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206223722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妈20岁时,被人贩子拐卖嫁给我爸,遭到无数人羡慕。

作者:欣欣
2020-04-09 20:14
浏览次数:6401
01 

小玉(欣欣的妈妈)20岁那年跟着熟人外出打工,乡下来的孩子对外面一切都充满好奇和期待,心思也很单纯。

临近春节回家前,小玉和同厂的几个姑娘去市场给爸妈买新衣服,人流量很大,走散了。

那个时期手机还没普及,没有电话,人生地不熟的,小玉卖完衣服在原地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人,眼见天要黑了,小玉赶去车站,刚走出市场就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蹲在地上哭,嘴里一直喊着妈妈。

当时天色越来越晚,小玉见那女孩挺可怜的,一时没多想,走上去问她怎么了。

小女孩甜甜地叫了声姐姐,哭着说自己和妈妈走散了,她不知道怎么回去,希望有个人能把她带到警察局,让警察叔叔把她送回家,可是她一个人不敢走。

小玉一听是要去警察局,也不忍让这么一个小女孩大晚上在这边,就答应送她去。
走到一个巷口的时候,小女孩指着里面的一家小商店说自己口渴。

小玉秉着好心去给她买水,哪想到她刚踏进那家商店,就被人用力扯了进去,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捂住她的嘴。

四肢被钳制,所有呼喊还没来得及张开嘴,就被人打晕过去。

02 

小玉被拐卖了,她是在一间屋子里醒过来的,门上了锁,打不开,外面传来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声音,等那些人散去,一男一女打开门走了进来,是两个中年人。

走在前面的妇人脸带着笑对她说,闺女,以后这儿就是你家了,你不要怕,安心住下来,我们不会难为你的。

中年男人没说话,朝着小玉咧嘴一笑。

这种情景,小玉再不明白过来就是傻子了,她腿一软,跪在妇人面前哀嚎,阿姨,叔叔,我是被人骗过来的,求求你们行行好放过我,你们花了多少钱,我回去叫我爸妈赔给你。

妇人有点不忍,中年男人瞪了妇人一眼,朝着小玉暴吼,叫你住下就住下,哪来那么多废话,我们既然花钱把你买回来,你就是我儿子的媳妇,别想着逃跑,要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中年男人的一句话断了小玉心底的希望。

为了防止小玉逃跑,他们把她的脚拷了一条铁链,把门锁的死死的。

03 

天黑的时候,小玉见到了中年男人嘴里的儿子。

男人叫文亮(化名),长的斯斯文文的,二十五六的年纪,腿有点瘸,穿的朴素,看着小玉有点局促,他把一碗冒着热气的饭放在她面前,说,你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吧,肯定饿坏了,赶紧趁热吃点。

哭了一天,小玉喉咙变得嘶哑,眼睛红肿,她停止了哭声,求文亮把她放了。

文亮面露为难,还没开口说话,外面就传来中年男人的催促,大致的意思就是叫文亮软的不行来硬的。

小玉听到这话心凉了,退到一边,惊恐地看着文亮。

但文亮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行为,他隔着门应了一声。

把门打了反锁后,在小玉的诧异下从柜里拿了床被子在地上打地铺,躺下去后对小玉说了一句,你睡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玉很震惊却一点也不敢放松,兢兢战战坐在床上睁眼到天亮。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那晚,文亮果然信守承诺,没有越界。

04 

连续一个星期,小玉都没有出过门房,脚依旧被长长的链条拷住,吃喝拉撒都在这间屋子里解决。

她每天哭着,求着,叫文亮他们一家把她给放了。

来到这她没有人身自由,被囚禁在这间屋子里,简直生不如死。

闹腾的厉害,文亮父亲放狠话不许再给她送饭,饿她几天,看她还有没有力气折腾。

因为好几天绝食,小玉饿得头昏眼花,全身发软,连哭声都是软绵绵的。

文亮偷偷拿了几个红薯给她,叹了口气和她说,这样做是没用的,他们村子里也有其他被拐卖来的女人,寻死觅活的,要么被毒打,要么自杀,没死成反而把自己撞傻了。

过后,小玉没有反抗了。

文亮父母见她不再激动,请了年纪大一点的女人给她做思想工作,“既来之,则安之”之类的话。

小玉表面乖巧听话,文亮母亲欢欢喜喜给她扯布做衣裳。

那段时间文家对她放松了警惕。

小玉开始策划逃跑。

机会很快来了,村里有人办喜事,文亮父母赶过去喝喜酒,叫文亮留下来看住小玉。

吃晚饭的时候,文亮把小玉脚上的铁链解开,把饭送到她面前。

小玉趁文亮不注意时把他打晕,也不管文亮情况怎样,撒腿就跑。

她从来没有出过院子,也不知道哪个方向是村口,就一直往前跑,心里紧张而期待,像一只被囚禁已久的囚鸟,对自由万分渴望。

有路过的人看见了,大声喊道,文亮媳妇跑了,大家帮忙追下。

一群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把小玉团团围住。

小玉大呼救命,向那些人拼命解释,自己被人拐卖进来的。

众人不予理会。

没一会儿,文亮父亲眼睛冒着凶气,扒开人群向她走来,一上来就给小玉两巴掌,把人拿麻绳绑了回去。

回去之后小玉再次被锁在房里,她脚上的铁链子又重新被拷上。

05 

小玉被文亮父母防的更严了,觉得她贼心不死是没有孩子,要求文亮和小玉同房。

当天晚上,文亮和小玉被推进了房,文亮父亲示意文亮母亲去扒小玉的衣服,被文亮阻止了。

文亮把父母送出了门,答应一定完成任务,把门锁好转过身后,在小玉的惊慌下却没有任何行动,像往常打了个地铺,对她说,我不会强迫你的,你安心睡吧。

过了一会儿他补充了两句,你今天这样是一辈子都逃不出这个村,对于被拐卖进来的人,我们村里的人都很提防,大家都很“团结一致。”这里没有人会帮你。

听这话,小玉心底那丝希望彻底破灭。

难道她真的要一辈子被拴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没有自由?不不,她不要,她还那么年轻,还有牵挂的父母。

小玉看着额头缠着白纱布的文亮,眼里窜起一丝光亮,在这里唯一对她友善,态度好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她猛然站起,跪在地上朝文亮磕头,恳求他帮她逃出去,她不想一辈子在这里,她想回家,想去见父母。

小玉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大,凄惨而绝望,额头磕出了血。

文亮心情复杂,过了好一会儿他把小玉扶起来,说,我答应了你。

06 

文亮是在三个月后帮助小玉逃跑的。

文亮撒了个慌,说小玉可能怀有身孕,最近人不太舒服,想带她去医院看下。
文亮父母一听要抱孙子了,高兴的不得了。

二老去和村里那帮人通告一声,毕竟小玉是买来的媳妇,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保不准会出大事。

最后决定由村子两个年轻的男人陪文亮和小玉一起去。

出了村子来到一个小镇,那两个男人去买票的时候,小玉借口去上厕所,男人不放心想跟过去,被文亮拦了下来,说他老婆由他跟着去方便点。

小玉趁着这个空档去买了另一班的车票。

检完票后,车子开始启动,小玉的心跟着一起一伏,直到车子开出车站,她紧绷的精神才松懈下来,只不过这一口气还没放进肚子,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看到拦在马路上那两个人,小玉一颗心沉到谷底,面如死灰。

07  

被绑回去后,文亮父亲对小玉下了狠手,一来是气小玉不知好歹,三番四次想要逃跑,二来是村里人放了话,再发生这种事情,招来警察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家。

婴儿手腕粗的木棍一下一下往小玉身上抡去,尖叫声,求饶声响遍院子每个角落。
文亮赶回来的时候,小玉被打的半死,瘫在地上一动不动,见父亲还没消气,文亮挡在小玉面前,说这次是他帮助小玉逃跑的。

文亮父母瞪圆了眼睛,赶紧把门关上,骂他是傻子,要是被人知道了,他们家日子一定不好过。

文亮看着被打晕过去的小玉没吭声,过了一会儿他向父母保证,小玉由他来说服,也保证小玉今后一定乖乖听话,不再逃跑。

那一顿毒打,小玉几乎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能下床。

文亮一直在跟前伺候着。

醒过来后小玉除了还有呼吸,眼珠子能动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她确实死了,心死了,这次逃跑失败,也就意味着她一辈子都不能离开这个村子。
文亮见她醒过来很高兴,问东问西的,问她哪儿还不舒服。

小玉一句也不搭腔。

第二天小玉自杀了,没死成,被文亮救下来了。

这事惊动了文亮父母,文亮父亲骂了一大通。

小玉哭了整整一晚,哭的惊天动地,哭的地动山摇,把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释放出来。

文亮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和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他说,小玉,我知道你很难受,在我们村里,我见过很多和你一样被拐来的女孩,她们大多数都过得很不好,稍有不顺就被毒打,这是家常便饭的事,我没办法帮她们脱离这里,只能在遇上这种情况劝说几句,这里进来容易,出去比登天还难,你以后不要想着寻死,你死了也不能离开这里,更不能见到你的亲人,如果你愿意嫁给我的话,我会把你真正当成一个妻子对待,给你幸福。

小玉没有回话,一直不停的哭。

文亮说的是实话。

那个年代,大家意见空前的统一,有幸逃出大山的,逃到外一个村立马就会把你抓回去。没有联系外界的方式,没有人会帮你,村主任什么的都是默认这些事情的。
这是那个年代的悲哀,也是很多被拐卖女孩的不幸。

08 

那晚把心里话说开了后,文强也没有强迫小玉。

只是站在她身后帮助她,尽最大的努力满足她的需求。

小玉能下床走动,文亮父母给她分配了很多农活,在他们眼里既然小玉歇了逃跑的心思,死了心,就是他们家的人,也没有白吃白喝这一说。

文亮不好明着反驳父母的做法,只好多帮小玉分担点,减少她的工作量。

小玉多次逃跑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有些男人不怀好意举止轻浮,恶言相向,文亮就把她护在背后,给她足够的尊严,而不是像常见被拐卖的女人任人辱骂。

偶尔去山上打一次野味,文亮也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她。

父母多次提起想要抱孙子,文亮满口答应,私下却一直很尊重小玉。

这一点点细小的温暖积累起来,或许是认命,又或许是真的被文亮感动,大半年后小玉真正接受文亮。

文亮很欣喜,向她承诺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给她幸福。

小玉见文亮高兴的模样,眼里也浮出一丝久违的笑意。

来到这个村子这么久,她也了解到同她一起被拐卖过来人的命运。

如文亮所说,那些男人根本就不当她们是人,非打即骂,只是一个花几千块钱买回来传宗接代的工具。

有一回她和文亮从村口回来,看见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披头散发在垃圾堆里找吃的,那副场景对小玉来说不止是心酸,有一种对命运的屈服,更有一种庆幸。

事已至此,她不得不认命,在文亮面前除了他们结合的方式不对,但至少能过得像正常人,得到应有的自尊。

09 

婚后,文亮对小玉很好,他们像普通的夫妻一样。

文亮父母知道小玉是心甘情愿跟文亮过日子后,对她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转变,更多的还是文亮表现出对小玉的疼惜,才得到他父母良好的对待。

不久后小玉怀孕了,孩子的到来让她心里多了些牵挂和对未来生活的期盼。

这么久以来,她把文亮的好都看在眼里,从一开始逼着自己顺从到慢慢打心底接受,日子热腾腾地过了起来。

女儿十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一直很虚弱,文亮和小玉不得已离开村子。

他们在小县城租了房,一边打工一边为女儿治病。

一年后,女儿病情好转,文亮和小玉也没有回村里的打算。

小玉不想回去,尽管她已经接受现在的一切,但对那个村子还是有隐藏的恨意。

文亮明白,也没有逼她,知道她挂念家人,一直帮她寻找,这是一种亏欠和补偿。
几个月后他们兜兜转转才找到了小玉的父母。

这幕的大团圆看的无数人泪目,也揭露很多被拐卖骨肉分离的心酸。

小玉父母得知女儿是被拐卖才嫁给文亮的,无论如何都不接受这个人贩子女婿,甚至要把他送到警察局。

小玉多次向他们解释,文亮不是他们想象中让人深恶痛绝的人贩子,他和他们不一样,对她很好。再加上文亮几年如一日对他们很好,二老慢慢接受。

10 

听了小玉的故事,柚子妈心里挺复杂的,一边是痛恨那些让人家破人亡的人贩子,一边又为小玉的幸运而感到欣慰。

毕竟这世上不是所有被拐卖的人能有小玉这么幸运,被拐卖的人大多数都生活很悲惨,就如小玉所见一般,她们只是被人几千块钱买来的生育工具。

每次看到相关的新闻报道,柚子妈心都是揪起来的,因为有孩子那种感受就更强烈。

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们不止是贫穷更是思想上的愚昧,无视法律,丧心病狂,因为自己的私欲害了无数女孩,毁了无数个家庭。

说实话,欣欣的爸爸出乎柚子妈的意料之外,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还能拎的清,明是非,辩黑白,没有合流同污去伤害别人,反而尽心尽力去帮助别人,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是一个心里有爱有光的人

小玉是幸运的,幸运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这样的男人,也祝你们幸福。

在这里也拜托那些人贩子,请停止你的伤害,不要让罪念生生世世缠着你。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