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121
情感 故事 生活 真实故事

发现妻子的私生女之后

作者:凉水
2020-04-14 19:31
浏览次数:9100
1


所以,你准备离婚?

谢志中承认心里的话被好哥们老何点出来的时候,浑身一颤。

该怎么表达呢?此刻的心情,不能简单地用“想离婚”三个字来形容。

志中闭眼仰头饮下半杯烧酒。

大排档外的人声熙攘,头顶的灯泡发出鹅蛋黄,志中沉默了一会儿,两眼通红。

志中是个善良的人。

甚至极少发脾气。

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受伤了。

老何懂志中,没再多话,只是陪着志中一杯接一杯喝着,直到凌晨,大排档的老板来催,他们要收摊了。

志中已喝得烂醉,往日他是知道分寸的,因为王丹不喜欢他喝多,每次都念叨。

对了,王丹。

去TMD的王丹,骗人精。

志中在老何的搀扶下,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放肆大骂。

街边居民楼传来一声,神经病,要吼回家吼,这么大年纪还玩感情!

志中冷冷笑,好像在自嘲。

是啊,他也没想到人近40,才知道被枕边人给骗了这么久。

他才明白,年龄大小,时间长短,都不能让他减少一丁点的痛苦。

从25岁结婚到现在,12年,王丹从来没跟他说过,除了跟志中有个女儿,她婚前还有个孩子。

志中躺在老何车里,回忆这几天的暴击。

2


志中其实挺迟钝的,否则也不会到现在才发现。

是这一回,王丹太急了。

大前天夜里,她在家里转悠来,转悠去,手机紧紧攥在手上,一刻也不放松,都入秋了,她额头上还渗出汨汨的汗。

志中问她,你这样晃来晃去,看得我心慌。

王丹定定看着志中,皱着眉头,露出鲜有的愁容。

片刻过后,她进房间开始收拾起衣服,一边说,你知道我原来上班那地儿的刘姐吧,她女儿出车祸了,我想着得去看看。

志中说,你去看,收拾衣服干嘛?

王丹啧了下嘴说,刘姐人在外地,我不得陪护几天,等她回来不是?她原来一直特照顾我。你就在家看孩子,不用送我了。

志中本不太在意这些,但这回心里边绷紧了弦。

别人家的事儿,王丹何必那么慌张。

王丹前脚出门,志中后脚就跟出来了。

王丹上了辆出租,看来是真急,一般志中不开车送,王丹出门都是坐公交的。

志中开车隔着点距离跟在后边。

志中没想到,王丹下车的地方根本不是医院。

是一个小区。

王丹几乎是跑着进去,否则以她的敏感,是能看到马路对面的志中的。

这是个老式居民楼区,王丹进了7栋,楼道里阴暗不已,充斥一股尿骚味,她没察觉志中在身后的黑暗里。

王丹上了三楼娴熟地掏钥匙开门,志中在二楼楼道里听着。

忽然王丹惊叫一声,哭嚎起来。

志中箭步冲上楼,门虚掩着,推开就看见王丹正费力地拉扯着一个躺在地上的女孩,女孩五官痛苦地扭在一块儿,身体蜷成一团,旁边有药瓶。

王丹见到志中,顾不得惊诧,大喊,求求你,救救她,快一点!

志中大概就懵了两秒,上去二话不说背起女孩。

下楼,奔跑,上车,志中在自己的喘息声中,听见女孩用小小的声音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王丹则不住地流眼泪。

到了医院,女孩被送进去洗胃。

王丹瘫在椅子上,志中问什么,她都不答。

志中怒了,一拳锤在墙上,王丹抬起眼,用沙哑的嗓音说,她是我姑娘。

志中的心生疼。

直到女孩被推出来,天已微微亮了,折腾了一夜,志中和王丹都没合眼。

王丹全交待了。

她16岁的时候,尚不懂事,在职中认识了这孩子的爸爸,虽然不想承认,但找不到更确切的称呼了。

因为年轻,两个人尝了禁果。

知道怀孕的时候,那男的不出意料要拍屁股走人,唯一称得上良心的是丢下东拼西凑的千把块钱,让她打了。

而一切后果都留给了不谙世事的王丹。

父母无奈带她去医院,结果却是,王丹子宫还很稚嫩,不建议打掉。

综合种种,也带着点稀里糊涂,王丹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女孩。

本说好了,要把孩子送得远远的,她却舍不得,最后给了一个远房姨母,姨母年龄大了,独身,想要个孩子。

王丹的生活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外出打工,认识了谢志中。

到了25岁,跟谢志中结婚,她仍在给孩子钱。

当然,这些都没有给单纯的志中说。

她不知道自己能瞒多久,反正能不说最好。

后来姨母病逝,孩子只能住校,王丹更心疼了,把她接到城里,租了个小房间,给她住着。

这么些年都相安无事。

可孩子长到了21岁,特殊的成长经历本就让她性格内向,再加上毕了业,一时没找到工作,失恋,几重打击,于是有点想不开。

她给王丹发短信,说自己不快乐。

王丹心急如焚,预感不对,还好及时赶到了。

王丹双眼噙满眼泪,对志中说,我谢谢你,也对不起你,你要打要骂都行,是我的错。

志中也想哭,眼前的王丹,不再只是自己的妻子,自己女儿的母亲,而是一个......骗子。

若是结婚时,她坦白,他不一定会这么痛苦,过了12年,他实在无法正视这段婚姻里,王丹有多少话是真,有多少话是假。

怎叫人不心寒!

王丹肿着眼睛对志中说,我得在这儿,她不能没我。

女孩脱离危险,此刻还算安稳地睡着了。

志中看着她苍白的脸,确实跟王丹几分神似。

他一言未发地离开医院,他得回家。

家里还有他的女儿。

他不想小卉醒过来家里边没大人。

3


一路上魂不守舍,志中站定在家门口,深深地吸了口气,呼出来时,脸上已经挂起了笑容。

开门,小卉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客厅吃面包了,乖巧的样子看得志中眼睛直发涩。

小卉撅着嘴,半开玩笑地说,我一醒过来,家里就我一个人,爸,你不是跟我妈约会去了吧?我妈呢?

志中笑笑,背对着小卉坐在沙发上,尽量不让她发现自己的异常,因为小卉这孩子心思细腻。

对不起啊,昨晚你睡得早,没来得及跟你说,你妈朋友的女儿进医院了,我们去看看,你妈可能得过几天再回来。

噢......小卉应了一句,吃完早餐就上学去了。

志中松了口气,怕小卉多问,自己绷不住。

不一会儿,强压的情绪又从头来过,他自己都有点承受不住,小卉怎么能接受呢?

她还不到12岁。

有点个性的小姑娘,知道了,会怎么做呢?

志中不敢想。

整理好情绪后,志中多多少少接受了这般现实。

可事情总在你以为告一段落的时候,卷土重来,好像几度刺激你,直到击溃你,是命运的一种乐趣。

志中再次来医院,在病房里边碰见王丹曾经的男友,也就是女孩的爸爸时,只觉得好不容易建构起来的心理防线又崩溃了。

不是说这男人早跑了吗?

王丹也在。

这次,没有回避,也没有扭捏。

王丹好像经过一夜,看透了世事似的说,孩子还迷糊着,非说要她爸来,想见他,志中,我待会儿跟你解释。

男人匆匆进来,冷漠地看了眼志中,好像志中才是一个外人。

志中也真就那么无措地站在一边。

男人从背包里边拿出女孩的衣服、手机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对王丹说,我连夜赶回来的,回了趟家,把这些拿过来了,还缺什么,我去买。

家,他用了这个词。

对于门口的志中来讲,他们三个站在一起,确实是更为紧密的关系。

忽然想起来,那晚女孩儿趴在他背上,含糊不清叫的是爸。

王丹把东西理了理,示意志中出来。

在走廊,许是光线的缘故,志中觉得王丹老了很多。

王丹咬紧了唇。志中拍拍她的肩,宽慰道,说吧。

王丹说,这孩子养母走的时候,她才十岁,我刚生完小卉,实在没办法管她,我爸妈又不愿意带,有时都恨不得跟你坦白了,可开不了口。

就是那会儿,他不晓得怎么找到我了,他才知道我把小孩生下来了。他离过婚没小孩,说想带这孩子生活,我知道他没钱,看我正为难,所以赖着我,我是恨他,可想着有个大人总归好点,他对孩子不差,孩子也接受了,愿意跟他,然后就这么着了。前几天他出差了,不然有他在,应该不会出事......昨晚没告诉你,怕你多想。

志中问,你经常去?

王丹垂下眼睑说,毕竟是个男人,糙,所以时不时上门去收拾收拾,给孩子洗洗衣服,但是跟他真的没什么交流,要不是为了孩子,我才不会理他!

志中双手附上脸,揉搓着,心里冷冷自语,王丹啊王丹,我该信你吗?

王丹试探性地靠近志中,问,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骂我,可我也过得很辛苦。要是当年跟你说了,你还会跟我结婚吗?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志中往后挪了几步,瞥了眼病房里边的男人和女孩,丢下句,再说吧。

4


志中真的凌乱了。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两天没打扫的屋子,已经开始积灰了。

他们后边有个建筑工地,灰多。

王丹总是擦了一遍又一遍,忙碌的身影曾出现在家里的角角落落。

身为谢志中妻子的王丹,一言一笑,一举一动此刻回想,有点怀念。

可志中不清楚,王丹是否还有隐瞒。

因为不清楚,所以要去问。

志中又去了女孩住的7栋。

一番套近乎,隔壁老太神神秘秘地说,平时在这儿住的是女孩和她爸,她爸挺疼闺女,就是赚不到什么钱,房子都是她妈买的。她妈妈好像在外地上班吧,来的不多,来了也不跟那男的说话,当空气人。

原来这房子不是王丹租的,是她买的。王丹到底是没说透啊。

志中这会儿已经不轻易惊讶了。

他不是个锱铢必较的人,甚至有些粗线条,或许王丹就是拿捏住他这点。

这么些年来,他赚的钱往家里拿,王丹的钱他不问。

他是那么信任她,以为她把钱都存了起来。现在想来,大头不敢动,但她的工资和一些没被志中察觉的小钱都被她攒起来给大女儿买房了。

这老房子地段不紧俏,又小,她买得起。

回忆去年,志中想换个大平方的房子被她拒绝了,王丹说她的钱要留给小卉,让志中自己再挣两年换房,不急。

呵呵,志中都觉得可笑。

敢情王丹这么些年,拿着这个家的钱,养着那个家。

5


短短几天,志中从前的自在都被王丹捶扁在地了。

说实话,王丹说出那是她闺女的刹那,志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离婚。

他太愤怒了。

可他转念想,王丹也是个可怜人。

有多少女人生下孩子后,管都不管,对自己年轻时犯的错,只想回避。

可王丹没躲。

一面要照顾好他跟小卉,一面又操心另一个姑娘,这么些年一定过得小心翼翼吧。

志中心软了。

他委屈,王丹也不容易,他想原谅她,接纳她。

但那是一开始,他没想到,王丹给大女儿买了房,算是愧疚吧,而且基本上用的是她自己的钱,他勉强理解,可凭什么,让那个男人也住进来呢?

那男人真有担当的话,怎么不自己买房,自己养闺女呢?小的时候就不说了,充当家长,现在女儿都那么大了,还赖着不走。

与其这样,王丹还不如一早就告诉志中,他们养两个女儿,也比现在这样让他舒坦。他只觉得王丹蠢。

发完了酒疯,老何送志中回了家。

他仍没想好怎么跟小卉说。

看见卫生间灯亮着,小卉应该是已经起床了。

志中靠在厕所门边,问,小卉,起来了?今天星期天,你起这么早啊。

小卉低低应了一声,志中刚转身,小卉又叫住了他,语气听起来有点不安,爸,我妈呢?

志中心下一沉,回答,你妈还没回来,有事吗?

你给我妈打电话!小卉有点急躁了。

志中感觉酒一下就醒了,忙敲门,你有什么急事啊?

你别管了!我要我妈!小卉带着哭腔,志中转了几下门把,门被反锁了。

小卉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志中有些慌,颤抖着给王丹打了电话,一边安慰小卉,无论发生了什么,千万别做傻事,你把门开开,跟爸好好聊聊。

小卉怼他,哎呀,你叫我妈回来就是了,不想跟你说!

王丹赶回来的时候,志中仍守在厕所门口。

小卉,妈妈回来了。王丹一边敲门,一边责备地剜一眼志中,以为他跟小卉说了什么。

不许爸爸进来!小卉喊着,把门开了一条小缝,王丹挤了进去。

志中啥也看不见,在门外面走来走去,王丹喊,志中,你先回房间。

志中有点懵。

等了十多分钟,小卉扭扭捏捏地跟在王丹屁股后边出来了。

王丹说了句,没啥,就是姑娘长大了。

志中忽地明白了,原来小卉是头回来例假,不好意思跟他说。

她清早起来被吓到了,这才急着喊妈妈。



王丹带着小卉下楼买卫生巾时,志中才看见王丹外套和裤子上蹭了许多灰,问,怎么搞的?

王丹弯腰拍了拍灰说,来得时候太急,摔倒了。

娘俩出门,志中一个人坐在书房里边,有点感慨。

身为一个男人,对于女儿来说,无法代替母亲的存在。

现在是,将来也是。

这也是他的纠结所在,于己而言,离婚能解心头愤恨,可对小卉而言,只是多了一个破碎的家庭。

缺了妈妈,小卉会不会像她同母异父的姐姐那样轻易走极端?

人对亲情的渴望,对血缘的难以割舍,有时是不可理喻的。

王丹对大女儿的牵挂,大女儿对那个过了十年才出现的父亲的重新接纳,小卉对王丹的依赖,志中对小卉的担心。

错综复杂的关联,都是因为骨肉难分。

也是这个关联,让王丹一时难以摆脱那个男人。

事实上,那男人除了能力差些,似乎并未找过麻烦,或许也是王丹能忍受他的原因。

对于王丹,志中无法彻底原谅,但不代表不爱。

她夹在中间,多的是无奈。

在知情前,志中从未觉得她不称职,她对自己和家庭的那一份爱,是真切的,装不出来的,现在,她也一样没有疏忽。

他看得出来。

王丹的过去早定了,他的知情与否不会改变王丹这个人。

现实点来说,只要他放下脾气,好好谈,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虽然他不能打包票未来这份爱能存续多久,但现在离婚,一定是逞一时之快,他想负起责任,为了小卉,也为了自己。

而一切的前提是王丹要更好地划清界限,不要伤了他和小卉的心,如此,他才愿意携手面对。

志中似乎想明白了些,天已经大亮,看着书桌上被推倒的一家合影,轻叹了口气,扶了起来。

—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