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0115000547
故事 生活

不耳子和他娘

作者:陆滨
2020-01-22 07:49
浏览次数:7250
在第四生产队干活的妇女中,她是突出邋遢的一个婆娘,头发松散,胡乱穿一身脏旧肥大的布衣,走起路来也是拖泥带水的样子。更让同伴妇女们糟心的是,她有时竟能带着后屁股渗透出的一片新鲜血迹,还浑然不知,扭动扭动地走在前面。

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如此一个也叫做女人的女人,而与她同床共枕的丈夫却是个有着公职且很体面洒脱的男人,还为他生了男女两个娃。当年八九岁的不耳子是她的大儿,这孩子不算聪灵,时常做出些可笑的行为,让人觉得这孩子性格上某种怪异。不耳子爹在县城一家国营饭店上班,因这便利,不耳子每天都要担两只小桶去他爹那里挑泔水,为的是回家喂猪。每当人们看见不耳子抻着脖子挑两个像玩具一样的小铁桶不急不慢地走来,就会不由地注意他的耳朵并探究与他名字的关系。

都知道不耳子他娘有两大瘾,一是茶瘾特大。无论好坏,一日三餐必得有茶喝。她家临街有一宽敞的门厦。夏天的白日中,不耳子他娘就坐在自家门厦下的阴凉里,守着小木桌上的一壶茶,想必那是她最惬意的时光了。二是烟瘾也非同一般。她抽烟基本上是无需花钱,都是在上工的时候一路上东瞅西寻地捡来的烟头,将拾来的烟头剥开,积少成多,再用废纸做成卷烟。在地头休息或在自家喝茶时那是不可缺少的享用品。

不耳子他爹与他娘属后婚,他爹前婚有一个儿子,名叫大热子,已是一个壮实的汉子,在生产队任副队长。一次不耳子去他爹的单位,遇见大热子也在那里,还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正吃着爹给弄来的饭菜。不耳子就奇怪地问:“你怎么也在这里”?大热子笑着说:“你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也是你的爸爸”。这一说,不耳子就凝固了眼珠,两个招风耳也同时突显出来了,怪不得叫不耳子呢,一个怪怪的名字。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