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133
情感 故事 生活

三个人的游戏

作者:今世未央
2020-04-16 19:47
浏览次数:11904
1

休年假的时候,李晓回了父母家,每天闷在家里,连门都不出。

她妈觉得不对劲,问她为啥不出去玩。李晓就告诉她,男朋友跑了,她失恋了。至于为什么分手呢?俩人本来都是坚定的不婚族,约好只享受红尘为伴的潇洒,不承担柴米油盐的琐碎。结果,俩人浪到半路,男人反悔了,他想要家,想要孩子,想要李晓对他负责任。

她妈本来就看不惯她这样的婚恋态度,“那你们就干脆结婚不好吗,你岁数也不小了。”

李晓可不想只凭着责任心过日子,“结婚有什么好,像你和我爸那样,一个使劲往外跑,一个拼命往里拽,貌合神离地过一辈子?”

打完致命一棒,李晓赶紧递过去一颗甜枣,“我同学给我介绍了个男人,明天见面,要不然,你陪我去看看?”

她妈顾不上追究闺女的大逆不道,一听到相亲这事,立马阴转晴了。娘儿俩一拍即合,先奔去了商场,准备好好倒饬一番。

李晓选好了衣服,她妈也从试衣间出来,在镜子前顾盼生姿,特臭美地转了两圈给李晓看。

李晓被她的新形象震惊了,她妈身高一米五,上半身圆圆的,全身上下最瘦的是两条腿,她试的这件衣服,完美地突出了她的细腿,远远看上去,活像两根牙签上插了一颗大丸子。

李晓一向尊重她妈的奇葩审美,但这次不行,她强行挑了另外一套,让她妈去试。她妈嘴里嘟囔着,但还是高高兴兴地换上了,反正是闺女出钱,反正自己很喜欢新衣服。

相亲的双方竟意外地默契,李晓带了妈,那男的带了爸。看起来,李晓对那男的还挺有意思,她主动地掌控了场面,还很照顾两个老人,让他们互相熟识。

趁着两个年轻人风花雪月,两个父母就借机刺探家底,四个人聊得还很投缘。最后,那人他爸要加李晓妈的微信,她一想也对,有家长暗中沟通着,省得两个孩子拿婚姻大事过家家了。

回家的路上,娘儿俩都挺兴奋,议论着刚才那男人和他爸,人还挺不错的。

当天晚上,李晓都要睡了,她妈过来咣咣砸她的门,“李晓,你给我老实交待!今天的相亲到底是咋回事?”

李晓把白天偷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里,她妈穿着那套墨绿色的裙装,显得还挺端庄,背景做了模糊处理,隐约能看到坐在她对面的是个男人。

她配上文字,“丸子姐今天美炸了”。

这条朋友圈,只对大老李可见,大老李就是她爸。

2   
 

李晓看她妈来兴师问罪,就翻出个小视频给她看。

视频里,一个女的在弹钢琴,大老李扶着琴盖唱歌,两人对视的瞬间,他看人家那眼神,温柔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丸子姐看着看着,不仅没生气,还犯了花痴,“我看你爸发过这个,这是他们声乐班毕业典礼,你看你爸,唱得还挺像回事。”

李晓恨不得打醒她,“你不光是瞎了眼,你还瞎了心。”

大老李就一长途车司机出身,他装什么高雅?他一辈子都没上过大学,这老了老了,还读上老年大学了,还报了声乐班,还穿西装打领结,还跟气质优雅的弹琴女同学眉来眼去,他不知道自己有家有老婆的吗?

大老李发这视频之前,让李晓帮他加字幕,李晓趁机看过他的手机,他还挺抢手的,那些邀他一起表演的女同学,居然称他为“小李哥哥”。啊呀呸,现在这些中老年阿姨们,撩起男人来当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呢。

大老李从年轻时就挺有女人缘的,一米八五的个头,长得相貌堂堂,虽然只是个开长途的,却因为走南闯北见识得多,总能装出一幅很有文化的样子。

那时候,李晓最喜欢让他去开家长会,在一群普通家长们中间,他鹤立鸡群,气度不凡。不管李晓犯了多大的事,不管班主任被气到多暴躁,只要大老李出面,大家都能客客气气地,坐下来解决问题。

等那些人再见到丸子姐,总会感慨一声,可惜了,好汉无好妻啊。

人人都说他们夫妻不般配,时间一长,大老李就有些飘了。丸子姐站在他身边,头顶还不到他的肩膀,他整天看着丸子姐日渐稀疏的头顶兴叹,命运如此不公,没能让他娶到与自己相匹配的女人。

可他忘了,他当年是因为家里穷,差点娶不上媳妇。只有丸子姐不嫌弃他,才跟了他。丸子姐旺夫,结婚没几年,他就靠跑车挣了钱,日子才越过越好的。

大老李整天以高雅人而自矜,把丸子姐的自尊打击得服服帖帖地,卑微到尘埃里,还要笑着仰视他。

于是,丸子姐就更爱美,衣柜里的衣服比李晓都多,化妆品、精美头饰,样样都不落,但总是用力过猛,效果就有点一言难尽,大老李更不愿意跟她站在一起了。

李晓上初中那会,听到传言,老李从外地带回一个女人,还在新城区给她买了套房子,住了进去。

丸子姐把头埋在沙子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李晓看不得丸子姐这么死命委屈自己,就逼她跟大老李离婚,告诉她女人要独立,还保证自己以后肯定能养她。丸子姐死活不肯,她喜欢大老李,不管他做了啥,她哪怕晚上蒙上被子偷偷哭,就是舍不得离开他。

李晓觉得,以丸子姐的智商,要想跟大老李斗,怕是要被玩死,她决定下场,玩一场三个人的游戏。

李晓趁大老李出车,去找到他在外面的家,硬是凭一己之力,把那女人打回了老家,再也不回来了。

大老李回来后,都气疯了,找了个借口大闹了一顿,还赌气绝食。最后还是丸子姐出面,把他给哄好了,日子又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这些年,他们这一家三口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老李拼命地争取自由,丸子姐运用“无为”的大智慧,努力捍卫家庭,李晓则想尽各种办法,拆散他们。

三个人都很努力,但因为势均力敌,谁也不能再往前进一步,所以,这个家又维持着奇妙的稳定。

这次,大李老又露出了苗头,每天眉开眼笑地看微信,还公然在舞台上和女同学情浓意浓。李晓毫不犹豫,马上给她妈介绍了对象,她就是要让丸子姐看看,外面的好男人多着呢,顺便也震慑一下大老李,他要是敢有什么动静,丸子姐也不是吃素的。

等丸子姐弄明白了原委,气得骂她,“我和你爸过得好好的,你非要拆散我们,你还是我们的亲闺女吗?”

李晓很是服气丸子姐对婚姻的盲目自信和健忘,她很希望能有股外在的力量,打破他们家这个僵局。
    
3
 

三个人的拉锯战还在持续着,大老李突然出事了。

他喝多了酒,引发脑血管破裂,手术后,命是救回来了,整个人却变得傻乎乎,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精气神。

大老李的说话和走路都得需要做康复训练,他哪里受得了这个,脾气暴躁得不行,瞪着李晓,死活不肯让她扶着他练走路。

丸子姐闻声走过来,“你这是想下半辈子都坐轮椅上了?我伺候你倒是没事,你以后啊,再也别想往哪儿跑了。”

大老李眼神一点点软下来,认命地低下头。李晓憋着笑,她从没见大老李在丸子姐面前服过软,她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只听得院子里扑腾了两声,还有丸子姐哈哈大笑的声音。李晓赶紧跑出去看,原来,丸子姐一时没撑住大老李,俩人都摔倒在地上,弄了一身的土。大老李开始还紧绷着脸,看丸子姐笑得浑身发颤,他也跟着咧嘴笑了笑。

那天,丸子姐换上新衣服,自我感觉特别美,转向沙发上坐着的大老李,“老李,快看看我,配不配得上你!”

大老李仰望着她,笑呵呵地答,“配”。这次病后,大老李在丸子姐面前,成了个乖巧的孩子。他很依赖她,也很听她的话,每天吃完药,就跟在丸子姐身后,去小公园练走路。

有时,李晓一觉醒来,还能听到那屋两个人在聊天。第二天她质问丸子姐,他们到底聊了什么。丸子姐居然还羞涩了,“也没说什么,就是陪你爸练练说话嘛。”

李晓叹了口气,他们三个人的这场游戏,折腾了这么多年,到如今,他俩之间居然有秘密了。

可能,这就是命吧,丸子姐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4
 

等大老李的身体彻底恢复了,丸子姐再一次打碎了所有人的眼镜。

丸子姐主动向大老李提出了离婚,协议都写好了,家里正好两套房子,他们一人一套,其他的存款也一人一半,李晓反正也大了,不需要争抚养权了。

李晓觉得奇怪,丸子姐这些年都死死霸住大老李,就连他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时,她都没想过要放手,现在怎么突然就转了性?

至于那个弹钢琴的女同学,李晓去调查过,人家家庭幸福,生活美满得很,顶多是和他玩玩暧昧,没什么的,跟她上中学那会打跑的那个女人,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丸子姐并不在乎李晓的调查结果,她告诉李晓,“我知道你爸一直想要自由,我觉得他那会年轻,爱贪玩,等老了就收心了。后来,他确实也消停多了,虽然还是不死心,但总翻不出什么水花来。通过这次生病,我才想通了。人这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没了,他既然那么想要自由,我总不能让他遗憾一辈子。”

丸子姐终于要给大老李自由了,而且,她说给就给,大老李不要还不行。

大老李慌了,他哪受过这种待遇啊。这些年一直是他往外挣,她拼命往里拉,现在她突然打开大门,请君自便的时候,他反而失落了,不知道走出这个门,自己还能去哪儿。

但一向傲娇的大老李绝不会向丸子姐求情反悔,他咬着牙答应了,俩人还真去办了离婚。

看着他们拿回来的那两本离婚证,李晓都有点懵了,这命运,还真是任性到不行。

李晓回去上班了,她偶尔会很好奇,离了婚的丸子姐和大老李,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

大老李的朋友圈里,居然出现了公园。以前,大李老特别痛恨小公园和广场舞,觉得那是对他的一种侮辱,拉低了他的档次。那时,丸子姐怕他生气,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跳广场舞,她只躲得远远的,跟着人家的音乐晃晃身子。

如今,大老李不但自己进了小公园,甚至还拍了一群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小视频。李晓仔细一看,在队伍的最后面,跟着人家摆头晃脚的,肢体特不协调的那个,可不正是丸子姐吗?

李晓终于明白过来,她笑得跌倒在椅子上,“大老李啊大老李,你也有今天。”

大老李才不在乎李晓笑话他,他反而对她更上心,每到周末就给李晓打电话,“闺女,周末回家吧,你不是最爱吃的大闸蟹了吗,我给你做,我现在可厉害了,学会了做好多硬菜呢。”

李晓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她才不会给他做助攻手呢,残忍地拒绝他,看他气得直跳脚,才是他亲闺女的作派。

几个回合后,大老李彻底怒了,连名带姓地喊上了,“李晓!这周末你必须给我回来!”然后,他又低声下气地哄她,“你妈过生日,你不回来多不合适啊。”

李晓忍住笑,“好,我周末回家。”

5
 

大老李并没有像他吹嘘的那样亲自下厨,他那厨艺,怕是关键时刻会掉链子,坏了他的大事。

他提前在鲁菜馆订了个包厢,香辣鲤鱼,九转大肠,爆炒腰花,都是丸子姐的最爱。

饭桌子上,大老李使劲找话题,边说边看丸子姐的脸色,等看到她好不容易露出了笑,他赶紧趁热打铁,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说是给她的生日礼物。

李晓伸过头一看,是条项链,这大老李,果然是见过世面的,出手就是阔绰,那吊坠上的钻石,闪得她直眼晕。

丸子姐很矜持,像个接受外国使臣进贡的公主,淡定地收下了这份大礼,“那就谢谢了”。

吃完饭,大老李跟着她们娘儿俩走到楼下,他主动表示,“晚上吃得有点油腻,要不然我上去给你们泡杯茶吧。”

大老李喜欢附庸风雅,买过一整套很贵的茶具,尤其是主人杯,里面有一片烧制的绿叶子,倒上茶水后,会飘摇起来,人人都说不俗,他爱得不得了。

离婚的时候,他居然没带走,原来早埋好了伏笔。

李晓也不吭声,看丸子姐如何应对,丸子姐轻描淡写地答,“还是算了吧,晚上喝茶容易失眠。”

大老李彻底颓了,臊眉耷眼地转身,回了自己家。

晚上,李晓试探了丸子姐几句,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丸子姐却避而不答,她只是心情愉快地,用大老李的主人杯,一连喝了好几杯茶。

6
 

第二天一大早,李晓就回去了,不管大老李再使出怎样的花招,丸子姐到底接不接受, 都不是她想操心的事了。

这些年,大老李和丸子姐,一个躲猫猫,一个追兔兔,现在玩到中途,居然还要角色互换,继续再玩。

这原本就不该是三个人的游戏,她之前就是太入戏了,投入地都忘了自己。现在,她决定主动退出局了,把场地留给他们两个,继续玩。

她要回去好好谈自己的恋爱了,说不定哪天,她这万年不婚的单身体质,就可能遭了报应,非要哭着喊着要嫁给某个男人了呢。

我们一生挣扎,却抵不过命运的安排。

它的力量太过神奇,你不服,愤怒,反抗,挣扎之后,会欣然接受它的安排,然后,再冲它莞尔一笑。

—完——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