你、慑服着你。所以,我总在心里把她看作是自己的一位很亲近的大姐。                                                                   
上个礼拜六,你和小魏大哥在别人那里整整玩了一天麻将对吧?就是在那一天,大嫂来到我的住处,陪我说了一整天的话,还特意买来了肉馅、虾仁和韭菜,包了一顿我最爱吃的三鲜饺子。那天,我们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聊得十分宽泛,甚至把我们女人之间的那些“私房话”都说尽了,心里真是非常痛快。事过之后,我又仔细地回味了一下,我便更加确信,大嫂那天说得更多的,其实是你们夫妻之间许多年来呕心沥血、甘苦与共所艰难培育出来的那种无懈可击的感情生活。她那样苦口婆心而又循循善诱地对我描绘着你们的过去和未来,言谈语吐之中时时流露出无比深切的珍惜之情。她所说的许多事情,桩桩件件看似漫不经心,可实际上都已准确无误地给了我某种暗示。其实,我并不是个智商很低的人,我完全能够听得出大嫂的那些弦外之音。而且,每每当她的意图表达得快要接近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倏然捕捉到她眼睛里有一种稍纵即逝的疑惧的神色,和因疑惧而生发出来的某种焦虑。正是这种神情,终于把她那天想要传递给我的许多东西,一古脑儿统统传递了过来!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愿再去想这些事情。许多天来,我一直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我脑子里这段时间曾经想过很多很多,可到头来却又发现竟是一片空白!我在一天的早晨猛然间醒来,恍恍惚惚地意识到,那些曾经关爱过我、理解过我、扶持过我、帮助过我的人们,正在或即将悄然地离我而去,令我陡生一种无助的悲哀。我确实不敢想象,后边还将会发生些什么样让我猝不及防的事情!终于有一天,我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远行的强烈愿望。我觉得此时此刻我悄然远走他方,也许是一种最好最明智的选择。如果由于我的离去能使众多人的心灵得以安宁,使许多的纷扰得以消解,让眼前所有的波波澜澜归于平息,我想,这倒未必不是一件大好事!   
你说呢? 
                                                                       
你们曾经的朋友——冷俏冰

我和小魏在后来的若干日子里,无时无刻不在努力地打听冷俏冰的下落。

们几乎找遍了所有跟冷俏冰在工作或生活上曾经有过联系的部门及个人,小心翼翼地分析着每一条有价值的线索,试图尽快寻觅到她的去向。然而,终究还是一无所获。有人推测,她可能到烟台去了,也有人说,她好象去了西部的某个地方。而小魏则最终认定,她一准是到南宁去找刘刚了!                                          

不信,咱赶紧设法打听打听刘刚的地址!小魏信心十足地说。                             

我没搭小魏的腔。                                                                   

我在一旁陷入了沉思。                                                               

我依稀觉得,冷俏冰也许压根儿就哪儿也没去,她没准儿依然还在我们这座城市里。                                                                                 

她只不过是想让我们从此离她远远的!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