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散文 生活

我是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卿本无言
2020-03-26 19:40

判断一个人时,我有一个不算标准的标准,看他的朋友怎么说,前提是客观的情况。这很片面性,但是不能否认认识这个人的样子。又想起一个冷笑话,甲一生用一个样子去骗了乙,我也不知道甲算不算是个骗子。

路遥老师的《人生》,我自看完起就没有答案。我曾把这个关于爱情选择的问题先后说与了两个女孩子听,最后也没给她们答案。最后都闹得不欢而散,我似乎对此也已习惯。有好感的、喜欢的女孩有过许多,但真正的恋爱只谈过一场。关于这场恋爱,我还是觉得对不起她。为什么对不起她?正如对不起家人一样。

如果要问我最了解谁,我只能说是我自己。可是,就算认识了自己又能如何?一个不会犯错的人还算人吗?诚如佛门律宗大师弘一法师李叔同先生,最后也难免悲欣交集。季羡林先生也说过,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郭德纲老师说,吃亏要趁早。

年前一个人回高中看望老师。晚间和三个高中老师一起吃饭。其中一个老师就说,做人还是要像磐石得好,不要去学那个芦苇。我自己是这样理解的:风来了,可以把芦苇吹上天,等到风走了,芦苇大多都会落到水中。而磐石呢,不管是日晒雨淋,还是风起云涌,都是不动如山。当时我是想做那芦苇的。

易道深矣,也唯有谦卦,六爻皆吉。曾想像《一代宗师》里的叶问,自信满满的说:我就是想见见高山。如今,高山还没见着,就发觉自己已是大言不惭了,就跟井底青蛙一般,徒惹笑话。要说骄傲自大的代价,我也付出了。《爱情公寓》中的吕子乔指着自己衣服上的鱼说,要拥有鱼的记忆,对于不重要的信息,我的记忆只有七秒钟。说着我都想吃鱼了。

我一般在人前只提别人好,很少在背后说别人坏话,除非忍不住。记得没错的话,有人曾向熊十力先生请教读书之法。熊先生给了那人一本书,让他看完了再来找自己。那人看完后跑来找熊先生,说自己有心得了。熊先生问之,他便挑了十几处毛病答之。熊先生很不高兴地说,看书应先看其好处在哪,至于毛病乃是末等事,如此读书方有所获,渐能精进最后熊先生还说了一句,做人也是如此。先生之言,以小见大。
我读了《阴符经》后,更加确定了要顺势而为,有些问题该发生的就让它发生吧,我要做的是如何解决问题。
我是谁?

我觉得自己是陈寅恪先生的恪字的读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