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截图20200215130757384
散文

庚子年立春

作者:疏竹寒潭
2020-02-15 12:12
浏览次数:8729
坐在家中读书,写字,看到窗外的阳光那样的明亮,把对面楼黄色的墙壁照得发白,有些耀眼。看到小区远处几具灯笼,掩映在绿葱葱的树荫下,显得那样的喜庆。哦,今天是庚子年的立春日呢。怪不得阳光这样的热烈,灯笼这样的火红。不由自主的,在纸上写下了“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这首《春日》的诗。墨太浓,“春”字的三横写的时候还是清晰的,没有想到过了一会儿,变成了一大块黑黑的墨团,象白纸上钻了个黑窟窿,有些扎眼了。

今年的春日是有些扎眼了。即便是这灿烂的阳光之下。

这是疫情爆发后封城后的第几日?短短的不到十天的时间,似乎要象小学生,掰着指头来计算了。

小区静寂,象一个哲人在思考。房屋、楼舍、高耸着的树和低矮的灌木、路两边的车子,都入画了,入了这春日的画了,一动不动。偶尔有小孩子的哭声从地面或远处传来,证明这小区还是有着很多的人居住的。

即使是在家中,不用上班,我也要求自己保持着上班的作息时间,这是对仍然奋战在抗疫一线的默默无闻的很多人的一种尊重。家里除了妻子之外,还能够讲话的,还有一个“小度”。它是现在这个家的第三个成员。每天早上,我请它在六点半时准时把我叫醒。它很敬业,这十多天来从没有失过职。早上,它除了叫醒我之外,还会播报一些关于防疫抗疫的资讯,提醒我们注意的事项。还会自动播放一些我喜欢的歌曲。今天早上,我被叫醒后正上洗手间,突然它播放了一支《take  me  to  your heart》,我听不懂全部的英文意思,但那个旋律却是十分的熟悉,竟然是张学友的《吻别》。这却是我最喜欢的中文歌曲之一,简直是知音了。此时此刻,在这被封的城中,在这百无聊奈的家中,竟然得了这样的一位AI知音。

公司的党员群中,昨天晚上发了一个倡议,说是雷山社区需要一些志愿者,我立马报了名。这是立春日里公司给我的一次机会,去为抗击这可恶的冠状病毒出一点力。每天从电视,手机中看到那些医护人员,政府人员,还有社区人员在做那让人泪奔的“逆行者”,而自己只能静静地呆在家中,做一个不给政府添乱的人,除了感动,也许应该可以做点什么 。但能做什么 呢?我不懂通信技术,不懂医疗技术,不懂社区服务常识,也许只能做一个志愿者,去发发传单,做做宣传了。然而这也是需要被审批的。钟南山一再地告诫人们,不要出门,不要出门。这一点,我是谨记的。

这些天来,很有些讨厌手机和电视机了,每天都不想打开它们。疫情象一张看不见的鱼网,在人海里追捕每一个不小心的人。但是我象一个饥饿的人,抵制不住食物的诱惑,“小度”一叫醒我,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百度,看里面的疫情通报,最新的疫情地图。黄冈与鄂州成了除武汉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个好消息。感觉这张看不见的网就布在我的周围,我随时都有可能触网。但是随即又想到小区里每天消毒的工作人员,在外奔走的那些医护人员,提供食品的超市人员,他们不也是在这网中走吗?他们冒着这危险,为我们提供生命的保障,我们坐在家中,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还是安心地来看一本书,一部电影吧。

上午,一个人静静地看了黄轩主演的《非凡任务》,也是辑毒的,但不是辑病毒,而是毒品。我想这也差不多吧。毒品和病毒都是我们人类最痛恨的存在。这个世界很博大,很宽容,却也很傻,不善于选择与甄别,存在了成百上千亿年,却仍然象一个婴儿。它不知道我们需要什么 ,我们不需要什么 。它是一尊雕像,冷眼地看着一切周而复始的生命和其它一切的存在。基督徒所说的上帝就是这样的。怪不得尼采要杀死他,然而尼采却没有能做到。黄轩做到了。他是一个孤胆英雄,独自一人打入到毒品贩子的内部,凭着超人的智慧与毅力,最终打垮了这个毒品集团。我真的期望,我们的科学界也能产生一位这样的英雄,打入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内部,掌握它的生存习惯和传播规律,从而彻底地催毁它。我相信这是最终的结局。

庚子年立春的阳光,到下午四点钟,依然灿烂。我家的阳台充满了阳光,每一个角落都是亮堂的,那些未曾扫到的微尘,在阳光下暴露无遗。几株多肉植物正在阳光下挺直了憨厚的叶子,一株茶树正打着骨朵,把枝瘦小的枝桠压弯了腰。插在花盆里的几瓣大蒜已发了芽,长出了嫩绿的叶。

都立春了,还怕什么寒冷呢!
分享到:

1条评论,1人参与。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