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的樱花(散文)
故事 散文 杂感 生活

庚子年的樱花(散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时永森
2020-03-20 19:02
昆明市内有座小山,叫圆通山,慢慢悠悠地踱上去,走到顶也就十来分钟。有几个称呼,大门的顶上有大字写着“昆明动物园”,是哪位大家写的记不住了,但昆明人只称圆通山。

云南是动物王国与植物王国,在昆明动物园里就能看到不少,西藏专食尸体的秃鹫,非州的长颈鹿,亚州的大象,老虎狮子都不算稀罕之物,有次却看见有几只家鸡模样的禽也关在那里,甚不以为然,似乎认为它们怎么也有资格到这一山寨来排座次,这一百零八将可是有名有姓的,这也许有僭越之嫌。忽听得几声叫,不太听得清,旁边一小女孩喜悦地跳起来:“茶花两朵”,我定神又听,果然是啼叫出昆明方言的“茶花两朵”,吐词清楚,韵味十足,如少女山涧踏青采花之呼叫,圆润、清脆、悦耳、还略撒一点嗲娇。在那里足足听了十几遍才走。百兽之王的老虎,狮子似乎没有什么观赏性,它们过去在山林觅食,要的是身手敏捷,凶猛搏杀,还须取胜,不然是称不得王的。而現在,每天都有饲养员把配好的肉食,活禽丢进来,不用愁吃,相当于享受干部小灶,每天就是躺着不动,晒太阳,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



最逗人留恋忘返的便是“猴山”,百十只大小猴子叽叽喳喳讲着猴语,上下乱窜,一眨眼,又到了另一棵树上来一倒掛金钩。一只小猴刚拾到游客丢进来的食物,捧在小手上玩味,研究时。一只大猴一把夺了过去,转身就跑,小猴不舍,一降穷追,另一大猴似是小猴一拨的,远远发来一吼。夺食猴自知理亏,并不打斗,待小猴追上时,食物已在肚中开始由胃蛋白酶进行分解,消化。小猴无奈,大约骂几声“混蛋,强盗”,又悻悻另去乞食。孩子们见了这一过程,都大骂“坏猴三”,大约相当上海人骂小瘪三的意思。大人也喜欢来这里看看灵物天性,斟酌下职场搏杀。弱肉强食,不论是硬实力,软实力的比较,关系网的运用,或许都是有用的。抑郁了,烦闷了,高兴了,兴奋了,都可到此一观,难兔修得正果。但圆通山最让人留下记忆的还是还是“三.八节的樱花”。

每年到这个季节,圆通山上漫山遍野都是一团一簇的樱花,似乎不见叶,一棵樱花树都被花团包围着。

花繁时节无人烦, 
相约踏青伴小郎。
春风拂面酥如柳 
几瓣飘落缀新裳。

此时花瓣雨洒,最令人醉,或落发间,胸襟,就粘脸上你也不会去拂。就愿把春带回家。然后就是摆不同的姿式照像,留下倩影,一手扶花技,站一丁字步,右手将一食指和中指上抻,成一V字型,叫一声“哋”。问什么意思,摇摇头,反正是高兴。这不是做学问的地方,是灵魂放松的道场。



昆明三月的天气,穿什么都好看,特别是女宾,连衣裙,旗袍,通肩袖,有的甚至掛上露肩吊带,出门时便有与花赛靓的精神企盼。

“人带傲气来,花送愉悦归”。

看花,看景,看人,看氛围,看美食,都美。

樱花树下,铺一张大塑料布,拿出带来的各种食品,最受欢迎的仍然是“凉米线”。凉米线的佐料十分讲究,禄丰香醋、妥甸酱油、路南卥腐、炸香椿、鸡枞油、芝麻油、花椒油、油辣椒、芝麻、花生都须炒香舂碎,干腌菜切碎,做好的杂醬或者焖肉罩帽盖上,各人自拌。挑起一箸,送入嘴中,旁若无人,宠辱皆忘,福祸仕途,命运沧桑,职称级别,上峰贬奖,全抛脑后,唯有杜康。若此时来几位熟人,邀来入座,猛吸一碗,又不须净手,五指叉一块卤鹅,叉烧,捡几块猪头肉,鹵豆腐,半杯酒便下肚,微薰时又脸闪红光,口放豪言:世上友好仅你我而已,谁跟谁哦!话语说毕,酒又下去半杯。路人见,羡慕不已,垂液嚥肚,顿生遗憾。这种享受己是多年以前的春趣。

小孩子吃米线最不顾礼仪的,不一会,便喝下去一碗。脸上、手上、衣服上,全是油污酱染。妈妈也不管,回家去脱光衣服从头洗到脚,三.八节也是孩子的节。



女宾挑凉米线,还有些诀窍。用筷子往碗里一插,将米线挑起一巴掌高,筷子又旋上两圈,挑起的米线就不会掉下去。又静等上几秒钟,纤指微微轻抖,让多余的佐料汤汁掉下去一些,免得移入口中时洒在时装上,让人窝心。便拿足份,抬高过头,头稍仰,慢慢放入口中,像是小品做戏,这过程便是一种享受,展示了吃米线的优雅姿势,又在观众中露了脸,也把精心挑选的时装靓了一把。这时会让旁观者想起桃花源里,山中隐士,渔樵山歌,天人合一的雅趣和哲理。这次野餐,让人吃了个一辈子的记忆。是人生难忘的历史细碎。

但这都成了追忆时光,今年疫期只宜宅家禁足,不宜出门走动,到圆通山看樱花是不行了,看明年怎样,又约谁?

写于庚子年,公历三.八节
分享到:

2条评论,1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