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到我黑夜里的眼泪
情感 故事 生活 真实故事

小三怀了双胞胎

作者:凉水
2020-04-12 19:24
浏览次数:7384
1

何萍发现梁唯出轨已经晚了,晚的不能再晚,梁唯的小三已经怀了双胞胎。

最荒唐的是,梁唯竟然跪着求她别追究,说事已至此,他不能不管,三那边心情不稳定,他得兼顾着。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大丈夫。

简直开他妈的国际玩笑,他不嫌恶心,何萍还有洁癖呢?

有本事她就生出来!

何萍承认,吼出这句话时,是觉得大部分的婚外恋都会自我消化,最后归于平静,难不成梁唯真得跟外面女人过去?

可梁唯眼神闪来闪去,嗫喏地答,她怀的时候没告诉我,等我知道,已经......打不了了,月份大了必须得生。

何萍瞬间石化了,让那女人滚得越远越好的话堵在心口,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一刻她清楚,跟梁唯,是覆水难收了。

没多久,三儿生了,是两个女孩。

何萍得知消息时,从店里跑到外面巷子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痛快的,也寒心的。

到底梁唯想生儿子的梦破灭了,活该。

何萍也知道,对于梁唯来说,离婚的事情不能再拖。

两个人闹到这个地步都没离成婚,是因为没谈拢。

梁唯以前对何萍挺好的,刚结婚时存的20多万全在何萍老家县城买了房,让何萍妈住着。

县城那套房子是零几年买的,一套90平的安置房,在郊区。但是这几年县城发展,郊区被四周的新楼硬是挤成了中心地带,房价蹭蹭地涨。

两人在城里又攒了好几年才慢慢买了一个小平方,挤是挤了点,住着还行,如今市值也涨了一些。

两套房,何萍都想要。

十几年,除了没生儿子,她为梁唯付出了多少,梁唯心里没点数吗?

但梁唯也舍不下,谁不是在人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打拼过来的,没那么释然,说不要就什么都不要。两套房,他想分一套,不然往后拖家带口住哪儿?

何萍老家那房子价值早就超过原价好几倍了,他自知理亏该给何萍,可城里这套不怎么值钱还有贷款,至少给他吧。

于他而言,何萍付出了十几年青春,他梁唯不也一样吗?

往前几年,他没少付出,没少受气。

他离婚跟三儿过,要带两个孩子,还要给妮儿——他跟何萍的女儿抚养费,他活得可不轻松。

他把这些声泪俱下说给何萍时,何萍呸地啐他一脸。

2


于是,离婚拉锯战打响了。

梁唯知道何萍好面子,怕人嚼舌根,就在她店门口堵着,扬言要告诉她同事离婚的事;何萍接孩子,梁唯就先一步接走带去玩,反正两人天天找不痛快。

可何萍就是不松口,不放话,也不理梁唯,她心想着,她现在有房住,也有班上,不像梁唯,跑运输的,一天不跑一天没钱,那边三张口还等着他喂呢,看他怎么办。

就这么耗着,看谁耗得过谁。

其实呢,一纸诉讼就能解决这个事,只是,再刚强的女人也有软肋。

妮儿就是何萍的软肋。

何萍怀孕不容易,流了两次,还有一次宫外孕,当时她疼得在地上打滚,发誓再也不想怀孕,医生也确实说难怀上。

那之后,妮儿却来了。

怀孕的时候没让她遭罪,是个乖孩子,出生时一头黑亮亮的头发,白白的皮肤,何萍看了一眼,哭出声来,她太幸福了。

是妮儿给了她希望,给了她为人母的喜悦,也让她跟梁唯的婚姻得到了维持。

得知梁唯在外面有人,何萍第一下没想自己,她想的是妮儿该多难过。

所以她跟梁唯约好了,在正式离完婚之前,每星期梁唯要回家三天装装样子。

暂时什么都不能告诉妮儿,得用个温和的方式让她接受。

梁唯答应了。

大张旗鼓的打离婚诉讼,虽然对何萍来讲有利,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跟梁唯扯皮,但这想法却早早被她否定了。

一是法院里边有小区熟人,熟人的孩子跟妮儿一个班,一传十,十传百,有这么个爸,妮儿难免遭人指责。

再一个,梁唯绝不会主动提起离婚诉讼,他没底气,他只能两头奔波,这边求着何萍,那边哄着三儿。

如果说直白些,何萍就是想报复,这么拖着,急死梁唯也不够解恨。

如今闹归闹,何萍和梁唯在妮儿面前依然是相亲相爱的爸妈。虽然有时候互相看得眼冒金星,直想翻白眼,却没得办法。

晚上妮儿一睡着,梁唯就收拾着出门,何萍有时嘲讽两句,梁唯不应答,她也觉得没意思。

呵,曾经日日夜夜在自己枕边的男人,现在看自己就像看见妖怪,躲都躲不及。到了夜里,还要去另一个女人那里,抱着哄着逗着他们的孩子,就像他曾经对妮儿那样,爱不释手。然后还会爬上另一个女人的床,把她冰凉的脚塞进怀里,给她说笑话,就像他曾经对自己那样。

梁唯对女人和孩子的好,没什么花样,只是再也不属于她们了。

3


这天,是他们死活谈不拢的第不知道多少天。

梁唯出门前说,他没有办法一个星期来三次了,那边实在......吵得凶。

何萍冷笑,但尽量压低声音说,吵得凶就别来了呗,我早就说了,我愿意跟你干干脆脆地离婚,但你要净身出户。

梁唯不知第几次听这话,皱着眉头挨着何萍坐,叹着气说,何萍,你要说我多少遍对不起都可以,可是,夫妻一场,我以前对你也不差的。我现在也很难,你心里笑我也罢,我真得向你求饶,不说这套房子给我,你起码给我一点钱,让我好重新......安家。

安家?何萍听了这两个字一肚子鬼火,喘着粗气,又想骂人,想到妮儿在房间里睡着,只好忍着,胸膛起起伏伏的,憋出了两行眼泪。

梁唯见状站了起来说,要不还是下回谈吧。然后踮起脚尖出了门。

何萍解脱似的靠在沙发上,感到一阵落寞,她望着白苍苍的天花板,眼前好似出现了云卷云舒,来往聚散。

妈,你怎么了?何萍被妮儿叫醒时,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睁开眼,脸上凉凉的是眼泪,她擦了擦,忽然感到脖子一阵剧痛,看来是落枕了。

妮儿看何萍这么痛苦,跑进房间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脖子下边,说,妈,你再躺会儿,我上学去了。

何萍挣扎着要起来,说,没事,我送你,宝宝。

妮儿撇了撇嘴说,得了吧,我都多大了,坐公交几站路的事儿,不用你送,晚上你别来接我,我自己回来!

说着妮儿把何萍重新按倒,何萍也就顺势躺下了。妮儿若有所思地背上书包出门,走到门口又停住了,回头问,妈,你跟爸爸到底怎么了?

何萍心里咯噔一下,扯扯嘴角说,没什么啊,干嘛这么问?

妮儿迟疑地看着何萍,顿了一会儿,我随便问问。妈,那你好好的,我去学校了。

何萍诶诶应着,心里一阵暖,门一关,接着又像跌进了冰窟窿,浑身发寒。

直觉不太好。

4


何萍的直觉是对的。

当天下午她就接到了妮儿班主任的电话。班主任说在电话里讲不太清,何萍就去了学校。

何萍在教室门口偷偷望了一眼妮儿,她坐得端正,听课也认真。

进了办公室,妮儿的班主任眉头耸得高高的,甩给何萍一个作文本说,我先不说,你自己看吧。

妮儿的作文本很干净,字写得也漂亮,只是一字一句都在诉说着最近的烦恼。

何萍忐忑地看完了,想哭,但在老师面前,仍要克制。

班主任缓缓开了腔,我对梁妮很了解,是一个性格很好的孩子,但喜欢把情绪藏在内心,她愿意写进作文本给我看,是对我的信任,按理我不该叫你过来。但是你也看到了,妮儿对家庭的异常情况,多少猜到了一些,她很难过,她希望爸妈能够好好沟通,而不是让她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家里。我找您过来,还是希望,你们可以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你不用担心梁妮的学习,她很认真,正因如此,您也不要让她失望。

何萍默默应着,眼泪还是滴在了手背上,她擦了一遍又一遍,在妮儿下课之前,赶紧离开了学校。

原来妮儿都明白啊,爸爸不爱妈妈了。

妮儿这么聪敏,肯定早察觉到了吧。

虽然骗她说爸爸接了很多活,特别忙,但是细节没法骗人。

比如,梁唯看何萍的眼神,又或者,梁唯对另一个地方的时时牵挂。

何萍总觉得妮儿还小,能糊弄过去,现在看来,是她幼稚了。

对于妮儿来讲,理解这一层,不难。但,真相是,爸爸不仅不爱妈妈了,还爱上了别的女人,甚至,还生了两个妹妹。

妮儿能接受吗?

而此刻,她也无法坦诚地说,爸爸不愿意离婚,是为了房子和钱。

把这么现实的、充斥着铜臭味儿的事实展露给妮儿,无疑是撕碎她的童年。

何萍走在肆意的秋风里,瑟缩着,满脑子浆糊,转而又恨透了梁唯。

何萍在外面晃荡了蛮久,回家给妮儿做了一桌菜。

妮儿一进家门就去洗手,拿了两幅碗筷,她似乎习惯了两个人吃饭的日子。

何萍一直给妮儿夹菜,把妮儿都给弄烦了,说,诶呀,你吃你自己的,妈!

何萍笑笑,看着妮儿,直觉得心酸。

妮儿忽然抬眼假装不在意似的问,妈,你是不是要跟我爸离婚了?

何萍惊呆了,下意识想否认,但看着妮儿眼泪打转的眼睛,终于还是点点头,说,对不起啊,妮儿,爸妈好像没法像以前一样了,但是你要知道,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爸爸也会一直爱你。

妮儿大口嚼着饭,努力对着何萍咧开嘴笑说,我们俩也可以过得很开心的是不是?

何萍含泪点点头,默念,会的,会的。

妮儿又补充了句,就是爸爸以后一个人可怜了点,能不能让他住在我们附近?

何萍咬紧了嘴唇,笑笑说,爸爸不会可怜的......

5


夜里,吃过饭,妮儿进房间写作业,何萍切了点水果进去。

开门,妮儿缩在被子里边,何萍叫她也不吭声。

何萍一把掀开被子,才看见妮儿缩在里边捂着嘴掉眼泪。

妮儿呜呜呜地克制着,把脸别向一边。

何萍心都快绞在一起了,妮儿果然还是装坚强。

何萍正准备安慰妮儿,妮儿开口了,含糊不清地哭着说,我爸是不是再也不喜欢我了?他现在是别人的爸了!

何萍懵了,一把抱起孩子,给她抹眼泪,问,谁给你说爸爸成了别人的爸爸?

妮儿不说话,只上气不接下气地哭,狠命掐着何萍的手。

何萍看见妮儿手上紧紧攥着手机。那是前段时间,妮儿缠着她买的,说是班上同学都有群,她也得加进去。好在平时玩得不多,何萍也就没管。

何萍手伸到妮儿被窝里掏出她的手机,吓唬她,你不说,手机就没收。

妮儿伸手来抢,够不着,转身嚎啕大哭说,我不要啦。

何萍无奈,问也问不出个啥,只好软和下来抱着妮儿,哄她。

妮儿抽抽着睡着了,何萍靠在一边随手把弄着孩子的手机,她在想孩子会不会写了东西在QQ日志上,妮儿喜欢玩空间啥的。

何萍点开QQ,妮儿没退出,好友动态第一条,是个网名叫晶晶的人发的。

她发了一张照片,准确的说,一张合照。那上边的脸,何萍太熟悉啦,熟悉到让她反胃。

照片上,梁唯和他的三儿一人抱着一个女娃,笑得特别开心,再加上一行配字——幸福的一家四口。

恐怕这个晶晶就是三儿。

何萍因为犯恶心,从来不愿意见那个女人。

何萍不知道三儿是什么时候加了妮儿的QQ,恐怕是通过梁唯的账号看见了才加上的,妮儿也不知道她是谁。

杀人诛心,三儿真是毒啊,她是得多小心眼,才会在妮儿面前秀!

三儿纵是恨何萍,也不应该拿孩子出气,冷不丁地吓孩子。

妮儿的小脑瓜本来就不用去理解这些成人都难以承受的东西。

何萍握着手机的手一直在抖,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情绪了,她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感觉人快崩溃了。

竟也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了。

6


第二天一早,何萍把截图发给了梁唯,质问他,还要不要脸。

梁唯回了句,是她擅自发的,我不知道。

何萍为这个男人的虚伪感到害臊。

往前翻翻,三儿还给妮儿点过赞,梁唯能看不到?

他是因着对何萍的不满,纵容三儿这么做的。

有了新孩子,妮儿就不是他曾经捧在手心上的宝了吗?妮儿那么喜欢爸爸,他就用这种方式刺激妮儿。

何萍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跟他吵了起来,声音越吵越大,把妮儿给吵醒了。

妮儿肿着眼睛走过来对何萍说,妈,你别吵了,我就难过一晚上,已经好了。

何萍挂了电话,抱着妮儿说,妈妈对不起你。

妮儿抬起头对何萍说,为什么你要说对不起?是爸爸错了,你不是比我更难过吗?妈妈,比起我,你一定更难受,你那么爱爸爸。我其实知道,你总是半夜里偷偷哭,你还去过医院,你藏在枕头底下的药我查过了,是助睡眠的。妈,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别这么难过了,不要为了我跟爸爸吵,不要因为爸爸,影响你的健康。

何萍已说不出话了,眼泪涟涟流不尽,仿佛心底最坚硬的壳,被女儿用最柔软的方式打开了。

妮儿接着说,妈,我昨晚上在被窝里边躲着给外婆打电话了,外婆说她这几天就过来。

何萍抹抹眼泪说,为什么叫外婆过来啊?我......我还没跟外婆全部说呢。

妮儿摸摸何萍的脸说,因为就像你安慰我一样,你也要外婆安慰,你也是外婆的女儿啊!

何萍不知说什么,她知道,除了眼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其实妮儿坚强多了,最最需要安慰的人正是何萍自己。

面子也好,报复也好,她只是一度无法接受,梁唯的狠心。自己不能再生了,今后还能找着男人吗?梁唯有为她考虑过吗?

她对梁唯,有着执念,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迷茫。

与之僵持的日子里,似乎婚姻还未结束,何萍以为假象能减缓离婚对自己的冲击,但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想来,还是背叛者洒脱些吧。

他们是因着金钱利益才来纠缠,而何萍却是因为感情上的放不开。

赔上自己的生活,想从情感上去报复那样两个人,实在不值当,而且也玩不过他们。拖得越久,何萍和妮儿受的伤害反而越多。

想通过后,何萍计划马上起诉离婚,速战速决恢复正轨,以后带着妮儿好好生活,有亲人陪着,她只需要朝前走,让梁唯跟三儿唱独角戏去吧,她不奉陪了。
—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