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在农村
散文

成长记忆(三)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明月映泉
2020-03-24 07:04
姐姐高中毕业,只有18岁的她就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开始了农村田间哪些繁重而单调的劳动。那时,我们家的关系和生产队长家的关系不是很好,姐姐每次分到的活都是很重的。姐姐是个倔强少语的人,每次她都得用比别人更多的劳动和更长的时间去完成,对于一个刚刚18岁的女孩子,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姐姐在农田里一干就是十几年。正是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我和哥哥先后考学离开了家。姐姐对我们没有温情的呵护,没有谆谆教导,她用他那柔弱的双肩挑起重担,和父母为我们撑起一片天,让我们能够安心的学习。

农村的劳动是单调而繁重的,因为父亲的身体不好,姐姐自然成了家庭的主要劳动力,不管什么累活,姐姐都要象男劳力一样去承担。农村实行了分田到户以后,我们那里种植的主要经济作物是棉花,棉花的管理是复杂而辛苦的。特别是在炎热的夏为棉花喷农药。顶着炎炎的烈日,在三十几度的高温里背着几十斤重的喷雾器行走在棉花地里,夏季中最热的时候姐姐都是这样在机械而又繁重的劳作中度过的。在我的记忆里,每到棉花喷药的时候,姐姐每天都是早早的背着喷雾器出去,很晚才能回家。

有一次,姐姐因为喷药而致农药中毒,那是在我的记忆里最为害怕的一次。父母和乡邻送姐姐去医院,无助、惊恐、不安始终萦绕着我,直到半夜母亲回家。谢天谢地,姐姐无生命之危。那一夜,母亲一直在默默哭泣。从来不迷信的她,清晨起来包了饺子,拿到院子里敬了天地神仙。待到姐姐痊愈出院后,父亲总是花数倍的价钱去买高效低毒农药使用。

姐姐承担了多大的劳动量,承受了多少的艰辛,为我们兄弟,为我们这个价付出了太多,这些都是无法量化的,我唯有感谢她—我的姐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