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在农村
故事 杂感 生活

我的老家在农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金色童年
2020-02-18 20:59


我的老家在农村,那是个装满童年美好回忆、历时弥久依然让人念念不忘的地方。

一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孩子们就撒了欢地扑向田野。有挖野菜的,有挑猪草的;还有钩树叶回家喂羊的;更有啥也不干只顾着一味疯玩的,大家聚在一起总有打不完的仗,做不完的游戏,好不热闹。



在农村这片“欢”天“喜”地里尽情疯玩的孩子们,也在打打闹闹中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夏季。

那时候,夏收环节可多了,首先是拔早麦,平整出一方地盘做麦场。每到这关节,孩子们不用大人的吆喝,就积极主动地参与在其中。因为大人用做夏收的麦场对于孩子们来说,就好像在建设一座让他们为之痴迷的大型游乐场。

孩子们拔麦的拔麦,泼水的泼水,更有劲大的几个男孩子一起拉着石碾子转着圈儿的碾压地面。不过两天的功夫,一片光洁的麦场就打造好了,孩子们无论男女一溜排开,兴奋地在场上一个接着一个地翻跟头,打列子,鲤鱼打挺……那场面整个一马戏团在热身。



忙罢时节的挖场是孩子们最不愿意参加的活动,因为那情形无异于是在亲手毁掉自己辛辛苦苦搭建的城堡。无论大人怎样呵斥,孩子们都叫不到跟前,更不要说是帮忙了。



秋季对于农民来说是个忙碌的季节。随着玉米播种进地,大人小孩儿就开始锄地、提苗儿、撅麦青。紧接着就开始施肥、加梁儿、浇地。

在人们的精耕细作下,玉米很快就拔节长到一人多高了。这会对于小孩子来说,玉米地俨然成了一片漫无边际的大森林,天天都能可劲的玩,绝不重样。

但感觉还没玩够呢,玉米棒子就成熟了,大人忙着掰玉米,小孩子稍不注意就溜走砍甜米杆儿去了,即便大人们发现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由他们去了。收工之时,每个孩子都扛着一大捆甜米杆儿,那大摇大摆的样子就像一位大获全胜的将军。



临近隆冬,大人们开始为全家的过年新衣做准备,这时候的孩子们也是最好使唤的。无论是下红芋窖取红芋、洗红芋,还是在萝卜窖里取萝卜、洗萝卜,都毫无怨言。最舒坦的活儿当数坐在热炕头帮大人搓捻子了。

遇上下雪天,孩子们更是可了劲的疯。文静的接雪花数雪花瓣,好动的滚雪球儿打雪仗。文艺范的堆雪人,嬉皮士们则一个劲地使坏,不是猛踹树桩让积雪劈头盖脸落人一身,就是偷偷朝人衣领里塞雪球。奇怪的是无论玩得怎样过分,竟没一个翻脸吵架的,场面热闹祥和,气氛和谐友好。



随着时光的推移,孩子们一天天地长大了。
过够了长年累月面朝黄土背朝天“苦”日子的父辈们,千方百计、“寻情钻眼”地把孩子往城里送。没有门路的孩子,则自力更生,勤学苦读,一门心思地为跳出农门而刻苦学习。有些村子甚至为考上大学的孩子放电影以示庆贺。

那些进了城的孩子们也都很争气,陆陆续续在城里有了自己的新家。纷纷把父母接进城里享福。可好景不长,住惯农村的父母怎么也不习惯城里的“鸽子笼”。其中不乏偷跑也要回到农村老家的父辈。就这样,在城里本来已经安了新家的人,就都有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农村老家。那里住着他们的至亲,那里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在那里,串门不说话都不会感觉不自在。聊天无需刻意地压低嗓门,晒太阳不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在家里都可以无所顾忌地穿着高跟鞋尽情跳舞,衣服无论薄厚,都一天晒透。晾晒被褥也不会“遮天蔽日”,就连晚上收回家盖在身上吸入鼻腔的都是阳光的味道。老家的睡眠环境极佳,熄灯后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光污染为零,而且入眠时间早,睡眠质量好。在农村老家,就连养的小猫小狗都是自由自在、无需你牵挂的。

我骄傲我是农民的子女,我庆幸我的老家在农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